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只鸟三只虎打一成语:徐友渔:当代西方政治哲学诸问题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学校大全网 时间:2020/07/04 23:38:58


我在2007年以精读为主,泛读为辅,其中最为费时费力的是研读应奇、刘训练主编,江苏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当代西方政治哲学读本”,第一批6本于年初面世,第二批6本于年底发行。我从阅读中获益甚多,认为这套书的出版是我国学术、文化生活中的一件大事。   这... 我在2007年以精读为主,泛读为辅,其中最为费时费力的是研读应奇、刘训练主编,江苏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当代西方政治哲学读本”,第一批6本于年初面世,第二批6本于年底发行。我从阅读中获益甚多,认为这套书的出版是我国学术、文化生活中的一件大事。

  这套读本是加深理解、研究当代西方政治哲学的必要文献。

  自上世纪1990年代中期起,我国学术界出现了一个引人注目的动向,即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政治哲学,这与80年代“文化热”中美学热和集中于形而上学维度形成发人深思的对照。

  对政治哲学的关注与兴趣引发了对于当代西方政治哲学的翻译、研究热情,虽然,罗尔斯的巨著《正义论》的中译本是在1988年出版的,但真正形成关注的中心是在90年代。继《正义论》之后,诺齐克的《无政府、国家与乌托邦》、德沃金的《认真对待权利》,以及罗尔斯的《政治自由主义》、《万民法》陆续出版,标志着研究当代西方政治哲学在我们这里形成了小小的气候和热潮。

  虽然最近10多年来我们在翻译、介绍方面做了不少工作,但由于对西方政治哲学,尤其是对西方现代、当代政治哲学的长期隔膜,我们还谈不上有全面把握、深入研究。这可以从两个方面来说,第一,罗尔斯、诺齐克、德沃金等确实是大家和代表性人物,但了解他们并不等于对当代西方政治哲学有全面、深入的了解,了解重要人物的思想、观点固然重要,但了解当代西方政治哲学覆盖的问题,这些问题的重要性和内在关联,则更为重要;第二,即使单就研究罗尔斯、诺齐克、德沃金等人的思想而言,不了解全貌,不把他们的思想放到整个当代西方政治哲学思想的发展脉络中理解,也是不行的。比如,罗尔斯在《正义论》中讲了一个重要的观点:个人在体力和脑力方面的天生禀赋不是个人辛勤努力的产物,由它们得到的好处不为拥有它们的个人所应得,这是一个十分重要的观点,但罗尔斯在《正义论》中并没有详尽阐发和论证,人们不明白它是与平等主张相平行的思想,还是平等思想的条件、前提。又如,德沃金在《法律帝国》中讨论人们有没有,以及根据什么理由有服从法律的政治或道德义务,颇使人费解,人们不明白这个话题的重要性以及与法哲学的相关性。

  对以上两个问题有疑问的读者或政治哲学的初学者,是不可能仅仅靠钻研《正义论》和《法律帝国》本身解决问题的,但这套“当代西方政治哲学读本”中的《运气均等主义》和《政治义务:证成与反驳》为了解相关问题的起源、发展,各派观点和争论提供了详尽的资料。在这样的大背景之下,罗尔斯、德沃金论述的缘由,他们思想立场的性质和独创性才昭然若揭。

  这套读本是概览当代西方政治哲学的最新地图。

  “当代西方政治哲学读本”两批12本所选的12个主题,每一个都是当代西方政治哲学中重要的问题,而每一本收罗的文献都是比较齐备的,从大多数编选者为各卷撰写的前言看,他们对各自的选题都有相当程度的把握。我觉得,这套读本给研究者和读者提供了一幅当代西方政治哲学比较可信、比较完整的地图。

  让我们随便挑其中的几本看看。

  我们知道,西方政治哲学自边沁、密尔以来长期以功利主义为指导,直至上世纪70年代,罗尔斯的《正义论》才使局面改观,加上诺齐克和德沃金的学说,以权利为基础的政治思想成为主流。但这么说只是简单的粗线条的勾画,权利哲学是否已经取代了功利主义,两种立场的争论已经偃旗息鼓,还是在继续进行,权利哲学是已臻完善,还是基础不牢,显示出巨大的内在矛盾?对这一系列问题,《权利与功利之间》都提供了答案或启发。正如英国著名哲学家哈特在本卷首篇论文中所说,诺齐克和德沃金在论说权利的基础方面并未成功,各种学说的贡献主要在发现问题和难点方面,完全说得通的道理还没有出现。

  民主是政治哲学的中心议题,新近出现的,向主流理论提出挑战的“审议民主”理念和引起的相关争论值得我们注意。当代西方两位最重要的思想家罗尔斯和哈贝马斯被说成是审议民主的重要代表,所谓审议,原意是深思熟虑,含有讨论、协商之义,审议民主要用这些方式弥补或代替现在民主只靠投票、多数决定的弊端。审议民主自称是民主的扩大、深化与发展,但批评者认为它过分重视民主过程中理性的作用,有精英化倾向,而广大民众,尤其是弱势群体的感情诉求、利益诉求是不能忽视的。该读本中的《审议民主》卷从概述、基本理念、核心议题、反对意见各个方面为理解和研究此问题提供了详尽的材料。

  20世纪著名思想家伯林提出“自由的两种概念”,区分积极自由和消极自由,在20世纪政治哲学中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伯林的观点一方面引起了高度赞扬和热烈讨论,另一方面也招致了强烈批评,在有些人看来,他的积极-消极自由的二分法是否成立,都是问题。编者从卷帙浩繁的文献中精选出若干篇目,给我们展现了这个问题的深度和广度。此书不论是对于专业研究者还是对政治思想中自由问题有一般兴趣的人,都有较大价值。

  这套读本在选材、翻译等方面当然还有值得商榷、改进之处,但这个大工程的完成,毕竟是一件可喜可贺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