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九高铁会在濮阳过吗:说: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学校大全网 时间:2019/12/10 01:53:54
    说: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原文】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说解】
  孔子观水,已经成为儒学史上的一个事件,被后人反复言说。
  其中之大义可以引申出来多种,且各有不同。这里简单介绍荀子、王阳明、顾炎武三人的说法。
  《荀子·宥坐》载孔子观水事——
  孔子观于东流之水。子贡问于孔子曰:“君子之所以见大水必观焉者,是何?”孔子曰:“夫水大,遍与诸生而无为也,似德;其流也埤下,裾拘必循其理,似义;其洸洸乎不淈尽,似道;若有决行之,其应佚若声响,其赴百仞之谷不惧,似勇;主量必平,似法;盈不求概,似正;淖约微达,似察;以出以入,以就鲜絜,似善化;其万折也必东,似志。是故君子见大水必观焉。”(大意:孔子观赏东流之水。子贡向孔子发问说:“君子看见大水一定要观赏,是为什么?”孔子说:“流水浩大,普遍地施与各种生物而仿佛无为,好象德;它流动起来向着低下的地方,弯弯曲曲一定遵循流动的规律,好象义;它浩浩荡荡无穷尽,好象道;如果掘开堵塞使它通行,它回声应和原来的声响,奔赴百丈深谷也不怕,好象勇;注入量器时一定很平,好象法;它注满量量器后不需要刮平,好象正;它温软地可以到达所有细微的地方,好象(明)察;各种东西在水里出来进去,便鲜美洁净,好象善于教化;它经历万千曲折也一定向东流去,好象志。所以君子看见大水一定要观赏它。”)
  荀子论本章,要义在以水为譬,讲述孔学大道各种特点。荀子雄辩,从孔子观水,挖掘出“德、义、道、勇、法、正、察、善化、志”九种德性。
  王守仁《传习录》“门人黄省曾录”——
  问:“‘逝者如斯’是说自家心性活泼泼地否?”先生曰:“然。须要时时用致良知的功夫,方才活泼泼地,方才与他川水一般;若须臾间断,便与天地不相似。此是学问极至处,圣人也只如此。”
  王氏所论本章,要义在“时时致良知”。良知本来为“我”所有,但如果不去时时扼守,也会失去。所以要“致”(得到),必须“时时”坚持。这是王氏大义所在。
  顾亭林《日知录》“通乎昼夜之道而知”条——
  日往月来,月往日来,一日之昼夜也。寒往暑来,暑往寒来,一岁之昼夜也。小往大来,大往小来,一世之昼夜也。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通乎昼夜之道而知,则“终日干干,与时偕行,”而有以尽乎《易》之用矣。(大意:日去月来,月去日来,这是一天的昼夜变化。寒来暑往,暑往寒来,这是一年的昼夜变化。孩子去了成人来到,成人去了孩子来到,这是一生一世的昼夜变化。孔子在河上说:“流失的时光就像这个流水!日夜不停留。”有了通晓昼夜变化之道的明智,就会懂得《易》所谓“终日干干,与时偕行”[终日都像开始那样谨慎,跟从时代变化而行道]的道理,而能够尽达《易》的大用了。)
  《易·文言传》“干文言”九三曰:“君子终日干干,夕惕若,厉无咎”,何谓也?子曰:“君子进德修业。忠信,所以进德也;修辞立其诚,所以居业也。知至至之,可与几也。知终终之,可与存义也。是故居上位而不骄,在下位而不忧,故‘干干’因其时而‘惕’,虽危‘无咎’矣。”又说:“‘终日干干’,行事也。”
  顾亭林所论本章,要义在通乎“昼夜之道”,一日、一年、一世各有其“昼夜”,明乎此,人当尽心复尽力,跟从时代之变化而变化。这是顾氏大义。
  比较三说,顾氏所论大义允胜。《大学》引汤之《盘铭》“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的道理,要说的也是这个意思。思想、观念的“与时偕进”、“自强不息”,特别需要“日日新”,就像奔腾不息的流水一样。
  孔学对积极变化一向积极应对,并不抱残守缺,尤不墨守成规。那种面对变化徒知慨叹者,消极退让者,贪勇斗狠者,恋栈自大者,均非大儒所为。
  
  【译文】
  孔子在河边说:“流失的时光就像这个流水!日夜不停留。”
  
  【注释】
  《荀子·宥坐》:《荀子》中得一篇。本篇取“宥坐之器”中的前两字作篇名。“宥坐之器”,即放在座位右边的一种器皿,就是“欹器”(参“中庸之为德也”章旁注)。这种器皿水要注得不多不少才不倾覆。将它放在座位右边,有提醒人行中道的意思。相当于座右铭。《宥坐》全篇主要记载了孔子的一些言行事迹。本篇以及后面几篇,可能是荀子及其学生摘录的资料,又经编者汇编而成。
  

关注楼主收藏转发至天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