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滩龙虎斗13集:美国的参与式民主精神、公民责任精神和创业精神--中华人才思想道德网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学校大全网 时间:2019/09/16 21:07:49

美国的参与式民主精神、公民责任精神和创业精神

洪博培

我今天非常高兴能够和你们在一起,三味书屋是很有名的一个书店,书屋的主人也是我很好的朋友,非常感谢你们给我的热情接待!

今天的目的不是给大家做一个政府报告,今天的目的就是从心里面谈谈有关美国和中国。胡锦涛主席和奥巴马总统都曾经说过,中美关系是全世界最重要的关系,所以我们必须要更了解。因为我的中文还是不够好,所以今天我特别高兴能带来我很好的朋友,他是一个很有名的中国专家,他来作我的翻译。

谢谢主持人给我这样好的介绍,但我其实就是一个老百姓的样子。我的小孩子们就说,爸爸就是一个老油条的样子(笑声),不是什么特殊的人。

我非常高兴能够来到著名的三味书屋,和朋友们交谈,听取各位的观点和意见。我到这里是想讲一些心里的话,讲讲美国和美中关系,如果时间容许,各位想谈的任何话题我都愿意进行交流。今天这样的一个聚会,我们应该称它为类似于一个市政会议。在美国政治中有一个伟大的传统叫市政会议,现在美国中期选举正在进行的过程当中,有各种各样的人可以自由表达各种不同的政见,这在很多中国人看来可能觉得很不好理解。那么,应该怎么看待这种情况呢?在美国我们是参与式的民主,所有人不管他的观点是什么都有发言权,都能表达出来,而且在我们选举的周期中,在选民将要进行投票时,他们就会发言表达意见。市政会议这个形式是我们一个传统,人们可以借以表达他们的看法,交流他们的意见,而且人们可以在一起想一想他们希望将来有什么样的社区。如果我现在还在美国,还是犹他州州长的话,大概就在这个时候我也会举办一次市政会。

在犹他州竞选州长的时候,我也举办了很多次市政会议式的聚会。这时,人们会聚在一起表达他们的观点,尤其是他们感情上很重视的一些问题,比如,对他们个人,对他们家庭,对他们工作等等这些很重要的问题发表看法和意见,之后他们就会去投票。那么投票完了以后,所有事情就会冷静下来一段时间,让人们有机会验证这些在竞选活动中表达的看法、意见是否有进展或得到落实。

今天我不再是犹他州的州长,而是很自豪的成为美国驻中国大使。在推荐我担任驻中国大使的过程当中发生了很有趣的事情,我接到了新上任的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的电话。我是共和党员,收到了来自民主党员的电话,而且在08年大选的时候,我是他竞选对手的竞选委员会的主席,结果我发现我在和新当选的总统谈中国问题,这是很严肃的事情。我发现总统对于中国是非常的了解,学习了很多东西,也作了充分的准备。总统说,也许不是容易做到,但是我认为我们大家还是可以使得中美关系变成积极的、全面的、合作的关系。在进行了交谈以后,我们这个小家庭就决定了要接受这个任务。可能出于表达两党共同的支持、团结一致的意思,但是更重要的我想是认识到可能一两百年以后人们写历史书的时候,在谈到我们这个时代这些人的时候,他们会讲到我们是怎么使得美中关系变的这么成功,变成非常有意义的关系的。所以现在我们在这里,有中国人和美国人,而且我们有共同的责任,一定要搞好美中关系,一定要正确的处理两国关系。这不一定是很容易做到的事情,而且是不一定很容易被外国的人所理解的。但是它实际上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关系,我们大家必须要为它做出自己的贡献。我看到现场有一些属于老一代的人,有一些是比较年轻的人。我到美国去的时候也看到类似的一些团体。他们大家都会问关于美中关系的问题,它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关系,它会走向哪一个方向?它对我的生活是好的?还是坏的?这些都是人们共同关心的话题。

实际上要注意到处理好两国关系的责任是落在年轻一代肩膀上,我看到在座有很多年轻人,就像我的孩子一样的年轻一代。我有一个女儿是来自中国的扬州。所以我们不仅是跟中国有关系,而且我们跟中国联系的纽带是非常的紧密。我一直想问在这里的年轻人,就像在美国我问自己的孩子一样,我们要问我们到底做一些什么事情能促进两个很重要的国家之间的关系的深入发展发展,使得我们能够留下很长久的遗产。比如,为了改进人类的状况,不仅在美国、在中国也包括在全球各地,我们到底能做些什么?为了使得空气变得更干净,为了改善运输体系,为了更清洁的发电,为了消除癌症和其他一些疾病,我们到底能做些什么?答案是:我认为我们做的还不够。但是,实际上考虑到我们美中两国共同的努力和合作的态度,我们的潜力是非常的大,特别是在年轻人中的潜力非常之大。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我们必须要确保两国之间有更深的相互了解和信任,而且要在平等的基础上互相尊重。这样才会使得我们美中两国一起在桌边坐下来谈的时候,我们能够对对方的观点有更多的了解。比如说从美国方面来看,我们坐在对面能够了解到中国作为一个有5000年历史的文化的国家意味着什么,它有好的的时候,也有不那么好的时候,有成功的时候,有很大的突破和创新的时候,而且已经有61年时间是在统一代表全国的政府的。那么同样的在中国那边,在我们两国开始解决问题的时候,中国能够更深入了解到坐在谈判桌另外一边的不是那么古老的,实际上历史还达不到你们一些朝代那么长,还不到240年的国家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对美国人来说,我们受到的启发是来自我们建国的一些基本文件,像托马斯杰弗逊的《独立宣言》,他的启发是来自英国的约翰•洛克和法国的卢梭。当我们谈到人权问题和个人的自由的时候,你就会了解到我们作为美国人民的本性的一件事,我们的人权和自由的观念来源于我们建国的基本文件。所以我作为美国大使有这样一个希望,我希望在我们前进的过程当中,所有人,特别是年轻人,在他们开始接任一些职位、承担一些责任的时候,他们都能够超越一些典型的想法,超越我们经常看到的一些大标题,真正的从两国受到启发的这些传统来了解对方。

今天我提到市政会议这个精神的原因,就是因为这周美国在进行中期选举。我们是参与式的民主,所有人都可以参与进来。所以我还是鼓励各位要尽可能的多听,尽可能多地了解美国选举当中正在发生的各种事情。不是要你们接受美国的体系优越于其他地方的观点,而是为了促进基本的了解,希望你们了解美国人跟中国人坐下来交朋友的时候,他们的一些想法的背景。所以现在在美国,基层正在产生很多想法,美国人民一直在谈影响到他们生活最关键的一些问题,像就业问题、教育问题、卫生保健问题。也许你们通过看电视、听收音机,以及互联网都可以感觉到这些事情。从现在一直到11月2日投票这段时间,可以说美国正在进行一个大型的市政会议。

我可以告诉各位,美国最好的一些想法来自基层、来自草根。我在犹他州当州长的时候,我个人很直接的学习到了这一点。在2004年竞选州长的时候,我进行了几百次会晤,到人们的家里,甚至在餐馆里、在公园、在学校,我都能听到人们的最好的想法。我在几个月内听取了上千人的各种各样的想法,然后选举后我们参考了一些最好的建议,把它们转变为政策,后来就转变为现实。当然,有时候是成功的,有时候是失败的,但我们是尽最大的力量为我们所代表的选民做这些事。我永远忘不了我当州长以后,到我们州东部的一个小镇,当时是我在一个大学演讲结束后在餐馆排队购买汉堡包,这时一个像是农民的人走了过来。他就问我:你是不是州长。我说:先生,我是。他说,有一个问题我想跟你谈一谈。我本以为他要谈粮食或者农场的补贴,或者乳业的一些问题,但他要谈的是卫生保健的问题。他说我能不能跟你谈一个问题,是我非常关切的。我说当然可以,坐下来谈吧。他说,我们那个地区有个很严重的问题,我们这个奶牛场的经费不够,连我们雇员的保险费都付不起,我不知道怎么办。当时我作为一个州长,坐在那里一边吃我的汉堡,一边与这个农民探讨如何解决他的问题。我想这是一个最好的例子,它说明了美国政治体系成功的一个因素,也就是当公职的人,他是要和公民就他们最关切的问题来进行沟通。所以州长听取选民意见是非常重要的,因为我原来不知道在我们相对富裕的犹他州,卫生保健问题会是这么严重的。我就问他要怎么办,他就说他没有办法,因为他根本负担不起九个雇员的医疗保险费。我就感觉到这是这个问题的症结所在,因为有些人没有选择,他们没钱买保险,这就进一步增加了整个体系的成本负担。因为他们付不起保险费,在他们生病治疗时,这个费用就要由其他人承担。所以我后来做了一些后续工作,尽可能解决好犹他州的保健问题,现在它还不是完美无缺,需要进一步的改革与调整,但是我们尽可能为农民做到我们该做的贡献。这就说明我们美国的参与式的民主是这样的,而且是我们所自豪的。也许对外边的人来看是很不容易理解,也可能从正在进行的选举过程来看是一团糟,但人们能够表达他们的看法。

在美国的传统当中,有两点我想特别强调一下:第一是是刚才所说的参与式的民主,第二点是创新的精神。我们的经济是一个创新的经济体,虽然暂时看起来是下滑的,但是它有一种自我纠正的能力,而且是一个非常灵活的体系。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缺陷弥补好了以后,它能够重新站起来。而且我在世界各地走了好多地方,都没有看到和我们相似的体系。我们有一些作家,诗人,电影制作者,企业家,技术开发者,他们采用的这种创新式的方法,改变了我们自己看待自己的方法,改变了我们的生活。他们所需要具备的四个特殊要素是:第一是自由的思维;第二能够获取信息的资本;第三是合作;第四是能够容忍失败。

所以希望大家记住这两点,一个是参与式的民主,第二是我们独特的灵活的创新体系。在到中国各地的时候,我也会见了很多企业家,很多创业者,他们在以闪电般的速度在创造中国的明天,而且他们对刚才说到的这些要素也非常有兴趣。

我就说这些。我很荣幸有这个机会到三味书屋来!同时特别要说的是,能在历史上这个非常重要的时刻到中国来,我是感到多么的荣幸!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夏木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