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老人综合补贴:中国通胀的本质是劫贫济富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学校大全网 时间:2022/06/29 15:03:08
颜昌海的博客 .cc {clear:both;display:block;padding:0 0 15px;text-align:center;white-space:pre-wrap;line-height:150%;}.ll {padding:0 16px 16px 0;float:left;font-family:Arial,Helvetica,sans-serif;white-space:pre-wrap;line-height:150%;}.rr {padding:0 16px 16px 0;float:right;white-space:pre-wrap;line-height:150%;}.insertpictext {text-align: center;}

中国通胀的本质是劫贫济富

2010-12-10 12:30:20

中国各地物价上涨,而且主要发生在普通老百姓最能感受疼痛的领域:仅11月上旬,食品价格同比就高出10%;18种主要蔬菜的价格上涨62%。中国政府宣布将采取措施控制物价。德语媒体纷纷作出评论。《南德意志报》表示,“由于中国大部份居民仍然把相当多的收入用于购买食品,所以食品价格在中国消费价格指数中占了三分之一的比例”;“1989年通货膨胀加剧曾是激起北京天安门广场学生民主抗争的原因之一,此后北京把防止通胀视为头等大事。星期三(11月17日)的公告表明,这一话题重新提到国务院的政治议程之上。”

“物价上涨的程度各地区不尽相同,从而更为加大了其社会爆炸力。例如,在新疆等省区,通货膨胀特别严重,那里一再发生民族动乱,这一地区通胀指数的每突然上升一次都会使北京心绪不安。”《法兰克福评论报》指出,“但是,北京显然不想使用遏制通货膨胀的一个最有效的手段,这就是使人民币明显升值。这样,中国就可以廉价进口商品,刹住物价上涨的势头。政府认为,中国出口商品的价格上升将危及千万个工厂的生存和千百万人的就业,所以中国领导人坚持只能使人民币缓慢升值。”德国《商报》注意到,“不仅中国消费者、德国企业也感受到中国的价格上扬”;“其它大型企业在中国也处于压力之下。例如,汉堡包连锁店麦当劳最近将提高在中国的销售价格。”

《京华时报》近日报道,继食用油生产企业“被打招呼”不得涨价后,国家发改委11月30日召集古船面粉、五得利面粉、利达面粉等大型粮企座谈,要求这些企业在明年两会前不得涨价,为弥补企业亏损,国家粮食局将安排企业竞购低价小麦。有商户表示,虽然国家要求不涨价,但是如果小麦收不上来,而且其他成本也很高,企业不可能坚持低价太久。中国的物价惯例是:发改委在央企的压力下,为了保证大宗国营企业的利润,都会同意这些企业提出涨价;但是下游企业跟着涨价时,往往就会压抑、不让价格上涨。比如2008年,就曾实施过相关稳定供应、价格监管等政策。为了最大限度的减少最后老百姓能感受的通涨,政府就让下游的中小型私营企业,硬生生的把上游的涨价消化掉,让它们以最大的承担来承负这个社会的涨价,其结果就是让这些企业承担不足然后倒闭,最后造成一批穷人来把这个通涨压下去。可以说,政府用行政手段压制物价,其本质还是劫贫济富。

《证券时报》投资市场部副主任肖国元在文章中说,2008年源于美国次贷危机而来的经济危机对中国的经济产生巨大的冲击,出口受阻,大量公司经营困难,工人失业;为了缓和外界的冲击,中国实施宽松的货币政策与积极的财政政策,结果虽然GDP回升,经济走出衰退,但迎来了CPI上升,出现通胀。所以眼下的通胀不过是失业的一种替代。不幸的是,通胀的负面效应不仅仅体现在消费者物价指数上,还会产生“劫贫济富”效应。

“劫贫济富”不是一般的人情伦理,不为世俗社会所接受。我们熟知的是“劫富济贫”的武林箴言虽然充满着暴力、血腥以及难以自证其公平,但对于富人占比小的常态社会而言,这样的举动终究能体现出某些进步性,不失为平衡社会的“良器”。而“劫贫济富”的结果是贫者愈贫、富者愈富,是贫穷之人占多数的常态社会无法容忍的。然而,这样的局面还是不可避免随通胀的发生而到来。

所谓通胀,就是全面、持续、长时间的物价上涨现象,举凡生活中的物品,尤其是基本消费品概莫能外。因此,相对于不变的或既定的货币财富而言,通胀就是一种税项。也就是说,通胀是没有回报的强制性征税,不用过问你的意愿,也不用征得你的同意。面对这样的情形,表面上看来似乎贫富一样,都不能幸免。但这只是看到事情的一部分。通胀所产生的实际影响要复杂得多。

首先,通胀产生的原因之一是扩张性的财政政策。扩张性的财政政策说白了就是赤字财政政策。在整体经济均衡状态下,赤字财政会形成赤字投资。这种投资是新追加的、凭空多出来的,没有相应的对应物,会挤兑原有的市场供应。因此,这种投资一旦放行,能拿到项目的单位就能先人一步挤进市场购买相关商品。用一个比较形象的比喻来说,就是这些单位能买到没有掺水的面粉。随着赤字投资增加与赤字项目开工,水会越加越多,面粉中的实物含量大幅降低。其后购买面粉的人就要忍受掺水的苦恼。因此,离赤字政策愈近的人愈能得到赤字政策的好处:生产规模扩大,职工收入增多,福利上涨。而离赤字政策愈远的单位,能分享到的好处愈小,甚至无缘于此,得不到任何好处,只能享受赤字政策的恶果通胀。

能从赤字财政中分一杯羹,从而可能避免通胀侵害、享受通胀好处的单位,显然是政府的嫡系,尤其是大型、垄断性国企。这些企业原本就是政府的左膀右臂,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富得流油。经济危机一来,又受到政府的垂青,投资源源不断,经营规模与收入水平大幅攀升,通胀自然于它们秋毫无犯。这是通胀下“劫贫济富”之一。

宽松的货币政策是诱发通胀的第二个原因。所谓宽松的货币政策,实质上就是放松信贷条件与限制,让企业与个人增大贷款规模与投资规模,从而达到促进生产、扭转经济下滑的目的。我们知道,正常条件下的贷款来源于储蓄,而储蓄来自千千万万个人的收入结余与企业的利润。因此,贷款规模在总量上有一个极限,不可能超过储蓄。但在宽松的货币政策下,信贷规模往往会突破这个极限。信贷的过量投放会改变市场的需求结构,快速增长的需求无法得到满足,市场最直接、最有效的应对办法就是涨价。最紧要的是何人能享受宽松货币政策的好处,拿到更多的贷款,从既有的面粉堆里抓取更多的面粉。芸芸众生、大量民企与中小企业是无缘宽松的货币政策的,而那些能从宽松的货币政策获得新增贷款的单位与个人,虽然也会面临通胀盘剥,但只要新增贷款所产生的利润高过通胀,其整体利益不仅不会减少,反而会以一定的幅度增加,结果是“富者愈富、贫者愈贫”。 这是通胀下“劫贫济富”之。

通胀之下,物价大幅上涨,货币贬值,购买力下降。对于手持现金(包括银行存款)的人而言,财富会贬值。虽然一般而言通胀发展到一定程度后会在不同地区、不同行业、不同商品间趋向平均化,但不同的资产结构在通胀中的境遇大异其趣。通胀之下,物价上涨,货币购买力下降,但资产会升值。升斗小民除了货币收入与为数不多的银行存款,并没有多少可以称为资产的东西。因此,这一群体不仅实际收入水平下降,也不可能通过资产的增值来弥补通胀带来的损失。相反,富人的处境就完全不同。虽然他们的货币财富同样会缩水,但一般而言,货币财富所占比重远远小于其他资产,富人持有的非货币财富会因通胀而升值。因此总体而言,即使这部分的增值难以弥补通胀对货币财富造成的损失,但也不至于像平民百姓那样处于财富净缩水状态。这是通胀下“劫贫济富”之三。

总之,应对经济危机所采取的宽松的货币政策与积极的财政政策虽然可以阻止经济下滑,但同时会产生一些严重的负面后果,“贫者愈贫、富者愈富”的社会分化即是其中之一。这虽然不一定出自政府的意图,但天然的经济逻辑是依附于政策之上的。也就是说,“贫者愈贫、富者愈富”是干预政策的伴生物。如果没有政府的干预,至少不会出现此种原因导致的贫富分化现象。由此,我们可以得出结论:人们在经济体系中的位置及分享政策的能力决定了人们在利益结构中的处境与得失。就此而言,排除人为干预、规范与缩小政府干预经济的行为,才能缩小,甚至避免通胀带来的不公平。

日前,发改委相关司局官员表示,尽管目前物价涨幅上涨有些超出预期,但是短期内来看,不会草率实施更为严厉的价格管制措施。工业和信息化部相关司局官员也认为短期内不会在原材料和最终消费品领域采取政府强行干预市场价格的行为。商务部市场运行调控专家洪涛认为农产品价格的上涨,有利于增加农民收入,是好事,并认为中国目前还没有达到‘货币发行量过大、物价水平连续6个月恶性上涨’等通胀标准,农产品上涨态势还在可控范围之内。但同一天大陆各大媒体报道了正在广州的温家宝视察超市表示:国务院正拟定措施抑制价格过快上涨。大陆一位不愿署名的律师表示,发改委和温家宝好像对物价上涨表态不一样,但不管是发改委说的不会草率调控还是温家宝说国务院正在拟定措施调控,表面上是红脸和白脸,但实际上都是在忽悠老百姓。他认为温家宝还是想干实事的,但也做不了执政党的主,再加上执政党中的一些保守派也想利用温家宝出面说一些好话,来缓解老百姓对执政党的压力和不满。因此也能让老百姓产生一点错觉,似乎中国还是有点希望。

曾任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所综合研究室主任、现任美国《当代中国研究》杂志主编的经济学家程晓农博士,接受采访时,明确指出大陆物价已经很难调控了。他认为现在不是1980年代,政府还对很多价格实行管制,基本上除了一些垄断产品,价格已经不再由政府管制了,政府下令规定它没有用。1980年代管得住是因为商店都是国有的,政府下令必须听。现在小贩之类都是私营的,它不听政府的价格照样涨,政府一点用都没有。他表示调空有二种手段,一种间接、一种直接,实际上中国只能用间接手段,只是在银行利率方面提高一点的间接调控,而间接手段是没有多少效果的。程晓农博士认为商务部市场运行调控专家洪涛称农产品价格上涨,有利于增加农民收入,这是错的,他分析说:“实际上农民务农从种子到化肥、菜棚、运输到保管,过去几年成本已经大幅度上涨了,农民亏损很厉害、吃了多年的亏。在这种情况下,农产品上涨一点,只能说农民亏损补回来一点,并不等于说农民得到好处了。比如说你花了一百元,收回成本一百元,你说得到什么好处哪?什么也没有。”

程晓农博士认为,所说的“中国目前还没有达到‘货币发行量过大、物价水平连续6个月恶性上涨’等通胀标准”是错的,是在误导民众,掩盖政府的过失。程晓农分析,“国家物价局操纵着物价指数,这个数据是不正确的压低了。如果他要说实话的话,那政府是要承担责任的,政府早就知道通货膨胀,物价会上涨,但是一直不采取措施,一直等到物价暴涨了。(洪涛)他纯粹是在咬文嚼字,混淆概念,玩文字游戏无非想减轻政府的责任和过失。”

目前大陆经济的症结,在于政府是要继续搜刮自肥,还是让老百姓不吃亏。这二者之间只能取其一。如果政府觉得老百姓吃亏太大,生活水平严重下降,那么它必须放弃政府推动经济增长的措施;当然若这样,经济增长会严重下跌,物价能稳定下来,不再继续上涨。但是很可能中国各级政府都不愿意这样做,因为政府和官员能从通货膨胀中得到很多好处,而根本不管老百姓的死活。所以很可能今后物价继续上涨,中国老百姓今后二、三年会深受物价上涨之害。

日前据媒体报道,中组部下发通知,计划从现在起到2012年上半年,要把全国4万余名司局级干部全部送到井冈山培训一遍。而培训内容有一项是,身穿红军服,头戴红军帽,重走当年朱毛红军挑粮小道。这个所谓要藉此解决干部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的拙劣表演,与此前的其它众多华而不实的噱头一样,除了白白浪费纳税人十几亿元的血汗钱来愚弄纳税人之外,自然不会取得任何效果。正如网民所言,多去几趟如井岗山、延安等地,就以为可以让官员们洗心革面,以为就可以让他们少贪污,真是太小瞧当局自己逆向淘汰出来的、劣质取胜的官员们了;通过“重走当年朱毛红军挑粮小道”这种体验式教学方式,倒是能使这些官老爷的心灵得到另类的洗礼和震撼,可以使他们意识到:如果失去这个官职,后果将有多么严重,进而萌发出誓死捍卫腐败体制的决心。

有智慧网友建议,为了演出更加真实,不如在“4万司局级官员重走红军路”的同时,也邀请几十万群众扮演国军围追堵截。相信今天的大陆民众一定会比当年的国民党争气,让4万“红军”全军覆没。笔者以为,如果不大刀阔斧地进行政治体制改革,不建立符合人类文明的先进价值观,哪怕这些人一万次身穿红军服,头戴红军帽,重走当年朱毛红军挑粮小道,心都会越来越黑。与其耗费纳税人的钱做华而不实表演秀,让这些“红军”一路吃草根、啃树皮,两个月下来,至少会起到一点效果:可以减轻老百姓物价上涨之苦。

 

推荐阅读(点击标题):1)蒋介石的日记与眼泪

2大陆未公开的《宋美龄致廖承志公开信》

3)在有特色的人肉大路上,前进!

4)朝鲜半岛的“球”,回到了北京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