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滩视频歌曲现场版:朋友是什么?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学校大全网 时间:2019/09/17 21:29:30
朋友是什么?

1. 1998年春,我从那曲去墨脱看望我表弟,我选择了当地人说的最好走的路,走进去才发现,这哪是路啊,偶尔有一段当地人走过的足迹,或是野兽出没踩出来的小路,两侧植被茂密,瀑布随处可见,苔藓和灌木湿滑,隔一段就有一些悬崖,到处都是蚂蝗,翻雪山、攀峭壁、穿密林,走得我胆颤心惊。走了大半天,看GPS显示还不到10公里,海拔在4000米上下。在一个山口,彻底没有路了,不只是认为还是泥石流冲击的,有一段乱石堆砌在一起,发现有两个人在那坐着,不管是好人坏人,总算是有人了。我兴奋地走过去,打着招呼,那两个人也很兴奋,人是群居动物,孤独中看到同类,那种兴奋溢于言表。一男一女,像是夫妻,听着他们半生不熟的普通话,了解了一下,知道他们是从日本过来的,徒步穿越过中国很多地方,墨脱是他们最后一站,回来就回国去结婚了。他们进山已经一天多了,但是在翻上一座山的时候,先生为了保护女士,把腿摔伤了,正在这休息。我检查了一下他的伤口,好像有骨折,我问他情况怎么样,还能不能继续走了,他说没问题,死也要死在路上。我从行李包中取出入藏那年发的绷带,砍了几节木棍给他重新包扎了一下,他感觉舒服多了,我算了一下,带着他走,还得两天多才可以走出去,我自己有一天就够了,我跟他们商量,我先出去,到墨脱让我表弟找当地向导和医生返回来救援,我把干粮和水给他们留下一部分,让他们按照我做的标志走。就这样,我先进了墨脱县城,表弟安排救援的事。一周后我们在墨脱医院再见到时,他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准备调整几天再出山,我因为假期要结束了,就先返回了那曲就先出山了。后来在2000年,我在北京又接待了那对夫妻,他们已经回国,生活安定下来,先生已经继承了家族产业,一个在日本很大的株式会社,他们说,一直很惦记我这个行者,他们夫妻已经把我看成生死相交的朋友,希望为我以后的工作提供帮助,我微笑着告诉他们,我和他们一样,在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按照我的意愿生活着,人类,本来及应该互相帮助的。他们坚持要捐助给我一笔资金,我推辞不掉,最后只接受了十万美金。这笔资金后来对我的帮助很大。其实,我在帮助他们的时候,根本没有把他们看成朋友,只是出于对同类的怜悯之心。

2. 有一年,我和妻子徒步湖北神农架,在深山里,有个官山县,我和妻子在山里转悠了一个多月,在离县城有两天路程的一个村子里住了有一周,我们被那个村朴实的民风和周围的风景吸引了。村子不大,十几户人家,真是夜不闭户啊。我们住的那个老乡家,院子有棵银杏树,准确的树龄是四百年,有个中科院做的标志,村民说十几年前,每年会有专家到他们那,后来改革开放了,就没有专家再去了。因为我们经常在下面,行李里面基本都要装满糖果铅笔一些小东西,发到了每一家,整个村子都兴高采烈的,我们夫妻俩成了整个村子的客人,几次想走,都被真诚的挽留下来,原因是还有几家没有请我们去吃过饭。当地的饭菜很简单,但是绝对是世界上最环保的食品。因为要开课了,我们出钱让村里几个小伙子到最近的镇子买来酒和罐头,我们决定请全村人聚一次,感谢他们的照顾。闲谈中,妻子说她在后山看到了兰花草,因为胡适的兰花草和校园情结,妻子对兰花草情有独钟,村民说当地山里盛产兰花草,但是一座山只有一个花王,在悬崖峭壁上。本以为这事就过去了,谁知道第二天大人们派孩子居然上山给我妻子专门采兰花草去了,我怪妻子多事,她还很委屈。离开时,村民用大包小包给我们装满了当地的土特产,妻子极力推脱,一位长者说,你们从大地方来到这里,能和我们同吃同住,把我们看做朋友,我们就应该尽到朋友的情谊。我看实在谢绝不掉大家的盛情,就把身上所有的钱都拿出来给他们,村民们怒了,认为我们不把他们当朋友,只好收起来,说有机会,一定再回来看望他们。村里派出几个身强力壮的小伙子,走了两天才把我们送到县城,在回北京的火车上,妻子问我,究竟朋友是什么?我指指那堆大包小包说,朋友,就是人与人之间的那份真心!

3. 内蒙古草原2005年大旱,六月份了还没有下雨,县委几个领导陪我到下面乡里做调研,快中午的时候,路过一片庄稼地,干巴巴的禾苗在龟裂的土地上艰难地挺着,叶子都已经枯黄,我下车走进地里,找个树枝想挖挖泥土,看看干到什么程度了,挖了十来厘米都没有潮湿的迹象,我已泪流满面,我们的乡亲啊,靠天吃饭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站起身来,附近有几个围观的村民走上前,硬要拉我们去他们家吃午饭,陪我那几个领导说去就去吧,反正中午了,村书记通知镇上领导过来了,镇领导要杀羊,我们说算了,对付一口就行。村民说,感觉我不是本地人,看到我在庄稼地挖土看墒情流泪的样子,感觉是个值得尊敬的朋友,才请回来吃饭的,要是别人,哪管是县长呢也不给饭吃,我哈哈乐,指指县长给他说,其实你已经把县长请回来了,村民憨厚的笑着,说官都是好官,就是有时候老天不开眼啊。午饭很简单,村民拿出自家酿的酒,邻里间有啥菜出啥菜,但是县长说,那是他在村里吃的最好吃的一顿接待饭,是借了我这个朋友的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