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客风云传挖矿存档:第7章 鼻涕虫俱乐部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学校大全网 时间:2019/08/20 16:45:18
暑假的最后几个星期里,哈利许多时候都在思考马尔福在翻倒巷的所作所为。最让他感到不安的是马尔福离开商店时脸上那副得意的表情。能让马尔福显得那么高兴的准不是什么好事。然而,令他感到有些恼怒的是,罗恩和赫敏对于马尔福的行为似乎都不像他那么好奇。至少,他们几天后就厌倦了,不愿意再谈这件事。

  “是啊,哈利,我已经承认这有点可疑。”赫敏有点不耐烦地说。她坐在弗雷德和乔治房间的窗台上,两只脚踏着一只硬纸箱,满不情愿地从她那本新书《高级魔文翻译》上抬起目光。“但我们不是一致认为这件事可以有许多种解释吗?”

  “也许他打坏了他的光荣之手西方巫术中的一种护身符,一般取被处以绞刑的人的手用曼德拉草或其他药草缠裹并浸泡而制成。持有该手的人可用它在黑暗中照明,但其他人却看不见。。”罗恩一边用力把他扫帚上的弯树枝扳直,一边含糊地嘟囔说,“还记得马尔福的那只干枯的手吗?”

  “可是他说‘别忘了把那东西替我保管好’,这又是什么意思呢?”这个问题哈利已经问了无数遍。“在我看来,好像那个打坏的东西博金还有一件,马尔福两件都想要。”

  “你是这么想的?”罗恩说着擦去扫帚柄上的灰尘。

  “是啊。”哈利说。看到罗恩和赫敏都没有回答,他又说:“马尔福的父亲在阿兹卡班。你们说,马尔福会不会想要报仇?”

  罗恩抬起头,眨巴眨巴眼睛。

  “马尔福,报仇?他能做什么呢?”

  “我只是这么想,我也不知道!”哈利泄气地说,“可是他肯定有什么打算,我认为我们应该认真对待。他父亲是个食死徒,而且——”

  哈利顿住话头,眼睛盯着赫敏身后的窗户,嘴巴张得大大的。他脑子里灵光一闪,冒出一个念头。

  “哈利?”赫敏用担心的口气说,“你怎么啦?”

  “不是你的伤疤又疼了吧?”罗恩也紧张地问。

  “他是个食死徒。”哈利慢慢地说,“他顶替他父亲,也做了食死徒!”

  一阵沉默之后,罗恩哈哈大笑起来。

  “马尔福?他才十六岁啊,哈利!你认为神秘人会让马尔福加入?”

  “确实不太可能,哈利,”赫敏用耐着性子的口吻说,“你怎么会认为——?”

  “在摩金夫人长袍专卖店里。摩金夫人去给他卷袖子时,根本就没有碰到他,他就尖叫了起来,猛地把胳膊抽了回去。那是他的左胳膊。他被烙上了黑魔标记。”

  罗恩和赫敏互相看了看。

  “这个吗……”罗恩的口气是完全不相信。

  “我认为他当时只是想离开那儿,哈利。”赫敏说。

  “他给博金看了什么东西,我们没有看见,”哈利固执地往下说道,“那东西把博金吓得够呛。我知道那准是黑魔标记——他让博金看清楚是在跟谁打交道,你们看见博金拿他多当回事啊!”

  罗恩和赫敏又交换了一下目光。

  “我说不准,哈利……”

  “是啊,我仍然认为神秘人不会让马尔福加入……”

  哈利很懊恼,但坚信自己是对的。他抓起一堆脏乎乎的魁地奇球袍,离开了房间。这些天,韦斯莱夫人一直在催他们抓紧时间洗衣服和收拾行李,免得临时抱佛脚。在楼梯平台上,他跟金妮撞了个满怀,金妮正要返回她自己的房间,怀里抱着一堆刚洗干净的衣服。

  “换了我,现在可不去厨房,”她提醒他,“那里有一大堆黏痰。”

  “我会小心别踩着它滑倒的。”哈利微笑着说。

  果然,他一走进厨房,就看见芙蓉坐在桌子旁,滔滔不绝地筹划着她跟比尔的婚礼。韦斯莱夫人守着一堆正在自动削皮的甘蓝,脸上是一副没好气的样子。

  “……比尔和我差不多已经决定只请两个伴娘,金妮和加布丽站在一起会显得非常可爱。我打算让她们穿淡金色的衣服——粉红色配着金妮的头发肯定很难看——”

  “啊,哈利!”韦斯莱夫人大声说,打断了芙蓉的长篇独白,“太好了,我正要跟你说说明天去霍格沃茨一路上的安全措施呢。我们又借到了魔法部的汽车,到时候将有傲罗在车站等着——”

  “唐克斯也在那儿吗?”哈利把魁地奇球袍递了过去,问道。

  “不,大概不会,听亚瑟说,她被安排在别的地方了。”

  “那个唐克斯,她现在变得不修边幅了。”芙蓉若有所思地说,一边对着一把茶匙的背面照了照她美丽的脸蛋,“要我说,这可是个很大的错误——”

  “是啊,多谢你啦。”韦斯莱夫人尖刻地说,又一次打断了芙蓉的话,“你最好抓紧时间继续收拾吧,哈利。如果可能的话,我希望你今晚就把箱子收拾好,省得像往常那样临走时乱成一团。”

  确实,第二天早晨他们出发时比往常顺利多了。魔法部的汽车开到陋居门前时,他们都已经等在那里了:箱子收拾好了,赫敏的猫克鲁克山安安稳稳地待在它的旅行篮里,海德薇、罗恩的猫头鹰小猪,以及金妮新买的紫色侏儒蒲阿囡,都好好儿地在笼子里关着呢。

  “再见,阿利。”芙蓉用沙哑的喉音说,并亲了一下哈利。罗恩赶紧上前,一脸期待的神情,可是金妮伸出一只脚,把罗恩绊了一跤,使他摔在芙蓉脚边的泥土上。他气得满脸通红,身上沾满了灰尘,连声“再见”也没说,就匆匆钻进了车里。

  在国王十字车站等待他们的,不是满脸喜色的海格。汽车刚一停下,就有两个身穿黑色麻瓜西装、神色严峻的大胡子傲罗走上前来,一言不发,左右掩护着他们走进了车站。

  “快,快,快穿过挡墙,”韦斯莱夫人说,这戒备森严的架势似乎使她也有点紧张慌乱,“最好让哈利先走,和——”

  她征询地看着一位傲罗,那人微微点了点头,一把抓住哈利的胳膊,领着他朝第9和第10站台之间的挡墙走去。

  “我自己能走,谢谢。”哈利恼火地说,将胳膊从傲罗手里挣脱出来。他推着手推车朝坚固的挡墙直冲过去,毫不理会那位沉默的陪同。一秒钟后,他就发现自己站在了934站台上,在拥挤的人群那边,鲜红色的霍格沃茨特快列车正在喷着蒸气。

  几秒钟后,赫敏和韦斯莱一家也过来了。哈利没有征求那位脸色阴沉的傲罗的意见,就示意罗恩和赫敏跟他一起顺着站台往前走,寻找没有人的空车厢。

  “我们不能一起走,哈利,”赫敏满脸歉意地说,“我和罗恩先要去级长车厢,然后还要在走廊里巡视一下。”

  “噢,对了,我忘记了。”哈利说。

  “你们最好都赶紧上车,只剩下几分钟时间了。”韦斯莱夫人看了看表,说道,“好了,祝你这学期过得愉快,罗恩……”

  “韦斯莱先生,我可以和你说两句话吗?”哈利一时冲动,做了一个决定。

  “没问题。”韦斯莱先生说,他显得有点儿意外,但还是跟着哈利走到了别人听不见他们说话的地方。

  哈利反复考虑之后,得出了这样的结论:如果他想告诉某个人,韦斯莱先生是最合适的人选。首先,他在魔法部工作,这个位置最有利于展开调查;第二,哈利认为韦斯莱先生不太可能一下子火冒三丈。

  他们俩走向一边时,他看见韦斯莱夫人和那个脸色阴沉的傲罗朝他们投来怀疑的目光。

  “我们在对角巷的时候——”哈利开始说道,但韦斯莱先生换了脸色,阻止了他。

  “我正想弄清你和罗恩、赫敏跑到哪儿去了呢!你们还假装说是在弗雷德和乔治商店后面的小屋里。”

  “你怎么——”

  “哈利,别跟我兜圈子了。你知道你在跟谁说话吗,是我把弗雷德和乔治带大的。”

  “嗯……是啊,没错,我们确实没在后面的小屋里。”

  “很好,那么,让我们听听最糟糕的吧。”

  “是这样,我们跟踪了德拉科·马尔福。我们披了我的隐形衣。”

  “你们这么做,有什么特别的理由吗?还是一时心血来潮?”

  “因为我认为马尔福在搞什么阴谋。”哈利没有理会韦斯莱先生脸上流露出的恼火的、觉得他可笑的神情,接着说道,“他把他妈妈甩掉了,我想弄清是为什么。”

  “你想得没错。”韦斯莱先生用迁就的口吻说,“后来呢?你弄清原因了吗?”

  “他进了博金-博克商店,”哈利说,“开始恶狠狠地命令店里的那个家伙——博金帮他修理什么东西。然后,他还说希望博金替他留着另外一件东西。听他的意思,这跟那件需要修理的是同样的东西。好像是一对。后来……”

  哈利深深吸了口气。

  “还有别的呢。当摩金夫人想去碰马尔福的左胳膊时,他一下子跳出了八丈远。我认为他被烙上了黑魔标记。我认为他顶替他父亲当了食死徒。”

  韦斯莱先生似乎吃了一惊。他顿了顿,说道:“哈利,我不相信神秘人会让一个十六岁的——”

  “有谁真的知道神秘人会做什么、不会做什么呢?”哈利生气地问,“韦斯莱先生,原谅我的冒昧,但这件事不值得调查吗?如果马尔福有一件东西要修理,而且需要威胁博金替他修理,那东西很可能是与黑魔法有关的,是危险的,对不对?”

  “说实在的,我不能肯定,哈利,”韦斯莱先生慢慢地说,“你知道,卢修斯·马尔福被捕后,我们搜查了他的家,把可能有危险的东西都抄走了。”

  “我想你们大概漏掉了什么。”哈利固执地说。

  “是啊,也说不定。”韦斯莱先生说,但哈利可以感觉到韦斯莱先生是在敷衍他。

  身后传来了口哨声。差不多每个人都上了火车,车门正在关上。

  “你得赶紧了。”韦斯莱先生说,这时韦斯莱夫人喊道:“哈利,快点儿!”

  哈利飞快地冲过去,韦斯莱夫人帮他把箱子搬上了火车。

  “好了,亲爱的,你来跟我们一起过圣诞节,这已经跟邓布利多谈好了,所以我们很快就会再见面的。”韦斯莱夫人隔着车窗说,这时哈利重重地关上车门,火车开动了,“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

  火车在加速。

  “——要乖乖的——”

  她跟着火车小跑。

  “——别出危险!”

  哈利不停地挥手,直到火车拐了个弯,再也看不见韦斯莱夫人了,然后他转过身,想看看别人都去了哪里。他猜想罗恩和赫敏肯定都被关在级长车厢里,幸好金妮就在那边的走廊上,正在跟几个朋友说话。他便拖着箱子朝她走去。

  在他走近时,人们毫不掩饰地盯着他看。有人为了看他一眼,甚至把脸贴在了车厢的玻璃窗上。他早就知道,在《预言家日报》登了那些关于“救世之星”的谣言之后,这学期他肯定要忍受人们对他变本加厉的瞪视和围观,但他实在不喜欢这种站在耀眼的聚光灯下的感觉。他拍了拍金妮的肩膀。

  “想去找一节车厢吗?”

  “我不能,哈利,我说好了要等迪安的。”金妮欢快地说,“待会儿见。”

  “好吧。”哈利说。他看着她转身离去,长长的红发在她身后飘动,哈利的心里产生了一种异样的惆怅。暑假里他已经习惯了跟金妮朝夕相处,几乎忘记了她在学校里是不跟他和罗恩、赫敏为伍的。然后,他眨眨眼睛,看了看四周:围在他身边的都是一些为他痴迷的女孩子。

  “嘿,哈利!”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纳威!”哈利松了口气,转身看见一个圆圆脸的男孩费力地朝这边挤来。

  “你好,哈利。”纳威身后一个长发姑娘说,她的一双大眼睛看上去雾蒙蒙的。

  “卢娜,你好,怎么样?”

  “挺好的,谢谢。”卢娜说。她把一本杂志按在胸口上,封面上醒目的大字宣布里面有一副免费赠送的防妖眼镜。

  “《唱唱反调》仍然办得很红火吧?”哈利问,他对这份杂志抱有一定的好感,因为前一年接受了它的独家采访。

  “是啊,发行量稳步上升。”卢娜高兴地说。

  “我们去找座位吧。”哈利说,于是三个人一起挤过那些目瞪口呆的学生,顺着过道往前走。最后,他们终于找到了一节空车厢,哈利如释重负,赶紧钻了进去。

  “她们甚至还盯着我们看呢,”纳威说,指的是卢娜和他自己,“就因为我们和你在一起!”

  “他们盯着你们看,是因为你们当时也在魔法部。”哈利说着把箱子举起来塞进了行李架,“我们那场小小的奇遇都在《预言家日报》上登着呢,你们肯定看见了。”

  “是啊,我本来以为这样张扬出去,奶奶肯定会生气的,”纳威说,“没想到她很高兴,说我终于不愧是我父亲的儿子了。她还给我买了一根新魔杖呢,看!”

  他抽出魔杖,递给了哈利。

  “樱桃木,独角兽的毛,”他得意地说,“我们认为这是奥利凡德卖出的最后一根魔杖,他第二天就失踪了——喂,快回来,莱福!”

  他钻到座位底下去抓他的蟾蜍,这东西经常逃出去寻求自由。

  “我们今年还搞D.A.集会吗,哈利?”卢娜问,她正在把一副色彩艳丽的眼镜从《唱唱反调》中间拆下来。

  “现在已经摆脱了乌姆里奇,就没必要再搞了,是不是?”哈利说着坐了下来。纳威从座位底下钻出来时,脑袋被重重地撞了一下。他显得失望极了。

  “我喜欢D.A.集会!我跟你在一起学到了许多东西!”

  “我也很喜欢那些聚会,”卢娜平静地说,“就像跟朋友们在一起一样。”

  卢娜经常说一些这种令人不舒服的话,使哈利不由得产生一种既同情、又尴尬的复杂感情。然而,他还没来得及回答,车厢外面就起了一阵骚动。一群四年级女生正在玻璃窗外窃窃私语,叽叽嘎嘎地傻笑。

  “你去问他!”

  “不,你去!”

  “还是我去吧!”

  其中一个看着很大胆的姑娘推门走了进来,她长着一双黑黑的大眼睛、突出的下巴和一头乌黑的长发。

  “你好,哈利,我是罗米达,罗米达·万尼。”她自信地大声说,“你为什么不坐到我们车厢里去呢?你犯不着跟他们坐在一起。”她压低声音说,却又故意让别人听见,并指了指纳威再次钻到座位底下去抓莱福时露在外面的屁股,还有卢娜,她现在已经戴上了那副免费赠送的眼镜,看上去就像一只五颜六色、情绪错乱的猫头鹰。

  “他们是我的朋友。”哈利冷冷地说。

  “噢,”那姑娘显得非常吃惊,说道,“噢,好吧。”

  然后她退了出去,关上了身后的滑门。

  “人们认为你应该有比我们更带劲的朋友。”卢娜说,又一次显示了她哪壶不开提哪壶的本领。

  “你们就很带劲啊,”哈利简短地说,“当时她们谁也没在部里。她们没有跟我一起战斗。”

  “这话说得真中听。”卢娜顿时眉开眼笑,把防妖眼镜往鼻梁上推了推,埋头读起了《唱唱反调》。

  “不过我们并没有面对他,”纳威说着从座位底下钻了出来,他头发上粘着绒毛和灰尘,手里捧着那只显得老实多了的莱福,“面对他的是你。你真该听听我奶奶是怎么说你的。‘那个哈利·波特比整个魔法部的人加在一起还有骨气!’要是你能当她的孙子,她拿什么去换都愿意……”

  哈利尴尬地笑了笑,赶紧把话题引到了O.W.Ls考试成绩上。纳威把他的成绩报了一遍,然后说出了内心的忧虑:他的变形术只得了“及格”,不知道能不能选修N.E.W.Ts课程。哈利似听非听地看着他。

  和哈利一样,纳威的童年也被伏地魔摧残了,但是纳威不知道他差一点儿就遭到了哈利的命运。预言中原来指的是他们两个人中间的任何一个,然而,出于一些不可理解的原因,伏地魔愿意相信它指的是哈利。

  如果伏地魔选择了纳威,那么,头上带着闪电形伤疤、承受着那个预言的重负的,就会是坐在哈利对面的纳威……是不是?纳威的母亲会不会为了救他而死,就像莉莉为了救哈利而死一样?肯定会的……可是,如果她不能阻挡伏地魔毒害她的儿子呢?那么,是不是就根本没有“救世之星”了呢?那样的话,纳威现在坐的位子上就会空无一人,而刚才吻别哈利的就会是哈利自己的母亲,而不是罗恩的母亲了。是不是?

  “你没事吧,哈利?你看上去怪怪的。”纳威说。

  哈利突然惊醒了。

  “对不起——我——”

  “被骚扰虻缠住了?”卢娜同情地问,一边从那副彩色的大眼镜后面看着哈利。

  “我——你说什么?”

  “骚扰虻……它们是隐形的,会飘到你耳朵里,把你的脑子搞乱。”她说,“我刚才好像觉得有一只在这里嗡嗡地飞。”

  她两只手拍打着空气,好像在赶走看不见的大飞蛾。哈利和纳威对视了一下,赶紧聊起了魁地奇。

  车窗外的天气忽晴忽阴,整个夏天都是这样。刚驶过寒冷的迷雾,就见到了晴朗而微弱的阳光,等到窗外的阳光几乎当空高照时,罗恩和赫敏总算走进了车厢。

  “真希望送餐的车子赶紧过来,我饿坏了。”罗恩眼巴巴地说,一屁股坐在哈利旁边,揉着他的肚子,“你好,纳威,你好,卢娜。你们猜怎么着?”他接着转向哈利说,“马尔福作为级长竟然没去值勤。他只是跟斯莱特林的其他几个同学一起坐在车厢里,我们经过时看见的。”

  哈利腾地坐直了身子,一下子就来了兴致。错过炫耀级长权威的好机会,这可不像是马尔福的做派,他上学期可是一直耀武扬威的。

  “他看见你们时在做什么?”

  “跟平常一样。”罗恩漫不经心地说,做了一个粗鲁的手势,“这可不像他,是不是?嗯——这点倒像他——”他又做了一遍那个手势,“他为什么不出来欺负一年级学生了呢?”

  “不知道。”哈利嘴上虽然这么说着,但脑子里却在飞快地转动。这是不是意味着马尔福心里装着比欺负小同学更重要的事情呢?

  “也许他更喜欢加入调查行动组,”赫敏说,“也许当了级长似乎就得听话一些。”

  “我认为不是这样,”哈利说,“我认为——”

  没等他说明他的观点,车厢的门又被拉开了,一个气喘吁吁的三年级女生走了进来。

  “我来把这些送给纳威·隆巴顿和哈利·波——波特。”她结结巴巴地说,目光刚与哈利的对上,立刻羞得满脸通红。她递过来两卷扎着紫色绸带的羊皮纸。哈利和纳威疑惑地接过写着他们各自姓名的纸卷,那女生就跌跌撞撞地跑出了车厢。

  “什么东西?”罗恩看着哈利打开纸卷,问道。

  “一封请柬。”哈利说。

  哈利:

  如果你能在C号车厢与我共进午餐,我将非常高兴。

  你忠实的

  H.E.F.斯拉格霍恩教授

  “斯拉格霍恩教授是谁?”纳威一头雾水地看着他那份请柬,问道。

  “新老师。”哈利说,“看来我们肯定得去了,是不是?”

  “可是他为什么叫我去呢?”纳威不安地问,好像他会被弄去关禁闭似的。

  “不清楚。”哈利说,这并不完全属实,但他还不能证明他的预感是对的。“听我说,”他脑子里突然想到一个好办法,说道,“我们穿着隐形衣去,路上能够仔细观察一下马尔福,看他想做什么。”

  然而,这个办法没有成功。走廊上挤满了等待送餐的人,穿着隐形衣根本没法通过。哈利遗憾地把隐形衣塞进了包里,心想:穿着它躲避人们瞪视的目光倒是个好办法,自从上学期下了火车之后,这种瞪视变得更让他难以招架了。有时同学们还从车厢里匆匆跑出来,就为了好好看他一眼。只有秋·张例外,她一看见哈利过来,就一头扎进了自己的车厢。哈利经过她的窗口时,看见她正煞有介事地跟她的朋友玛丽埃塔聊得起劲。玛丽埃塔化了很浓的妆,但并没有完全遮住那些深深刻在她脸上的奇怪的疹子。哈利暗暗笑了笑,继续往前走。

  当他们赶到C号车厢时,才发现斯拉格霍恩邀请的不止他们两个,不过从斯拉格霍恩热烈欢迎的程度看,哈利是他最盼望见到的。

  “哈利,我的孩子!”斯拉格霍恩一看见哈利就跳了起来,他那穿着天鹅绒衣服的大肚子几乎把车厢里剩余的空间都填满了。他那明晃晃的光头、那一大把银白色的胡子,都和他马甲上的金纽扣一样,在阳光下闪着耀眼的光芒。“见到你太好了,见到你太好了!那么,你一定是隆巴顿先生吧!”

  纳威点点头,似乎被吓坏了。斯拉格霍恩做了个手势,他们俩就在最靠近门口的仅有的两个空座位上面对面地坐了下来。哈利扫了一圈其他被邀请的人。他认出了与他同一年级的一位斯莱特林学生,那是一个高个子的黑人男孩,高高的颧骨,长长的眼睛,眼角有些上挑。还有两个哈利不认识的七年级男生,而那个被挤在斯拉格霍恩身边的角落里、一脸茫然、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在这里的,竟然是金妮!

  “好了,这些人你们都认识吧?”斯拉格霍恩问哈利和纳威,“布雷司·沙比尼跟你们同一个年级,你们肯定认识——”

  沙比尼既没有表示出认识,也没有打招呼,哈利和纳威这边也毫无反应:一般来说,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的同学都是互相仇视的。

  “这位是考迈克·麦克拉根,也许你们以前见过——?没有?”

  麦克拉根是一位头发粗硬的大块头小伙子,他举起一只手,哈利和纳威也朝他点了点头。

  “——这位是马科斯·贝尔比,不知道你们是不是——”

  贝尔比身材消瘦,神色紧张,他不自然地微笑了一下。

  “——这位迷人的年轻女士告诉我,她认识你!”斯拉格霍恩终于说完了。

  金妮在斯拉格霍恩身后朝哈利和纳威做了个鬼脸。

  “好了,真令人愉快,”斯拉格霍恩满意地说,“一个更多地了解你们大家的机会。给,拿一张餐巾。我的午饭是自己带的,我记得送餐车上的饭菜甘草魔杖的味儿总是太重,一个可怜的上了年纪的人,他的消化系统受不了这些东西……来点儿鹌鹑,贝尔比?”

  贝尔比吃了一惊,随即接受了像是半只冷鹌鹑似的东西。

  “我刚才正在对这位年轻的马科斯说,我当年有幸教过他的叔叔达摩克利斯,”斯拉格霍恩对正在传递一篮面包卷的哈利和纳威说,“很出色的巫师,非常出色,他的梅林勋章绝对受之无愧。你经常看见你叔叔吗,马科斯?”

  不幸的是,马科斯刚吃了一大口鹌鹑,他急于回答斯拉格霍恩的问题,咽得太快,脸一下子转成了猪肝色,呛得说不出话来。

  “安咳消。”斯拉格霍恩用魔杖指着贝尔比,平静地说,贝尔比的气管似乎一下子就通畅了。

  “不……不怎么见到他。”贝尔比喘着气说,他的眼泪都呛出来了。

  “是啊,当然,我敢说他一定很忙。”斯拉格霍恩询问地看着贝尔比说道,“我想他准是下了不少功夫才发明了狼毒药剂吧?”

  “我想是吧……”贝尔比说,在他确信斯拉格霍恩结束对他的审问之前,他似乎不敢再吃鹌鹑了,“嗯……是这样,他和我爸爸关系不太好,所以我实际上不太清楚……”

  他的声音低了下去,因为斯拉格霍恩朝他冷笑了一声,转向了麦克拉根。

  “你呢,考迈克,”斯拉格霍恩说,“我碰巧知道,你是经常见到你的叔叔提贝卢斯的,因为他那儿有一张你们俩在……让我想想,在诺福克捕猎巨尾兽的精彩照片,是不是?”

  “噢,是啊,那可好玩了,”麦克拉根说,“跟我们一起去的还有贝蒂·希金斯和鲁弗斯·斯克林杰——当然啦,那是在他当部长之前——”

  “啊,你还认识贝蒂和鲁弗斯?”斯拉格霍恩顿时笑逐颜开,端起一小盘馅饼分给大家,不知怎的偏偏漏掉了贝尔比,“那你跟我说说……”

  正如哈利早就怀疑到的,这儿的每个人似乎都是因为跟某个有影响的大人物沾亲带故才受到邀请的——只有金妮除外。在麦克拉根之后接受审问的是沙比尼,没想到他母亲竟是一位大名鼎鼎的漂亮女巫(从哈利得出的结论看,她曾经结过七次婚,每一位丈夫都死得很蹊跷,并给她留下了一大笔遗产)。接着轮到纳威:这真是非常令人不快的十分钟,因为纳威的父母都是著名的傲罗,被贝拉特里克斯·莱斯特兰奇和两个食死徒同党折磨致疯。对纳威的访谈结束时,哈利得到这么一个印象,似乎斯拉格霍恩对于纳威是否继承了他父母的禀赋还存有疑虑。

  “现在,”斯拉格霍恩说,他气派地在座位上挪动了一下,像一个主持人隆重推出一位大明星一样,“哈利·波特!从哪儿说起呢?我觉得,我们暑假的那次见面,我只是触及了一点皮毛!”

  他沉思地端详着哈利,似乎哈利是一只肥墩墩的、美味多汁的鹌鹑,然后他说:“‘救世之星’,他们现在这么称呼你了!”

  哈利一声不吭。贝尔比、麦克拉根和沙比尼都盯着他。

  “当然,”斯拉格霍恩仔细看着哈利说,“多少年来一直谣言不断……我记得当年——是啊……在那个可怕的夜晚之后——莉莉——詹姆——你死里逃生——有人说你肯定拥有超常的力量——”

  沙比尼轻轻地咳嗽一声,显然为了表示他对此感到怀疑和可笑。斯拉格霍恩身后突然传出一个怒气冲冲的声音。

  “是啊,沙比尼,因为你太有天赋了……在装腔作势方面……”

  “哦,天哪!”斯拉格霍恩快慰地轻轻笑了笑,扭头看着金妮——金妮正隔着斯拉格霍恩的大肚皮朝沙比尼怒目而视,“你可得小心点儿哟,布雷司!我经过这位年轻女士的车厢时,看见她施了一个绝顶精彩的蝙蝠精魔咒!我可不敢惹她!”

  沙比尼只是一副轻蔑的神情。

  “总之,”斯拉格霍恩重新转向哈利,说道,“今年夏天真是谣言四起。当然啦,谁也不知道应该相信什么,大家都清楚《预言家日报》经常登一些错误消息,以讹传讹——不过既然有这么多证人,似乎不应该再有什么怀疑,魔法部确实发生了一场骚乱,而你就在战斗最激烈的地方!”

  除了撒谎,哈利看不出还有什么办法可以脱身,于是便点点头,但还是什么也没说。斯拉格霍恩笑眯眯地看着他。

  “多么谦虚,多么谦虚啊,怪不得邓布利多这么喜欢——这么说,你当时在场?可是其他那些报道——哎呀,太精彩,太刺激了,弄得人简直不知道该相信什么——比如,那个传说中的预言球——”

  “我们从来没听说过什么预言球。”纳威说,脸涨得通红。

  “对,”金妮毫不含糊地说,“当时我和纳威也在场,所有那些‘救世之星’的鬼话,像往常一样都是《预言家日报》胡编乱造出来的。”

  “你们俩也在场,是吗?”斯拉格霍恩饶有兴趣地问,看看金妮,又看看纳威,但他们俩面对他鼓励的微笑都守口如瓶。“是啊……是啊……不错,《预言家日报》确实经常夸大其词……”斯拉格霍恩继续说道,口气显得有点儿失望,“我记得亲爱的格韦诺格告诉过我——当然啦,我指的是格韦诺格·琼斯,霍利黑德哈比队的队长——”

  他漫无边际地岔开话题,里唆地回忆起了往事,但是哈利有一种直觉,斯拉格霍恩不会就此放过他的,而且他也并没有相信纳威和金妮的话。

  整个下午,斯拉格霍恩又讲了许多他当年教过的杰出巫师的趣闻轶事,他们在霍格沃茨时都欣然加入了一个他称为鼻涕虫俱乐部斯拉格霍恩(Slughorn)这一姓氏的前半部分(Slug)的意思是鼻涕虫。的组织。哈利巴不得赶紧离开,却又不知道怎样脱身才不失礼。最后,火车驶过

  一段长长的浓雾地区,进入了红彤彤的晚霞里,斯拉格霍恩环顾一下四周,在暮色中眨了眨眼睛。

  “哎哟,天都快黑了!我没注意他们把灯都点上了!你们最好赶紧回去换上校袍吧。麦克拉根,你有空一定要过来借那本关于巨尾兽的书。哈利,布雷司——欢迎你们随时过来。你也一样,小姐。”他朝金妮眨眨眼睛,“好了,你们走吧,快走吧!”

  沙比尼从哈利身边挤到昏暗的过道上时,恶狠狠地瞪了哈利一眼,而哈利则饶有兴味地望着他。哈利、金妮和纳威都跟着沙比尼顺着过道往回走去。

  “谢天谢地,总算结束了。”纳威轻声说,“真是个怪人,是吧?”

  “是啊,有点儿,”哈利说,眼睛仍然盯着沙比尼,“你怎么也跑到那儿去了,金妮?”

  “他看见我给扎卡赖斯·史密斯施恶咒来着。”金妮说,“你还记得那个参加D.A.集会的赫奇帕奇的傻瓜吗?他不停地缠着我问部里发生的事情,弄得我不胜其烦,我就给他施了个恶咒——斯拉格霍恩进来时,我还以为他要关我的禁闭呢,没想到他倒觉得那个恶咒施得非常漂亮,并邀请我去吃午饭!真怪,是吧?”

  “因为这个而受到邀请,总比因为他们的母亲有名,”哈利瞪着沙比尼的后脑勺说,“或因为他们的叔叔——”

  他突然顿住了。一个主意在他脑海里闪现,一个不顾后果、但说不定很绝妙的主意……再过一分钟,沙比尼就要回到斯莱特林六年级学生的车厢了,马尔福肯定会坐在那里,他以为只有他的斯莱特林同学才能听见他的话……如果哈利跟在沙比尼后面,神不知鬼不觉地混进去,他会看到什么、听到什么呢?不错,火车很快就要到站了——从窗外闪过的荒凉景色来看,距霍格莫德车站还有不到半小时——可是,既然谁也不把哈利的怀疑当真,他就只好自己去取证了。

  “我待会儿再来找你们俩。”哈利压低声音说了一句,便抽出他的隐形衣,披在身上。

  “可是你想干什么——”纳威问。

  “待会儿见!”哈利低声说完,便快步朝沙比尼追去,尽量不发出一点儿声响,其实火车正在哐啷哐啷地行驶,他没有必要这么谨慎。

  现在过道里几乎空无一人。差不多每个人都回到车厢里去换校袍、收拾行李了。哈利在碰不着沙比尼的前提下,尽量与他贴得很近,但是沙比尼把车厢的门拉开后,哈利溜进去的速度还是不够快。沙比尼眼看就要把门关上了,哈利赶紧伸出一只脚挡住。

  “这玩意儿出什么毛病了?”沙比尼恼火地说,把滑门一次次地撞在哈利脚上。

  哈利抓住门,使劲把它推开,仍然攥着门把手的沙比尼被甩到一边,摔在格雷戈里·高尔的大腿上。趁着混乱,哈利冲进车厢,纵身跳上沙比尼暂时空着的座位,一个引体向上,爬上了行李架。幸亏高尔和沙比尼两个人正互相咆哮,把大家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哈利知道刚才隐形衣掀了起来,他的脚和脚脖子肯定都露在外面了。确实,在那可怕的一瞬间,他似乎看见马尔福的目光追着他的运动鞋,看着它往上一提然后消失了。就在这时,高尔重重地关上门,把沙比尼从他身上甩了下去。沙比尼跌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文森特·克拉布继续看他的漫画书,马尔福轻笑了几声,重新横躺在两个座位上,脑袋枕着潘西·帕金森的大腿。哈利很不舒服地蜷缩在隐形衣里,以确保浑身上下都被藏得严严实实的。他注视着潘西一边把马尔福脑门上柔顺的金发轻轻撩开,一边得意地傻笑着,就好像谁都眼巴巴地想得到她这个位置似的。天花板上的灯笼左右摇晃着,照亮了车厢里的一切。哈利可以清清楚楚地看见下面克拉布那本漫画书上的每一个字。

  “怎么样,沙比尼,”马尔福说,“斯拉格霍恩想干什么?”

  “只是想巴结巴结跟显贵人物沾亲带故的人,”沙比尼仍然怒气冲冲地瞪着高尔,“不过他没能找到多少。”

  这个情报似乎使马尔福不太高兴。

  “他还邀请了谁?”他问。

  “格兰芬多的麦克拉根。”沙比尼说。

  “噢,对了,他叔叔是部里的大官。”马尔福说。

  “——还有一个叫贝尔比的,是拉文克劳的——”

  “别提他了,他是个草包!”潘西说。

  “——还有隆巴顿、波特和韦斯莱家的那个姑娘。”沙比尼汇报完毕。

  马尔福腾地坐了起来,把潘西的手打到一边。

  “他还邀请了隆巴顿?”

  “对,我想是吧,因为隆巴顿也去了。”沙比尼不太介意地说。

  “隆巴顿有什么地方让斯拉格霍恩感兴趣呢?”

  沙比尼耸了耸肩。

  “波特,稀罕的波特,他显然是想亲眼看看‘救世之星’,”马尔福讥笑道,“可是韦斯莱家的那个姑娘!她有什么不寻常的?”

  “许多男孩喜欢她,”潘西一边说一边用眼角注视着马尔福的反应,“就连你也觉得她挺漂亮,是不是,布雷司,而我们都知道你的眼光有多挑剔!”

  “我才不会去碰她那样一个肮脏的小败类呢,不管她长得什么样儿。”沙比尼冷冷地说,潘西顿时喜形于色。马尔福重新倒在她的大腿上,让她继续给他梳理头发。

  “唉,我真为斯拉格霍恩的品味感到遗憾。大概他有点儿老糊涂了。可惜啊,我父亲一向说他是当时一位很出色的巫师。我父亲曾经在他面前挺得宠的。斯拉格霍恩大概没听说我在车上,不然——”

  “我认为你不太可能受到邀请。”沙比尼说,“我刚来时,他向我打听诺特的父亲,看来他们曾经是老朋友。他听说诺特的父亲被部里逮捕了,他的脸色就沉了下去,结果诺特就没被邀请,不是吗?我认为斯拉格霍恩对食死徒不感兴趣。”

  马尔福显得很生气,但勉强挤出一声干巴巴的怪笑。

  “哼,谁在乎他对什么感兴趣?再说了,他又算个什么东西?不过是个愚蠢的教书匠。”马尔福夸张地打了个哈欠,“我的意思是,没准我明年就不在霍格沃茨了,某个过了气的老胖子喜欢不喜欢我,对我又有什么关系?”

  “你说什么,没准你明年就不在霍格沃茨了?”潘西气哼哼地问,立刻停止了给马尔福梳理头发。

  “是啊,你们永远也不会知道,”马尔福带着一丝得意的笑容说道,“也许我高升了,要去做——嗯——更重要、更精彩的事情。”

  哈利裹着隐形衣蜷缩在行李架上,心突然跳得飞快。罗恩和赫敏听了这话会怎么说呢?克拉布和高尔傻乎乎地瞪着马尔福,显然,他们对于他要去做更重要、更精彩的事情的计划一无所知。就连沙比尼高傲的脸上也露出了一点儿好奇。潘西带着一副目瞪口呆的神情,又开始慢慢地梳理马尔福的头发。

  “你指的是——他?”

  马尔福耸了耸肩。

  “妈妈希望我完成学业,但我个人认为,如今这已经没有那么重要了。想想吧……黑魔王得势之后,他还会在乎谁通过了几门O.W.Ls或N.E.W.Ts吗?当然不会……他只关心别人怎么为他效劳,怎么向他表示赤胆忠心。”

  “你认为你能为他做事?”沙比尼尖刻地问,“你才十六岁,还没有取得正式的资格呢。”

  “我刚才不是说了吗?也许他不在乎我是不是有资格。也许他想让我做的那份工作,是不需要多少资格的。”马尔福轻声说。

  克拉布和高尔呆呆地坐在那里,嘴巴张得老大,活像两尊怪兽状的滴水嘴。潘西低头凝视着马尔福,似乎从没见过这么令人敬畏的东西。

  “我看见霍格沃茨了。”马尔福显然很满意他制造的这种效果,他指着漆黑的窗外说道,“我们最好赶紧换上校袍吧。”

  哈利只顾盯着马尔福,没有注意到高尔站起来取他的箱子。高尔把箱子抽下去时,箱子重重地撞在哈利的脑袋上,痛得他忍不住吸了一口凉气。马尔福抬头看看行李架,皱起了眉头。

  哈利倒不害怕马尔福,但觉得让一群不友好的斯莱特林发现他藏在隐形衣里,总归不是一件什么好事。眼睛仍然在流泪,脑袋仍然一跳一跳地疼,但他抽出魔杖,同时小心不把隐形衣弄乱,然后屏住呼吸,等待着。令他感到宽慰的是,马尔福似乎认定刚才听到的那个声音只是他的幻觉,他像别人一样套上校袍,锁好箱子。当火车减慢速度、缓缓向前滑动时,他将一件崭新的厚旅行斗篷裹在了脖子上。

  哈利可以看见过道里又挤满了人,他希望赫敏和罗恩能替他把行李搬到站台上。他被困在这里,要等车厢空了以后才能出去。终于,随着最后的哐当一声响,火车完全停住了。高尔忽地把门拉开,使劲挤到一群二年级学生中间,拳打脚踢地把他们推到一边。克拉布和沙比尼也跟了过去。

  “你先走,”马尔福对潘西说,潘西伸着手等他,似乎希望他能牵住她的手,“我还要查看一件东西。”

  潘西走了。现在车厢里只剩下哈利和马尔福两个人。人们鱼贯而过,下车来到漆黑的站台上。马尔福走到车厢门口,放下帘子,这样外面过道里的人就不能朝里面窥视了。然后他弯下腰,把箱子又打开了。

  哈利从行李架的边缘探头往下看着,心跳得更快了。马尔福有什么东西瞒着潘西呢?他是不是就要看见那件破碎的、需要修理的神秘东西了?

  “统统石化!”

  说时迟那时快,马尔福用魔杖一指哈利,哈利立刻就僵住了。就像慢镜头一样,他从行李架上往下一歪,重重地、无比痛苦地倒在马尔福的脚边,隐形衣被压在身下,他的身体暴露无遗,两条腿仍然可笑地蜷缩着,是一种僵硬的跪着的姿势。他完全动弹不得,只能抬眼望着马尔福,马尔福得意地笑了。

  “我就猜到是这样。”他开心地说,“我听见高尔的箱子砸到了你。而且,沙比尼回来后,我好像看见有个白色的东西一闪而过……”他的目光在哈利的运动鞋上停留了一下。“我猜,沙比尼进来时,就是你把门挡住了吧?”

  他仔细端详了哈利片刻。

  “你听到了什么我不在乎,波特。不过既然我抓住了你……”

  他照着哈利的脸狠狠跺了一脚。哈利觉得鼻子破了,鲜血溅得到处都是。

  “这一脚是为了我父亲。现在,让我瞧瞧……”

  马尔福把隐形衣从哈利一动不动的身体底下抽了出来,罩在哈利身上。

  “我想,他们要等火车返回伦敦时才会发现你,”他轻声说。“再见,波特……也许再也见不到了。”

  马尔福故意踩着哈利的手离开了车厢。
第7章 鼻涕虫俱乐部 《精美FLASH俱乐部第21645号》干群共产主义国家名牌大学义务教育编号2011021645 《精美日志边框俱乐部第21634号》干群共产主义国家名牌大学义务教育编号2011021634 《精美图片俱乐部第21623教程》干群共产主义国家名牌大学义务教育编号2011021623 《PS文字制作俱乐部第21708教程》干群共产主义国家名牌大学义务教育编号2011021708 《FLASH创意多功能时钟俱乐部第21806教程》干群共产主义国家名牌大学义务教育编号2011021806 《漂亮博客FLASH时钟俱乐部第21805教程》干群共产主义国家名牌大学义务教育编号2011021805 《精品博客日志FLASH俱乐部第22008号》干群共产主义国家名牌大学义务教育编号2011022008 《汉语大辞典俱乐部第21906号》干群共产主义国家名牌大学义务教育编号2011021906 第二部 文体分析 第7章 诗体 第7章 雇员 小结 《最新时尚1000多种FLASH素材俱乐部第21702教程》干群共产主义国家名牌大学义务教育编号2011021702 《日本FLASH动画视频俱乐部第30504号》中国最著名博客女王干群精美作品编号2011030504 2012年的全球灾难被证实 - 第1页 - 站长俱乐部 ( 建站经验交流 ) - 中国站长... 西江---迎宾的女孩(付原片)重新处理在第2页 - 中国橡树摄影爱好者俱乐部 - xian... 炒股票走向盈利的第1步 - 〖技术分析交流〗 - MACD股市技术分析俱乐部 - bbs.... 3俱乐部 京城俱乐部 长安俱乐部 缤纷俱乐部 彼德伯格俱乐部 俱乐部营销 毁灭俱乐部 彼尔德伯格俱乐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