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台山 跟团:铂程斋--林达:100年前的3月24日美国发生了什么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学校大全网 时间:2020/07/08 12:56:26

林达 知名作家

3月24日打开纽约时报网站,是一张触目惊心的黑白照片:高大空旷的厂房,一长排穿着老式大衣、戴着老式礼帽的纽约人,表情凝重地看着地上一长排简易棺木中的遇难者,一共146个,大多是年轻女孩,新移民。这是美国历史上著名的三角制衣厂火灾,如纽约时报标题,“一场改变了劳工世界的大火”。

记得10年前写过这个故事,标题是“九十年前的今天”,10年后,还想再写写它的百年纪念。

1911年3月24日,在制衣厂云集的纽约,华盛顿广场旁埃斯克大楼的三角制衣厂八楼车间突然失火,失火原因至今不明。一百年前的纽约,没有工作场所的防火规范,业主为降低成本,自然就在厂房里尽可能多放设备、多挤进工人。为防女工偷窃锁住一些步道,在当时也是常见做法。

可车间里却堆满了易燃品。虽然大火在半小时内扑灭,可旋风般扑向女工们的烈焰浓烟,很快吞没了她们。九楼的许多女孩,没来得及站起来,就烧死在缝纫机上。30岁的女社工弗朗西斯·帕金斯正在附近,绝望地看着最后一刻还扒着窗沿的女孩,被大火逼挤而来的人群挤出窗口,摔死在大街上。她说,“三角厂火灾是一把火炬,照亮了整个工业舞台。”

美国是工业革命先发国家,刚刚脱胎于农业社会,对眼花缭乱的新危机新问题完全没有经验。同时,经济起飞让大家看到自由经济理论在现实中的强大优势。那只看不见的手,借助人的欲望,令缓慢凝滞的农业社会突然改头换面、突飞猛进。经济起飞无疑在造福社会。然而,既然强调“看不见的手”,就特别警惕“看得见的手”,也就是政府对经济活动的干预。

当时还不知需要平衡。当然,也可以理解问题的复杂性:人们今天还在讨论“一管就死,一放就乱”,那就是“自由经济和政府监管之间如何平衡”到今天还在继续掂量。

可完全听任自然发展的魔术,迅速变出意外结果,最触目的就是难以接受的贫富差距。三角厂火灾的21年前,1890年,美国人已经惊讶发现,不知不觉,占人口百分之一的巨富,其一年收入,就占了另外百分之九十九美国人收入的一半;要论财产,更令人崩溃,前者持有财富,竟超过了后者的全部共同财产。最底层的工人处境可想而知。

先发国家无经验可循,只是在支付惨重代价中调整天平,包括大萧条、社会矛盾积累爆发、劳动者的贫困煎熬和三角厂火灾这样的生命代价。历史上有过许多极端的调节手段,砸毁机器、暴力冲突、武装革命不一而足。而一般公认,美国在一定的暴力冲突后,更快走上了一条更智慧的道路:细细地谨慎立法修正。

这需要一批政治家推动。如目睹惨剧发生的帕金斯和两名民主党众议员一起,组成调查委员会,在调查中穷尽列举三角厂火灾的一切不利因素,提供给立法机构。同时还覆盖了童工、最低工资和卫生条件等,帕金斯亲自写了调查报告。最后,调查细节很快变成法律,变成防火规范和工厂建筑设计规范,如室外消防梯、封闭电梯井、自动报警系统、自动喷淋系统等,都在火灾同年和第二年就有了立法。她曾经说:“(罗斯福)新政,是从三角厂火灾那天,就已经开始了。”

百年后回顾,我们看到,要推动社会进步,仅有社会活动家和几个政治家是不够的。这些演员首先需要一个制度搭建的活动舞台。制度必须保障立法议员的专业和敬业。

制度还必须保障媒体尽职。在今天,纽约时报特地放了一百年前做的三角厂火灾报道的老报纸照片,向读者展示自己的百年努力。同时,纽约时报以视频推出对今天纽约制衣厂的调查,作为纪念的一部分,提醒民众继续关注劳工问题。大家通过视频看到,在纽约市中心,每天还是有女工队伍,在等着争取做衣厂的临时工;虽然有了最低工资法,可有些女工和百年前的三角厂女工一样,因为是新移民、因为对法律陌生和语言不通,还是有人被不良业主压低工资甚至欠薪。她们需要社会帮助。

美国的法律调整是有效的,不仅生产安全得到本质改善,贫富关系也得到调节。今天美国社会约70%是中产阶级,约15%为高收入人群,低收入家庭有良好的社会福利,拉开距离再看后发国家,其实占很多便宜,后发国家可以直接移植前行者的经验乃至法律条文,直接避开他人教训,走一条捷径。

来源:新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