上海滩花园物业电话:恋上金纺的味道......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学校大全网 时间:2019/09/17 21:28:55

 “诶,我用用你的金纺 啊,毛巾都馊了......”

      “恩,在下面呢,有三种味道的,你自己选吧。”

        “好的,你最喜欢什么味道的啊??哪一个最好闻??”

             “我最喜欢巧克力味道的,只可惜没有。”

                  “哈哈,到时候做的跟营养快线似的。我就用这个了。”

                        “随便吧。不好闻的话再换一种。”

...............................................................................................................

      九月,一个心情复杂的季节。带着忧伤与喜悦重返校园,看见一个个晒黑了

的同学,聊得不可开交,哪怕放假的前一天还吵过架。老师一个个换上了新买的

衣服,指挥者打扫卫生,准备新学期的工作。封闭了近两个月的教师有种很熟悉

的味道,不是清香四溢,谈不上沁人心脾,但足可以勾起一段段或喜或悲的回忆。

    高二的那年九月,我鬼使神差的选择了文科班,丝毫没有犹豫。老师也没有过

多的参加意见,因为我的史地政和物化生水平相当。上清华北大绝对是痴人说梦,

考个一类本还是没有问题的。

    我并不是没有追求,并不是不思进取,只是我不会做那种码石头摘月亮的事儿,

那样的人傻得可悲。

   九月的第一天,得到了一个消息:被分到小班了,也就是所谓的实验班。当时的

我不知道该喜该忧,在大班生活了一年,对小班有种由来已久的不喜欢,我很担心

走进去之后一直格格不入,被那些高材生视为异类。忧心忡忡。

   呵呵,其实没有选择,12个大班,好几百张桌子,根本没有一张属于我。如果我

坐在哪里,肯定被一群人用一样的眼光注视,最后的对话大概是这样的:同学,你

坐的是我的位子。         额,是吗?         显然是,你是哪班的啊?

   想着想着,差点靠着教室前的窗户睡着了。

   这时候到了去班里报道的时间,大家各自散去,离开之前的班级,有的可能会分

在同一个班,但我肯定不会。

   从三楼下来走到二楼,这一层之前根本没有涉足过,并非不可以,是不习惯。在

大班与小班之间形成了一道天然的分割线,一点也不华丽,但削的很齐。

..............................................................................................................................

    硬着头皮融入了这个世界,才发现这里自由多了。同样大的教室,端坐着30个人,

想起在大班50多个人,水平参差不齐,各有各的小动作,步调与思维方式始终没有

一致,上自习总会有人窃窃私语。每到夏天,纷繁的汗味儿与臭脚味道充斥着整个教

室,时不时的向楼道蔓延。任课老师进来之后,到会先是皱皱眉头,耸耸鼻子,看看

窗外,看看教室下边黑压压的一片。每想至此,我都会下定决心,不当教师。

   来到下班之后,那是另一个世界。

   教师民主极了,同学友善极了。

   但凡可以考到小班的都会在学习成绩与个人素养上更胜一筹,最起码儿在这里,并

不是每个男生都骂人骂得炉火纯青,女生嚷嚷的喜不自胜。

.................................................................................................................................

     刚开学的时候,我坐在第二桌,同桌是一个非常喜欢说话的女生,丝毫不顾及大家

的评论,那种旁若无人的感觉,让我羡慕与畏惧。

   当时大家都在逐渐磨合与熟悉中,由于他们都是小班的原班人马,纵然不是一个班的

也算是混个脸熟。我却不一样,这里我一个不认识,有的之前在考试的时候见过,但却

从来没有说过话,一切都得从心开始。

    记得,当时周围的多数人都和我说话了,唯独有一个女生没有回头,一直自顾自的看

着书,听着歌,做着作业。

    当时,并没有引起我的注意。

...................................................................................................................................

   一天晚上,晚自习之后,我们在一边洗脚一边聊着各种趣闻,笑的前仰后合。记得,每

天的那段时间使我们最快乐的,这时候宿舍的人聚的最齐,精神头十足,哪怕是很喜欢学

习的也会因为要洗脚而参与交流。

    正在这时,收到了一条信息,陌生号码。

    一问一答,卖了好几毛钱关子之后,我知道是她。

   后来,就开始了每天有事没事都要聊几句的爱前模式。

......................................................................................................................................

    不久后,她是我妹,我是她哥。典型的中国人保守与前卫并存的交往方式,一种迂回曲折

的伎俩,也就是这种兄妹关系,整出了暧昧这个词儿,为今后的花前月下埋下了深深的伏笔。

..........................................................................................................................................

  那年,我们高三。

  学习越来越忙,桌子上书堆得像小山一样。

  小考连接着大考,这一套卷子还没有讲完,下一套卷子就印完了。

..........................................................................................................................................

    按照班里的惯例,每两周调整一次座位。

   其实,整半天也没出这个教室。但是小小的改变足以令好多人欢呼雀跃,最起码可以半节课

不用上,用来搬桌子。这时候老师会进行二次调整,将那些跟谁都聊得来的尽量分开,因为他

们一旦坐到一起,潜力会得到巨大的激发,后果不堪设想。

   就是在这个过程中,她坐过我的左边、右边、前边、后边,唯独没有坐过同桌。我们会时时

追寻对方所在。

   那时,课上我们会时不时的进行眼神交流。

   课下,会想法设法找理由跟对方说句话。

   老师批评对方的时候,会蛮不讲理的痛恨老师。

   上体育课的时候,会看着对方跑完1000米、800米。

   放学的时候,会磨蹭到对方收拾完书包,只为了说一句:再见,明天见。

.............................................................................................................................................

    那年,高考的前一天,我们不再是兄妹。

    是恋人,也叫情侣。

    我们互相鼓气,希望考得好一点儿。

    记得,填报志愿的时候,我曾经逗她说:我要去海南上学。

    她问为什么?然后给我讲述在北京上学的好处和去海南上学的坏处,言语中将文科生熟知的

辩证法忘得一干二净,很主观很片面的分析了问题的好亦或是坏,让我乐了很久。

   后来我们交换了志愿书看后,才放心的走进计算机教室,网上填报志愿。

   天儿挺热,我躺在宿舍的床上,她躺在家里的床上,互道晚安之后,各自睡去。

..............................................................................................................................................

   第二天如期而至,大家都在教室外面等待开场,幸好是主场作战,楼道的味道我们早已经熟

悉,我们深知如何呼吸才不至于被熏晕。我站在操场旁,注视着大门口。走读生一个个走进校

园,她来了。一眼就看见了我。

  停好车子,走到了远处的一棵树下,向我招手。我走了过去,她递过来一包心相印纸巾。我

拿起来闻闻,还挺香。教室开门了,我们可以进场了。这时候我们会习惯性的望一望站在远处

的班主任。发现,班主任看着我们,班中的另一个女生正在没完没了的说着什么,不时的向我

们这边看看。有种地理老师讲课要时不时指指地图一般。这时候,我忽然间意识到:“纸里包

不住火啊”。我们开始的悄无声息,交流的神不知鬼不觉,却没有想到 当局者迷。

...............................................................................................................................................

   高考结束了,没什么感觉。

   我们得搬走了,舍友互相道别的时候,是笑着说的,但可想而知,都有种不舍。

   团支书在教学楼旁分发毕业照,班主任在和妈妈聊天。我们一边哄抢毕业照,一边鄙视谁谁

谁的傻样儿。这时候我不住的看着她,她不住的看着我。

  道别的时候,我指了指毕业照上面的她,扬了扬手中的手机,她骑上自行车,深深地点了点头。

...............................................................................................................................................

    那年,暑假,出奇的长。

    查分数,转团关系,拿材料,同学聚会,看望老师。

    总是因为有一个人没来而失望不已。

    毕竟,都考上了喜欢的学校。

    都没有离开北京。

    青山依旧,绿水长流,终有一日再聚首。

................................................................................................................................................

    开学了,她们大一军训,我们大二军训,为此我们深深地赞扬了学校的通情达理,设身处地的

为学生着想。

   回来之后,据说她黑了。

   这个是肯定的,但是已经很有基础的她应该看不出来。

...................................................................................................................................................

   开学不久便是深秋了,在元旦晚会上迎来了一场小雪。

   天气凉了,很多人系上了围巾。

   我想,那条河应该已经冻上了吧。

....................................................................................................................................................

  无意间,发现班里的很多女生都在织围巾。当然无一例外的都是有男朋友的。

  周末要去买书,她说她也去。

   老早的从家出来,坐上地铁。

   在约定地点看到了穿的暖暖的她。

   见面之后,递过一个小书包,里面是个围巾。

  她叫我打开看看,我打开的时候,我发现她脸红了。

   我用鼻子闻闻那条围巾,很香。

   她说,我织完了用金纺洗了洗。

.................................................................................................................................................

   那时,我不喜欢戴围巾。

   那条围巾放在了柜子的角落,每次打开柜子都会拿出围巾闻闻金纺的味道。

.................................................................................................................................................

   那年的一个午后,我们分手了。记得腊八的那天我们还聊天来的。

................................................................................................................................................

  从此以后,看着qq上熟悉的名字,亲切的头像。

  qq密码一直没有改变。

................................................................................................................................................

  记得,她喜欢五月天。

  为了逗她生气,我一度表现出不喜欢的样子。

................................................................................................................................................

  那天,不知不觉的都到铁路旁,戴着耳线,听着五月天的《突然好想你》。看着远去的火车,

我清楚,着车上没有我要送的人,更没有我要接的人,但却悲伤的心情跌宕起伏。

  

怎么去拥有 一道彩虹怎么去拥抱 一夏天的风天上的星星 笑地上的人总是不能懂 不能觉得足够

......                    ......

  忽然间意识到,我恋上了金纺的味道。

 

 

“哎呦,你还喷香水了啊??”

  没有啊?!?!

  那怎么身上那么香?

   哦,我用洗衣液了,是金纺的味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