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客风云传斑驳的牢房:妈妈,永远的良师益友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学校大全网 时间:2019/08/21 07:45:01

妈妈,永远的良师益友

 妈妈带她走进舞蹈世界
  黑色练功服很妥贴地包裹着她纤细如柳枝般的身材,白净的瓜子脸,凤眼柳眉,娟秀、柔美。典型的江南女子韵味,但她却是一位不折不扣喝牛奶吃羊肉长大的内蒙姑娘。修长的四肢、纤纤的十指,她身上的每一个“部件”似乎都贴着“舞蹈”的标签。可边巍巍说,作为舞蹈演员,她的身材条件并不是很好。
  所以,当巍巍提出要学舞蹈时,也是舞蹈演员出身的妈妈开始并不赞同。因为妈妈懂得,舞蹈是一种很苛刻的艺术,不仅仅对人的外貌体形有诸多挑剔,而且对人的文化艺术修养等素质有极高的要求,还得有很大的体力付出。巍巍在那时知道了自己并不是天生做舞蹈演员的料,但她那份对舞蹈刻骨铭心的热爱却一丝都没有减少。
  小时候常常看着妈妈她们在舞台上跳舞,小巍巍的心里充满了羡慕和憧憬。梦幻缤纷的舞台灯光,华美艳丽的服饰,行云流水般的舞姿,巍巍的灵魂也飞到了舞台上。
  这个倔强的小女孩一而再再而三地向妈妈表示,她能吃苦,并一定能够跳得很好!妈妈只好自己编了一套舞蹈,对巍巍进行考前的训练。
  慈爱的妈妈变成了严厉的老师,妈妈想尽自己的全力去帮助女儿实现梦想。
  巍巍确实感觉到学舞蹈比她想像的还要辛苦,但为了自己的那份热爱,她很懂事地理解妈妈的那份苦心,很刻苦地练功,无怨无悔。
  1993年,12岁的巍巍考入内蒙古艺术学院。
  妈妈为她鼓劲加油
  巍巍曾经练过速滑,所以身材显得有些胖。班上多的是那些与生俱来能歌善舞的蒙古姑娘,她们个子高挑、身材资质很不错,相比之下,巍巍只能是只“丑小鸭”。因此,无论是在教室里还是在舞台上,巍巍总是被安排在最角落里。这让巍巍很受伤。
  虽然巍巍不说什么,但细心的妈妈还是看懂了女儿的那份失落感,她不断地鼓励女儿:“既然选择了舞蹈,就一定要承受各种辛苦,包括被埋没不被重视。但只要你是努力的、勤奋的,哪怕把你放在最角落,你照样可以从角落里发出光来!你的自身条件确实比别人差,要超过自己的同学,只有趁别人不注意的时光!”从此,别人休息时,巍巍在偷偷地练功;别人出去玩时,巍巍还是在练功房里练功。一些虚荣的女生在比谁的衣裳好看,谁的化妆品高档,谁的男朋友有钱,而巍巍只是一心一意地关心自己的舞蹈功底有没有长进。
  功夫不负有心人,14岁那年,巍巍作为被选拔出来的最优秀的五名学生之一,参加了学校里一个舞蹈《创伤曲》的排练,而且,在五个女孩中,她是唯一一个能坚持着跳下来的女孩。脱颖而出的巍巍终于刷新了老师的偏见:“边巍巍你就是拿她没办法,即使把她放在最不重要的位置,她照样会出挑。你不关注她还是不行啊!”她不仅从此成为重点培养的对象,还成了她的学弟学妹们的楷模。
  1998年边巍巍从内蒙古艺术学院毕业,进了周恩来总理创建的内蒙古直属乌兰牧骑艺术团。1999年,18岁的巍巍在杭州参加了全国第四届“独、双、三人舞”比赛。她是那种很抢眼的女孩,所以,她一上台就吸引了诸多的目光。杭州歌舞团的团长邓京山想把巍巍 “挖”过来。
  但巍巍特别舍不得离开的就是她那位良师益友般的妈妈。在巍巍犹豫不决的时候,还是妈妈鼓励她放飞自己,走出去开开眼界,学习更多的东西。巍巍到杭州歌舞团后,妈妈一直写信打电话鼓励她适应新的环境,给自己一个更高的定位:要学习古典的、现代的和民族的舞蹈,更全面地发展自己的舞蹈技艺。
  巍巍进团5年,几乎年年都有成果。她成为入选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工程的舞剧《阿姐鼓》中的第二代女主角;双人舞《生息》获得了浙江省第六届音乐舞蹈节一等奖;双人舞《夜戏》获“荷花杯”舞蹈比赛创作优秀奖。很快成为杭歌青年舞蹈演员中的佼佼者。
  妈妈是她疗伤的港湾
  韩国首尔国际舞蹈大赛创办于2004年,分芭蕾舞、现代舞和民族舞,评委由各国资深舞蹈家担任,每年都有几十个国家和地区的选手参赛。比赛要经过初选、复赛和决赛,历时近3个月。属于高规格的国际舞蹈赛事。
  参加第三届首尔国际舞蹈大赛的强手如林:中国、美国、俄罗斯、日本、加拿大等30个国家和地区都派团参加。中国的各舞蹈团体更是非常重视这项赛事,包括中央民族歌舞团、中国歌剧舞剧院、解放军艺术学院、香港现代舞蹈团等非常有实力的团体都选派演员参赛,而在民族舞比赛上,不仅要和日本、韩国、俄罗斯等国外演员比,更像是国内舞蹈界顶尖高手的一次大比拼。
  本来,杭州歌舞团安排巍巍和另一位选手排练了现代舞,但在快到比赛的前两个月得知,另一位选手超龄了,边巍巍只好临时选报了民族舞。25岁的她已经是参赛女演员中年龄最大的。6月份给大赛组委会寄送了录像带后,由于高强度的超负荷练功,她在一次排练时阑尾炎突然发作。
  开刀、养伤一个月,在最最困难的时光,巍巍自然又想到了亲爱的妈妈,无论是身体的调理还是参赛的舞蹈排练,她都需要妈妈那双温柔、善良、灵巧的手。因为她参赛的《奋飞》和《吉祥》两个舞蹈都是原生态的蒙古舞,民族韵味十分浓郁。回到内蒙古,回到妈妈的身边,重温那种原汁原味的民族风情,她又找回了以前的感觉。
  在妈妈无私地帮助下,她的身体和舞技都得到了很好地恢复和长进。
  比赛中,巍巍只是尽情地舞蹈着,淋漓尽致地展示着,她跳得轻松自如、游刃有余,发挥得相当出色,在如云的高手中一路过关斩将,以浓郁独特的草原风情和细腻柔美的舞蹈语言,征服了观众,甚至于评委们原本挑剔的目光也变得不再挑剔,只有雷动的掌声和连声的赞美:这个地方小团出来的小姑娘真厉害!民族组的金奖就这样被巍巍捧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