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客风云传新手村铁箱:哈利波特与混血王子 第26章 岩洞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学校大全网 时间:2019/08/23 09:55:14
哈利可以闻到大海的气味,听见波涛汹涌的声音。他望着远处月光下的大海和繁星点点的夜空,一阵寒冷的微风吹拂着他的头发。他站在一块露出海面的高高的黑色岩石上,海浪在他脚下翻滚,泛起泡沫。他扭头朝后望去。身后耸立着一座悬崖,陡峭的岩壁直落而下,黑糊糊的看不清面目。几块很大的岩石,如哈利和邓布利多站着的这块,似乎是过去某个时候从悬崖的正面脱落下来的。四下里光秃秃的,满目荒凉,除了苍茫的大海和岩石,看不见一棵树,也没有草地和沙滩。

    “你觉得怎么样?”邓布利多问。听他那口气,仿佛他在问哈利这里是不是一个理想的野餐地点。

    “他们把孤儿院的孩子带到这儿来了?”哈利问,他想象不出比这儿更不舒服的旅游地了。

    “确切地说,不是这儿。”邓布利多说,“在我们后面那些悬崖的半腰上,有一个勉强称得上村庄的地方。我相信他们把孤儿们带到了那儿,让他们呼吸呼吸大海的空气,看看海浪。不,我认为只有汤姆·里德尔和那几个被他欺负的孩子曾经到过这个地方。麻瓜不可能爬上这块大岩石,除非他们特别擅长攀岩;船也没法靠近悬崖,周围的水域太危险了。我可以想象里德尔是怎么爬上来的,魔法肯定比绳索更管用。他还带了两个小孩子,大概是为了享受恐吓他们的乐趣吧。我想其实他一个人上来就行了,你说呢?”

    哈利又抬头看了看那道悬崖,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可是他的——还有我们的——目的地还在更远一点的地方。走吧。”

    邓布利多示意哈利走到岩石边缘,岩石上许多可供踩脚的参差不齐的凹缝,通向下面那些在悬崖周围、半露出海面的巨型卵石。从这里攀岩而下非常危险,邓布利多那只焦枯的手不听使唤,行动比较迟缓。低处的岩石被海水冲刷得溜溜溜的。哈利感觉到散发着海腥味儿的冰冷水花溅在他脸上。

    “荧光闪烁!”邓布利多下到最靠近悬崖正面的那块巨型卵石上,蹲下身念了句咒语。星星点点的金光在他身下几英尺处的黝黑海面上闪烁着。他身边那道漆黑的岩壁也被照亮了。

    “看见了吗?”邓布利多轻声问,一边把魔杖举得更高一些。哈利看见悬崖上有一道裂缝,黑黢黢的海水在里面打着旋儿。

    “你不介意把身上弄湿吧?”

    “没关系。”哈利说。

    “那就把你的隐形衣脱掉——现在没必要穿着它了——然后让我们冒险试一试吧。”

    邓布利多突然变得像年轻人一样身手敏捷,他从那块卵石上轻轻地滑进海水里,朝岩石表面那道漆黑的裂缝游去。他把魔杖叼在嘴里,采用的是完美的蛙泳姿势。哈利脱下隐形衣塞进口袋,也跟了上去。

    海水冷极了。哈利的衣服被水浸透之后,变得胀鼓鼓沉甸甸的,拽着他直往下沉。他深深吸了几口气,闻到刺鼻的盐腥味儿和海藻味儿,他挣扎着寻找那道正往悬崖深处移动、变得越来越小的闪烁的亮光。

    很快,裂缝变成了一条漆黑的暗道,哈利看得出来,涨潮的时候暗道肯定会被海水灌满。两边沾满黏泥的岩壁只间隔三英尺宽,在邓布利多魔杖一闪而过亮光照耀下,像柏油一样闪着湿漉漉的光。再往里去一点,暗道向左一拐,哈利看见它一直伸向悬崖的最深处。他继续跟着邓布利多往前游,冻得麻木的手指在粗糙、潮湿的岩石上擦过。

    然后,他看见前面的邓布利多从水里站了起来,银白色的头发和黑色长袍都闪烁着水光。哈利游到那里,发现有台阶通向一个很大的岩洞。他费力地登上台阶,水从湿透的衣服里哗哗往下直流。他终于走出了海水,周围的空气寂静而寒冷,他控制不住地瑟瑟发抖。

    邓布利多已经站在了岩洞中央,魔杖高高地举在手里,他原地缓缓地转着圈,仔细查看着岩壁和洞顶。

    “没错,就是这个地方。”邓布利多说。

    “你怎么知道的?”哈利小声问。

    “它见识过魔法。”邓布利多简短地说。

    哈利不知道他这样浑身发抖,是因为寒冷侵入了骨髓呢,还是因为他也意识到了魔咒的存在。他注视着邓布利多继续在原地慢慢地旋转,显然是在专注地研究某些哈利看不见的东西。

    “这只是前厅,是入口大厅,”邓布利多过了片刻说道,“我们需要进到里面去……现在挡住我们的是伏地魔布下的机关,而不是大自然设置的障碍……”

    邓布利多走近洞壁,用焦黑的指尖抚摸着它,又用一种奇怪的、哈利听不懂的语言轻声说着什么。邓布利多从左边绕着岩洞走了两圈,边走边尽可能地触摸粗糙的洞壁,偶尔停下来用手指在某个地方上上下下地摸索一番。最后,他终于停住脚步,把手掌平按在洞壁上。

    “这儿,”他说,“我们从这儿进去。入口是隐蔽的。”

    哈利没有问邓布利多是怎么知道的。他从没见过哪个巫师这样解决难题:只用眼睛看,用手摸。不过哈利早就知道,弄得乒乒乓乓、烟雾大作的,通常是水平较低的人的特点,而不是高手的做派。

    邓布利多从洞壁前往后退了几步,用魔杖指向岩石。顿时,那里出现了一道拱门的轮廓,放射出耀眼的白光,似乎裂缝后面有强烈的灯光照着。

    “你成——成功了!”哈利说,他的牙齿在嘚嘚地打着战,但他的话音未落,那道轮廓就不见了,岩石还跟刚才一样坚硬厚实,上面什么也没有。邓布利多扭头看了看。

    “哈利,真对不起,我忘记了。”他说,他用魔杖一指哈利,哈利的衣服立刻变得干爽、暖和了,就像挂在熊熊的炉火前烘过一样。

    “谢谢。”哈利感激地说,可是邓布利多已经又把注意力转向了坚实的洞壁。他没有再尝试别的魔法,只是站在那里,全神贯注地盯着洞壁,似乎那上面写着什么极为有趣的东西。哈利一动不动地站在那儿,他不想打断邓布利多的思路。

    然后,足足过了两分钟,邓布利多轻声说:“哦,当然不会。太低级了。”

    “你说什么,教授?”

    “我认为,”邓布利多说着用那只没有受伤的手从长袍里掏出一把银质的短刀,就是哈利用来切魔药配料的那种,“我们需要付出代价才能通过。”

    “代价?”哈利说,“你必须给这道门一些东西?”

    “是的,”邓布利多说,“如果我没有弄错的话,是血。”

    “血?”

    “所以我说太低级了。”邓布利多说,他的口气里透着轻蔑,甚至失望,似乎伏地魔没能达到邓布利多预期的标准,“我相信你也明白,其道理是想让对手削弱自己方能进入。伏地魔又一次没能理解,有许多东西比肉体的伤害可怕得多。”

    “是啊,但如果能够避免……”哈利说,他遭受过的痛苦太多了,不愿意再经历更多。

    “有时候是无法避免的。”邓布利多说着把长袍袖子往上抖了抖,露出了受伤的那只手的小臂。

    “教授!”哈利看见邓布利多举起了短刀,赶紧走上前去阻止道,“让我来,我——”

    他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更年轻,更结实?然而邓布利多只是微微笑了笑。一道银光闪过,喷出一股殷红,岩石表面顿时洒满了闪亮的、暗红色的血珠。

    “你很善良,哈利。”邓布利多说,他用魔杖尖划过他在自己手臂上割开的那道深深的伤口,伤口立刻就愈合了,就像斯内普给马尔福疗伤的情景一样,“可是你的血比我的更有价值。啊,看来真的有效,是不是?”

    洞壁上又一次出现了那道白得耀眼的拱门轮廓,这次它没有隐去。拱门里那块洒满鲜血的岩石突然消失了,露出一个门洞,里面似乎是无尽的黑暗。

    “跟我来吧。”邓布利多说着走过了门洞,哈利跟在他后面走了进去,一边匆匆点亮了自己的魔杖。

    他们眼前是一副十分怪异的景象。他们站在一片黑色的大湖岸边,湖面无比宽阔,一望无际,哈利看不见远处的对岸。他们所处的山洞很高,抬头望去也看不见洞顶。远远的,像是在湖的中央,闪烁着一道朦胧的、绿莹莹的光,倒映在下面死寂的湖水中。除了那道绿光和两根魔杖发出的亮光,四下里完全是浓得化不开的黑暗,而这几道亮光的穿透性也不像哈利预想的那么强,这里的黑暗似乎比普通的更稠密,更厚重。

    “我们往前走吧,”邓布利多轻声说,“千万小心,不要踩进水里。紧紧地跟着我。”

    他绕着湖岸往前走,哈利紧跟在他后面。他们的脚步踏在湖边狭窄的岩石上,发出啪啪的回声。他们一直往前走,可是四周的景象没有丝毫改变:一边是粗糙的岩洞壁,另一边是无边无际、光滑如镜的黑色湖面,湖的正中央闪烁着那道神秘的绿光。哈利感觉这个地方以及这种寂静令人压抑,心神不安。

    “教授?”他忍不住问道,“你认为魂器藏在这里?”

    “哦,是的,”邓布利多说,“是的,我相信是藏在这里。问题是,我们怎么才能找到它。”

    “我们不能……我们不能试一试飞来咒吗?”哈利说,他知道这肯定是一个愚蠢的建议,但他虽然嘴上不愿意承认,可心里却巴不得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

    “当然可以,”邓布利多突然停住脚步,哈利差点儿撞到他身上,“你为什么不试一试呢?”

    “我?噢……好吧……”

    哈利没有料到这点,他清了清嗓子,举起魔杖,大声说道:“魂器飞来!”

    随着爆炸般的一声巨响,一个白森森的大家伙从二十英尺开外的漆黑湖面上蹿了上来。哈利还没来得及看清那是什么,哗啦一声,它又消失了,在平静的水面上溅起大片很深的波纹。哈利惊得往后一跳,撞在岩壁上。他转向邓布利多,心脏仍在咚咚地狂跳着。

    “那是什么?”

    “我想,如果我们试图抓取魂器,它就会做出反应。”

    哈利转脸又看了看湖水。湖面又变得像黑色的玻璃一样,明亮而光滑了。那些波纹消失的速度快得离奇,但哈利的心仍然跳得像打鼓一样。

    “你早就知道会发生那样的事吗,先生?”

    “我早就知道如果我们明目张胆地想拿到那个魂器,肯定就会遭遇一些什么。哈利,你的主意很不错,用最简便的方法弄清了我们面对的是什么。”

    “但是我们并不知道那个东西是什么。”哈利说,眼睛望着平静而凶险的湖面。

    “你应该说那些东西,”邓布利多说,“我不相信它们只有一个。我们继续往前走好吗?”

    “教授?”

    “怎么了,哈利?”

    “你认为我们需要下到湖里去吗?”

    “下湖?除非我们的运气特别不好。”

    “你不认为魂器在湖底下吗?”

    “哦,不……我认为魂器在湖的中央。”

    邓布利多指了指湖中央那道朦胧的绿光。

    “那么我们必须到湖中央才能拿到它了?”

    “是的,我认为是这样。”

    哈利没再说什么。他脑子里想的净是水怪、水妖、水鬼、巨蟒和幽灵……

    “啊哈!”邓布利多说着又停住了脚步,这次哈利真的撞到了他身上。哈利在黑黢黢的湖水边踉跄着眼看快要栽倒,邓布利多用那只没有受伤的手紧紧抓住他的手臂,把他拉了回来。“真抱歉,哈利,我应该打个招呼的。请往后站,贴在岩壁上,我认为我已经找着地方了。”

    哈利不明白邓布利多的意思。在他看来,这一片漆黑的湖岸跟别处没有什么不同,然而邓布利多像是觉察到了某些特殊之处。这次,他的手不是在岩壁上抚摸,而是在空气中慢慢划动,似乎想找到并抓住某个无形的东西。

    “嗬嗬!”几秒钟后,邓布利多高兴地说。他把手一合,抓住了空气中哈利看不见的某个东西。邓布利多慢慢挪向湖边,哈利紧张地注视着邓布利多带铜扣的鞋尖挪到了岩石边缘的最外面。邓布利多仍然悬空攥着那只手,另一只手举着魔杖,用魔杖尖敲了敲他的拳头。

    立刻,一条粗粗的绿色铜链突然从湖水深处冒了出来,蹿向邓布利多紧攥的拳头。邓布利多用魔杖敲了敲链条,链条便开始像蛇一样从他的拳头里滑过,在地上盘成一堆,丁丁当当的声音撞在岩壁上,发出响亮的回声。链条把某个东西从漆黑的湖底拽了上来。哈利惊愕地看着一条小船的船头如幽灵一般突然冒出湖面,像链条一样发出绿莹莹的光,朝哈利和邓布利多站着的湖岸漂浮过来,几乎没有带起一丝涟漪。

    “你怎么知道它在那儿?”哈利惊诧地问。

    “魔法总会留下痕迹的,”邓布利多说,随着砰的一声轻响,小船撞上了湖岸,“有时候是非常明显的痕迹。我教过汤姆·里德尔,知道他的风格。”

    “这……这只小船安全吗?”

    “哦,我认为是安全的。伏地魔需要有一种办法,在他万一需要探望或取走他的魂器时,可以顺利地穿过湖面,以免激怒他安置在湖里的那些家伙。”

    “那么,如果我们乘着伏地魔的船过湖,水里的那些家伙就不会对我们下手了,是吗?”

    “我认为我们必须做好心理准备,一旦它们发现我们不是伏地魔,肯定会对我们下手的。不过,到目前为止,我们进行得还算顺利。它们允许我们把小船从湖里弄了上来。”

    “可是它们为什么要让我们这么做呢?”哈利问,他无法摆脱脑海里浮现出的可怕画面:当他们远远离开湖岸时,便会有许多触手从漆黑的湖水里伸出来。

    “伏地魔坚信只有技艺十分高超的巫师才能发现那条小船,他的自信是有道理的。”邓布利多说,“我认为,他准备好了冒险让别人发现小船——在他看来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他知道他在前面还设置了一些只有他自己能够穿越的障碍。待会儿我们就能看到他是不是正确了。”

    哈利低头看看小船。确实是一条很小的船。

    “它好像不是给两个人坐的,能吃得住我们俩的重量吗?我们俩加在一起会不会太重了?”

    邓布利多轻声笑了。

    “伏地魔不会考虑到重量,他只考虑有多少魔法力量穿越了他的湖。我倒认为这条船可能被施了一个魔咒,一次只能乘坐一位巫师。”

    “那——?”

    “我认为不会把你算在内的,哈利,你不够年龄,还没有资格。伏地魔怎么也不会想到一个十六岁的少年会来到这个地方。我认为,跟我的力量相比,你的力量恐怕可以忽略不计。”

    这番话听得哈利垂头丧气,邓布利多大概也意识到了这点,他又补充道:“伏地魔错了,哈利,伏地魔错了……老年人低估年轻人,是愚蠢和健忘的……好了,这次你先上,留神别碰到水。”

    邓布利多让到一边,哈利小心翼翼地爬上船。邓布利多也跨了进去,把链条盘起来堆在船底。他们紧紧地挤在一起,哈利没法舒舒服服地坐着,只能蹲下来,膝盖顶在船帮上。小船立刻就出发了,四下里一片寂静,只有船头穿透水面发出的柔和的沙沙声。小船在自动行驶,不用他们动手,似乎有一根看不见的绳索把它拉向了湖中央的那道绿光。很快,山洞的岩壁看不见了,他们感觉就像在大海上一样,只是周围没有海浪。

    哈利低头看去,随着小船的行进,只见魔杖的光亮映在黑糊糊的水面上,闪烁着点点金光。小船在玻璃一般光滑的湖面切开深深的波纹,像黑色镜面上的沟槽……

    就在这时,哈利看见了它——白得像大理石一样,在水面下几英寸的地方漂浮。

    “教授!”他说,惊恐的声音在寂静的水面上发出响亮的回音。

    “哈利?”

    “我好像看见水里有一只手——一只人的手!”

    “是的,我相信你看见了。”邓布利多平静地说。

    哈利低头望着湖水深处,寻找着那只消失的手,嗓子眼里涌起一种想吐的感觉。

    “那么,刚才从水里蹿出来的那个东西——?”

    没等邓布利多回答,哈利就自己找到了答案。魔杖的亮光又掠过一片水面,这次哈利看见离水面几英寸的地方仰面躺着一个死人:他那双睁着的眼睛迷迷蒙蒙的,好像里面结着蛛网,头发和长袍像烟雾一样在他身体周围打着旋儿飘荡着。

    “这里面有死尸!”哈利说,他的声音听上去比平常尖利得多,简直不像是他自己的。

    “是的,”邓布利多心平气和地说,“但是我们暂时还用不着担心它们。”

    “暂时?”哈利重复了一遍这个词,把目光从湖水里收了回来,望着邓布利多。

    “只要它们仅仅在我们船底下静静地漂浮着,”邓布利多说,“一具死尸没有什么可怕的,哈利,就像黑暗没有什么可害怕的一样。可伏地魔不这样认为,他肯定暗暗地害怕这两样东西。他又一次暴露了他缺乏智慧。当我们面对死亡和黑暗时,我们害怕的只是未知,除此之外没有别的。”

    哈利什么也没说。他不想争辩,但他一想到他们周围和他们船底下漂浮着死尸,就觉得特别恐怖,而且,他不相信那些死尸没有危险。

    “可是刚才就有一具跳了出来。”他说,努力想使声音像邓布利多的那样平静自然,“我试着用飞来咒召集魂器时,一具死尸蹿出了湖面。”

    “是啊,”邓布利多说,“我相信当我们去拿魂器时,就会发现它们不那么安静了。不过,就像居住在寒冷和黑暗中的许多生物一样,它们害怕光明和温暖,到时候如果需要的话,我们可以求助于它们——火,哈利。”邓布利多看到哈利脸上困惑的表情,又微笑着补充道。

    “噢……是啊……”哈利急忙说。他转过脸去望着那道绿光,小船仍然不可阻挡地朝那里驶去。现在,他再也无法假装自己不害怕了。一望无际的黑湖,里面漂浮着死尸……他觉得他碰见特里劳妮教授,把福灵剂交给罗恩和赫敏,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他突然希望自己当时好好地跟他们告一个别……而且,他甚至没有看见金妮……

    “快要到了。”邓布利多欢快地说。

    果然,绿光似乎终于变得更大更亮了,几分钟后,小船轻轻地撞在一个什么东西上,停住了。哈利起先没有看清,等他举起点亮的魔杖,便看见他们来到了湖中央一座光滑的岩石小岛上。

    “小心别碰到湖水。”哈利从船上下来时,邓布利多再次警告道。

    小岛跟邓布利多的办公室差不多大:一大块平坦的黑色石板,上面空荡荡的,只有发出那道绿光的光源。现在离近了看,绿光显得明亮多了。哈利眯起眼睛看着它,起初他以为是一盏什么灯,接着他看到绿光是从一个类似冥想盆的石盆里发出来的,石盆下面有个底座。

    邓布利多走近石盆,哈利也跟了过去。他们并排站在那里,望着石盆里面。满满一盆翠绿色的液体,发出闪闪的磷光。

    “这是什么?”哈利轻声问。

    “我不能肯定,”邓布利多说,“不过,是比鲜血和死尸更令人担心的东西。”

    邓布利多把遮住那只黑手的长袍袖子朝上抖了抖,枯焦的手指尖伸向了表面。

    “先生,不,别碰它——!”

    “我碰不到它。”邓布利多淡淡地笑了笑,“看见了吗?我的手没办法再往前伸了。你试试看。”

    哈利瞪着眼睛把手伸向石盆,想去触摸那些液体。可他遇到了一股无形的阻力,他的手无法接近液体。不管他的手怎么使劲往下伸,手指碰到的似乎都是坚硬无比、牢不可摧的空气。

    “哈利,请你让开。”邓布利多说。

    他举起魔杖,在液体表面做出一些复杂的动作,嘴里无声地念叨着什么。什么动静也没有,只是液体发出的光似乎更明亮了一些。哈利默默地看着邓布利多作法,直到邓布利多收回魔杖,他才觉得又可以说话了。

    “你认为魂器就藏在这里面吗,先生?”

    “哦,是的。”邓布利多更专注地凝视着石盆。哈利看见他的脸倒映在平滑的绿色液面上。“可是怎么才能拿到它呢?这种液体,手抻不进去,不能使它分开、把它舀干或者抽光,也不能用消失咒使它消失,用魔法使它变形,或用其他方式改变它的性质。”

    邓布利多似乎是心不在焉地又举起魔杖,在空中旋转了一下,变出一只高脚水晶酒杯抓在手里。

    “我只能得到这样的结论:这种液体需要喝掉。”

    “什么?”哈利说,“不行!”

    “我认为是这样:只有把它喝掉,我才能让石盆变空,看清底下藏着什么。”

    “可是如果——如果它把你毒死了呢?”

    “哦,我相信它不会有那样的作用。”邓布利多轻松地说,“伏地魔不会愿意毒死来到这座小岛上的人。”

    哈利无法相信。难道邓布利多又是那样荒唐地一味把人往好处想吗?

    “先生,”哈利说,努力使自己的声音听上去显得通情达理,“先生,我们面对的是伏地魔——”

    “对不起,哈利。我应该这么说:他不会愿意立即害死来到这座小岛上的人。”邓布利多自己纠正道,“他会让他们再活一段时间,弄清他们怎么能够穿越他的那些防御机关,最重要的是,弄清他们为什么如此渴望清空石盆。你别忘了,伏地魔相信只有他一个人知道他的魂器。”

    哈利还想说话,但邓布利多举起一只手让他别出声。邓布利多对着翠绿色的液体微微皱起眉头,显然在费力地思索着什么。

    “毫无疑问,”他最后说道,“这种药剂肯定会阻止我获取魂器。它大概会使我瘫痪,使我忘记我到这里来的目的,使我感到极度痛苦,无法集中意念,或者以其他方式使我丧失能力。如果出现这种情况,哈利,就需要你来确保我不停地喝下去,即使你必须把药水灌进我紧闭的嘴巴里。明白吗?”

    他们的目光在石盆上方相遇了。两张惨白的脸都被那种古怪的、绿莹莹的光映照着。难道,就是为了这个才邀请他一起来的——就是为了他能强迫邓布利多喝下一种或许会给他带来无法忍受的痛苦的药水?

    “你还记得我带你一起来的条件吗?”邓布利多问。

    哈利迟疑着,望着那双被石盆的光映得发绿的蓝眼睛。

    “可是,万一——?”

    “你发誓要听从我的命令的,是不是?”

    “是,可是——”

    “我提醒过你可能会有危险,是不是?”

    “是,”哈利说,“可是——”

    “那就好,”邓布利多说着又把袖子往上抖了抖,举起空的高脚酒杯,“这就是我的命令。”

    “为什么不能让我来喝药水呢?”哈利绝望地问。

    “因为我比你老得多、聪明得多,而我的价值比你小得多。”邓布利多说,“我最后再问一遍,哈利,你能不能向我发誓,你会尽全部的力量让我继续喝下去?”

    “难道不可以——?”

    “你能不能发誓?”

    “可是——”

    “发誓,哈利!”

    “我——好吧,可是——”

    不等哈利再提出反抗,邓布利多就把水晶杯子放进了液体。那一瞬间,哈利真希望邓布利多不能用酒杯接触到药水,然而,水晶杯一下子就沉了下去。杯子满了,邓布利多把它举到了嘴边。

    “祝你健康,哈利。”

    他一饮而尽。哈利惊恐注视着,两只手紧紧地攥着石盆的边缘,攥得指尖都发麻了。

    “教授?”他看到邓布利多放下了空杯子,便担忧地问,“你感觉怎么样?”

    邓布利多摇了摇头,他的眼睛是闭着的。哈利不知道他是不是很痛苦。邓布利多闭着眼睛再一次把杯子伸进了石盆,舀起满满的一杯,又喝了下去。

    邓布利多默默地喝了三杯。喝到第四杯时,他踉踉跄跄地往前扑倒在石盆上。他的眼睛仍然闭着,呼吸很沉重。

    “邓布利多教授?”哈利说,他的嗓子眼发紧,“你能听见我说话吗?”

    邓布利多没有回答。他的脸在抽搐,似乎他正在沉睡,正在做一个可怕的噩梦。他攥着杯子的手松弛下来,药水眼看就要洒了,哈利上前一步抓住水晶杯,把它端得稳稳的。

    “教授,你能听见我说话吗?”他又大声问了一遍,声音在山洞里回荡。

    邓布利多喘着粗气说话了,哈利简直听不出那是他的声音,因为他从未见过邓布利多这样害怕。

    “我不想……别逼我……”

    哈利望着他如此熟悉的这张苍白的面孔,望着那个鹰钩鼻子和那副半月形眼镜,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不喜欢……想停止……”邓布利多呻吟着说。

    “你……你不能停止,教授,”哈利说,“你必须不停地喝下去,记得吗?你告诉过我,你必须不停地喝下去。来……”

    哈利把杯子硬塞到邓布利多的嘴边往里灌着,邓布利多把杯子里剩下的药水喝了下去。哈利真讨厌自己,从心底里反感自己的所作所为。

    “不……”邓布利多呻吟着,哈利重新把酒杯放进石盆,为他舀起满满一杯,“我不想……我不想……放开我……”

    “没事的,教授,”哈利说,他的手在颤抖,“没事的,有我呢——”

    “让它停止,让它停止。”邓布利多呻吟道。

    “好的……好的,这就让它停止。”哈利哄骗他说。又把酒杯里的液体灌进了邓布利多张开的嘴巴里。

    邓布利多失声尖叫,凄厉的声音越过沉寂的黑湖,在大山洞里回荡着。

    “不,不,不……不……我不能……我不能,别逼我,我不想……”

    “没事的,教授,没事的!”哈利大声说,他的手抖得太厉害了,几乎舀不起第六杯药水了。石盆已经空了一半。“你什么事也没有,你是安全的,这不是真的,我发誓这不是真的——来,把这个喝了,把这个喝了……”

    邓布利多听话地喝了下去,就好像哈利递给他的是一种解药,可是,他刚喝光杯里的药水,就扑通跪倒在地上,全身无法控制地颤抖起来。

    “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他哭泣着说,“请让它停止吧,我知道我做错了,哦,请让它停止吧,我再也、再也不会了……”

    “这就让它停止,教授。”哈利说,他的声音变得又粗又哑,他把第七杯药水灌进了邓布利多的嘴里。

    邓布利多蜷缩成一团,似乎周围有一些看不见的人在折磨他。他的手胡乱挥动着,差点把哈利颤抖的手里重新舀满的杯子打翻,嘴里呻吟道:“别伤害他们,别伤害他们,求求你,求求你,都是我的错,冲我来吧……”

    “来,把这个喝了,把这个喝了,你很快就没事了。”哈利不顾一切地说,邓布利多又一次听话地张开了嘴巴,尽管他的眼睛闭得紧紧的,从头到脚抖个不停。

    然后,他向前一扑,再一次大声惨叫,并用拳头捶打着地面,哈利满满地舀起了第九杯药水。

    “求求你,求求你,求求你,不要……不要那个,不要那个,让我做什么都行……”

    “喝吧,教授,喝吧……”

    邓布利多像个渴极了的孩子一样喝着,可是刚一喝完又惨叫起来,好像他的五脏六腑都着了火似的。

    “不要了,求求你,不要了……”

    哈利舀起第十杯药水,觉得水晶杯已经擦着盆底了。

    “我们就要成功了,教授,把这个喝了,把这个喝了吧……”

    他支起邓布利多的肩膀,邓布利多又一次喝干了杯里的液体。哈利重新站起来舀了满满一杯子,邓布利多突然喊叫起来,声音比任何时候都要痛苦:“我想死!我想死!让它停止,让它停止吧,我想死!”

    “把这个喝了,教授,把这个喝了吧……”

    邓布利多又喝了,可是刚一喝完,他就喊道:“让我死吧!”

    “喝完——喝完这一杯就行!”哈利喘着气说,“就喝这一杯……快要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

    邓布利多大口喝光了杯子里的最后一滴药水,然后,他呼噜呼噜地喘着粗气,脸朝下翻滚在地上。

    “不!”站起来重新用酒杯舀药水的哈利喊道,他把杯子扔进了石盆,冲过来扑在邓布利多身边,把他翻过来仰面躺着。邓布利多的眼镜歪了,嘴巴张得大大的,眼睛紧闭着。“不,”哈利一边摇晃着邓布利多一边说,“不,你没有死,你说过这不是毒药,醒醒,快醒醒——恢复活力!”他用魔杖指着邓布利多的胸口喊道,一道红光一闪,可是什么反应也没有。“恢复活力——先生——求求你——”

    邓布利多的眼皮在抖动,哈利的心欢跳起来。

    “先生,你——?”

    “水。”邓布利多声音嘶哑地说。

    “水,”哈利喘着粗气说,“——好的——”

    他一跃而起,抓起刚才丢在石盆里的杯子。他没有注意到那个金挂坠盒就盘绕在它下面。

    “清水如泉!”他用魔杖指着酒杯大喊了一声。

    杯里立刻出现了满满的清水。哈利跪在邓布利多身边,扶起他的头,把杯子端到他的唇边——可是杯子已经空了。邓布利多呻吟了一声,又开始重重地喘着粗气。

    “刚才还有的——等等——清水如泉!”哈利又用魔杖指着杯子说道。转眼间,杯里又是满满的清水,可是他刚把它端到邓布利多的嘴边,水就又一次消失了。

    “先生,我在想办法,我在想办法!”哈利焦急万分地说,但是他知道邓布利多不可能听见。邓布利多翻过去侧身躺着,嗓子里发出粗重的、呼噜呼噜的喘息声,听上去令人心痛欲绝。“清水如泉——清水如泉——清水如泉!”

    杯子再一次变满又变空。邓布利多的呼吸已经很微弱了。哈利的大脑紧张地转动着,他本能地知道只有一个办法能够弄到水,那是伏地魔早就计划好了的……

    他奔过去扑倒在岩石边,把杯子伸进湖里,舀了满满一杯冰冷的湖水,这次水没有消失。

    “先生——给!”哈利喊道,他向前一扑,笨手笨脚地把水倒在了邓布利多的脸上。

    他只能做到这样了,因为,他那没拿杯子的胳膊上有一种冷飕飕的感觉,但并不是因为有冰冷的湖水溅在上面。一只黏糊糊、白森森的手抓住了他的手腕,那个家伙正在慢慢地把他往岩石后面拖。湖面不再光滑如镜,而是在剧烈地搅动。哈利望去,到处都是白森森的脑袋和手从黑糊糊的水里冒出来,男人的,女人的,孩子的,都睁着凹陷的、没有视觉的眼睛,朝岩石这边漂浮过来:漆黑的湖水里浮现出一大片死尸。

    “统统石化!”哈利大喊,他一边拼命抓住岛上光滑潮湿的岩石表面,一边用魔杖指着那个抓住他胳膊的阴尸。阴尸松开了他,扑通一声跌回到水里。哈利挣扎着站起来。可是更多的阴尸已经爬上了岩石,它们枯槁的手抓住溜滑滑的岩石,空洞洞、雾蒙蒙的眼睛盯着他,被水浸湿的破衣烂衫拖在身后,一张张凹陷的脸上带着鄙夷的神情。

    “统统石化!”哈利又大喊了一声,他一边后退一边使劲在空中挥舞着魔杖。六七具阴尸被击倒了,但是更多的阴尸朝他逼来。“障碍重重!速速禁锢!”

    几具阴尸踉跄着摔倒了,其中一两个被绳子捆了起来,然而,在它们后面爬上岩石的那些阴尸只是跨过它们,或踩着它们倒下的身体又走了过来。哈利继续使劲挥舞着魔杖,大声喊道:“神锋无影!神锋无影!”

    阴尸们破烂的湿衣服和冰冷的皮肤上出现了深深的大口子,但没有一滴血流出来。它们无知无觉,继续一步步逼了过来,朝哈利伸出一双双干枯的手。哈利又往后退了几步,感觉有胳膊从后面搂住了他,那些像死亡一样冰冷、没有血肉的胳膊,把他从地面上抱了起来,缓缓地、但毫不犹豫地走向了黑湖。哈利知道他没有办法脱身,他肯定会被淹死的,成为另一具守护伏地魔某个灵魂碎片的阴尸……

    可是就在这时,黑暗中出现了腾腾的火焰:一个明亮的、金红色的火环环绕在岩石周围,那些紧紧抓住哈利的阴尸一具具变得脚步踉跄、身体摇晃。它们不敢穿过火焰进入湖水,只好扔下了哈利。哈利摔在地上,脚滑在岩石上,擦破了胳膊,但是他赶紧挣扎着爬起来,举起魔杖警惕地望着四周。

    邓布利多已经又站了起来,他的脸色像周围的阴尸一样惨白,但是个子比它们都高,火光在他的眼睛里跳动。他的魔杖像火把一样高高地举着,魔杖尖上蹿出一道道火焰,像一根巨大而温暖的套索,把阴尸们都围了起来。

    阴尸们互相撞在一起,晕头转向地想逃避围住它们的火焰……

    邓布利多从石盆底下捞起挂坠盒,塞进了他的长袍里面。他一言不发,示意哈利到他身边去。阴尸们被火焰弄昏了头脑,似乎没有意识到它们追捕的人正要离开小岛。这时邓布利多领着哈利向小船走去,那道光环围着他们一直移动。不知所措的阴尸们簇拥着他们来到湖边,迫不及待地重新滑入黑暗的湖水中。

    哈利浑身都在发抖,他以为邓布利多没有力气爬上小船了。邓布利多上船的时候脚步有些踉跄,他似乎在用全部的精力维持他们周围那道防护的光环。哈利扶着他,让他在小船里坐好。两人刚刚挤坐进去,小船就掠过漆黑的水面往回驶去,离开了仍然被火环包围的岩石。那些在水下漂浮的阴尸似乎再也不敢露面了。

    “先生,”哈利喘着气说,“先生,我忘记了——忘记了火——他们突然朝我扑来,把我吓坏了——”

    “可以理解。”邓布利多喃喃地说。哈利惊恐地听出他的声音十分虚弱。

    随着砰的一声轻响,他们到了岸边,哈利抢先跳下小船,回身搀扶邓布利多。邓布利多刚一上岸,举着魔杖的手就垂了下去。火环消失了,但是阴尸没有再从湖里冒出来。小船又一次沉入水中,那根链条也丁丁当当地重新滑进湖水里。邓布利多重重地叹了一口气,身体靠在山洞的岩壁上。

    “我很虚弱……”他说。

    “别担心,先生,”哈利赶紧说道,他看到邓布利多极度苍白的脸色和精疲力竭的样子,心里非常不安,“别担心,我们俩会回去的……靠在我身上,先生……”

    哈利把邓布利多那只没有受伤的手臂拉过来搭在自己的肩膀上,他承受着校长的大部分重量,沿着湖边往回走。

    “那个保护机关……毕竟还是……设计得很巧妙的。”邓布利多有气无力地说,“一个人是不可能做到的……你干得不错,非常漂亮,哈利……”

    “现在别说话了,”哈利说,邓布利多的声音变得这样含糊,脚步变得这样无力,真让他感到害怕,“节省些体力,先生……我们很快就会离开这里的……”

    “那道拱门肯定又封死了……我的刀子……”

    “用不着了,我被岩石擦伤了,”哈利坚决地说,“你只要告诉我位置……”

    “这儿……”

    哈利把受伤的胳膊的石头上擦了擦,拱门收到这份血的礼物,立刻重新打开了。他们穿过外面的山洞,哈利搀扶着邓布利多,回到悬崖上那道裂缝里冰冷的海水中。

    “一切都会顺利的,先生,”哈利一遍又一遍地说着,刚才邓布利多虚弱的声音让他担忧,现在他的沉默更让他揪心,“差不多快要到了……我可以幻影显形,把我们俩都带回去……别担心……”

    “我不担心,哈利,”邓布利多说,尽管海水寒冷刺骨,他的声音却多了一点儿气力,“我和你在一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