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客风云传攻略打印版:哈利波特与混血王子 第15章 破不可破的誓言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学校大全网 时间:2019/10/22 02:34:24
雪花又在窗外旋舞,扑打着结冰的窗棂,圣诞节转眼将至。海格已经独自一人把礼堂里每年少不了的十二棵圣诞树搬来了;楼梯栏杆上都缠上了冬青和金属箔;甲胄的头盔里闪烁着长明蜡烛,走廊里每隔一段都挂上了一大束一大束的槲寄生。每次哈利从走廊上走过时,总会有一堆堆的女孩聚在槲寄生下面,造成交通堵塞。幸好哈利频繁的夜游使他对城堡中的秘密通道摸得透熟,能够不太困难地在课间绕过有槲寄生的路线。

    这种绕道以前会让罗恩感到嫉妒而不是开心,现在他却只是哈哈大笑。虽然哈利觉得这个嘻嘻哈哈的新罗恩比前几星期那个郁闷、好斗的罗恩好得多,可这改变却也代价高昂。首先,哈利不得不经常看到拉文德·布朗,这女孩似乎把不亲吻罗恩的每一刻都当做浪费;第二,哈利再次成了两个似乎要永远不跟对方说话的人的好朋友。

    罗恩的手上和胳膊上还带着赫敏的小黄雀袭击留下的伤疤,他一副自卫和怨恨的口气。

    “她没什么可抱怨的,”他对哈利说,“她亲了克鲁姆,结果发现也有人想亲我。嘿嘿,自由国家嘛,我没做错什么。”

    哈利没有回答,假装专心在看明天上午魔咒课前要读完的那本书(《第五元素:探索》)。他虽然决心继续做这两个人的朋友,但现在很多时候都闭着嘴巴。

    “我从没对赫敏承诺过什么,”罗恩嘟囔道,“我要是跟她一起去参加斯拉格霍恩的圣诞晚会,可她从来没说……只是朋友……我是自由人……”

    哈利把《第五元素:探索》翻过一页,知道罗恩在看着他。罗恩的声音低了下去,在炉火在噼啪声中几乎听不见了,但哈利好像又听到了“克鲁姆”和“没啥可抱怨的”之类的话。

    赫敏的时间表太满,哈利到晚上才能跟她正经说上话,反正这时罗恩被拉文德缠得紧紧的,顾不到哈利在干什么。只要有罗恩在,赫敏就不肯坐在公共休息室里,所以哈利一般到图书馆去找她,这意味着谈话要悄悄地进行。

    “他爱亲谁就亲谁好了,”赫敏说,图书馆管理员平斯夫人正在后面的书架间巡视着,“我才不在乎呢。”

    她举起鹅毛笔,给正在写的字母i狠狠地点上一点,结果把羊皮纸戳了个窟窿。哈利没吱声,他觉得他的嗓子一直不用都快要失声了。他把头埋得更低了一点儿,继续在《高级魔药制作》“长生不老药”一节上做着笔记,有时会停下来辨认一番王子对利巴修·波拉奇加的有用补充。

    “顺便说一句,”过了一会儿赫敏说,“你要小心点儿。”

    “跟你说最后一遍,”哈利悄悄地说,这是他闷了四十五分钟后第一次开口,声音有点哑,“这书我不还了,我从混血王子这儿学到的比斯内普和斯拉格霍恩——”

    “我不是说你那个愚蠢的所谓王子,”赫敏凶巴巴地瞪了他的书一眼,好像它惹了她似的,“我是说刚才,到这儿来之前,我去盥洗室,那儿有一打女孩子,包括罗米达·万尼,都在讨论怎么能让你喝下迷情剂。她们都希望能被你带去参加斯拉格霍恩的晚会,而且好像都买了弗雷德和乔治的迷情剂——”

    “你怎么没把那些东西没收了呢?”哈利问,对赫敏维护规章制度的癖好在这节骨眼上松懈下来似乎觉得不可思议。

    “她们没把药水带进盥洗室,”赫敏轻蔑地说,“只是在讨论计策。我怀疑就连混血王子,”她又凶巴巴地瞪了那本书一眼,“也想不出法子同时弄出一打不同的迷情剂的解药来,换了我就赶快邀请一个人——这样别人就不会觉得还有机会了。就是明天晚上嘛,她们急眼了。”

    “没有一个我想邀请的人。”哈利嘟嚷道,他还是尽量不去想金妮,虽然她总是在他梦中出现,并且出现的方式让他衷心庆幸罗恩不会摄神取念。

    “好吧,那喝东西你可得当心,罗米达·万尼看上去可是认真的。”赫敏阴沉地说。

    她把那卷长长的羊皮纸朝上拉了拉,刷刷地接着写她那篇算术占卜课的论文。哈利看着她,思绪在很远的地方。

    “等一等,”他慢吞吞地说,“费尔奇不是把韦斯莱魔法把戏坊买的东西都禁止了吗?”

    “谁在乎过费尔奇禁止什么?”赫敏随口说道,一边还在专心写文章。

    “不是所有的猫头鹰都要被检查吗?那些女孩子怎么能把迷情剂带进学校呢?”

    “弗雷德和乔治把它们当香水和咳嗽药水送来的,这是猫头鹰订单服务的一部分。”

    “你知道的真多。”

    赫敏凶巴巴地瞪了他一眼,像瞪《高级魔药制作》一样。

    “这些都在他们暑假里给我和金妮看的瓶子背后写着呢。”她冷冷地说,“我可不会在别人饮料里下药……或假装下药,那也一样恶劣……”

    “是,好了,别介意,”哈利忙着,“问题是费尔奇给耍了,是不是?这些女孩子把东西伪装一下就可以带进学校!那马尔福为什么不能带项链——”

    “哦,哈利……别又提那个……”

    “啊,为什么?”哈利追问道。

    “你看,”赫敏叹了一口气,说道,“控密器能发现霉运咒和隐藏咒,是吧?它们是被用来探测黑魔法和黑魔法用品的,能在几秒钟之内探测到一个威力强大的咒语,比如项链上的那个。但是装错瓶子的东西就检测不出来了——再说,迷情剂不是黑魔法,又不危险——”

    “你说得倒轻巧。”哈利嘟嚷道,一边想到了罗米达·万尼。

    “——所以就要靠费尔奇来发现它不是咳嗽药水了,可他并不是很高明的巫师,我怀疑他能不能区分——”

    赫敏突然打住,哈利也听到了,身后阴暗的书架间有人走近。他们等了一会儿,平斯夫人那秃鹫般的面孔从拐角露了出来,凹陷的面颊、羊皮纸似的皮肤和长长的鹰钩鼻被她手里提的灯照得格外分明。

    “图书馆该关门了,”她说,“把借的书放回原——你对那本书干了什么?你这邪恶的孩子!”

    “这不是图书馆的,是我自己的!”哈利赶紧说,一边从桌上抄起那本《高级魔药制作》,可平斯夫人鹰爪般的手已经抓了过去。

    “抢劫!”她嘶声说,“亵渎!玷污!”

    “不过是书上写了点字!”哈利辩解着把书从她手里拽了回去。

    她看上去就像要发心脏病,赫敏匆匆收拾好东西,抓住哈利的胳膊把他拖走了。

    “你要是不小心点儿,她会禁止你进图书馆的。你干吗非得带那本愚蠢的书?”

    “她乱叫乱嚷又不是我的错,赫敏。你说她会不会听到你说费尔奇的坏话?我总觉得他们之间有点什么……”

    “哦,哈哈……”

    他们很高兴又能正常说话了,于是他们一边沿着亮着灯的空荡荡的走廊往公共休息室走,一边争论着费尔奇和平斯夫人是否有秘密恋情。

    “一文不值。”哈利对胖夫人说,这是节日的新口令。

    “你也一样。”胖夫人调皮地笑着,一边向前旋开把他们让了进去。

    “嘿,哈利!”哈利刚钻出肖像洞口,罗米达·万尼就说,“要喝一杯峡谷水吗?”

    赫敏回头向他丢下了一个“我说什么来着?”的眼色。

    “谢谢,不用了,”哈利忙说,“我不大爱喝。”

    “那,拿上这个吧,”罗米达把一个盒子塞到他手里,“巧克力坩埚,里面有火焰威士忌。我奶奶寄给我的,可是我不喜欢……”

    “这——好吧——多谢了,”哈利说,他想不出别的词,“哦——我是跟……”

    他匆匆跟着赫敏走开了,声音渐渐微弱下去。

    “跟你说了,”赫敏简明地说,“趁早邀请一个人,她们就不会来烦你了——”

    她脸上突然变得一片木然,因为她看到罗恩和拉文德正纠缠在一起,挤在一张扶手椅上。

    “晚安,哈利。”赫敏说,其实这时才七点钟,她没再说别的,径自回女生宿舍了。

    哈利上床时安慰自己:还有一天的课和斯拉格霍恩的晚会要对付,然后就可以跟罗恩一起去罗恩一起去陋居了。看来罗恩与赫敏不可能在节前和好,但假期也许能让两人冷静下来,反省一下自己的行为。

    但希望不是太大,第二天他跟他们俩一起上了变形课之后,觉得希望更渺茫了。他们已经上到人体变形这个特别难的课题。这节课要求对着镜子使自己的眉毛变色。赫敏刻薄地嘲笑着罗恩灾难性的第一次尝试——他让自己长出了两撇惹眼的八字胡。罗恩以牙还牙,每次麦格教授提问时他都惟妙惟肖地模仿赫敏在座位上跳起坐下,拉文德和帕瓦蒂觉得好笑极了,赫敏又差点哭了出来。下课铃一响她就冲出教室,一半的东西都没拿。哈利觉得此刻她比罗恩更需要安慰,便收拾起她的东西追了出去。

    终于追到了。赫敏刚从楼下盥洗室出来,旁边是卢娜·洛夫古德,正在胡乱地拍着她的后背。

    “哦,你好,哈利,”卢娜说,“你知道你有一根眉毛是金黄的吗?”

    “嘿,卢娜。赫敏,你东西没拿。”

    哈利把她的书递了过去。

    “哦,对了,”赫敏哽咽地说,一边接过自己的东西,又迅速扭过头去,掩饰她在用文具袋抹眼泪,“谢谢你,哈利。我得走了……”

    她匆匆离去,没有给哈利说安慰话的机会,虽然老实讲他也想不出合适的话来。

    “她有点儿不高兴,”卢娜说,“起先我还以为是哭泣的桃金娘呢,结果是赫敏。她提到了罗恩·韦斯莱……”

    “是啊,他们吵架了。”

    “罗恩有的时候说话很有趣,是不是?”两人一起走在走廊上,卢娜说,“可是也会有点刻薄,我去年就发现了。”

    “是啊。”哈利说。卢娜又显示出她的特殊才能——一语道破不愉快的真相,他还真没见过像她这样的人,“你这学期过得好吗?”

    “哦,还行。D.A.没有了,有点孤单,但金妮很好。那天她在变形课上制止了两个男生叫我‘疯姑娘’——”

    “你今晚愿意跟我去参加斯拉格霍恩的晚会吗?”

    这句话脱口而出,哈利已来不及阻止,他觉得好像是一个陌生人在说话。

    卢娜那双向外突出的眼睛惊讶地转向了他。

    “斯拉格霍恩的晚会?跟你?”

    “对,”哈利说,“我们都要带客人,所以我想你也许……我的意思是……”他急于澄清自己的意图,“我的意思是,只是作为朋友,你明白。但如果你不想……”

    他已经有点儿希望她不想去了。

    “啊,不,我愿意作为朋友跟你去!”卢娜笑逐颜开,哈利从没见过她这么灿烂的笑容,“没人邀请过我参加晚会,作为朋友!你是不是为这个还染了眉毛?我也要染吗?”

    “不用,”哈利坚决地说,“那是个错误。我要请赫敏帮我变回来。那,我八点在门厅等你。”

    “啊哈!”头上一个声音怪叫道,两人都吓了一跳。他们没注意,刚才正好从皮皮鬼的下面走过,他倒挂在一个枝形烛台上,正朝他们龇牙咧嘴地坏笑着。

    “傻宝宝请疯姑娘去参加晚会!傻宝宝爱上了疯姑娘!傻宝宝爱——上了疯姑——娘!”

    他嗖地飞走了,一边咯咯地笑着,一边尖叫着:“傻宝宝爱上了疯姑娘!”

    “这些事最好不要张扬。”哈利说。当然,一转眼好像全校都知道了哈利·波特邀请卢娜·洛夫古德去参加斯拉格霍恩的晚会。

    “你可以带任何人!”吃饭时罗恩不敢相信地说,“任何人!可你选了疯姑娘洛夫古德?”

    “别那么说她,罗恩。”金妮责备道,她刚好从哈利身后路过,到她朋友那边去,“我真高兴你要带她去,哈利,她可兴奋了。”

    她走过去跟迪安坐在了一起。哈利试图为金妮赞同他带卢娜去参加晚会而感到快乐,可是他做不到。赫敏一个人坐得远远的,拨弄着她的炖菜。哈利注意到罗恩正在偷偷地看她。

    “你可以去道歉啊。”哈利直率地提议说。

    “什么?再让一群小鸟来啄我?”罗恩嘟囔道。

    “你干吗要模仿她?”

    “她笑我的胡子!”

    “我也笑了,这是我见过的最傻的事。”

    但罗恩好像没听见,拉文德跟帕瓦蒂刚刚进来。拉文德挤到罗恩和哈利中间,伸出胳膊搂住了罗恩的脖子。

    “嘿,哈利。”帕瓦蒂说,她好像跟哈利一样,对两位朋友的行为感到有点儿难堪和厌烦。

    “嘿,”哈利说,“你好吗?你要留在霍格沃茨?我听说你父母想让你回去。”

    “我暂时说服了他们。凯蒂的事着实把他们吓坏了,但因为后来一直没事……哦,嘿,赫敏!”

    帕瓦蒂满脸带笑,哈利看得出她在为变形课上笑了赫敏感到内疚。他扭头一看,见赫敏也是一副笑容,如果可能的话,甚至可以说是灿烂的笑容。女孩子有时真是很奇怪。

    “嘿,帕瓦蒂!”赫敏说,全然不理会罗恩和拉文德,“你今晚去参加斯拉格霍恩的晚会吗?”

    “没人邀请我,”帕瓦蒂沮丧地说,“但是我很想去,听起来很棒……你会去的吧?”

    “嗯,我八点跟考迈克见面,我们——”

    好像皮搋子从堵塞的水池里拔出来的声音,罗恩浮出了水面。赫敏好像什么也没听见,什么也没看见。

    “——我们一起去。”

    “考迈克?”帕瓦蒂问,“你是说考迈克·麦克拉根?”

    “对,”赫敏甜甜地说,“就是差一点儿——”她格外强调了这个词“——当上格兰芬多守门员的那个。”

    “那你在跟他约会了?”帕瓦蒂瞪大了眼睛问。

    “哦——是啊——你不知道吗?”赫敏说着,非常不像赫敏地咯咯笑起来。

    “不会吧!”帕瓦蒂看上去对这个消息大为兴奋,“哇,你真是喜欢魁地奇球员,是不是?先是克鲁姆,然后是麦克拉根……”

    “我喜欢真正出色的魁地奇球员,”赫敏纠正地说,仍旧面带微笑,“好了,以后再聊……得去准备参加晚会了……”

    她走了。拉文德和帕瓦蒂马上把脑袋凑在一起议论着这个新情况,包括她们对麦克拉根的一切耳闻,以及她们对赫敏的一切猜测。罗恩表情异常麻木,一言不发。哈利留在那儿,思考着女孩子为了报复可以陷得有多深。

    晚上八点,他来到门厅,发现有异常多的女孩子在那儿游荡。当他走向卢娜时,她们似乎都在怨恨地盯着他。卢娜穿着一套镶着银色亮片的袍子,这引起一些窃笑,但其他方面她看上去还是挺好的。哈利很高兴她没戴萝卜耳环、黄油啤酒瓶塞项链和她的防妖眼镜。

    “嘿!我们走吧?”

    “哦,好啊,”她愉快地说,“晚会在哪儿?”

    “斯拉格霍恩的办公室。”哈利带着她登上大理石台阶,离开了那些眼光和嘀咕声,“你听说了吗,有吸血鬼要去呢。”

    “鲁弗斯·斯克林杰?”卢娜问。

    “我——什么?”哈利吃了一惊,问道:“你是说魔法部长?”

    “对,他是个吸血鬼。”卢娜十分肯定地说,“斯克林杰刚刚接替康奈利·福吉的时候,我爸爸写了一篇很长的文章,可是部里有人不让他发表。显然,他们不想泄漏真相!”

    哈利觉得说鲁弗斯·斯克林杰是吸血鬼太荒唐了,但他习惯了卢娜把她父亲的怪念头当真事儿讲,便没有说话。他们已经走近斯拉格霍恩的办公室,笑声、音乐声和响亮的说话声随着他们的脚步而增强。

    不知道是本来如此,还是因为施了魔法,斯拉格霍恩的办公室比一般教师的房间大得多。天花板和墙壁上挂着翠绿、深红和金色的帷幔,看上去像在一个大帐篷里。房间里拥挤闷热,被天花板中央挂着的一盏金色华灯照得红彤彤的。灯里有真的小精灵在闪烁,每个小精灵都是一个明亮的光点。远处一个角落传来响亮的、听起来像用曼陀铃伴奏的歌声;几个谈兴正浓的老男巫头上笼罩着烟斗的青雾;一些家养小精灵在小腿的丛林中吱吱穿行,托着沉甸甸的银盘,把它们的身体都遮住了,看上去就像漫游的小桌子。

    “哈利,我的孩子!”哈利和卢娜一挤进门,斯拉格霍恩便声如洪钟地叫道,“进来,进来,有这么多人都要让你见见呢!”

    斯拉格霍恩戴着一顶带缨穗的天鹅绒帽子,与他的吸烟衫很匹配。他不由分说地领着哈利走进人群,把哈利的胳膊抓得紧紧的,好像要带他幻影移形似的。哈利拉住卢娜的手,拽着她一起走。

    “哈利,我想让你见见埃尔德·沃普尔,我以前的学生,《血亲兄弟:我在吸血鬼中生活》的作者——当然,还有他的朋友血尼。”

    沃普尔是个戴着眼镜的小个子男人,他抓住哈利的手热切地握着。吸血鬼血尼又高又瘦,眼睛下有黑圈,一副厌倦的样子,一群女孩站在他旁边,好奇而兴奋。

    “哈利·波特,我太高兴了!”沃普尔说,一边瞪着近视的双眼仰望着哈利的面孔,“我那天还跟斯拉格霍恩教授说呢,我们大家拭目以待的《哈利·波特传》在哪儿呢?”

    “呃,”哈利说,“是吗?”

    “果然像霍拉斯说的那么谦虚!”沃普尔说,“但说真格的——”他态度一变,突然像谈起了生意,“我很愿意写这本书——人们渴望更多地了解你,亲爱的孩子,渴望!如果你能接受我的几次采访,每次四五个小时,那样,几个月就能成书。不会费你什么事,我保证——问问血尼是不是——血尼,别走!”沃普尔突然变得神色严厉起来,因为吸血鬼朝旁边那群女子蹭了过去,眼里带着饥饿的光。“给你,吃块馅饼。”沃普尔说着从一个托盘的小精灵那儿抓过一块塞到血尼手中,然后又把注意力转到哈利身上。

    “亲爱的孩子,你能赚多少钱啊,你想象不到——”

    “我实在不感兴趣。”哈利坚决地说,“我看到了一个朋友,对不起。”

    他拖着卢娜挤进人群;他确实看到了一头棕色的长发,好像消失在了两个古怪姐妹演唱组之间。

    “赫敏!赫敏!”

    “哈利!你在这儿,太好了!嘿,卢娜!”

    “你怎么了?”哈利问,赫敏看上去凌乱不堪,好像刚从魔鬼网中挣脱出来。

    “哦,我刚刚逃脱——我是说,我刚刚离开了考迈克。”她说,见哈利还在询问地看着她,又解释地加了一句,“在槲寄生底下。”

    “谁让你跟他来的。”哈利严厉地说。

    “我想他最能惹罗恩生气,”赫敏冷静地说,“我考虑过扎卡赖斯·史密斯,但是我想,总体上——”

    “你考虑过史密斯?”哈利反感地问道。

    “是啊,我现在希望选择的是他,跟麦克拉根一比,格洛普都显得像绅士。我们到那边去,可以看到他过来,他那么高……”

    三人向房间那头挤去,一边抓过几只装着蜂蜜酒的高脚杯,等到发现特里劳妮教授一个人站在那儿时,已经太晚了。

    “您好。”卢娜礼貌地说。

    “晚上好,亲爱的。”特里劳妮教授费了点劲才看清了卢娜。哈利又闻到了雪利料酒的气味。“最近我课上没见到你……”

    “嗯,我今年选了费伦泽的课。”卢娜说。

    “哦,当然,”特里劳妮教授带着怒气醉醺醺地干笑一声,说道,“我喜欢叫他驽马。你们可能以为,我回来了,邓布利多教授会把那匹马打发走吧?可是没有……我们还要分摊上课……这是侮辱,说真的,侮辱。你知道……”

    特里劳妮教授似乎醉得没有认出哈利。趁着她在激烈抨击费伦泽,哈利凑近赫敏说:“我们现在说清楚,你打算告诉罗恩你干预了守门员选拔赛吗?”

    赫敏扬起了眉毛。

    “你真以为我做得出那种事?”

    哈利精明地看着她。

    “赫敏,如果你能邀请麦克拉根——”

    “那不一样,”赫敏傲然道,“我没打算告诉罗恩守门员选拔赛上本来会发生什么,或不会发生什么。”

    “那就好,”哈利热切地说,“不然他又会崩溃,我们下一场又完了——”

    “魁地奇!”赫敏气呼呼地说,“男孩子就只关心这个吗?考迈克没问过一个关于我本人的问题,一直给我大讲特讲考迈克·麦克拉根的一百个惊险救球——哎呀,他来了!”

    她动作快得像幻影移形,前一秒还在这儿,下一秒就从两个大笑的女巫中间钻过去消失了。

    “看到赫敏了吗?”一分钟后麦克拉根从人堆里挤过来问道。

    “没有,对不起。”哈利说完,赶紧转身加入卢娜的谈话,一时竟忘记了她面前的人是谁。

    “哈利·波特!”特里劳妮教授用那带着回响的深沉声音叫了起来,第一次注意到了哈利。

    “啊,您好。”哈利冷漠地说。

    “我亲爱的孩子!”她说,声音很小,但传得很远,“那些谣传!那些做事!救世之星!当然,我早就知道了……兆头总是不好,哈利……可是你为什么不来上占卜课了呢?对你来说,这门课尤为重要啊!”

    “啊,西比尔,我们都觉得自己的课最重要!”一个洪亮的声音说,斯拉格霍恩出现在特里劳妮教授的另一边,他面色通红,天鹅绒帽子有点歪,一手端着蜂蜜酒,一手举着一块巨大的百果馅饼,“可是我想我从没见过这样一个魔药方面的天才!”他用宠爱的,虽然有些充血的眼睛看着哈利,“有天赋——像你妈妈!我只教过几个天资这么高的学生,我可以告诉你,西比尔——就连西弗勒斯——”

    哈利惊恐地看到斯拉格霍恩伸出一只胳膊,像是从空气中把斯内普钩了出来。

    “别偷偷摸摸的,来跟我们聊聊,西弗勒斯!”斯拉格霍恩快活地打着饱嗝说,“我正谈到哈利在魔药学上的特殊才能!当然也有你的功劳,你教了他五年!”

    斯内普被斯拉格霍恩的胳膊箍住了肩膀,动弹不得,他的目光顺着鹰钩鼻子落到哈利身上,黑眼睛眯缝着。

    “有趣,我从没觉得我教会过波特任何东西。”

    “哦,那就是天才!”斯拉格霍恩叫道,“你没看见他第一节课交给我的活地狱汤剂呢——没见过哪个学生第一次能做得比他更好,我想就连你,西弗勒斯——”

    “是吗?”斯内普平静地说,眼睛像钻子似的盯着哈利。哈利有点不安,惟恐斯内普追究起他在魔药学上新才华的来源。

    “提醒我一下,你还修了什么课,哈利?”斯拉格霍恩问。

    “黑魔法防御术,魔咒课,变形课,草药课……”

    “一句话,当傲罗需要学的所有课程。”斯内普说,带着微微一丝冷笑。

    “是的,我就是想当傲罗。”哈利挑战地说。

    “你会是一名优秀的傲罗的!”斯拉格霍恩声音洪亮地说。

    “我觉得你不应该当傲罗,哈利。”卢娜出乎意料地说,大家都看着她,“傲罗是腐牙阴谋的一部分。我以为大家都知道呢。他们要利用黑魔法和牙龈病从内部搞垮魔法部。”

    哈利噗噗一笑,把一半蜂蜜酒吸到鼻腔里。真的,光为这个带卢娜来也值了。他从杯子上抬起头,咳嗽着,脸上湿漉漉的,还带着笑,却又看到一件像是有意要让他兴致更高的事情:德拉科·马尔福被费尔奇揪着耳朵朝这边走了过来。

    “斯拉格霍恩教授,”费尔奇呼哧呼哧地说,下巴上的肉抖动着,金鱼眼中闪着抓到学生调皮捣蛋时的那种疯狂的光,“我发现这个男孩躲在楼上走廊里,你给他发请柬了吗?”

    马尔福挣脱了费尔奇的手,看上去气急败坏。

    “行了,没邀请我,”他愤愤地说,“我想闯进来,高兴了吧?”

    “不,我不高兴!”费尔奇说,这话与他脸上的得意全然不符,“你有麻烦了!校长不是说未经允许晚上不许乱走吗?嗯?”

    “不要紧,阿格斯,不要紧,”斯拉格霍恩挥了挥手说,“圣诞节嘛,想参加晚会又不是罪过。这次就算了吧,下不为例。德拉科,你可以留下。”

    费尔奇那愤慨和失望的表情自然是意料之中的。但令哈利纳闷的是,马尔福为什么几乎同样不高兴呢?斯内普看着马尔福的眼神为什么既愤怒又……这可能吗?……有点害怕?

    可是哈利几乎还没来得及记住眼前所见,费尔奇已经转身拖着步子,一边小声嘟嚷着走开了,马尔福也已经整理出一副笑脸感谢斯拉格霍恩的宽大,斯内普的表情又平静得深不可测了。

    “没什么,没什么,”斯拉格霍恩一摆手,说道,“毕竟,我认识你的祖父……”

    “他一向对您称赞有加,先生,”马尔福马上说,“说您是他知道的最好的魔药专家……”

    哈利瞪着马尔福,不是为这马屁而惊奇(他见马尔福拍过斯内普好多回了),而是马尔福看上去确实有点病态。很久以来他第一次这么近地观察马尔福。他发现马尔福的眼睛下面有黑圈,皮肤明显有些发灰。

    “我有话跟你说,德拉科。”斯内普突然说。

    “哎呀,西弗勒斯,”斯拉格霍恩说,又打了一个饱嗝,“圣诞节,别太严厉——”

    “我是他的院长,严厉不严厉应由我决定。”斯内普简短地说,“跟我来,德拉科。”

    两人走了,斯内普在前,马尔福气呼呼地后面跟着。哈利犹豫地站了片刻,然后说:“我去去就来,卢娜——哦——上厕所。”

    “好的。”卢娜愉快地说。哈利匆匆钻进人群时,似乎听到她又对特里劳妮教授讲起腐牙阴谋,特里劳妮教授好像还真感兴趣。

    出来之后,哈利从兜里抽出隐形衣披到身上,这样做很容易,因为走廊上很空,难的是找到斯内普和马尔福。哈利跑了起来,斯拉格霍恩办公室里仍在传出的音乐与谈话声掩盖了他的脚步声,也许斯内普把马尔福带到他的地下办公室去了……也许正在把他送回斯莱特林的公共休息室……哈利还是把耳朵贴到一扇门上。当他凑到走廊上最后一间教室的钥匙孔上时,顿觉一阵狂喜,他听到了说话声。

    “……不能再出纰漏,德拉科,要是你被开除——”

    “那事跟我无关,知道吗?”

    “我希望你说的是真话,因为那事拙劣而又愚蠢,你已经受到怀疑了。”

    “谁怀疑我?”马尔福生气地问,“再说最后一遍,不是我干的,知道吗?那个叫凯蒂的女孩准是有个没人知道的仇人——别那样看着我!我知道你在干什么,我又不傻,可是没用——我能阻止你!”

    停了一阵子,斯内普轻声说:“呃……贝拉特里克斯姨妈教过你大脑封闭术。你有什么念头想瞒着你的主人,德拉科?”

    “我没想瞒着他,我只是不要你插在里面。”

    哈利把耳朵贴得更紧了一些……是什么使马尔福开始这样对斯内普说话的呢?斯内普,马尔福以前可是好像一直挺尊敬,甚至挺喜欢他的啊?

    “所以你这学期躲着我?你怕我干涉?你要知道,德拉科,如果换了别人,我多次叫他来我办公室而他不来——”

    “关禁闭!报告邓布利多!”马尔福讥笑道。

    又停了一阵子,斯内普说:“你很清楚我不想做这些事。”

    “那你最好别再叫我去你的办公室。”

    “听我说,”斯内普的声音压得太低了,哈利把耳朵使劲贴在钥匙孔上才能听到,“我想帮助你。我对你母亲发过誓要保护你。我立了牢不可破的誓言,德拉科——”

    “看来你必须打破了,因为我不需要你的保护。这是我的工作,他给我的,我正在做。我有一个计划,会成功的,只是时间比我预计的要长些!”

    “你的计划是什么?”

    “你管不着!”

    “如果你告诉我,我可以帮你——”

    “我已经有足够的帮手,谢谢,我不是一个人!”

    “你今晚无疑是一个人,这是极其愚蠢的,在走廊里游荡,没有岗哨也没有后援。这些是低级错误——”

    “本来有克拉布和高尔跟着我,可是你关了他们的禁闭!”

    “小点儿声!”斯内普警告道,因为马尔福这时激动得提高了嗓门,“你的朋友克拉布和高尔这次要想通过黑魔法防御术的O.W.Ls考试,还得多下点儿功夫——”

    “通过不了有什么关系?黑魔法防御术——只是一个笑话,一场戏,对不对?好像我们中间有谁需要黑魔法防御——”

    “这是一场对成功非常关键的戏,德拉科!”斯内普说,“如果我不会演戏,你想我这些年会在哪儿?听我说!你现在很不谨慎,夜里到处乱走,被人当场抓住,还有,如果你依赖克拉布和高尔这样的助手——”

    “不是只有他们,我身边还有别人,更强的人!”

    “为什么不能告诉我,我可以——”

    “我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你想抢我的功!”

    又停了一阵子,斯内普冷冷地说道:“你说话像个小孩子。我很理解你父亲入狱令你心烦意乱,但——”

    哈利几乎连一秒钟的思想准备都没有,就听到马尔福的脚步声在门那边响起。他赶紧闪到一边,门已砰地打开了,马尔福大步朝走廊那头走去,经过斯拉格霍恩办公室敞开的门口,转过拐角不见了。

    哈利大气不敢出,继续蹲伏着,斯内普慢慢走出教室,表情深不可测,回去参加晚会了。哈利蹲在隐形衣下,脑子飞快地转动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