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滩赵雅芝视频:悄悄是别离的笙箫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学校大全网 时间:2019/09/17 21:30:58
人生是一条河,左岸是逝去的年华,右岸是无法预知的未来,我们一直站在中间左顾右盼。   悄悄地,哥走了。正如哥悄悄地来,哥挥一挥右手,只带走几分感慨。   笙箫深处,情难驻足。明显的事儿,别装糊涂。   ......   ......   ......   四十几个时日,如今只能用回忆的口吻去陈述。没经历过,我说个屁,那叫预知未来,我可没有那本事。   我说过,生命就如同点着的香烟,只会越变越短,绝对不会越变越长。深吸一口,青烟四起,云雾缭绕,将美好变得若即若离。最终,成为一个彻头彻尾的烟屁,回归大地,丧失存在的意义。但是,但凡吸烟的人都知道,我们真正享受的过程,没有人会拿着一根整烟,亦或是一根烟屁喜不自胜。   习惯了奔走于海淀与东城之间,合着眼能准确换成地铁10号线,灯市口大街摊煎饼阿姨的面容依旧清晰,晋阳双来饭庄的扎啤的味道仍可回忆起。   每天早晨,5点56准时睁开眼睛,拿着一盒佳洁士去迎接美好的一天。   10号线的娱乐信报,看不看都得拿一份。这就是所谓的小农思想在作祟。其实么并非如此,我会选择我喜欢的版块,然后折叠整齐,待至灯市口出站的地方,交给那位奶奶。不知,如今她会不会因为少了我的一份报纸而忧郁,那也没有办法,我总不能以早起、4块钱来回的巨大代价来换取一个并没有说过话的人的欢心,我图什么啊。   我记得,蒙娜丽莎婚纱店的店员中,有个女孩的脸上有一颗让人难以忘怀的痦子,安排的恰到好处,不偏不倚。庆丰包子铺有个服务生的表情,一度让我们笑逐颜开,有时间一定会去光顾,包子并不好吃,拍黄瓜好几块一盘,紫米粥毫无香味,就是图个清静,谁让得失不能兼顾呢。   坐电梯上下,熟悉了“7”这个数字,如果有人按下别的数字,会在心理上不由得产生隔阂,丫不是这层的。   曾经,我们在胡同遭遇迟钝大叔,手机落下了,毫不着急。   曾经,我们发现卖煎饼那哥们会在无形中让我们赔进去一个薄脆。   曾经,我们三个人撑两把伞,奔走于灯市口大街,不是约会,仨大老爷们,去吃饭。   曾经,被带到地下三层,只为换一身护士服,幸亏哥们练过,临危不乱,全身而退。   曾经,酒足饭饱后在沙发上交流荤段子,险些被阿姨听到。   曾经,陪哥们加班,顶着星星回去,却忘了欣赏一下夜景。   曾经,在地铁遭遇飞奔哥,乐得声泪俱下。   曾经......   回忆,都是曾经.....   这些过往,不会遗忘。   在这里,并非人杰地灵,没有美丽的邂逅。   遇见了“点儿八”、“我懂了”,故事里的关键人物,在这里才登场。可是,已接近尾声,并非作弄,我们之间的种种,我们懂。   本想,实习会在一个脑筋急转弯中结束,不曾想,计划果然赶不上变化。一个不知何门何派的女娃娃占据了哥的根据地。   走了,没有热泪盈眶,却有心潮起伏。   之前,我们会说:“诶,咱公司新来一个销售啊,长得还不来嘿!”   如今,我们会说:“在啊,你们公司邮政编码是什么?”   之前,我们会面对面讲述qq上的趣事怪闻。   如今,我们在qq上交流生活中的趣事。   之前,偌大的东城还有我一把椅子可坐。   如今,背着椅子去东城我也只是过客。   之前,我可以理直气壮的出入。   如今,想进去还得找个人接待人。   之前,回娘家一样。   如今,像串亲亲一样。   之前。   如今!   重返海淀,悄悄是别离的笙箫...

   只剩下酷我陪我听了一天,沉睡的qq页面,你的头像闪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