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银基金净值查询:什么土壤,催生了各行各业的“托儿”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学校大全网 时间:2020/09/22 15:53:09
什么土壤,催生了各行各业的“托儿”  时间:10-25  08:54   作者: 郭敬波 郭晓菊   新闻来源:检察日报   
 

小品《托儿》让人啼笑皆非,陈佩斯在剧中扮演的陈晓是“爱心婚介所”的老板,为吸引更多求婚者,他找了不少“爱情托儿”。陈晓的妻子小凤也是其中的一员,只是小凤一不留神把自己给“托”了出去——她爱上了自己的“猎物”、风流倜傥的华侨于春……

无处不在的“托儿”

“托儿”过去只在赌场中存在,赌场上有专门诱人下注的角儿,而现今的“托儿”可谓遍布各个行业,只要你上市场购物,没准就会有“托儿”悄然而至,站在你身旁,对某款商品赞不绝口,甚至装出掏钱买的样子,骗得你也以为遇上了价廉物美的好东西,而后乖乖地跟着掏钱了。满以为自己遇到了好心的“行家里手”指点,事后才恍然大悟,原来中人圈套,上当受骗了。现在又有一种“托儿”叫“吧托女”,清一色靓妹型,她们会在网上主动找你聊天,通过视频尽展媚态,在你心神荡漾之际,主动约你到某个酒吧喝酒,酒吧则会对你一顿狂宰。你还为有此艳遇而激动不已,并为自己第一次见面表现出“慷慨大方”而觉得很体面的时候,说不定“吧托女”已经回到“窝子”和老板开始分钱了。

买房有“房托儿”、买车有“车托儿”、旅游有“游托儿”,此外还有“饭托儿”、“药托儿”,甚至到人才市场找工作,还会遇到“劳务托儿”,无处不在的“托儿”让消费者如履薄冰。

“托儿”们骗走的岂止是金钱

“托儿”如同寄生虫一样破坏着各个行业的正常秩序,如去年12月26日,在沈阳市举行的一场艺术品拍卖会上,清代陆远的《岁朝喜庆图》因为“托儿”的捣乱使拍价一路攀升至3600万元。事后才爆出内幕,这个激烈竞拍的“托儿”,竟然就是《岁朝喜庆图》的收藏者。

而在南京则出现了“职业闹事”的“托儿”,他们多在出现医疗纠纷、商业纠纷的时候,受雇于人出来为患者或消费者一方呐喊助威,迫使医院或者商家就范。还有一些“托儿”,则是游走在行政、司法机关与当事人之间,充当当事人的说客。比如“诉讼托儿”、“税托儿”等,他们并不代理诉讼,而是专门为当事人说情或请客送礼。而在高考之后,还会有“招生托儿”,说是能让你的孩子低分录上好大学。

“托儿”骗走的不仅仅是金钱,更重要的是,他们破坏了社会诚信,妨害了社会管理秩序。

“托儿”何以如此盛行

“托儿”能在短短的几年间枝繁叶茂地发展壮大,并蔓延到社会各个行业,与其肥沃的生存土壤是分不开的。这种土壤从内部来说,是由于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和社会管理秩序还不够完善,给“托儿”的生存与发展提供了空间,从外部来说,则是由于我国法律对“托儿”定性上存在模糊状态,造成对托儿依法治理上的困难。

首先,是社会提供的信息服务不够,缺乏有效的订约媒介。如“房托儿”和“车托儿”的产生,就是因为买卖双方没有一个有效媒介来提供订约机会,所以只能依靠中介人的介绍,来达到订约的目的。就这种中介行为来说,我们很难说他们是“骗子”,更不好说他们违反了哪条法律。

其次,是由于商家和服务行业的管理和服务不到位所造成的。如“医托儿”的产生就源于此。很多农村患者到城市的大医院都有一种找不着北的感觉,这个时候他最需要有人为自己就医指点迷津。虽然现在多数医院都设立了导医台,但大多形同虚设,并且与医生的服务态度相比,“医托儿”的“热情服务”更具有亲和力,所以很多患者才会相信“医托儿”而上当受骗。

再次,是有些行业缺乏法律规制,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畸形发展。特别是中介机构雇请托儿为自己拉生意,已经成为人所共知的“秘密”。有人对一个媒体上的婚介广告做过统计,在24条广告中,涉及“富商富姐、有车有房”一类描述的占了10多条。这些婚介内容很诱人。婚介所一般规定,在约见这些让你心动的人之前,要先交一部分信息费。为牟取不法利益,某些婚介所干脆找一些“婚托儿”充当征婚者,来诱骗求婚者上钩,收取信息费。这虽然是一种诈骗行为,但由于应征者并不知情,而且多把不成功的原因归结到“无缘”上,再者交的信息费数额一般也不很大,因此也懒得向有关部门投诉。

最后,由于公力救济不够,“托儿”成了私力救济的帮手。如在医疗纠纷中,处于弱势的患者在无法得到有效的公力救济的情况下,自然会使用私力救济方式。找“闹事托儿”,是他们改变自己势单力薄的状况,达到能与医院抗衡的手段。而“诉讼托儿”、“税托儿”之所以能打入司法、行政机关内部,扰乱司法、税收等社会管理秩序,不能不说与某些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腐败有一定关系。

非法中介如何规范

因为“托儿”涉足的行业比较广泛,行为性质也各有不同,所以要依法对这些“托儿”进行规范整治,必须先搞清在不同情形下“托儿”的法律责任,哪些是法律容忍的,哪些是法律所禁止的。

中介公司目前骗取押金、信息费的手段五花八门,而对于押金、信息费如何交纳、交纳多少、如何退还及如何扣除等问题尚存在法律缺位。所以有必要立法加以规范。

婚介等中介合同在法律上被称为居间合同,根据合同法规定,居间合同是居间人向委托人报告订立合同的机会或者提供订立合同的媒介服务,委托人支付报酬的合同。居间人促成合同成立后,委托人应当按照约定支付报酬。居间人未促成合同成立的,不得要求支付报酬,只可要求委托人支付从事居间活动必要的费用。所以婚介不成的话,婚介所只能收取电话费等实际支出费用,而不能收取什么信息费。如果征婚者或应征者能证实对方是“婚托儿”的话,则婚介所的行为构成了欺诈,征婚者或应征者不但不应该支付费用,相反,婚介所还应承担违约责任。

根据行为性质的不同,这些“托儿”还可能涉嫌多种违法或者犯罪,如“闹事托儿”的行为是严重危害社会治安管理秩序的行为,依法应受到治安管理处罚,情节严重的还可能涉嫌“扰乱公共秩序罪”。“诉讼托儿”、“税托儿”从中牵线,向有关人员介绍贿赂,可能涉嫌“介绍贿赂罪”。

对于“房托儿”和“车托儿”等处于违法与合法之间的模糊地带的中介人,从目前来说,还有其存在的必要性,但也应依法对其进行规制,使其成为一个合法的职业。据报道,我国目前已经在这方面作了一些尝试,如随着商业经纪人培训和认证的大规模展开,工商部门将会同相关单位对房地产、车辆交易等各种专业经纪人进行培训和认证。不久这些“托儿”有可能从“地下”转到“地上”,成为持证上岗的合法的商业经纪人。

“托儿”之所以能在某些行业寄生,多是因为这些行业在管理或者服务上存在一定的漏洞。所以,在对“托儿”进行法律整治的同时,有关行业或者商家也应当加强管理,完善服务,彻底铲除“托儿”生存的土壤。同时,政府应当建立有效的社会信息共享平台,减少订约的中间环节,节约订约成本,从而削弱“托儿”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