乒乓球直板发球视频:明医十诫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学校大全网 时间:2020/07/10 10:35:41
岐黄之道,博奥精深。予读医十载,勤学笃行,于医道尚不敢曰登堂入室。予将穷毕生之气力,博极医源,精勤不倦,厚积薄发,以期管窥医道之堂奥,不负“除人类之病痛,助健康之完美”之誓愿。

    窃以为,为医之道,首贵“正心明性”,而后方可言医。心不正,性不明,则学问庸妄,术用不进,误人误己而已。欲正心明性,当思此“十诫”:

    一曰:宜仁爱济世,忌贪求功利。

    医者,仁术也。仁术之用,在于济世扶危。凡古今苍生大医,皆秉承圣人“仁爱济世”之心,于医道精益求精,于济民至仁至善,以“普济众生”为己任,“泛爱众而亲仁”,此乃天赋医者之大德,寓德于医方为“大医”。切不可寄功利之心于仁术之用,视医道为贪求功利之手段,如此则医心不正,医术不进,医德不诚,何谈济世救人?!

    二曰:宜谦虚谨慎,忌骄傲自满。

    医者,大道也,纵使穷尽毕生亦只能管窥一斑。为医者当虚其心,净其身,以“虚无”状态来求学进术,以毕生潜修为唯一途径,绝无捷径速成之理。谦受益,满招损,此理放之四海而皆准。世界上最可怕的不是“有”,而是“无”,唯“无”而后能进。切不可视医道为小技,学医三年即以为得圣人之旨,志得意满,上串下跳,其浮浅之言嚣嚣,骄满之心灼灼,此皆不成大器之徒,不可言医。

    三曰:宜求真务实,忌主观浮夸。

    医者,生命之道也,关乎人命之生死,唯当实事求是,容不得一丝浮夸矫伪。不知从何时起,中医学子大多养成了主观浮夸之弊习,每每主观臆断、歪曲阐释古人之医旨,孜孜于主观认可、过度虚夸临床疗效,凭一副尖牙利嘴定人之生死。殊不知,凡是以“第一人称”表述的临床疗效大多不可信,临床疗效的真实性只能来自患者的真实表述和普遍认可,不需要自我广播。此弊不除,中医之衰灭指日可待矣!

    四曰:宜准确定位,忌夜郎自大。

    中、西医之争历史悠久,孰优孰劣不可分辨。其实这种辩论本是多余,任何事情都应该是多元化发展,医学亦不例外。天下之大,难道容不下中、西医并驾齐驱?于国于民,无论中医还是西医,都是有用的东西,本着“医为民所用”的原则,两条腿走路总比一条腿走路好吧?坚持中医自身优势,走好自己的路,这是正道,切不可与西医行“有你没我”之争,甚至犯“夜郎自大”之弊。承认西医的主流医学地位,将中医定位为辅助医学地位,这也没什么损失啊,能够做好辅助医学分内之事就是中医对人类最大的贡献了。

    五曰:宜与时俱进,忌教条守旧。

    医者,易也,变化发展是其本质。任何事物都是随着时地的推移而不断发展的,世界上不存在永恒不变的东西。中医从古至今,本身就经历着适应时地推移的不断修正,去伪存真,批判继承。因此,如何结合当今之时地特点、社会环境更好地实践中医、发展中医是每位中医学子的切身课题。课题唯一,方法多样,有待吾辈中医学子群策群力了。例如,对待中医经典理论,教条主义是行不通的,应“抽象继承”,活用“理”、“法”而不拘泥于“方”、“药”,执古之死方以治今之活病,这本身就违背了中医“易”之辩证法。

    六曰:宜融汇贯通,忌固步自封。

    医学是一门社会学科,中医更是强调其社会性,这就决定了中医不是单纯的医术之学,而是融合诸子百家、汇通其他学科的一门“博学”。因此,要求我辈中医学子当勤求博采,由博返约,兼取百家学说以为己用,水涨船高,以助医道日臻日进。这就要求我们具备终身学习、开拓学习的精神,切不可自封于自家门前一亩三分地。自生自灭,是为愚蠢。

    七曰:宜严谨治学,忌忽悠蒙世。

    医学关乎生命,因此医学是世界上最讲求严谨的一门学科,一是一,二是二,容不得半点模棱两可。中医因其缺乏量化标准的局限性,往往难以摆脱模棱两可之弊端。这就要求我们本着严谨治学之态度,以“一分为二”之思维方法来处理模棱两可的问题,强调问题的主要矛盾或矛盾的主要方面,切忌颠倒黑白,忽悠自己也忽悠别人。中医科研应更加强调这一点,但市场经济环境和唯“成果”决策的共同影响下的中医科研,如何做好这一点,需要进一步探索。

    八曰:宜勤学笃行,忌投机取巧。

    医乃性命攸关之道,为医者,任重道远,必需有精深的理论知识储备,且要求不断更新,同时要勤于临床实践,实践方能出真知,理论升华与实践运用二者相辅相成,缺一不可。“勤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做到“知行合一”,中医学子当以此为进学修业之明训,做一世之“明医”。切忌不求甚解,投机取巧,心中缈缈,指下亦缈缈,流为庸医之辈。

    九曰:宜汲取百家,忌门户之见。

    中医为经验医学,强调在继承优秀经验的基础上进行有根据的创新。因此,继承古之大医、今之明医、书籍媒体、民间疗法等理论或实践经验,结合自己的临证运用,去伪存真,熔为一炉,创造出新的理论和方法,一方面提高临床疗效,另一方面为后人提供借鉴经验,如此才能促进医学之进步。切忌固守一家之言,逞门户之争,甚至一家独大,罢黜百家,其结果只能是把自己逼入万劫不复之绝境。清代名医叶天士遍访名师之经历当为后学所效。

    十曰:宜科学行医,忌妖言惑众。

    中医是一门科学,其理论、方法、技巧等皆是抽象于生活实践的科学总结,因此其临床运用必需遵循其科学属性。然不乏医道未精且急功近利者,于实践中大行命理、相术之论,妖言妖行,惑己惑众,用虚无缥缈之鬼神来决定人民真实之生命健康,世间之恶莫大于此。诚然,为医者大多略通相术之理,但此乃天机,天机不可泄露,心知肚明则已,妄泄者必为天谴。医为大德,“拘于鬼神者,不可与言至德也”。

    综上,窃以为,欲为明医,当先明此“十诫”。言此十诫,其意在于自我鞭策,以期规范自己,于医道之进有所裨益。苟能于时弊有些许劝慰之用,则乃中医之幸!

    最后,聊借清康熙帝御赐太医黄运之诗句与同道共勉:“神圣岂能在,调方最近情;存诚慎药性,仁术尽平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