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客风云传新绅士归来:哈利波特与混血王子 第28章 王子逃逸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学校大全网 时间:2019/08/23 09:56:15
 哈利觉得自己好像也飞了出去;这没有发生……这不可能……

    “离开这里,快点儿!”斯内普说。

    他一把抓住马尔福的后脖颈,用力把他第一个推出了门外;格雷伯克和那身材粗壮的食死徒兄妹紧跟其后,他们俩兴奋地喘着粗气。当他们从门口消失后,哈利意识到自己又可以动了。现在让他木呆呆地瘫靠在墙上的不是魔法,而是恐惧和震惊。当那个一脸凶相的食死徒最后一个离开塔顶、正要从门口消失时,他一时掀开了隐形衣。

    “统统石化!”

    食死徒踉跄了一下,好像有什么硬东西砸到了他的背上,然后就像尊蜡像一样倒了下去。但是他还没着地,哈利就已经越过了他,朝着漆黑楼梯跑了下去。

    恐惧撕扯着哈利的心……他必须找到邓布利多,必须抓住斯内普……不知怎的这两件事联系在了一起……如果这两件事都做成了,他就可以使一切逆转……邓布利多就不可能死去……

    他纵身跃过最后十级螺旋形楼梯,落地后停住脚,举起魔杖。昏暗的灯光照着满是灰尘的走廊,好像半个屋顶都塌了。一场激烈的战斗正在他面前进行,他试图弄清是谁和谁在交战,忽然听到那个令他憎恶的声音叫道:“都结束了,该走了!”只见斯内普消失在走廊远处的拐角处,他和马尔福似乎是毫无损伤地冲了出去。哈利拔腿急追,忽有一人投身朝他扑来,原来是狼人格雷伯克。哈利还没来得及举起魔杖,格雷伯克已经扑到他身上。哈利仰天倒了下去,感到又脏又乱的头发遮住了他的脸,汗臭和血腥味灌入了他的口鼻之中,贪婪的热气喷到了他的喉咙口……

    “统统石化!”

    哈利感到格雷伯克倒在他身上,赶忙使出九牛二虎之力推开狼人。这时,只见一道绿光飞来,他赶忙躲开,然后不顾一切地向混战的人群冲去。脚下好像踩到了又软又滑的什么东西,他踉跄了一下,见是两具躯体脸朝下躺在血泊之中,但他来不及细看。哈利看到了火光般飞舞的红发,是金妮正在和粗壮的食死徒阿米库斯对战。阿米库斯朝她不停地施着魔法,而她左躲右闪,阿米库斯哈哈大笑道:“钻心剜骨——钻心剜骨——你不可能永远跳来跳去的,宝贝儿——”

    “障碍重重!”哈利大喊道。

    他的魔咒正中阿米库斯的胸口,随着一声杀猪似的嚎叫,阿米库斯的身子飞了起来,撞到对面的墙上,然后滑了下去,被挡住看不见了,因为罗恩、麦格教授和卢平正在那边各处迎战一个食死徒。更远一点儿,唐克斯和一个身材庞大的金发巫师正战得不可开交,那巫师发的咒语四处乱飞,碰到墙壁反弹出去,石头震裂了,窗户玻璃震碎了……

    “哈利,你从哪儿来?”金妮叫道,但哈利没有时间回答她。他低着头,向前急奔,惊险地躲过头顶上方的一个爆炸,瓦砾碎片如阵雨一般。绝不能让斯内普逃掉,他必须抓住斯内普……

    “那边!”麦格教授喊道,哈利瞥见女食死徒阿莱克托双手护头飞奔着从走访上逃去,她哥哥紧随其后。哈利奋力追着,可是脚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摔了一跤,他发现自己横躺在一个人的腿上,扭头一看,竟是脸色苍白的纳威趴在地上。

    “纳威,你——?”

    “我没事,”纳威嘟囔了一声,手紧紧地捂住肚子,“哈利……斯内普和马尔福……跑掉了……”

    “我知道,我正在追他们!”哈利说道,在地上冲着一个正在制造最多混乱的大块头金发食死徒施了一个魔咒,正中他的脸部,他发出一声痛苦的怒吼,转过身子晃了两下,吃力地跟在食死徒兄妹后面逃走了。

    哈利从地上爬起来,顺着走廊向前飞奔,不顾身后乒乒乓乓的激战声、其他人叫他回去的大喊声,以及躺在地上、不知死活的人的微弱呼叫声……

    他在拐弯处刹住脚,运动鞋踩在血迹上直打滑,斯内普已经没有影子。是不是他已经进入了有求必应屋的密室里面,还是凤凰社设了屏障,不让食死徒朝那边撤退?他飞奔着冲向下一条空空的走廊,只听见自己沉重的脚步声和咚咚的心跳声。幸好他突然看到一行带血的脚印,说明至少有一个食死徒正朝着前门的方向逃走——也许有求必应屋真的被堵上了——

    他又在一个拐弯处刹住脚,正好一个咒语飞过,他连忙俯身躲到一副盔甲后面,盔甲被炸烂了。他突然看见食死徒兄妹正从大理石楼梯上往下奔逃,连忙向他们施了几个魔咒,但只击中了楼梯口画像中几个戴着假发的女巫,她们尖叫着跑进了旁边的画框。哈利从被炸烂的盔甲上跳过去,听见越来越多的尖叫声和喊叫声,好像城堡里的其他人都被惊醒了……

    他朝一个近道飞奔而去,希望超过食死徒兄妹并追上斯内普和马尔福,他们现在一定已经到达场地了。在那段隐蔽楼梯的中部,他没忘记跳过那级会消失的台阶,然后从底部的一个挂毯后面冲了出去,看到走廊里站着一群穿着睡衣、不知所措的赫奇帕奇学生。

    “哈利!我们听到一声响动,还有人提到了黑魔标记——”厄尼·麦克米兰说道。

    “闪开!”哈利喊道,把两个男生撞到一边,奔下大理石楼梯。橡木大门被炸开了,门前的石板上沾有血痕,好几个吓呆了的学生在墙边挤成一团,其中一两个还用胳膊遮住了脸。巨大的格兰芬多沙漏被咒语击中,里面的红宝石还噼里啪啦地不停地往石板上掉……

    哈利飞奔过门厅,冲进外面漆黑的场地。他依稀看见三个人影正在草坪上奔跑,从外形看是大块头金发食死徒,以及跑在前面的斯内普和马尔福。一旦出了校门,他们就可以使用幻影移形了……

    哈利奋力急追,夜晚的凉风撕扯着他的肺。他突然看见前方一道闪光映出了那三个人的轮廓,他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光亮,仍继续狂追,还够不着向他们瞄准发射咒语——

    又是一道闪光,叫喊声,还击的光束,哈利知道了,是海格从他的木屋里冲了出来,正在试图阻食死徒逃跑。尽管每次呼吸都像要撕裂他的肺,胸部的刺痛像火烧火燎一样,哈利还是加快了脚步,他脑海里响着一个声音:“别让海格……别让海格也……”

    突然有个东西狠狠地砸在哈利的后腰上,他向前栽倒了,脸重重地磕在地面上,鼻孔流出了血。他翻过身,举起魔杖,知道自己走近道超过的食死徒兄妹又追上来了……

    “障碍重重!”他一边大叫,一边又翻过身,匍匐在地面上,他的魔咒奇迹般地击中了一个,那人踉跄着倒在地上,又绊倒了另一个。哈利纵身跃起,向斯内普追去……

    直到这时,他才透过突然钻出云层的月牙的微笑,看见海格的巨大轮廓。金发食死徒正向这个狩猎场看守一个接一个地施着魔咒,但从巨大母亲那里继承来的强健体魄和粗厚皮肤似乎保护了海格。然而斯内普和马尔福仍在逃跑,很快就要跑出大门了,就可以幻影移形了——

    哈利狂奔着从海格和他的对手身边跑了过去,指着斯内普的后背大喊:“昏昏倒地!”

    没有打中,红光飞过斯内普的头顶。斯内普迅速转身并大叫道:“德拉科,快跑!”他和哈利相距二十米开外,四目对视,几乎同时举起了魔杖。

    “钻心剜——”

    但是斯内普躲避着咒语,在哈利的咒语还未说完前就将他击倒了。哈利打了个滚又爬了起来,却听见身后的大块头食死徒大吼道:“火焰熊熊!”随着一声爆破般的巨响,一个飞舞着的橙色火球四窜开来。海格的木屋着火了。

    “牙牙在里面,你这个恶魔——!”海格怒吼道。

    “钻心剜——”哈利指着前面火光里的身影再次高喊,但是斯内普又把他的魔咒挡掉了。哈利看到他在冷笑。

    “你别用不可饶恕咒了,波特!”斯内普在熊熊的火焰、海格的怒吼和火屋里的牙牙的狂吠声中喊道,“你还没有足够的胆量和能力——”

    “速速禁——”哈利咆哮道,但斯内普几乎是懒洋洋地轻轻拔开了他的魔咒。

    “回击啊!”哈利冲他狂叫道,“回击啊,你这个懦夫——”

    “懦夫,你是说我吗,波特?”斯内普吼道,“你父亲从来不敢攻击我,除非是四对一,我倒想知道你会叫他什么呢?”

    “昏昏倒——”

    “又被挡掉了,又被挡掉了,一直挡到你知道闭上嘴巴,闭上大脑为止,哈利!”斯内普冷笑道,同时又一次拨开了魔咒,“快过来!”他冲着哈利身后的大块头食死徒喊道,“该走了,别让魔法部发现我们——”

    “障碍重——”

    但哈利还没来得及说完咒语,一阵无法忍受的剧痛突然袭来,他跪在了草地上。有人在尖叫,剧痛足以使他毙命,斯内普要把他折磨致死或者致疯——

    “不!”斯内普咆哮道,剧痛消失得像来时一样迅速,哈利蜷曲着躺在漆黑的草地上,紧握魔杖,不停地喘着粗气,只听见他头顶上的什么地方斯内普大叫着:“你们忘记命令了吗?波特属于黑魔王——我们别碰他!走!走!”

    食死徒兄妹和大块头食死徒服从了命令,朝着大门口跑去,哈利觉得自己脸下的大地都在颤抖。哈利使足力气,愤怒地呐喊一声,他不顾自己死活,再次站了起来,步履蹒跚地朝斯内普追去,他现在像憎恨伏地魔一样憎恨斯内普了——

    “神锋无——”

    斯内普轻挥魔杖,魔咒再次被击退。但这时哈利离斯内普只有几步远,终于可以看清斯内普的脸了。斯内普不再冷笑或讥笑,闪耀的火光映照着一张充满愤怒的脸。哈利集中全部意念想道:“倒挂金——”

    “不,波特!”斯内普尖叫道。随着一声巨响,哈利向后炸飞了,又一次重重地摔在地上,这次手中的魔杖飞了出去。他听见海格的大喊声和牙牙的狂吠声。斯内普走近哈利,低头瞪着他,此时的哈利同邓布利多一样手无魔杖,毫无反抗之力。燃烧的木屋映照出斯内普苍白的脸庞,脸上满是憎恨,同杀死邓布利多时一样。

    “你竟敢用我的魔咒来攻击我,波特?是我发明了这些魔咒——我,混血王子!你要用我的发明来攻击我,像你地肮脏的父亲一样,是吗?我说不行……不行!”

    哈利扑向他的魔杖,但斯内普向魔杖施了个魔咒,魔杖飞入黑暗中不见了。

    “那么你杀了我吧!”哈利喘息道,他一点儿都不害怕,只有愤怒和蔑视,“像杀他一样杀了我吧,懦夫——”

    “不许——”斯内普尖叫道,他的脸突然变得无比疯狂,毫无人性,好像同他们身后火屋里厉声狂吠的那条狗一样痛苦,“——叫我懦夫!”

    斯内普猛烈地抽打着空气。哈利感到有种白热的、像鞭子样的东西打在脸上。他被重重地抽倒在地上,满眼冒着金星,有一阵子好像停止了呼吸。就在这时,他听见一阵翅膀的扑棱声,巨大的影子遮住了天空中的星星。巴克比克已经飞到了斯内普的头上,刀一样锋利的爪子抓得斯内普连连后退。哈利坐了起来,刚才撞到地上的脑袋还眩晕着,只见斯内普拼命奔跑着,巨大的巴克比克拍着翅膀在后面紧追不放,发出一种哈利从未听过的尖厉吼叫——

    哈利挣扎着站了起来,东倒西歪地寻找他的魔杖,希望能继续追击。但当他在草丛里拨开树枝摸索时,就知道已经太晚了。确实是太晚了,等他找到魔杖转过身时,只看见鹰头马身有翼兽在大门口的空中盘旋着,斯内普已经在魔法学校外幻影移形了。

    “海格,”哈利喃喃道,他环顾四周,头还在发晕,“海格?”

    他跌跌撞撞地朝燃烧的房子走去,只见一个巨大的身影扛着牙牙从火焰中走了出来。哈利欣慰地叫了一声,跪了下去。他的四肢都在发抖,浑身疼痛,每吸一口气都是一阵刺痛。

    “你没事吧,哈利?你没事吧?说话呀,哈利……”

    海格汗毛粗重的大脸在哈利脑袋上方晃来晃去,把星星都遮住了。哈利能闻到木头和狗毛烧焦的味道。他伸出手摸了摸旁边牙牙温热而颤抖的身体,知道它还活着。

    “我没事,”哈利喘息着说,“你呢?”

    “我当然……那还要不了我的命。”

    海格双手钳住哈利的双臂把他扶起来,力气那么大,以致哈利的双脚悬空了。海格把他放回到地上,他看到海格的一只眼睛下面有个很深的伤口,血正顺着脸颊往下流,伤口在迅速肿胀。

    “应该把你房子的火灭掉,”哈利说,“咒语是清水如泉……”

    “我知道差不多是那样。”海格嘟囔道。他举起一把冒着烟的粉红色花伞,说道:“清水如泉!”

    一道水柱从伞顶飞出。哈利也举起魔杖——此时他觉得它像是铅做的,也念道:“清水如泉!”他和海格把水浇在房子上,直到浇灭了最后一点火星。

    “还不是太糟,”几分钟后,海格望着冒烟的废墟,满怀希望地说,“没有什么邓布利多摆不平的……”

    一听到邓布利多的名字,哈利的胃里一阵剧烈的灼痛。沉默和寂静中,恐惧感在体内增长。

    “海格……”

    “听到他们过来的时候,我正在给护树罗锅包扎伤腿,”海格悲伤地说,仍然盯着他那烧毁的木屋,“都烧成枯树枝了,可怜的小东西们……”

    “海格……”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了,哈利?我看到那些食死徒从城堡里跑下来,但斯内普对他们干什么?他去哪儿了——他是在追他们吗?”

    “他……”哈利清了一下嗓子,惊吓和烟雾使得他的喉咙发干,“海格,他杀了……”

    “杀了?”海格低头瞪着哈利大声说,“斯内普杀人了?你在说什么,哈利?”

    “邓布利多,”哈利说,“斯内普杀了……邓布利多。”

    海格呆呆地看着哈利,毛发间露出的那一小块脸庞一片茫然,困惑不解。

    “邓布利多怎么了,哈利?”

    “他死了。斯内普杀了他……”

    “别这么说,”海格粗声说,“斯内普杀了邓布利多——别说傻话,哈利。你是怎么了?”

    “我看到的。”

    “不可能。”

    “我看到了,海格。”

    海格摇着头,他的表情混合着怀疑和同情。哈利知道海格以为他是刚才被魔咒击中了头,现在还眩晕着说胡话呢……

    “事情一定是这样的,邓布利多一定是让斯内普跟着那些食死徒,”海格充满信心地说,“我猜他是不能暴露身份。现在,把你送回学校去吧。快,哈利……”

    哈利也不再试图争辩或解释了。他仍然不由自主地瑟瑟发抖。海格很快就会知道的……当他们朝城堡走去时,哈利见到许多窗子里的灯都亮了。他可以清楚地想象里面的情景,大家奔走相告,描述食死徒刚刚进来的情景,黑魔标记闪耀在霍格沃茨魔法学校的上空,一定有人被杀了……

    橡木大门敞开在他们的面前,灯光照在车道和草坪上。慢慢地,穿着睡衣的人群疑惑地走下楼梯,紧张地向四周张望着,寻找在夜幕中逃走的食死徒留下的痕迹。然而哈利的眼睛却紧盯着那座最高的塔楼下的空地,想象着会看到一团黑色的东西躺在草地上,尽管他离那里还很远。就在他一言不发地盯着邓布利多尸体应该在的地方时,他看见人群开始往那里移动。

    “他们在看什么?”走近城堡时,海格问。牙牙紧跟在他们的脚后。“那是什么,躺在草地上?”海格又急切地问道,直奔天文楼的脚下,那里正聚集着一小群人,“看见了吗,哈利?就在塔楼下,在标记下面……啊呀……你不觉得有人被摔——?”

    海格不说话了,那想法显然太恐怖,无法大声说出来。哈利和他并肩前行,感到半小时前被魔咒击中的脸和腿上还在隐隐作痛,但有一种奇怪的超脱感,好像那是身旁别人身上的疼痛。他真切感到并难以摆脱的是胸口那种压得透不过气来的可怕感觉……

    他和海格像做梦一样穿过低语的人群,来到最前面,吓呆了的师生们在那儿让出了一个缺口。

    哈利听见海格痛苦和震惊的呻吟声,但他没有停住脚步,继续慢慢地向前移动,直到他走到邓布利多躺着的地方,蹲在他的身旁。

    当邓布利多施在他身上的全身束缚咒解开后,哈利就知道没有希望了,如果施魔咒的人不死,魔咒是不会自然解开的。但是哈利仍没有心理准备见到眼前这一幕:他今生今世遇到的、也许以后再也遇不到的最好的巫师,四肢摊开,手脚折断,横躺在眼前。

    邓布利多双眼紧闭,从他四肢摊开的角度看起来像是在熟睡。哈利伸手扶正那鹰钩鼻上的半月形的眼镜,用自己的袖子擦了一下他嘴角的血痕,然后低头凝视着那张充满智慧的苍老的脸庞,努力地去面对这个难以接受的事实:邓布利多再也不会对他说什么了,再也不可能帮他什么了……

    哈利身后的人群在低语。过了好一会儿,哈利才觉得自己好像是跪在什么硬东西上,他低头看了看。

    他们许多个小时之前偷到的挂坠盒从邓布利多的口袋里掉了出来。盒盖开着,可能是掉在地上时弹开的。哈利捡起小盒,尽管此时他震惊、恐惧、悲伤得无以复加,但他知道,这里头肯定有问题……

    他把挂坠盒翻了过来。同他在冥想盆里看到的那个相比,这个既没有那个大,也缺少花纹标志,也没有斯莱特林特有的华丽的“S”标记。另外,里面除了在放肖像的地方紧紧地塞了一张折叠的羊皮纸外,别无他物。

    哈利机械地、不假思索地取出那片羊皮纸,借着身后许多魔杖上的光,打开来读道:

    致黑魔王

    在你读到这之前我早就死了

    但我要让你知道,是我发现了你的秘密。

    我偷走了真正的魂器,并打算尽快销毁它。

    我甘愿一死,是希望你在遇到对手时

    能被杀死。

    R.A.B.

    哈利既不懂也不关心那上面说的是什么意思。重要的只有一点:这不是伏地魔的魂器。邓布利多喝了那可怕的药水自废功力,全都是白费。身后的牙牙开始嗥叫,哈利把那片羊皮纸在手心揉作一团,泪水模糊了他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