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爱情苏玉红胸围:寒风料峭春城暖——记昆明和平解放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学校大全网 时间:2020/08/15 00:25:30
寒风料峭春城暖——记昆明和平解放  标签:

杂谈

分类: ◆照片故事◆


人民解放军进入昆明

1949年11月,中国人民解放军向大西南进军,11月15日解放贵阳,30日解放重庆,敌胡宗南集团也在成都地区被我军包围;本来计划在西南建立陆上基地的蒋介石,不得不于12月7日宣布流亡,国民党“政府”迁往台湾。
  云南境内形势,也正朝着胜利方向急速发展。抗日战争期间党领导的昆明学生运动,曾震撼国民党的大后方,日寇投降后,素有“民主堡垒”之称的昆明,民主运动风起云涌,有利地推动了蒋管区人民反内战运动的发展。农村的武装斗争发展更快,自1947年起,许多地方纷纷成立“讨蒋自救军”。1949年1月,中共中央军委组织成立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滇黔纵队”。至全省解放前夕,“边纵”直辖的12个支队人数达到31000名,地方武装达14000名,民兵9万余人,开辟了滇东、滇西、滇中、滇东南、滇西北等各处根据地,游击战争的烈火几乎烧遍全省。共产党的统战工作不仅在社会开明人士中有基础,而且深入到了滇军内部。

人民解放军举行入城式后,陈赓(左)与卢汉(右)会面

在这样的形势下,卢汉在中国共产党的政策感召下,审时度势,顺应全省人民的愿望,同时也为自己的前途着想,毅然决定弃暗投明,与蒋介石为首的国民党反动派决裂,“率领全体文武官员暨全省民众”宣布起义。
  自12月1日起,卢汉为了集中精力策划起义事宜,正式宣布请病假两星期,并指定杨文清代理省主席职务,在家闭门谢客,实际上是召集各部队主官,面授机宜,安排起义行动。
  12月2日发布戒严布告,实行宵禁,以便控制军政特务人员的来往。同时,卢汉下达手令,令昆明警备司令部及云南绥靖公署科长以上人员在五华山住宿,不得擅离职守。



中国人民解放军进入滇南第一关
12月7日,张群奉蒋介石之命飞来昆明,想迫令卢汉答应把国民党的重要机关迁来昆明,卢汉以无力负担为由,加以拒绝。
  云南起义准备工作大体就绪,卢汉用张群的名义,发出9日晚9时在青莲街卢公馆召集李弥、余程万和国民党驻滇军政首脑召开紧急会议的通知。
  1949年12月9日下午7时,卢汉在公馆大摆筵席,宴请美、英、法等驻滇领事,以迷惑国民党军政人员及特务。当9时张群等人的飞机到达时,卢汉派人把张群迎至新公馆,其余人等到青莲街参加会议。参加会议的有国民党第8军军长李弥、第26军军长余程万,师长石补天,宪兵副司令李楚潘,空军第5军区副司令沈延世,军统云南站站长沈醉等。被邀请的人到齐后,卢汉指示警卫营营长龙云青率官兵解除与会人员的武装,予以扣留,分批押解至五华山光复楼管押,卢汉也驱车上五华山。
  10时正,通信兵把各机关部队的电话都接到了总机上,卢汉站在光复楼的办公室里,向各机关部队发出起义命令,各单位按原定计划开始行动。同时,警备司令部总务处派员在五华山了望台上升起了五星红旗。
  卢汉宣布起义后,立即向毛主席、朱总司令、周总理及全军、全国发出起义通电,向全省发表了广播讲话。同时遵照毛主席、朱总司令所宣布的人民解放军约法八章,以及第二野战军司令员刘伯承、政治委员邓小平对川、黔、滇、康宣布的四项办法,组织临时军政委员会,卢汉任临时军政委员会主席,维持地方秩序,听候中央人民政府接管。
  11日上午8时,昆明警备司令部宣布解除紧急戒严。全市张灯结彩,锣鼓喧天,鞭炮齐鸣,五星红旗飘扬,各起义部队官兵将国民党军队的帽徽、领章拆下,佩带上自制的红布五角星、帽徽。
  毛主席和朱总司令在云南通电起义后的第二天便复电给予高度评价:“昆明起义,有助于西南解放事业的迅速推进,为全国人民所欢迎。”12月12日,毛主席和朱总司令又发来一个电报,除一再对云南起义勉励外,特对云南起义后的工作,做了更为重要的三项指示。
  12月13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刘伯承司令员和邓小平政委也发来两个电报,对云南起义至为佩慰,指示遵照毛主席、朱总司令电报所示各项指示认真执行,并告知已派陈赓、宋任穷两将军克日率3个军兵力入滇。
  期间,叶剑英也从广州来电祝贺云南和平解放。
  卢汉宣布起义,粉碎了蒋介石妄想以云南作为反共基地的阴谋。但蒋介石不甘心失败,任命曹天戈为8军军长,彭佐熙为26军军长;提升汤尧为陆军副总司令,指挥8军和26军进攻昆明,妄图扼杀云南起义。
  对于敌人的进攻,卢汉虽然事前有所准备,但敌军6万余人,是蒋的嫡系部队,装备精良,作战经验丰富;起义部队只有4万人,且大多是才成立几个月的部队,战斗力不强,武器装备差,形势非常严峻。起义部队的防御布署是:暂编第39师师长陇文生所部为右地区队,在跑马山、大小羊洛堡等地区布置防御阵地。暂编40师师长张炳昌所部为左地区队,在金殿、龙头村等地区布置防御阵地。军直属部队控制白泥坡附近,警戒昆明侧背安全。暂编38师师长张中汉率该师配属保安15团为预备队,负责市区戒严及城防任务。
  为了便于指挥作战,卢汉将昆明警备司令部移到五华山光复楼下,日夜坐镇指挥。同时打电话到重庆向刘伯承、邓小平求援,并与“边纵”联系,请求配合行动,扰乱敌人后方,牵制其兵力。
  16日下午,分两路向昆明进犯的敌军主力已在呈贡、杨林、大板桥附近集结。18日拂晓,敌人全线发起进攻,我军虽士气旺盛,但敌强我弱,不得不收缩战线,以致巫家坝机场失守,火车北站及拓东路、状元楼一带也被敌军突入,形势异常紧张。
  这时,一场轰轰烈烈的昆明保卫战展开了。在云南地下党的领导下,工人、农民、学生组织了“义勇自卫总队”,担负起了市区警戒,广大群众纷纷到前线帮部队修筑工事,抢救伤员,捐献物资,鼓励士兵。在战斗最紧张的时候,群众日以继夜,不眠不休,堆沙包,挖战壕,筑碉堡,动员枪支,清查匪特,保护国家财产,城外农民还冒险通过火线,报告敌军情况……
  19日,敌军对城防核心阵地发动全线反攻,在猛烈炮火掩护下,成千上百的敌人进行波浪式冲锋,至晚9点,敌军更组织敢死队,企图打开突破口,冲入城中。起义部队在人民群众的鼓舞和支援下,顽强地守在阵地上,不让敌人前进一步。20日,敌军攻势更加猛烈。正在万分危急的时候,卢汉收到了第二野战军刘伯承司令员、邓小平政委重庆来电,告知已命令5兵团星夜自贵阳用汽车运送部队,驰援昆明。5兵团司令员杨勇也来电告知,已派一个师兼程入滇,其先头部队23日可抵曲靖。
  22日,5兵团的一个师乘汽车提前到达曲靖地区,消灭敌人一部后,又插向陆良,共歼敌3000余人,加之“边纵”在侧后及运输线予敌以打击、骚扰,敌深恐遭到夹击,被迫放弃攻占昆明的企图,仓皇南撤,昆明保卫战宣告胜利结束。
  云南和平解放后,为了能顺利地接管并过渡到建立人民政权,1950年3月4日,以陈赓为主任,周保中为副主任的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南军区昆明市军事管制委员会成立,对云南全省实行接管。从此,五华山上鲜艳的五星红旗高高飘扬,它标志着旧时代一去不复返,标志着云南翻开了历史新的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