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滩许文强:我 饿 了......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学校大全网 时间:2019/09/18 01:27:07

  填完了最后一份材料,站起身,舒缓了一下身体。环视一下四周,看看大家都在干什么,然后随便说了句:我饿了......

    “你貌似在寝室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这个”,这是来自对面床的舍友的评价。

     “扯淡!”   最起码儿,这句话要比那句说的多。

      那句话只有在我真的饿了亦或是想吃东西的时候才可以使用,而这一句,只要我觉得你说的不对,无论你说的是真的胡说八道还是真理,都可以肆无忌惮的使用。按照使用语境的范围,便可以知道后一句要说的多得多......

     ......   ......   ......

     以上是个现实与杜撰并存的生活片段,我是想通过“我饿了”这一个小小话题为主线,说几句我们这四年。

      那年,我们大一。

      我们来自北京、湖北、山西、河南(没有先后顺序,随意安排的)。因为姓名的原因导致了学号我们挨着,其实中间还夹着更多的人,只是因为他们和我们性别不一样,被残酷的与我们划分界限,住在另一栋楼里。

      九月的北京还很热,来报道的人还真多,有男的有女的,在没有其他。小路上摆着一排桌子,走到头儿终于找到我们院的旗子了。我掏出录取通知书,很多人迎了上来,问这问那。终于被一个称作学长的人带进了宿舍楼。那时候他们貌似还在军训,晒得黝黑黝黑的他,让我破译不出他的表情与精神状态。只是我在为学校安排大二军训而高兴不已。

     用那把还有毛边儿的钥匙打开门,发现有三张床已经铺好,这时候妈妈和姐姐就给我收拾床铺。借这个机会我给爸爸打了个电话说宿舍还不错,不是上下铺,在宿舍转来转去 ,发现门上贴着名字,但是没有照片。我在寻思着他们五个人的样子,百思不得其解,唯一可以确定的就是他们应该都是男的。

     正想着,一个男生进来了,互打招呼之后,床已经收拾完毕。

     拿着印有学校一栋楼的饭卡去第一食堂吃饭。

     发现伙食并不如高中,但是吃饭的人比高中的人多得多,也就是说来吃的人多并不一定就说明这里的饭很好吃,因为我们人生地不熟,别无选择。记得,开学一周了,我们还认为不远处的第四食堂不属于我们,想要跨进去需要什么特权亦或是拥有死磕的勇气,后来发现老奶奶的都去买馒头,那我们凭什么不能去。

    送妈妈和姐姐坐上公交车,就在校园里面瞎转悠。

    无聊......并没有计划中的新奇之感,唯一的感觉就是说普通话的貌似不多。

    晚上的时候,回到了寝室,六个人已经全到齐了,交流中我仔细端详着每一个人。想到这就是我要一起度过四年大学生涯的哥们儿,忽然间饿了。

    如此这般,度过了大一的一个礼拜,刚开始并没有什么课,据说我们专业的第一学期是大学最轻松的。

    一天晚上,我因为晚饭吃的少了,在超市买的东西也吃完了,所以觉得很饿。

   下意识的来了一句:唉,我饿了。

    这时候,有人说:我这儿有方便面。有人说:我桌子上有面包。也有人说:我也有,你自己拿吧。  总之,大家都就此发表了演说。当时并没有在意,胡乱的吃了两口。

 

那年,我们大二。

     一年之后的同一个月份我们如期返回学校。因为参加奥运志愿者,没有参见军训,对此我们感觉幸运极了。

    这一年,有的人买了电脑。我们开始有了不同的生活圈子。

    这一年,关系远近已经凸显出来。

    这一年,这一天,我又饿了......

    “我饿了诶!”

     有三个人说:我有吃的。

      有的人盯着电脑,往嘴里填着面包,自顾自的吃着。

 

那年,我们大三。

    那年,我们都有了电脑。除了上课,多数时间都会坐在电脑前面。

    那年,有人谈恋爱了,多数时间是和女友呆在一起。

    那年有人迷上了游戏,可以为此废寝忘食。

    那年的某天,我饿了......

    我说:XXX,还有什么可以吃吗?   不会说:我饿了。

   因为我晓得,那是徒劳的。

   这时候XXX递过来一些吃的。

   立马儿回去,点击“返回游戏”,投入到角色扮演中去。

  

那年。我们大四。

    课程表上的对号像我们的憧憬一样如期减少。

    那年,我们选择了不同的人生道路,有的决定考研,有的找工作,有的考村官,有的考公务员,有的什么都想试试,犹疑不定中。

    那年,寝室聚齐的时候就是在晚上十一点之后。

    那年,我们很少会因为某个事件而六个人一起讨论,各抒己见。

    那年,我们的电脑都像我们一样变老了。

    那年,手机上收到的信息多数是辅导员发来的面试信息。

    那年,我们很少在食堂吃饭,多数会端着饭盒回来吃。

    那年,我们不会一起打CS。

    那年,我们没有心情去胡同里面的火锅店聚会。

    那年,我们不会搭帮结伙去吃麻辣烫。

    那年,我们吃的少了。

    那年,我们依旧要消化。

    那天,我又饿了。

    已经到了熄灯的时间,我走出宿舍楼,来到了不远处的商店买了我想吃的。

    回去后问大家吃吗?

    这时候,有的刚回来,有的已经睡了,有的满脸阴郁,六神无主。

    那年,我们快毕业了。

 

    匆匆那年,我们共同度过了四年,不能选择使用某个形容词去概括去形容我们这四年。因为那就像合着眼睛吃乱炖一样,味道酸甜苦辣。

    那一种感觉,涂抹在心头,我们不求甚解,只求牢记于心。

 

   我们大学了。

 

   这一段叙述全是瞎编的,谨以此叙述一下之前的大一大二大三以及即将结束的大四上学期。

   这四年的变化......

   说到这里,我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