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漕河泾开发区书记:社会制度和所有制基础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学校大全网 时间:2019/09/18 01:25:24
社会制度和所有制基础

对于两种经济模式的理解,要全面、综合、透彻地理解。事实上,两种模式都有自己的优点和缺点。不能站在客观、科学、冷静的角度看待这两种模式,就找不到正确的发展模式。

计划经济模式优越,但没有充分调动人的积极性,也就是人的私欲没有被充分发挥出来。大锅饭、懒汉思想、低效率的结果就出现了。

市场经济由于巨大利益驱使,资本家会将个人能力发挥到极限。而广大劳动者,为了生存,也不得不在资本家的疯狂剥削下,拼命工作以保证自己及家人的生存。

两种模式各有其内在的道理,只有理解了这些道理,我们才能看清他们各自的发展特点,从而找到一种科学、有效、永续的发展模式。

a)         计划经济

                         i.              社会主义公有制:生产资料归全民或集体所有。

                       ii.              社会生产的目的:满足全体人民的需求。

                      iii.              总体经济主导思想:人民群众的利益高于一切。

                     iv.              社会利益分配原则:各尽所能,按劳分配,不劳动者不得食。

   

生产资料归全民所有的实质是保护所有社会公民的劳动权力。如果生产资料为少数人或团体、政府占有,个人就失去了劳动的权力,也就失去了生存的保障权力。

   

联合国人权宣言中说:“人人生而自由,在尊严和权利上一律平等。”“人人有权享有生命、自由和人身安全。”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中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

美国独立宣言中说:“我们认为下面这些真理是不言而喻的:人人受造而平等,造物者赋予他们若干不可剥夺的权利,其中包括生命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我们认为下面这些真理是不言而喻的:人人受造而平等,造物者赋予他们若干不可剥夺的权利,其中包括生命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

   

独立宣言、人权宣言、中国宪法所表达的是同一种本质:任何人来到这个世界,都同任何其他人一样拥有共享这个世界的权利。人类的生存条件、生活条件都是来自大自然的。如果剥夺了一个人对大自然的共享权,他就失去了劳动的自由。任何人都没有权力剥夺其他人对这个世界共享的权力,因为这种共享的权力是天赋的。

现实生活中的自然资源,如土地、森林、河流等已经被私人或政府所拥有,对于一个新生儿来说,他有权力共享的那些资源事实上已经不能共享了。于是,他未来的劳动权力和生存权力就受到了巨大影响。这与天赋的共享世界的权力相冲突,因此就形成了人类冲突、流血、社会不稳定的根本原因。人类社会的一切问题,都与这个原因有关。

我们看到,无论在中国还是美国、还是联合国,都明确地声明了每一个人的与生俱来权力,但这种权力,在现实社会中并没有保证。

所以,生产资料的真正公有,是保证每一位社会成员基本权力的重要基础。当然,在这个基础之上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基础,就是承认整个社会的全部资源是由整个社会的全部成员所共享的。

   

同样基于独立宣言、人权宣言、中国宪法的本质,社会生产的目的就很明确了,那就是“满足全体人民的需求”。所有制保证的是生产条件,还没有解决生产什么,为谁生产的问题。如果是为了政府、为了企业主而生产,人民的生存条件和生存质量就没有保障,也就无从谈起共享大自然的天赋权力。

政府的需求,包括在“全体人民的需求”之中。当然,政府作为一个独立机构,实际上是一个独立法人,拥有自己特定的需求,而这种需求一旦控制不好,就会成为强烈伤害人民群众利益的因素。社会主义国家几十年的实践最后走向失败,这是一个重要原因。“政府也是由人组成的,是人就必然会有私心。”政府的私心就是各级官员们的共同私心,它们一个又一个地产生于不同的权力共享体,常常被隐藏在公共利益的华丽外衣下,具有极大的迷惑性并被国家及其所保护和强制满足。社会主义政府的私心在实践过程中几乎完全被忽视了。我们更多看到的是具体政府官员的私心,这往往被解释成“极个别现象,政府会彻底纠正。”事实并不如此。

   

人类社会永远充满着各种利益和冲突,面对这些问题社会应当采取怎样的应对措施?解决这些利益和冲突的根本原则就是要真正做到“人民利益高于一切”,在这个原则下才可以达到社会资源最合理的配置,才能做到这个社会的经济发展健康、快速、永续。

   

这个原则所包含的道理很清楚:什么是社会?社会是人类生活的共同体。它的最大特征就是人的集合。离开了具体的人,社会就不存在了。社会通常由层级结构组成,从塔尖向下,人数逐渐增多,在塔的最底层,是最广大的人民大众,他们支撑着整个社会。塔的最上方,是最高权力拥有者。显而易见,离开了这个基础的社会是不能存在的。如果一个社会发展的结果是人民生活水平得不到保障,这个社会自身也就得不到保障。又因为社会金字塔中的每一层都以下一层的存在为前提,所以整个社会是层层依赖的,由此可见,虽然权力的最高层在最上方,但从存在角度来看,最下方的状态最重要。人类的全部发展历史已经充分地证明了这一点。  

现实社会的这种权力与实际存在相互矛盾的依赖关系,只说明了一个问题,就是权力的分配方式不合理。权力制定规则,规则有利于权力所有者。人类社会如果没有各级官员是可以正常存在的,但没了底层民众,各级官员就不可能存在。另一方面,官员本身也是人,他们中间的许多人自己就来自社会大众。我们知道,永久的王朝是不存在的。这就是为什么一个社会必须坚持“人民利益高于一切”的根本原因。人民的利益满足了,整个社会就有活力了。

   

人民的利益如何保证呢?当然是通过公平的财富分配来保证。人民由许多个人组成,在这些个人中什么样的人都有,如何保证社会的财富在这些人的分配中公平呢?在人类社会中,每一个人都多社会承担着义务和责任,这些责任和义务只能通过个人的劳动来实现。而个人的劳动,则是衡量个人对社会贡献的唯一尺度。没有任何有劳动能力的人有权力不劳而获,因为如果有人能不劳而获,一定有人的劳动被无偿占有,那是不公平的。因此,多劳多得、少劳少得,不劳动者不得食,就是一个合理的标准。

   

劳动量如何计算,简单劳动和复杂劳动的差异究竟能够多大?

劳动量应当用劳动时间、劳动质量和劳动环境三个尺度进行衡量。

劳动量是一个很明确的概念,很容易理解,这里不多做讨论。

劳动质量对于同一个劳动岗位来说主要指单位时间的劳动结果产出量与劳动结果的质量。比如单位时间的产品生产量以及产品的合格率及各个产品的合格率。这里的产品也可以是中间产品。不同的岗位则要用不同岗位的劳动复杂程度进行区分。比如,一名普通的手工清洁方式打扫马路的清洁工和一名大学教授,各自的工资大致是多少。同样在大学教授之间,普 通 教授和诺贝尔获奖教授的工资又是多少,都可以通过统计数据客观判断。所有这些劳动之间是可以比较客观而公平地得出相互之间的工作所得的差异。这种差异,不存在剥削,其中或多或少会有一些不合理,但这些误差,应当在社会公平的允许范围之内。

不同岗位的劳动环境需要进行比较后进行处理。对于一些艰苦、危险的工作条件进行一些补偿是必需的。具体补偿的水平要根据各岗位对人身心的有害影响程度进行确定。这是一个专业的问题,在计划经济时期,有许多专门的理论和解决方案。

   

企业主、企业管理者、政府官员的收入应当多少?

计划经济条件下,企业都是全民或集体所有,不存在规模很大的私人企业主。这种条件下,企业主与企业中各岗位的普通劳动者一样,也是一个普通的劳动者,企业的管理人员也同样。他们与其他劳动者的收入区别,可以参考已有的简单劳动和复杂劳动岗位的工资差别。

有一种说法,由于企业管理者的岗位更重要,所以在这个岗位上对社会的贡献就更大。这其实是一个伪命题。以一个岗位对社会的重要性来决定改岗位工作者的收入大小,是违反价值规律的。如果这种说法能够成立,一个掌握核武器发射按钮的士兵的工资应当是多少?一艘战略核潜艇艇长的收入应当是多少?此外,在经济活动中,更多的是企业主收入远高于企业员工,其依据有两个方面,第一是企业主通常是资本方,第二是企业主的管理(现在多数情况是企业聘任的最高管理者CEO)。这种情况下看得更清楚,因为企业主和官员对社会的贡献和重要性很难说谁大谁小,从一般意义上来说,官员的权力涉及到的人数更多,事务更广,官员应当对社会更重要一些,但官员的直接收入小于企业主。企业主贡献大的理论,实质上是为特权阶层的不公平、不合理高收入进行辩护。

解决这个问题的核心是所有制和资本本质及应对的问题。

   

政府官员的工作,可以根据工作强度和复杂程度,参考普通社会劳动者的岗位特点类比后确定。

至于官员以权谋私,获取巨额利益的情况,即便是封建社会,也没有任何法律支持。利用体制缺陷和潜规则及个人权利获利,是监督管理的问题,与经济模式无关。

   

事实上,无论在企业管理和还是国家管理,都不存在绝对的能力差异的问题。任何企业管理和政府管理职位的人选,都可以通过教育和工作经验的积累,由一个普通社会公民来完成。重要的事企业和政府运行的机制和科学的工作流程。一台复杂机器能够生产出高精尖的产品,不是因为某个部件或螺丝钉的存在,而是因为生产机器的运行机制和工艺流程。政府官员、国企管理人员都只是这架机器上的部件或螺丝钉,完全可以有效替换,不存在唯一性选择。

今天,在企业和国家管理职务上的某些重要人选之所以成功,更多的是通过更多的资源所表现出来的外部结果。企业主能够预见到许多问题,是因为他拥有企业人财物的大权,他能够与自己相近的同行或政府部门获得更多的信息,它拥有更多的管理时间。换一个人到这个岗位,经过一段时间熟悉工作之后也能正常胜任。政府情况也是如此,这类例子举不胜举,或者说这就是客观规律。环境造就人,机遇造就奇迹。

从另一个角度看,如果一个企业或一个国家仅仅依赖个别人的个人能力获取成功,这个企业和国家就是不成功的。可能这个企业和国家能在某一阶段获得成功,但这种成功不能保持,因此,基于这种依赖的企业和国家是危险的。企业和国家真正需要的不是部件和螺丝钉,而是运行机制和工艺流程。如运行机制和工艺流程合理,即便某些部件和螺丝钉有问题,及时更换后就能够正常生产。

无论政府如何反腐,贪官也如韭菜一样,一批被割掉,新的一批又立刻长出来。仅仅通过产品检验,永远也解决不了废品问题。只有彻底改造了不断生产出废品的机器,才能有效减少或杜绝废品的出现。如果短期内不能将机器改造好,也应当从产品生产的各个环节中去寻找原因,在过程中解决废品的问题。

计划经济之所以没有成功,最主要的原因是计划经济体系的图纸在施工阶段出了问题。所以直到今天我们仍然有充足理由认为计划经济是人类最好的经济发展模式。因为计划经济有最合理的运行机制与工艺流程。下一步要做的,只是将实施过程中的问题找出来并予以解决。

   

计划经济“各尽所能,按劳分配,不劳动者不得食”的分配原则,符合劳动价值规律,排除了将个人能力的有限差异形成个人收入差异无限扩大的结果,无疑是公平、正确的。

科学合理的分配决定社会的健康状况。

   

   

b)        市场经济

                         i.              生产资料私有制:生产资料归个人所有。

而个人所有权的来源比较复杂,有通过继承而来,有企业赠送(如高管人员的

管理股),也有通过资本购买获得的(如股权购买等),还有相当一部分是通过

个人创业积累。

                       ii.              社会生产的目的:满足企业和政府的需要。

资本主义制度下,几乎所有企业都归私人所有。政府只拥有极少数关系国计民生的企业的所有权。从私人企业的角度看,如果没有利益,企业主就可以不生产。企业主对社会不承担生产责任。

政府实际上是一个独立法人,它的一切行为深处,都隐藏着有利于政府自身的私心。所以,站在政府角度,一切经济活动当然是尽量对政府有利才会去做。表面上看政府也为民众做了许多工作,政府的许多政策决策都是为了全体国民,事实上,当政府利益与民众利益发生冲突的时候,如果能够执行,政府必然会选择有利于自己的方向,如果行不通,政府也只是被迫暂时作出让步。

政府的这种表现,在任何社会都一样。唯一不同的是早期的社会主义,由于体制的规定,政府在许多方面还不能单纯地以政府官员的个人利益为出发点。如早期的中国经济,价格剪刀差虽然大一些,但政府的目的是为了整个国家工业的发展,而这种暂时和局部的不合理的目的是为了整个国家,也是整个民众的利益。这种情况,从全局、从整个过程看,国家的做法是合理的,不是为了政府自己的利益。

政府与社会争夺利益,结果当然是政府的利益越来越大、越来越多。至于以什么名目都不重要,所以,今天的美国政府即便欠了56万亿美元的债务,它还照样可以为所欲为。因为尽管欠了那么多的债务,它并不缺钱花。为了钱,它必然会讨好财团阶层、必然会动用国家军事力量发动侵略战争。

美国的经济发展历史就是一部战争史。每次战争的结果,美国都能够获得巨大的经济利益。如果没有战争,就没有美国的繁荣。所以,一旦遇到了重大经济利益与经济危机,美国政府优先考虑的就是战争。至于战争的借口,就完全看美国政府的综合评估了,当它确定没有比战争更好的解决方案时,它就必然会发动战争。今天中国南海的情景也证明了这一点。

如果政府没有钱,它会这么做吗?所以,政府的利益太大,会造成国家的危险。美国现在是表面上强大,离开了对其他国家的剥削,离开了美元国际税的收益,离开了美国的军事威胁,美国剩下的就是虚弱的经济了。美国在全球经济中扮演的最大角色就是输出美元和输入商品,当外债太多的时候就通过金融和政治手段进行平衡,如对日本的干涉、对中国汇率的干涉、对欧元的打压等等。至于政治手段,布雷顿森林体系就是最好说明。自从美元成为国际结算货币之后,可以说,如果不是国内财富的绝大多数都被一小部分财阀所占有,美国人几乎可以不工作就能够过上世界上最悠闲的生活。凭什么?凭的是他们可以用印刷品(美元)来交换别国的商品。而一旦他们输出的印刷品太多,别人要向他们购买商品的时候,他们就用高价将自己的产品销售出去,而别人想要的东西他们可以不卖。当贸易逆差太大时,就开始动用政治手段。如中国的汇率和贸易逆差,就是政治的结果。中国手中掌握了巨额美元,只能购买美国的国债。国债是什么?甚至连印刷品都不是,就是一个数字。我们买来了数字,过了几年,美国可以还给我们更大的数字,这个数字代表美元,而它所代表的美元却不能买到我们想要的东西(真正的高科技产品、有价值的公司等)。

所以,当少数企业主和政府太有钱的时候,整个世界就危险了。这后面的本质是丛林法则,资本主义国家过于强大就一定想控制世界,企业过于强大就一定想控制全球经济,因为只有这样,他们自己的利益才能得到最终的保证。而他们本国和别国人民的利益与此相比是不重要的。

                      iii.              总体经济主导思想:资本的利益高于一切。

资本在资本主义是国家的核心,国家的一切都是围绕着资本运转。资本的实质就是利润,而大资本的所有者只是极少数富豪。

在这样一个总体主导思想下,整个社会的经济发展必然会陷入不能自拔的境地。

由于历史的原因,资本从一开始就充满了罪恶。不幸的是这种罪恶最后却演变成了世世代代可以因此而受惠的最大根据。

资本,就是可以带来财富的金钱。这里所指的财富,是指物质财富,其中包括可以用劳动价值衡量的一切存在。

从人类社会的实际情况来看,这是强盗逻辑。前面说过,由于货币的产生,造成了一系列的概念混淆,本身没有任何价值的货币完全取代了劳动价值。这个取代是灾难性的。

                     iv.              社会利益分配原则:在国家制定的最低工资基础上,企业主以最低价格支付员工劳动报酬。

即使是国家制定的最低工资,由于整个社会制度的性质,使得社会基本民众在社会高层没有利益代言人。而企业主则可以利用自己的各种资源影响政府的各项有关决策,从而形成不公的结果。如最近一次美国金融危机,罪魁是华尔街的各大金融公司,而政府则从纳税人的手中拿出巨资救助这些由于过度贪婪而对全球造成巨大损失的公司,而这些公司自己面对如此危险和尴尬的局面,还能够毫不知羞耻地领取巨额奖金,还能够气定神闲地挥霍巨资到旅游胜地去度假。仿佛那些因为他们的贪婪而失去居所、失去工作的人们的苦难与他们毫不相关,仿佛全球的金融危机与他们毫不相关。

美国政府面对民意,也挥舞着大棒,号称要惩罚造成这次罪恶的元凶,矛头直指高盛之后,最后也只是以一笔小小罚金结束金融整顿的闹剧。

在这样的制度下,即便是法律对民众最低工资的保护,也是在政府和企业之间协商的结果,也是在企业最低容忍度条件下的标准。另一方面,面对员工工资的压力,企业还可以通过裁员,合法地降低工资总量,为自己的利润留下足够空间。员工的就业有什么保证?如果绝大多数社会成员的就业没有保证,他们的生活又能在什么状态下?

如果过去的三十年中,美国人民的生活水平有了大幅度提高,其根本原因也不是美国的市场经济有多么大的优势,而是美国利用布雷顿体系的结果,成功地将剥削的对象转移到国外而已。尽管1971年该体系崩溃,但美国仍然能够利用关贸总协定、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控制国际经济。这次金融风暴,由于国际社会对美国提高了警惕,也采取了一些措施,使得美国的“国际贸易”红利大大压缩,同时国内的经济结构本来就不能为民众带来稳定的生活水平的增长,更不能有效消化国际经济形势变化给美国带来的压力。无奈之下,只好使用其传统的无赖手段,在大打贸易保护战的同时将其制度的必然恶果归咎于中国的人民币汇率,更有甚者,“途穷匕首见”,公然宣称准备对伊朗开战,准备对中国开战(中日钓鱼岛争端中鼓励日本的强硬,公开表态在军事上支持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