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业班广告:似水流年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学校大全网 时间:2022/01/27 06:30:20
  喜欢流浪的感觉,喜欢一个人扛着大包,握着沧桑穿梭在陌生的城市里,不用考虑别人投来什么样的眼光,那都无所谓,因为我在他们的眼中最多不过是一个陌生人,陌生人真好。你可以无所顾忌地过你自己想过的自由的,无束的生活,有只有你自己才懂得的想法。
步行于人群高楼大厦之间,两眼不停地张望,所有在别人眼里再熟悉不过的景物,对于陌生的我来说都仿佛有一种无法抗拒的诱惑。看匆忙的行客,端详他们或饱经沧桑的,或青春阳光的,或疲惫冷漠的表情,猜测他们的历史,猜想这张脸背后的故事,那是一种自娱的方式罢了。汽车飞速地前进,坐在窗边的我头是不会望车厢里的,何不看看窗外一闪而过的风景,那呼啸而过的大楼如排山倒海般涌向我,忽地又消失了,那种奇妙的感觉有如穿越风云,窥探历史,竟给我平淡的心情添了些许莫名的悸动。

     有时也很想演绎一场“蓦然回首,那人正在灯火阑珊处”的画面。陌生的人,陌生的心情会让我重温熟悉的记忆。曾经与我擦肩而过的过客们现在身在何方,多希望身后那一片拥挤躁动的人群中突然传来一声兴奋的呼喊声,然后一转身便是那既熟悉又陌生的面孔——时间化妆后的他或她。猛然不经意地瞥见了一个看似熟悉的眼神、手势、发型、着装,我都会闪电般地联想到曾经的那个眼神、手势、发型、着装,想到曾经快乐的抑或哀伤的日子,心中不免喟叹一番。唉,真是一个“缘”字了得。
突然记起席慕容的一首诗——《邂逅》
你把忧伤画在眼角
我将流浪抹在额头
你用思念添几缕白发
我让岁月雕刻我憔悴的手
然后在街角我们擦身而过
漠然地不再相识

亲爱的朋友
请别错怪那韶光改人容颜
我们自己才是那个化装师

      “好多年未见面的朋友,再见面时,觉得他们一点都不同了。有人多了一双悲伤的眼睛,有人有了冷酷的嘴角,有人是一脸的喜悦,有人却一脸风霜;好象十几年没能和我的朋友共度的沧桑,都隐隐约约地写在他们的脸上了。原来岁月并不是真的逝去,它只是从我们的眼前消失,却转过来躲在我们的心里,然后再慢慢地来改变我们的容颜。”我想诗人在此时的心情莫不是带着点淡淡的悲哀,淡淡的无奈。我们没法与时间较量,只有在流逝的岁月中保持青春的心态去面对生活。生活本来如此,本来这么让人多愁善感,有时候,对事物有种难言的情愫,往往是因为一个一闪即逝的念头,一个奇怪的念头——在此时此地,我们相遇,这难道不是一种上天早已安排好的吗?不然,为什么不是其他的人,其他的物?一切来的,都会过去,一切过去的,都将不再回来,此生一次,仅此一次而已。

     在车上,尤其是在站点时,总会看到一些感动的或离别或相聚的画面。悲伤的泪水,喜悦的笑容,让人轻轻地拨响心里最柔软处的那根弦。零零碎碎的感情,零零碎碎的故事,组成了一场场悲剧或喜剧,不断上演,不断继续;而当这所有的一切变成记忆的痕迹时,想起曾经的那个人,才发现,原来我们曾经恋恋不舍过,曾经思念过。记得有句话是这样说的——
“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恨爱之间都牵扯了多少无缘的缘!
看过很多故事,男女主角在街口,邂逅之时只有默默的相望,那一瞬间,没有喧闹,没有音乐,没有言语,谁也不开口,似乎想要在心里把彼此的容貌深深的来烙刻,重复。那一刻时间是多余的,声音是多余的,世界是多余的,只有脚下的地球,旋转很久,停滞很久……
    缘分,这是个奇妙的东西,说不清也道不明,只是在事后,你会在回首时才会感悟这所以的一切又何尝不是缘字的牵引?流浪,流浪自己的心,却无法流浪对过去的追忆,那流浪过后终要找个归宿么?
2008年07月01日 13: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