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第九人民医院待遇:绍兴师爷盛名出道墟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学校大全网 时间:2022/06/29 13:50:21

道墟是绍兴的一个小镇,是鲁迅笔下“闰土”的故乡。相传这里是越王句践称炭炼剑之处,故至今尚有称山、炼剑桥等遗迹,文化底蕴极为丰富。这里还曾孕育了方志学家章学诚、著名文学家川岛、园林学家陈从周、美猴王六小龄童家族等一大批杰出人才。
     道墟是一个典型的江南水乡古镇,在原来的集镇上,到处可见一座座高大结实的台门建筑,每座台门都是一部内涵丰富的线装书。今天让我们打开这些尘封的书卷,透过它来看看师爷文化。相传,道墟原名东乡,元末时,族祖章慎一与朱元璋各起布衣,提剑三尺,同打天下。灭元之后,章慎一归家隐居农耕,明太祖欲招之辅政,三次礼聘都谦让不出。后明太祖率众南下,但见东乡书声琅琅,村人耕读立业,礼仪传家,便钦赐“有道之墟”,自此东乡易名道墟。

道墟崇尚耕读源远流长,结果是文人辈出。据不完全统计:自宋以来,道墟共有文进士38人,武进士8人;文举人37人,武举人39人,荐辟(府衙推荐的民间优秀人才)70。
按照“学而优则仕”的逻辑,道墟当然也出过不少官,官职最高者为明嘉庆年间的章敞,时任兵部右侍郎,相当于中央部级干部。但追溯道墟历史,当大官的实在不多。
  
道墟一方面是人才辈出,一方面又是人才难出,学律入幕顺理成章地成了道墟这批落第文人的绿色通道。
     道墟是个地狭人稠的江南水乡,世代在乡的村民十分贫困,一大批道墟人不得不外出谋生。作为水乡,它赋予人们的是大胆冒险、远游四方的秉性。与其它山区平原作比较,这里的人们安土观念相对淡薄,他们乐于外出奔波,乐于远走他乡。
道墟毗邻绍兴,历史上曾是会稽的属地。而师爷是一个地域性、专业性很强的幕僚群体,家族、地域的认同心理驱使,使原属绍兴的道墟又有了得天独厚的优势,他们相互关照、互通信息、相互举荐,在全国打出了“无绍不成衙”的品牌。
     于是乎,道墟历史上出了不少师爷,仅以章姓为例,有史可查的便有:章秋白、章墨舫、章鹤汀、章南洲、章学诚、章敞、章慈、章靖、章敬、章佳、章槐、章文枢、章材、章卓、章檀、章尚和、章折心、章元宸、章守道、章乾、章元和、章元祖、章继省、章梦失、章土壤、章元礼、章格庵、章元恺、章斐、章显仁、章锡光、章治等著名师爷,所以道墟历来有“师爷之乡”之称。

师爷属于那种“处于不显不隐之间”的特殊群体,之所以对于落第文人具有很大的吸引力,真正原因是因为这些落第文人可以通过入幕之路来达到三大目的:
1.通过师爷这个平台,达到迂回入仕之目的。
章姓32名著名师爷中,很多人后来通过“荐辟”重新“入仕”。被被誉为绍兴“三不朽”的章格庵是名人刘宗周的同学,最后官至南明太理丞,他走的是先入幕后荐辟再入仕的道路。道墟师爷阮祖棠,他于光绪三年被聘为江苏刑名师爷后,由于工作兢兢业业、忠于职守,秉公结清了巨案数百起,深得两江总督左宗棠的赞许,后推荐出任我国驻日本横滨正领事官之职。
   事实证明,科举时代的人们,他们千军万马抢走“读书入仕”独木桥的时候,墟道文人却另辟蹊径,走上了一条“先入幕后荐辟再入仕”的迂回曲折之路,这不失为一种明智的选择。  
   师爷虽然算不上是一言九鼎的高官,但毕竟接近权力中心。与一般人相比,他们的能量不能低估。通过师爷这个职位,完全可以做点好事、大事、善事,进而展示自己的才华。师爷章秋白便是一个很典型的例子:民国二年他在陕西任政务厅长时,凭着他的权力,竟一改全省遍种罂粟的恶劣习俗,从而使“陕棉”扬名海内外,这是一个伟大的创举。虽然章秋白不是一省首脑,但凭着智囊的身份与一身正气,照样能为陕西人民做了一件功在千秋的大好事。
   章学诚跟随湖广总督毕秋帆任幕僚,他利用这个机会,注重于方志的撰写和研究工作,最后使他成为一代史学大师。
   3.通过师爷这个平台,达到谋生致富甚至敛财之目的。
师爷虽然权力不是很大,但因为他是具体的执行者,很多事情离不开他;师爷们圆滑聪明,在具体执行过程中,他可以使你成事,也可以使你败事。因此,上至官吏,下至百姓,大家对师爷还是敬畏三分。在这种状况下,他们除了丰厚的正当收入之外,“灰色收入”也实在不少,他们或许达不到“三年知府官,十万雪花银” 这样的标准,但综合收入也颇为丰厚。更有个别心术不正的师爷,他们利用师爷这个特殊的岗位,敲诈勒索中饱私囊。同样,道墟的文人们通过师爷这个平台达到了谋生致富甚至敛财的目的。
   于是乎,入幕做师爷,成了道墟文人一个追求的目标。然而师爷们虽有实惠,却没有好名声,他们大都在家乡构建了一座座高大巍峨的台门来光宗耀祖,以求得心理平衡。这样在道墟集镇上,一座座台门应运而生。据老人们回忆,道墟台门有100余座,虽然有的是旗杆台门,主人是当官的,但大部分是师爷台门,即使是旗杆台门,其当官的主人也往往是先师爷后荐辟入仕的。  
   道墟众多的师爷台门,形成了一种特殊的师爷文化。因为要当一个称职的师爷要求很高,如刑事师爷,要熟悉刑律、精通法律;钱谷师爷必须精通财政知识;而负责起草奏疏的折奏师爷,不但要有文才,而且更需具备以实带虚、辨事论理之水平。总之,一个称职的师爷,除个人品德之外,还必须具备随机应变、灵活善变的思维方法、深厚的文字功底和一些必备的专业知识。而学幕又没有专门的学堂,其主要途径是靠长辈言传身教、师傅带徒那种口口相传的方式。这种授徒的途径往往是在师爷台门里潜移默化地进行的;就这样,道墟众多的台门,成了孕育道墟师爷的摇篮。师爷毕竟是幕僚,他不是有权有势的官职,充其量不过是当官者的参谋和帮佣,与主人是雇佣关系。尽管师爷很聪慧,很有水平,但他的职能只局限于敲敲边鼓,出出点子,他们终究不能叱咤风云,一言九鼎。他们与一个大时代的政治风云若即若离,师爷最好,也不过是替为官者捉刀代笔的幕后人物,他们不可能出名,为官者也不允许他们出名,甚至他们自己也不愿意出名。俗谚说:“无慌不成状”、“官断十条路”。在师爷的人生经历中,多多少少牵带着一些不可告人和违心的事情。师爷实在活得不是很潇洒,他们有太多的无奈与苦衷,他们既要像林黛玉初进贾府一样,处处存一份小心;又要老是揣摩上司的心理而投其所好,还要打起一副精神来应付政坛上的朝云暮雨。他们与为官者虽然挨得近在咫尺,然而自己的个性又不敢张扬。他们的智商那么高,而待人处事又必须仰上司之鼻息。久而久之,他们的心态肯定会失衡,怎么办?他们只能移情别恋,只好“堤内损失堤外补”,于是他们或处心积虑,或违背良心,开始不动声色地敛聚钱财,趁任职期间,暗暗筹划在道墟老家营造一座深宅大院,以便将来安度晚年。
   道墟师爷大部分是好的,他们虽然处世精明、专于心计,但能凭借幕府这个地位,参与政事,既为主子出谋划策,又为人民做点善事、好事。

即使到了老年,隐退故里,晚年还能发挥余热。特别是一些道德文章俱佳的师爷,他们在故乡人们的心目中,德高望重,至今还留下了不少佳话美谈。
名师爷章鹤汀退归家乡后,专门启动了一项全国性的文化工程,修撰《章氏宗谱》。
名师爷章秋白晚年在家乡,积德行善,办了不少公益事业。民国十九年,道墟发生蝗灾,他四处奔波,竭力救援;为了联络方便,他出钱为家乡购置了第一部电话机,还集资成立了保卫团,以防盗匪。民国廿三年,道墟大旱,他又引进抽水机打水灌溉,从而缓解了旱情;凡是地方上发生纠纷,他都会出面进行调解,平息事端。
   当然,也有个别师爷与封建官场诸种恶习勾连一起,成为官衙的鹰犬,助纣为虐,鱼肉百姓。他们凭借自己的一支刀笔、一张利嘴,毁信弃义、交私从恶,自毁声誉。如章介眉这类恶师爷(道墟观察第东市人),他是残杀革命志士秋瑾、王金发的刽子手,这类师爷虽然不多,但其影响却十分恶劣。并且由于这类师爷的存在,使得师爷们的名声大打折扣。也许,深邃曲折的台门正是这个群体曲折复杂心理的真实写照。
道墟师爷是一群特殊的文人群体。他们的产生既是道墟山水孕育的产物,也是特定时代所产生的特殊群体;他们都是智商很高的文人,由于生不逢辰,走上了一条特殊的谋生之道;他们中间有的处浊流而独善其身;有的则是身不由己,同流合污;也有的是臭味相投,助纣为虐。对于师爷这个群体,其实很难用简单的“好坏”来予以评价,他们实在是中国文化人的另类。
   “绍兴师爷盛名出道墟”。根据查阅民国十三年的《绍兴县志》及《章氏家谱》,调查访问了多名师爷世家后裔,所见所闻,辑录成文,供识者参阅。
     道墟镇位于宁绍平原中段,距绍兴城区约30公里,离宁波54公里,背靠越王句践炼剑时称炭之称山,三面是江、河、湖叉,闻名浙东的泾口白塔洋就在离这个镇不远处。该镇历属会稽绍兴县,1954年行政区域调整时划入今上虞市。
     道墟山青水秀,人杰地灵,人才辈出,镇所在地就有37所官府台门、35所幕府台门。官府台门设有旗杆,官职越大,旗杆越高,幕府台门则不能设旗杆。
     科举时代,有据可查者:文科中举进士以上的有34人,大都官至知县、知府一级,也有 17人为京官者,如章庆龄是清乾隆年间的大学士;章学诚是乾隆皇朝国子监祭酒;章敞为明永乐年间礼部侍郎;章信宗是永乐御史大夫;章 为明景太皇朝太仆少卿。考取举人的有37人,他们中也有做高官的,如章守诚屡屡升迁,明万历年间官至内阁参政,进入军机处。武科中举者也有39人,其中举人28人,进士以上 11人。他们的官职也很高,如章仁让为明万历都司;章际会为明天启多处守备;章宏为明天启参将;章国武为明天启都督。以上累计,文武举人、进士共110 人。
     道墟师爷群体中,绝大多数是爱国爱民者,他们视民众为父母,忠于刑律,决不草菅人命,为民众办实事、好事。
     他们的功绩传颂至今。如章秋白,弱冠至保定读律,清光绪十七年至二十五年就河间幕府、直隶臬幕期间夜批案牍。
     民国初年在冯国璋军署为幕,平江阴郭团兵变,采取剿抚兼用,只惩其首,战功显赫,得奖“文虎章”,后去陕西省署为幕,力主严禁种植罂粟,奖种棉花,至今陕西省仍延之。
     由于“师爷”在官场是客位,必须听从主子行事,因此道墟也有不少师爷错投其主,不愿为非作歹,与主子闹僵的搁笔师爷,宁愿在乡里设课馆教授后生,守贫一生者也有二三十人。
当然道墟“师爷”群体中也有极个别败类,如章介眉助纣为虐,杀害秋瑾烈士,因而也为民众(包括道墟民众)所切齿痛恨,遭到人们口诛笔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