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客风云传指法武器:第6章 德拉科兜圈子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学校大全网 时间:2019/08/20 16:41:53
接下来的几个星期,哈利一直没有离开过陋居花园的范围。他大部分时间都在韦斯莱家的果园里玩两人对两人的魁地奇(他和赫敏对罗恩和金妮。赫敏打得很糟糕,金妮倒是球技不凡,所以这样搭配正合适)。到了晚上,韦斯莱夫人端到他面前的每样东西,他都要吃三份。

  如果不是《预言家日报》几乎每天都要报道有人失踪甚至死亡,以及其他一些稀奇古怪的事件,这个暑假本来可以过得很开心、很平静。有时候,比尔和韦斯莱先生会带回来一些还没来得及登报的消息。哈利十六岁生日的庆祝会,就因为莱姆斯·卢平带来的一些恐怖消息而黯然失色,韦斯莱夫人大感不快。卢平看上去消瘦、憔悴,表情严峻,棕褐色的头发里夹杂着大量白发,衣服比以前还要破烂,补丁更多。

  “又发生了两起摄魂怪袭击事件,”他宣布道,韦斯莱夫人递给他一大块生日蛋糕,“他们在北方的一个小木屋里发现了伊戈尔·卡卡洛夫的尸体。黑魔标记悬在上空——唉,坦白地说,他离开食死徒后居然还能够活一年,倒真让我吃惊。我记得,小天狼星的哥哥雷古勒斯不出几天就完了。”

  “是啊,”韦斯莱夫人皱着眉头说,“好了,也许我们应该谈点儿别的——”

  “福洛林·福斯科的事你听说了吗,莱姆斯?”问话的是比尔,芙蓉正给他一杯接一杯地斟酒,“就是那个——”

  “——在对角巷开冰淇淋店的?”哈利插嘴道,心里有一种很不舒服的空落落的感觉,“以前他常给我吃免费的冰淇淋。他怎么啦?”

  “从小店里的情况看,他被劫走了。”

  “为什么?”罗恩问,韦斯莱夫人则严厉地瞪着比尔。

  “谁知道呢?他准是不知怎么得罪了他们。这个福洛林,他可是个好人啊。”

  “说到对角巷,”韦斯莱先生说,“好像奥利凡德也不见了。”

  “就是那个做魔杖的?”金妮显得很吃惊。

  “就是他。店里空无一人。没有搏斗的痕迹。谁也不知道他是自己离开了,还是被绑架了。”

  “可是魔杖呢——人们要买魔杖怎么办呢?”

  “只好去找别的魔杖制造商了。”卢平说,“可是奥利凡德是最优秀的,如果另一派把他弄去,对我们可就非常不利了。”

  在这相当沉闷的生日茶会的第二天,霍格沃茨给他们寄来了信和书单。哈利的信封里还装着一个喜讯:他被选为魁地奇球队的队长了。

  “这样你的地位就跟级长一样了!”赫敏高兴地大声说,“现在你也可以用我们的专用盥洗室了,还有其他所有的东西!”

  “哇,我记得查理戴过这玩意儿。”罗恩喜滋滋地端详着那枚徽章,说道,“哈利,真是太酷了,你是我的队长了——如果你能让我归队,那可就,哈哈……”

  “我说,现在你们收到了这些,”韦斯莱夫人低头看着罗恩的书单,叹着气说,“我们不能再拖延了,必须抓紧时间去对角巷。只要你们的父亲不加班,我们就星期六去。没有他陪着,我可不去那儿。”

  “妈妈,你真的以为神秘人会藏在丽痕书店的一排书架后面吗?”罗恩坏笑着说。

  “福斯科和奥利凡德是去度假了,是吗?”韦斯莱夫人立刻就火了,抢白道,“如果你认为安全问题是一场儿戏,你可以留在家里,我去替你们买东西——”

  “不行,我要去,我还想看看弗雷德和乔治的小店呢!”罗恩赶紧说道。

  “那你就赶紧提高认识,年轻人,免得我觉得你太不成熟,不能跟我们一起去!”韦斯莱夫人生气地说着一把抓起她的大钟,放在刚刚洗干净的一堆毛巾上,钟上的九根针仍然都指着致命危险。“回霍格沃茨上学的事也是这样!”

  罗恩转身不敢相信地瞪着哈利,他妈妈拎起洗衣篮,气冲冲地走出了房间,大钟在篮子上面摇晃着。

  “天哪……在这个家里连玩笑也不能开了……”

  不过,在后来的几天里,罗恩变得很小心,再也不敢随便乱说伏地魔的事了。一直到星期六早晨,韦斯莱夫人没有再发火,但吃早饭时她显得非常紧张。比尔留在家里陪芙蓉(这使赫敏和金妮大感庆幸),他隔着桌子递给哈利一只满满的钱袋。

  “我的呢?”罗恩立刻问道,眼睛睁得大大的。

  “这都是哈利的,你这傻瓜。”比尔说,“哈利,我替你从保险库里取出来的,目前小妖精们加强了保安,戒备森严,普通人取钱要花大约五个小时。两天前,阿基·菲尔坡特把一根诚实探测器插在他的……唉,信不信由你,那样子更方便些。”

  “谢谢你,比尔。”哈利说着把钱装进了口袋。

  “他总是这么体贴周到。”芙蓉含情脉脉地低语道,一边抚摸着比尔的鼻子。她身后的金妮对着碗里的麦片做呕吐状。哈利被玉米片呛住了,罗恩使劲拍着他的后背。

  这是一个昏暗的、阴云密布的日子。当他们裹着斗篷从房子里出来时,魔法部的一辆专用汽车已经在前院里等着了,这辆汽车哈利曾经坐过一次。

  “幸好爸爸又能给我们派车。”罗恩美滋滋地说着,舒舒服服地伸展了一下四肢。这时汽车轻快地驶离了陋居,比尔和芙蓉在厨房窗口朝他们挥着手。罗恩、哈利、赫敏和金妮都坐在宽敞、舒适的后座上。

  “你可别坐惯了,这只是为了哈利。”韦斯莱先生扭头说。他和韦斯莱夫人以及魔法部的司机坐在前面。司机旁边的乘客座位很体贴地变宽了,像一张双人沙发。“他现在享受一级安全保卫。到了破釜酒吧,还要给我们加强保安呢。”

  哈利什么也没说。他可不愿意买东西时周围有一大批傲罗跟着。他已经把隐形衣塞在了背包里。他曾想,既然邓布利多不反对,魔法部也不会反对,不过现在仔细想来,他不能肯定魔法部是不是知道他有一件隐形衣。

  “你们到了。”没过一会儿司机就说,这是他说的第一句话。他放慢速度驶进了查林十字路,在破釜酒吧外面停了下来。“我等你们回来,知道需要多长时间吗?”

  “大概两个小时吧。”韦斯莱先生说,“啊,太好了,他已经来了!”

  哈利也像韦斯莱先生那样透过车窗朝外望去。他的心顿时欢跳起来。酒吧外面并没有什么傲罗在等着,而是站着大块头、黑胡子的鲁伯·海格,霍格沃茨的狩猎场看守,他穿着一件长长的海狸皮大衣,一看见哈利的面孔就露出了喜悦的笑容,毫不理会过路的麻瓜们惊异的目光。

  “哈利!”他粗声大气地说,哈利刚一下车,海格就使劲把他搂进怀里,把他的骨头都要挤碎了,“巴克比克——我是说蔫翼——你真应该看看它,哈利,它回到露天可高兴了——”

  “它高兴就好,”哈利一边揉着肋骨,一边笑着说,“没想到‘保安’指的就是你呀!”

  “我知道,就像过去一样,是不?你看,魔法部本来想派一批傲罗来的,但邓布利多说我来就行了。”海格得意地说,他挺起胸膛,把两个大拇指插进了口袋里,“好了,我们进去吧——你们先请,莫丽,亚瑟——”

  在哈利的记忆里,破釜酒吧第一次显得这么冷清,空无一人。过去那些热闹的人群不见了,只剩下满脸皱纹、牙齿掉光了的店主汤姆。他们一进去,汤姆满怀希望地抬起头,可是没等他开口,海格就郑重其事地说:“今天只是路过,汤姆,你肯定明白。是霍格沃茨的公事,你知道的。”

  汤姆闷闷不乐地点点头,继续擦他的玻璃杯。哈利、赫敏、海格和韦斯莱家的人穿过酒吧,来到后面放垃圾箱的阴冷的小院子里。海格举起手里的粉红色雨伞,敲了敲墙上的一块砖,那里立刻出现了一个门洞,通向一条蜿蜒曲折的卵石小路。他们跨过门洞,停下来四下张望着。

  对角巷完全变了样儿。橱窗里原先陈列着咒语书、魔药原料和坩埚,五光十色的,如今都看不见了,而是被魔法部张贴的大幅通告遮得严严实实的。这些令人生畏的紫色通告,大部分都是魔法部暑期散发的那些小册子上的安全忠告的放大版,还有一些通告上印着被通缉的食死徒的黑白活动照片。贝拉特里克斯·莱斯特兰奇在近旁那家药店门口狰狞地冷笑着。有几扇窗户被木板钉死了,包括福洛林·福斯科的冰淇淋小店。而另一方面,街道两边突然冒出了许多破破烂烂的小摊子。离他们最近的一个摊子就搭在丽痕书店外一个污迹斑斑的条纹雨棚下面,摊前钉着一块硬纸板招牌:

  护身符:有效抵御狼人、摄魂怪和阴尸

  一个邋里邋遢的小个子巫师向路人兜售着一大串拴着链子的银质吉祥物,把它们抖得哗哗直响。

  “夫人,买一个给你的小姑娘吧?”他们经过时,他朝韦斯莱夫人喊道,同时色迷迷地看了一眼金妮,“保护她那漂亮的脖子?”

  “如果我在值勤……”韦斯莱先生说,怒气冲冲地瞪着那个卖护身符的人。

  “是啊,但你现在可别到处去抓人啦,亲爱的,我们时间很紧。”韦斯莱夫人说着焦急地看了看一份清单,“我想我们最好先去摩金夫人长袍专卖店,赫敏需要一件新袍子,罗恩的校服短了,手腕子露出一大截,还有,哈利,你肯定也需要买新衣服了,你长得太快了——好,大家快走吧——”

  “莫丽,我们大家都去摩金夫人长袍专卖店不太合适。”韦斯莱先生说,“不如让他们三个跟着海格去,我们可以到丽痕书店去把大家的课本都买齐,好吗?”

  “我不知道怎么办才好,”韦斯莱夫人烦恼地说,显然,她既希望赶紧买完东西,又希望大家不要分开,真是左右为难,“海格,你觉得——?”

  “别担心,他们跟着我不会有问题的,莫丽。”海格安慰道,一边潇洒地挥了挥他那垃圾桶盖般大的手掌。韦斯莱夫人似乎并不完全放心,但还是让大家分开了,她跟着丈夫和金妮一起匆匆奔向丽痕书店,而哈利、罗恩、赫敏和海格则去了摩金夫人长袍专卖店。

  哈利注意到,许多路人的脸上都带着和韦斯莱夫人一样的烦恼焦虑的神情,不再有人停下来说话。买东西的人都三五成群地贴在一起,直奔他们要买的东西,似乎没有一个人单独购物。

  “如果我们都进去,可能会有点儿挤。”海格说,他在摩金夫人长袍专卖店外面停下脚步,俯身朝窗户里看了看,“我在外面站岗,好吗?”

  于是,哈利、罗恩和赫敏一起走进小店。第一眼看去,店里好像空无一人,可是门刚在他们身后关上,他们就听见一排绿色和蓝色的礼袍后面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不是个小孩子了,你也许没有注意到,妈妈。我完全有能力独自出来买东西。”

  接着是一阵类似母鸡孵蛋的咕咕声,然后一个人说话了,哈利听出是摩金夫人的声音:“是啊,亲爱的,你妈妈说得对,现在我们谁也不应该单独出来闲逛,这跟小孩子不小孩子的没有关系——”

  “你那根针往哪儿戳?留点儿神!”

  一个脸色苍白、头发淡黄的尖脸少年从挂衣架后面出现了,他穿着一套漂亮的墨绿色长袍,贴边和袖口都别着闪闪发亮的别针。他大步走到镜子前,仔细端详着自己。片刻之后,他才从镜子里注意到哈利、罗恩和赫敏就站在他身后。他眯起了淡灰色的眼睛。

  “妈妈,如果你不明白这是一股什么怪味儿,我可以告诉你,这里刚进来了一个泥巴种。”德拉科·马尔福说。

  “我认为没有必要这样说话!”摩金夫人说着从挂衣架后面匆匆走了出来,手里拿着皮尺和一根魔杖,“而且,我也不希望在我的店里把魔杖抽出来!”她朝门口扫了一眼,看见哈利和罗恩都拔出魔杖指着马尔福,便赶紧加了一句。

  赫敏站在他们后面一点的地方,低声说:“别,别这么做,说实在的,不值得……”

  “是啊,就好像你们敢在校外施魔法似的。”马尔福讥笑道,“是谁把你的眼睛打青了,格兰杰?我要给那些人献花。”

  “够了!”摩金夫人厉声说,扭头寻求支持,“夫人——请你——”

  纳西莎·马尔福慢慢地从挂衣架后面走了出来。

  “把它们收起来,”她冷冷地对哈利和罗恩说,“如果再敢对我的儿子动手,我就让你们再也动弹不得。”

  “是吗?”哈利说着跨前一步,盯着那张光滑、傲慢的脸,那张脸尽管皮肤白皙,却跟她姐姐的脸仍有相似之处。现在哈利个头已和她一样高了。“想找几个食死徒哥们儿把我们干掉,是吗?”

  摩金夫人尖叫一声,一把揪住了胸口。

  “说真的,你不应该指责——说这种话很危险——请你快把魔杖收起来!”

  但哈利没有放下魔杖。纳西莎·马尔福脸上露出难看的笑容。

  “看得出来,你做了邓布利多的得意门生,就误以为自己安全了,哈利·波特。可是邓布利多不会总在你身边保护你的。”

  哈利假装打量了一下小店。

  “哇……你瞧……他眼下不在这里!那你为什么不试一试呢?说不定他们会给你在阿兹卡班找一个双人牢房,跟你那失败的丈夫关在一起呢!”

  马尔福气愤地朝哈利逼了过来,却被他那过长的袍子绊了一下。罗恩大声笑了起来。

  “你竟敢对我妈妈这么说话,波特!”马尔福恶狠狠地吼道。

  “没关系,德拉科,”纳西莎用苍白纤细的手指按住他的肩膀,阻止了他,“我想,不等我去跟卢修斯团聚,波特就去跟亲爱的小天狼星团聚了。”

  哈利把魔杖举得更高了。

  “哈利,别!”赫敏低声说,一把抓住他的胳膊,使劲往下压,“考虑一下……千万不能……你会闯大祸的……”

  摩金夫人在原地颤抖了一会儿,然后似乎打算假装什么事也没发生,并希望什么事也别发生。她朝仍然瞪着哈利的马尔福弯下腰去。

  “我觉得左边这只袖子可以再往上收一点儿,亲爱的,让我——”

  “哎哟!”马尔福大叫一声,啪地把她的手打开了,“仔细点儿,看你的针往哪儿扎,蠢婆子!妈妈——这件衣服我不要了——”

  他从头上把长袍扯下来,扔在摩金夫人脚下。

  “你说得对,德拉科,”纳西莎说,轻蔑地扫了一眼赫敏,“现在我知道是哪些社会渣滓在这里买衣服了……我们到脱凡成衣店能买到更好的。”

  说完,他们俩就大步走出了小店,马尔福出门前故意狠狠地撞了一下罗恩。

  “唉,真够呛!”摩金夫人说着抓起扔在地上的长袍,用魔杖尖在上面一扫,灰尘就像被吸尘器吸走一样没有了。

  她给罗恩和哈利裁剪新袍子时一直心不在焉,而且还要把男巫的袍子卖给赫敏。最后,当她鞠躬把他们送出小店时,她似乎满心庆幸他们终于离开了。

  “东西都买齐了?”海格看到他们出来,高兴地问。

  “差不多吧。”哈利说,“你看见马尔福和他妈妈了吗?”

  “看见了。”海格不太介意地说,“不过在对角巷中,他们是不敢轻举妄动的,哈利,不用担心他们。”

  哈利、罗恩和赫敏交换了一下目光,他们还没来得及消除海格的错误想法,韦斯莱夫妇和金妮就出现了,每个人怀里都抱着一大包书。

  “大伙儿都没事吧?”韦斯莱夫人说,“袍子买到了?好吧,我们在去弗雷德和乔治的小店的路上,顺便去一趟药店和咿啦猫头鹰商店——走吧,跟紧一点儿……”

  哈利和罗恩知道他们不再上魔药课了,便没有在药店里买任何原料,但两人都在咿啦猫头鹰商店里给海德薇和小猪买了两大盒猫头鹰坚果。然后,他们在街上继续往前走,寻找弗雷德和乔治开的笑话商店——韦斯莱魔法把戏坊,韦斯莱夫人每隔一分钟就要看一次表。

  “我们真的不能待很长时间,”韦斯莱夫人说,“只是抓紧时间在店里看看,然后就回到车上。大家必须跟紧一点儿,这是九十二号……九十四号……”

  “哇!”罗恩猛地停住脚步,惊呼道。

  周围店铺的门脸都暗淡无光,被通告埋没了,而弗雷德和乔治的橱窗像烟火展览一样吸引着人们的眼球。普通的行人都忍不住扭过头看着那橱窗,还有几个人显得特别震惊,竟然停下脚步,一副痴迷的样子。左边的橱窗里五光十色,摆着各种各样旋转、抽动、闪烁、跳跃和尖叫的商品,哈利看着看着,眼泪就涌了出来。右边的橱窗上蒙着一张巨幅海报,和魔法部的那些通告一样也是紫色的,但上面印着耀眼的黄色大字:

  你为什么担心神秘人?

  你应该关心

  便秘仁——

  便秘的感觉折磨着国人!

  哈利笑了起来。他听见身边传来一声无力的呻吟,转脸一看,韦斯莱夫人正目瞪口呆地看着那张海报。她的嘴唇无声地蠕动着,默念着那几个字:便秘仁。

  “他们会在床上被人谋杀的!”她小声说。

  “不会的!”罗恩说,他和哈利一样笑出了声,“这简直太精彩了!”

  他和哈利领头走进了小店。里面全是顾客,哈利简直挤不到货架前面。他左右看看,只见纸箱子一直堆到了天花板上:这是双胞胎在霍格沃茨肄业前的最后一年研制出来的速效逃课糖。哈利注意到最受欢迎的是鼻血牛扎糖,货架上只剩下最后被压扁了的一盒。另外还有好几箱戏法魔杖,其中最便宜的一挥就能变成橡皮鸡或裤子,而最贵的那种,如果使用者没有防备,脖子和脑袋就会挨上一顿打。还有一盒盒的羽毛笔,包括自动喷墨、拼写检查、机智抢答等品种。这时,人群稍微松动了点儿,哈利朝柜台挤去,一群十来岁的孩子兴奋地注视着一个木头小人慢慢地登上台阶,爬向一套逼真的绞索架,这两样东西都在一个箱子顶上,箱子上写着:可反复使用的刽子手——拼不出就吊死他刽子手是一种拼字游戏玩具,一般由一个绞架和小人组成,如果参加游戏的人拼写发生一定的错误,小人就会被放到绞架上被处死。!

  “‘专利产品:白日梦咒……’”

  赫敏好不容易挤到柜台旁边一个大的陈列柜前,正在阅读一只箱子背面的说明文字。那箱子上印着一幅色彩鲜艳的图画:一位英俊青年和一个如痴如醉的姑娘一起站在海盗船的甲板上。

  “‘只要念一个咒语,你就能进入一场高质量的、绝顶逼真的三十分钟的白日梦,适用于普通学校上课,操作简单,绝对令人难以察觉(副作用包括表情呆滞和轻微流口水)。不向十六岁以下少年出售。’嘿,你看,”赫敏抬头看着哈利说,“这种魔法可真奇特!”

  “这玩意儿,赫敏,”一个声音在他们后面说,“你可以免费拿走一个。”

  笑容满面的弗雷德站在他们面前,他身上穿着一套品红色的长袍,跟他火红色的头发配在一起很不协调,十分耀眼。

  “你好吗,哈利?”他们握了握手,“赫敏,你的眼睛怎么啦?”

  “都怪你的打拳望远镜。”赫敏懊恼地说。

  “哦,天哪,我都把它们给忘了。”弗雷德说,“给——”

  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塑料瓶递给赫敏,赫敏小心地拧开盖子,里面是一种黏稠的黄色膏体。

  “把它涂上,一小时之内青肿就消了。”弗雷德说,“我们必须找到一种有效的青肿消除剂,大多数产品我们都在自己身上试验的。”

  赫敏显得有点儿顾虑。“它安全吗?”

  “那还用说。”弗雷德宽慰她道,“哈利,走吧,我带你到处转转。”

  赫敏在那儿往黑眼圈上抹药膏,哈利跟着弗雷德朝小店后面走去,他看见那里有一个摊子上摆着纸牌和绳索戏法。

  “麻瓜的魔术!”弗雷德高兴地把它们一一指给他看,“专门卖给我爸爸那种喜欢麻瓜东西的怪人,你知道的。赚得不多,但细水长流,都是非常新奇的玩意儿……哦,乔治来了……”

  弗雷德的孪生兄弟热情地跟哈利握手。

  “带他转转?到后面来吧,哈利,那才是我们真正赚大钱的地方——如果谁敢偷东西,到时候要付出的就不止是加隆了!”他突然对一个小男孩发出警告,那男孩赶紧把手从标着“可食用黑魔标记——谁吃谁恶心!”的塑料瓶上缩了回去。

  乔治掀开麻瓜魔术用品旁边的一个帘子,哈利看见了一个更加黑暗、但不太拥挤的房间,排在架子上的产品包装都显得比较低调。

  “我们刚研制出这些更加严肃的产品。”弗雷德说,“说起来真有趣……”

  “你简直不能相信有那么多人,甚至在魔法部工作的人,都念不出一个像样的铁甲咒。”乔治说,“当然啦,他们没有碰到你这么好的老师,哈利。”

  “没错……嘿,我们本来以为防咒帽只是一种搞笑的玩意儿。你知道的,就是你戴着这种帽子叫你的同伴给你施恶咒,然后你盯着他的脸,恶咒就会反弹出去。没想到魔法部给他们所有的工作人员买了五百顶!现在我们还不断接到大额订单呢!”

  “所以我们又接着开发了防咒斗篷、防咒手套……”

  “……我的意思是,它们对不可饶恕咒没有多大作用,但对付一些小魔法、小恶咒什么的……”

  “我们打算全面进入黑魔法防御术的领域,因为那简直就是摇钱树啊。”乔治兴奋地往下说,“太酷了。你看,隐身烟雾弹,秘鲁进口的。如果你想快速脱身,用起来是很方便的。”

  “还有我们的诱饵炸弹,刚刚下架,看,”弗雷德指着一大堆怪模怪样、黑色猫头鹰似的玩意儿,它们看起来就像是随时准备逃之夭夭,“你只要偷偷地扔一个出去,它就会快速逃窜,闹出很响的动静,在你需要的时候转移别人的注意力。”

  “真方便。”哈利赞叹道。

  “给。”乔治说着抓起两个扔给了哈利。

  一个金色短发的年轻女巫从帘子后面探进头来,哈利看见她也穿着品红色的店袍。

  “外面有一位顾客想要笑话坩埚,韦斯莱先生和韦斯莱先生。”她说。

  哈利听见弗雷德和乔治被称为“韦斯莱先生”,觉得非常滑稽,但他们倒是从容地接受了这个称呼。

  “好吧,维丽蒂,我这就来。”乔治立刻说道,“哈利,你想要什么就随便拿,好吗?不用付钱。”

  “那怎么行!”哈利说,他已经掏出钱袋,准确为诱饵炸弹付款了。

  “这里不用你花钱。”弗雷德坚决地说,挥手挡开了哈利的金币。

  “可是——”

  “我们的启动资金就是你借给我们的,这我们可没有忘记。”乔治严肃地说,“你喜欢什么就拿去,如果别人问起来,别忘了告诉他们是从这儿弄到的。”

  乔治穿过帘子,帮顾客挑选商品去了,弗雷德领着哈利回到前面的店里,发现赫敏和金妮仍然若有所思地盯着那白日梦咒的专利产品。

  “你们这两个小丫头还没有找到我们特制的‘神奇女巫’产品吗?”弗雷德问,“跟我来吧,姑娘们……”

  在靠近窗口的地方放着一排耀眼的粉红色产品,旁边围了一群兴奋的女孩子,叽叽喳喳地笑个不停。赫敏和金妮都迟疑着不肯上前,显得很警觉。

  “去看看吧,”弗雷德得意地说道,“最高级的迷情剂,别处是找不到的。”

  金妮怀疑地扬起一道眉毛。“管用吗?”

  “那还用说,每次效果可以长达二十四个小时,这取决于那个男孩的体重——”

  “——和那个女孩的迷人程度。”乔治突然又出现在他们身边,说道。“但我们可不能把它卖给我们的亲妹妹,”他补充道,表情突然变得严肃了,“尤其是她现在已经走马灯似的跟五个男孩搞得挺热乎,这是我们从——”

  “这是你们从罗恩那儿听来的胡编乱造的鬼话。”金妮平静地说,探身从架子上拿了一个粉红色的小罐子,“这是什么?”

  “十秒消除脓疱特效灵,”弗雷德说,“对疖子和黑头粉刺什么的都有奇效,但是你别改换话题呀。你目前是不是正跟一个名叫迪安·托马斯的男孩谈恋爱?”

  “对,没错,”金妮说,“但我上次找他时,毫无疑问他只是一个男孩,而不是五个。那些是什么?”

  她指着一大堆深深浅浅的粉红色和紫色的绒毛小球,小球在一只笼子的底部滚来滚去,发出刺耳的尖叫。

  “侏儒蒲,”乔治说,“微型蒲绒绒,我们没法让它们很快地繁殖。那么,迈克尔·科纳又是怎么回事呢?”

  “我把他甩了,他是个可耻的失败者。”金妮说着把一只手指伸进了笼子,看着那些侏儒蒲全都围拢过来,“它们好可爱啊!”

  “是啊,确实怪招人喜爱的。”弗雷德勉强承认道,“可是你的男朋友换得有点儿太勤了吧?”

  金妮转身盯着他,两只手叉在后腰上。她脸上怒气冲冲的表情极像韦斯莱夫人,哈利很吃惊弗雷德竟然没有退缩。

  “我的事用不着你管。还有,”这时候,罗恩怀里抱着一堆商品突然出现在乔治的身旁,她恼火地冲着罗恩喊,“劳驾你别在他们两个面前造我的谣!”

  “一共三个加隆、九个西可、一个纳特,”弗雷德仔细看了看罗恩怀里大大小小的盒子,说道,“付钱吧。”

  “我是你弟弟!”

  “你拿的是我们的东西。三个加隆、九个西可。那个纳特给你免了。”

  “可是我没有三个加隆、九个西可!”

  “那你最好把东西放回去,记住别放错了架子。”

  罗恩扔掉几个盒子,嘴里骂骂咧咧的,朝弗雷德做了一个粗鲁的手势,不巧的是,却被偏偏在这个时候出现的韦斯莱夫人看见了。

  “如果我再看见你这么做,我就念个恶咒把你的手指都粘在一起。”她严厉地说。

  “妈妈,我可以买一只侏儒蒲吗?”金妮立即抢着问。

  “一只什么?”韦斯莱夫人警惕地说。

  “看,它们多可爱啊……”

  韦斯莱夫人走过去看侏儒蒲了,哈利、罗恩和赫敏正好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到窗户外面的情况。只见德拉科·马尔福一个人匆匆地走在街上。他走过韦斯莱魔法把戏坊时,还扭头看了一眼。几秒钟后,他就走过窗户。他们看不见他了。

  “不知道他妈妈上哪儿去了。”哈利皱着眉头说。

  “看样子他把他妈妈给甩掉了。”罗恩说。

  “可是为什么呢?”赫敏问。

  哈利什么也没说。他正在紧张地思考。纳西莎·马尔福自己肯定不愿意让她的宝贝儿子离开她的视线。马尔福准是下了一番功夫才摆脱了她的控制。哈利非常了解和讨厌马尔福,他知道这里头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事。

  他扭头看了看,韦斯莱夫人和金妮正俯身看着那些侏儒蒲。韦斯莱先生欣喜地琢磨着一副麻瓜扑克牌。弗雷德和乔治都忙着接待顾客。在玻璃窗外,海格背对他们站着,监视着街上的情况。

  “快,快钻进来。”哈利从包里掏出他的隐形衣,说道。

  “哦——这好吗,哈利?”赫敏迟疑地朝韦斯莱夫人那边望了望,问道。

  “快点儿!”罗恩说。

  她又犹豫了一秒钟,然后和哈利、罗恩一起钻到了隐形衣下面。谁也没有注意到他们的消失,大家都被弗雷德和乔治的商品吸引住了。哈利、罗恩和赫敏尽快挤出小店,可是等他们来到街上,马尔福早已像他们一样成功地消失了。

  “他是朝那个方向去了。”哈利尽量压低声音说话,以免让哼着小曲儿的海格听见,“快走。”

  他们加快脚步往前赶去,一边留意着街道两旁的橱窗和店门,最后赫敏突然用手指着前面。

  “他在那儿,是不是?”她低声说,“往左拐了?”

  “真让人吃惊。”罗恩轻声道。

  只见马尔福左右张望了一下,便闪身钻进翻倒巷不见了。

  “快,别把目标给丢了。”哈利说着,加快了脚步。

  “我们的脚会被人看见的!”赫敏担心地说,因为隐形衣的下摆在他们脚脖子周围掀动着。如今,他们三个人藏在它下面比以前困难多了。

  “没关系,”哈利不耐烦地说,“快走!”

  可是,翻倒巷——这条与黑魔法密切相关的小街上空无一人。他们一边走一边朝窗户里张望,似乎每家店铺里都没有顾客。哈利猜想,在这段危险而多疑的时期购买——或被人看见购买黑魔法制品,是会暴露身份的。

  赫敏使劲拧了一下他的胳膊。

  “哎哟!”

  “嘘!快看!他在那里面!”她贴着哈利的耳朵低声道。

  现在他们身边的这家商店,是哈利在翻倒巷曾经光顾过的惟一一家店铺:博金-博克黑魔法商店,专门出售各种各样凶险不祥的东西。果然,在那些装满骷髅和旧瓶子的箱子中间,马尔福背对他们站着,就在那个黑色大柜子的后面。当年哈利为了回避马尔福和他的父亲,曾经在那个大柜子里躲过。从马尔福的手势看,他正在兴致勃勃地说话。店主博金先生是一个头发油亮、身材佝偻的人,此刻就站在马尔福面前。他脸上的表情很古怪,夹杂着怨恨和恐惧。

  “要是我们能听见他们在说什么就好了!”赫敏说。

  “可以呀!”罗恩兴奋地说,“等等——该死——”

  他摸索着那只最大的盒子,结果把手里仍然拿着的两只盒子弄掉在地上。

  “伸缩耳,看!”

  “太棒了!”赫敏说,罗恩解开长长的、肉色的细绳,开始把它们伸到门缝下面,“哦,希望这扇门没有被施扰——”

  “没有!”罗恩欢喜地说,“听!”

  他们把脑袋凑在一起,专心地贴在细绳的绳头上听着,马尔福的声音响亮、清楚地传了出来,就好像打开了一台收音机。

  “……你知道怎么把它修好吗?”

  “可能吧,”博金说,从他的口气上看,他似乎不愿意明确表态,“不过我需要先看一看。你为什么不把它拿到店里来呢?”

  “我不能,”马尔福说,“它必须留在原处。你只需要告诉我怎么修就行了。”

  哈利看见博金紧张地舔了舔嘴唇。

  “唉,我没有亲眼看见它,恐怕很难说得清,可能根本就没办法。我什么也不能保证。”

  “不能?”马尔福说,哈利听他的口气就知道他在讥笑,“也许这会让你更有信心。”

  他逼近了博金,大柜子挡住了他的身体。哈利、罗恩和赫敏赶紧挪到旁边,不让他从视线中消失,可是他们只能够看见博金,他神色非常惊恐。

  “要敢告诉别人,”马尔福说,“叫你吃不了兜着走。你知道芬里尔·格雷伯克吧?他是我们家的朋友,他会时常过来看看你是不是在专心解决这个问题。”

  “没有必要——”

  “这由我来决定。”马尔福说,“好了,我得走了。别忘了替我好好保管那东西,我会用得着的。”

  “你不想现在就拿走吗?”

  “不,当然不想,你这个愚蠢的矮子,我拿着它走在街上像什么话?你别把它卖掉就是了。”

  “当然不会……先生。”

  博金深深地鞠了一躬,哈利曾经看见他对卢修斯·马尔福也是这样鞠躬的。

  “不许对任何人说,博金,包括我妈妈,明白吗?”

  “当然,当然。”博金喃喃地说,又鞠了一躬。

  接着,店门上的铃铛响了起来,马尔福大步走出小店,一副志得意满的样子。他贴着哈利、罗恩和赫敏走了过去,他们感觉到隐形衣又在扑打着他们的膝盖。店里,博金仍然僵在那里,脸上虚假的笑容消失了,神情显得很忧虑。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罗恩小声问,一边把伸缩耳的细绳收了回来。

  “不知道。”哈利努力思索着说,“他有个东西要修理……还有个东西希望店里替他留着……他说‘那东西’时,你们看见他指的是什么了吗?”

  “没有,他被那个柜子挡住了——”

  “你们俩待着别动。”赫敏小声说。

  “你想干什么——”

  可是赫敏已经从隐形衣下面钻了出去。她对着玻璃照了照她的头发,然后迈着大步走进店里,铃铛又一次丁丁当当地响了起来。罗恩赶紧把伸缩耳又塞到门缝下面,把一根细绳递给了哈利。

  “你好,天气真糟糕,是不是?”赫敏愉快地对博金说,博金怀疑地瞥了她一眼,没有回答。赫敏欢快地哼着歌儿,在店里陈列的乱七八糟的商品间溜达着。

  “这条项链卖吗?”她在一个玻璃柜前停下脚步,问道。

  “如果你掏一千五百个加隆,就卖。”博金冷冷地说。

  “噢——嗯——不,我可没有那么多钱。”赫敏说着,继续往前走去,“那么……这只可爱的——嗯——骷髅呢?”

  “十六个加隆。”

  “那么它是可以卖的?不是……不是给什么人留着的?”

  博金眯起眼睛看着她。哈利有一种不妙的感觉,博金很清楚赫敏想干什么。看来赫敏也发觉自己被识破了,她突然豁了出去。

  “事情是这样的——嗯——刚才进来的那个男孩,德拉科·马尔福,他是我的一个朋友,我想送给他一件生日礼物,但如果他已经预定了什么东西,我当然不想再给他买一件同样的,所以……嗯……”

  在哈利看来,这个故事编得太蹩脚了,博金显然也是这么认为的。

  “出去。”他厉声吼道,“滚出去!”

  赫敏没等他说第二遍,就匆匆逃了出来,博金一直追到了门口。铃铛又是一阵乱响,博金在她身后砰的一声关上门,挂出了“停业”的牌子。

  “不错,”罗恩说着把隐形衣重新罩在赫敏身上,“值得一试,不过你做得也太明显了——”

  “好,下次你来做给我看看,神秘大师!”她回敬道。

  在返回的路上,罗恩和赫敏一直在打嘴仗,不过到了韦斯莱魔法把戏坊,他们就不得不住嘴了,这样才能神不知鬼不觉地躲过惊慌失措的韦斯莱夫人,躲过显然已经发现他们失踪的海格。一到店里,哈利就脱下隐形衣,把它藏进包里,然后,面对韦斯莱夫人的责问,他和两个伙伴一口咬定他们一直待在后面的小屋里,她只是没有认真去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