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命召唤ol狙击闪狙:那一声远去了的“丫头”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学校大全网 时间:2021/06/20 17:47:58

 “丫头”这个多么熟悉,多么温馨的字眼。丫头是小时候母亲唤我的爱称。曾有多少爱,多少关切,多少柔情都融进这一声声的“丫头”里,听着这一声声的呼唤,如天籁之音,心里总是暖暖的,如沐春光,温暖舒畅。多少回杨柳岸上,依在母亲身旁,携一颗干净的心望天上云卷云舒。多少回蒲草扇下,用那份淡定的从容,看庭前花开花落。岁月如歌,随着那声声的呼唤,我逐渐长大,及至某日,母亲突然一改往昔,直呼我的芳名,我恍然失措。但我知道这是爱的另一种形式,我无法拒绝,而我也终于知道自此我不再被唤作丫头。

岁月如风,时光如逝,蓦然回首,辞别母亲已是几多春秋。远走他乡的日子里,岁月把生命揉成兀自向前流淌的小溪,只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的奔向无终极的目标。偶尔也会抬起头来,仰望碧海苍穹里来去自由,无拘无束的浮云,高兴的时候就或许还会打几个漩涡,或者抛洒起几多细小的浪花。。。。。忍回首,暗轻叹,轻轻浅浅的记忆,如过眼烟云般淡漠无痕,细碎的琐事,如些零乱的文字,从指尖轻轻溜走。

冬去春来,繁花雪月,待到落英缤纷,夏如火如荼,苍茫而至,来不及回首,来不及准备,便莽莽撞撞一头跌进夏热烈的怀抱。蓦然间,行云流水的生命中,突如其来的一声低低的“丫头”,如碎石投湖,打碎了那满湖的平静,瞬间一朵小小的水花竟跳跃而起,层层叠叠的波纹随之荡漾开去,一圈一圈,一层一层相互推挤着,拥抱着。安静的湖------快乐了!

 哎,怎么了?这是怎么了?许是这“石子”吧,要不怎么。。。。原本的我,最讨厌夏那种风中夹着潮湿的古怪的气味,讨厌夏那种目空一切,自以为是的热,讨厌夏那种无所顾忌,放纵恣肆的骤雨的轻狂。。。。却不知何时起,在我的潜意识里逐渐改变着我的观点,而对夏的情感成分里,加进来的是愈来愈多的喜欢,甚至如潮水般席卷着所有的讨厌,将其淹没,消失。那湿热的低沉的风里固然有时会加些汗臭的气息,但那是创造者的见证,夏日的骄阳固然热的那么执着,但那是孕育生命的过程,狂风暴雨也虽有时显得无情,但那是勇敢着的象征。。。。我爱夏了,爱得就像夏爱我一样如火如荼。

 我喜欢行走于夏的林荫小路上,日暮时分,我挽着轻风的臂膀,享受夕风的清凉,欣赏如画的落日斜阳,我在清风里舞蹈欢唱;我喜欢躺在夏宽广浑厚的怀里,数天上眨着诡秘眼睛的星星,喜欢欣赏月疏星稀灰暗幽深的苍穹的诗意,享受明月清风的浪漫,喜欢听“牛郎织女”那纠得人心有点疼的爱情故事。。。。

 乱花迷眼,黯世惊梦。一声“丫头”空留半生残梦,一颗被喊疼的灵魂,空余半世哀伤。梦里梦外,总也驱逐不掉那梦幻般浮光掠影,绵绵不绝于耳,嗡嗡盈盈,是那低低的絮语,如燕子呢喃轻轻,乱风吹过发际,苦苦留恋,那粗壮的手上的余温,西风昨夜入帘拢,抖落一地曾被宠爱的骄横。回首凝眸,又见斜阳,伊人更在斜阳外,空留寂寞风景华中独哀伤。

 火热的夏,渐行渐远渐无踪,时已暮秋,飞离枝头的落叶形容槁枯。一声“丫头”,几多怜爱,几多忧伤。我似那片被秋风追逐的落叶,跌跌撞撞寻找魂牵梦萦,散落心头的那声“丫头”。望庭前残红落地,狠狠砸痛我原本湿淋淋的心,窗外,又起小雨-------可是你模糊了的记忆?还是要把那声“丫头”稀释成那颗颗的雨滴?时过境迁,那一声曾挂在你的嘴上,疼在你的心里的“丫头”此刻,竟如九月南飞的离燕,渐渐地离我而去了,远远地去了,燕子去了,还有再来的时候,而那一声远去的“丫头”,还会再回来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