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现代级改装:和合致祥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学校大全网 时间:2019/12/11 05:04:09
一、出处:《一团和气》宽60厘米、高80厘米,是由明宪宗朱见深命画工为内宫创作的一张画稿,在“和合致祥”四字之下,一位面容慈祥的老妪展示着“一团和气”的手卷。由于此画寓意吉祥,图案精美,流传至苏州后成为桃花坞木刻年画的经典题材,其中“雍正版”《一团和气》又因制作精良而成为后世模仿的范本,如今流行的约8个版本的《一团和气》都是“雍正版”的简化版。

由于收藏者不允许拍照,因此在无法获得高精度照片的情况下,桃花坞博物馆的王祖德多方查阅各类纹饰、服饰图录,对照、补全了作品上模糊不清的部分。

 

二、详解: 朱见深(1447-1487年),英宗(朱祁镇)长子,1465-1487年在位,年号成化,庙号宪宗。擅画人物、花鸟。此幅粗看似一笑面弥勒盘腿而坐,体态浑圆,细看却是三人合一。

  左首为一着道冠的老者,右首为一戴方巾的儒士,二人各执经卷一端,团膝相接,相对微笑。第三人则手搭于两人肩上,面部被遮,只露出光光的头顶,一手轻捻佛珠,显是佛教中人。   构图合三人为一体,妙思绝伦。人物刻画生动传神,衣纹细劲流畅,顿挫自如,显示出画家高超的技艺。晋朝高僧慧远居住在庐山东林寺30余年,送客从不过虎溪。一日,陶渊明与道士陆修静来访,临别慧远相送,不知不觉间送过了虎溪,引起虎啸声声,三人相视大笑,世传为“虎溪三笑”。此幅绘三教人物合抱作一团,共论经书,喜气和睦,正是当时“三教合一”的思想体现。 这幅《一团和气图》画于作者朱见深即位的第一年。画幅借用东晋儒生陶渊明、和尚慧远、道士陆修静“虎溪三笑”的典故,以儒、释、道三教合一的理想,来表明自己对新的一年的期望。画幅上的人物远远看好似一个大圆球,仔细看了之后才发现是三个人相拥相抱在一起,三个人脸的五官互相借用,合成为一张脸。造型之奇妙,令人叫绝,人物的线条也相当流畅。 三、古版《和合致祥》的艺术魅力张晓飞 (2007-07-25 09:22:55) 苏州桃花坞木刻年画迄今已有四百多年历史,是我国众多优秀传统民间艺术瑰宝之一,也是江南地方民俗文化品牌。苏州作为“南桃”木刻年画的发祥地,历史上曾形成创作、生产、销售年画的中心,堪与“北杨”(天津杨柳青年画)相媲美。

  桃花坞木刻年画形式多样,内容生动,各个历史时期不尽相同,诸如年画《一团和气》即是古版桃花坞代表作之一。本文就国内外有关记载《一团和气》的版本资料,以本人数十年从事桃花坞木刻年画创作实践,简单谈些个人心得而已。

  根据1988年由日本町田市国际版画博物馆、中国国家图书馆(北京图书馆)、中国新疆自治区博物馆联合主办的“中国古代版画”展中,展出一幅《和合致祥·一团和气图》古版年画,而日本奈良大和文华馆出版社早于1972年出版的《中国明清时代的版画》一书中,同样也收录了《和合致祥》这幅已不多见的珍贵古版。这是一幅象征吉利、祥和、圆满为主题的古版年画,表达人们一种心灵追求与向往,无论其纹饰刻版、色彩印刷诸方面,极具较高史料研究价值和艺术欣赏价值。

  古版年画《和合致祥》人物服饰之花纹丰富而细密,上衣以“祥云纹”衬底,缀以“大团花”“小散花”铺面,花型工整,“如意形”披肩排花有序;裙腰满铺“龟背纹”,裤子则以“卍纹”为底,面缀小型团花,即使人物鞋面细部,同样饰有精细花纹;包括袖口、披肩、腰裙、裤角等处镶边,均配富有变化的装饰纹样;人物上端装饰题额“和合致祥”,冰梅图案周边缀“回纹”,并有“宝相缠枝纹”等,由此更加烘托画面富丽端庄,主题鲜明。

  作品刻版因画面纹饰复杂而讲究变化,诸如衣服上的“祥云纹”,书轴上的“盘锦纹”,裙衩上的“龟背纹”等,分版要求极为严格,精雕细刻的同时更要把握准确,不容丝毫偏差瑕疵,甚至连人物牙齿都刻划得清晰可见,充分体现明清年画刻版独特的精致和细腻,而且图案均为多色叠印。人物衣服“暖色”(象牙红)象征吉祥,间以深蓝、浅蓝、绿色与灰赭相配,其冷暖色调处理得体,显现出姑苏版年画运色之精到特色。尤其额题“和合致祥”四字,不以惯常袭用大红暖色示吉祥喜庆,而独运匠心采用深蓝冷色处理,不可谓不是一大创意吧。

  不仅如此,古版《和合致祥》年画在印刷技法上采用的“色刷”与“笔彩”,即是姑苏年画有记载的清代制作特征之一(“色刷”即手工板印;“笔彩”是手工描绘)。各种年画作品或单用其一,或二者混合应用。据《桐桥倚棹录》载:“山塘画铺异于城内桃花坞北寺前等处,大幅小帧俱以笔描,非若桃花坞北寺前之多用板印也……”赏析年画《和合致祥》,其既不“俱以笔描”,也非“多用板印”,而是在“板印”之后加以手工“描绘”的。不难看出,这是苏州年画由俱以笔描——色刷笔彩——多用板印的发展过程中的一个重要环节。

  时至今日,在日本的博物馆、美术馆里,很多都收藏有早期的苏州木版年画作品,连日本史学家们也承认“中国的桃花坞木版年画,感动了日本的浮世绘画家们,他们的新构思无不以此为参考。”由此足见,苏州传统年画在国际影响也是巨大的。古版年画《一团和气》,除有海外珍藏版本以外,民间亦有(包括原产地苏州)不同版本,甚至受其影响派生出了“南京版”“扬州版”以及湖南隆回的“滩头版”等各种《一团和气》图像,这就是苏州木版年画值得骄傲的艺术魅力所在。

(苏州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