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客风云传方云华市集:哈利波特与混血王子 第29章 凤凰挽歌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学校大全网 时间:2019/08/20 16:45:23
走吧,哈利……”

    “不。”

    “你不能待在这儿,哈利……走吧……”

    “不。”

    哈利不想离开邓布利多,不想到任何地方去。海格扶着哈利肩膀的手在颤抖。这时另一个声音说道:“哈利,走吧。”

    一只小了许多的、更加温暖的手握住了哈利的手,把他向上拉着。哈利糊里糊涂地顺势站了起来,直到他茫然地穿过人群,从空气中飘来了一丝花香,这才意识到是金妮一直在拉着他往城堡里走。听不清楚的话语从四面传来,抽泣、叫喊和哀号划破了夜空,但哈利和金妮继续向前,走上台阶,进入门厅。一张张面孔在哈利视线边缘晃动,人们盯着他,窃窃私语,惊愕迷茫。他们向大理石楼梯走去,格兰芬多的红宝石散落在地上,闪耀着血滴一样的红光。

    “我们去校医院。”金妮说。

    “我没受伤。”哈利说。

    “是麦格的命令,”金妮说,“大家都在那里,罗恩、赫敏、卢平和所有的人——”

    恐惧再次从哈利的心中升起。他刚才几乎忘记那些一动不动的躯体了。

    “金妮,还有谁死了?”

    “别害怕,我们之中没有人死。”

    “但是黑魔标记——马尔福说他踩到了一具尸体——”

    “他踩到了比尔,但他没事,他还活着。”

    然而,她的嗓音有点异样,哈利心知不妙。

    “你确定?”

    “我当然确定……他只是——伤得很重。芬里尔·格雷伯克袭击了他。庞弗雷夫人说,他不会——不会再像从前一样了……”金妮的声音有点发抖,“我们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后遗症——我是说,芬里尔·格雷伯克是狼人,但他当时没有变成狼形。”

    “其他人呢……当时地上还有别人……”

    “纳威也在医院里,庞弗雷夫人认为他会完全康复的。弗立维教授也被打昏了,但他没事,只是有一点虚弱。他坚持要去照顾拉文克劳的学生。死了一个食死徒,是被那个大块头金发食死徒射出的四处乱飞的杀戮咒击中的——哈利,如果我们没有喝你给的福灵剂,我想我们肯定都阵亡了,那些咒语好像都刚好差一点点,就是击不中我们——”

    他们到了校医院,推开门,哈利看见纳威躺在门口的一张床上,明显是睡着了。罗恩、赫敏、卢娜、唐克斯和卢平围在最里面的一张床边。听到开门声,他们都抬起头。赫敏跑了过来,一把抱住哈利。卢平也满脸忧虑地走了过来。

    “你没事吧,哈利?”

    “我没事……比尔怎么样?”

    没有人回答。哈利越过赫敏的肩膀看到了一张皮开肉绽、奇形怪状、无法辨认的脸,躺在枕头上。庞弗雷夫人正在用一种刺鼻的绿色药膏擦拭他的伤口。哈利想起斯内普轻挥魔杖,马尔福被神锋无影切开的伤口就抚平了。

    “你不可以用一个魔咒或什么把他治好吗?”他问庞弗雷夫人。

    “没有魔咒可以治疗这些伤口,”庞弗雷夫人说,“我已经试过我知道的所有魔法,没有一种可以治愈狼人咬的伤口。”

    “但他不是在满月时被狼人咬的呀?”罗恩说,他低头凝视着他哥哥的脸,好像能用目光使他的伤口愈合似的,“芬里尔·格雷伯克没有变成狼形,所以比尔肯定不会变成一——一个真的——”

    他有点不确定地看着卢平。

    “对,我想比尔不会变成真正的狼人,”卢平说,“但并不是说一点变化都没有。这些是魔咒的伤口。它们不可能彻底愈合,而且——而且比尔今后可能会有些狼人的特征。”

    “邓布利多可能会知道怎么办,”罗恩说,“他在哪儿?比尔是听从他的命令迎战那些疯子的,邓布利多要对他负责,他不能就这样放手不管——”

    “罗恩,邓布利多死了。”金妮说。

    “不可能!”卢平狂乱地把目光从金妮转向了哈利,希望他能否认,但哈利没有,卢平瘫坐在比尔床边的椅子上,双手捂着脸。哈利从没见卢平失控过。哈利觉得自己好像看到了什么不体面的隐私,他转过身,却撞到了罗恩的目光。他们默默地交换了眼神,证实了金妮所说的话。

    “他是怎么死的?”唐克斯低声问,“是怎么发生的?”

    “斯内普杀了他,”哈利说,“我当时在场,亲眼看到的。我们一起回到天文塔,因为黑魔标记就在那儿……邓布利多病了,他很虚弱,但我想,当我们听到有人跑上楼来时,他已经意识到那是一个圈套。邓布利多用魔咒把我定住了,我什么都做不了,我穿着隐形衣——然后马尔福从门口进来,缴了他的武器——”

    赫敏猛然捂住嘴巴,罗恩叹息着,卢娜的嘴唇在打颤。

    “——更多的食死徒来了——然后斯内普——斯内普下了手,阿瓦达索命咒。”哈利说不下去了。

    庞弗雷夫人突然泪如雨下。别人都没注意到她,只有金妮低声道:“嘘!听!”

    庞弗雷夫人用手捂住嘴,咽着泪水,眼睛睁得大大的。在外面黑暗中的某个地方,凤凰正在用哈利从未听过的方式唱着令人动容的凄婉挽歌。像以前听凤凰的歌声一样,哈利感觉到这首挽歌的曲子是在他的脑海里,而不是在现实中,仿佛是他自己的悲伤化作了挽歌,在校园里和城堡的窗户间回荡。

    哈利不知道他们站在那里听了多久,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听着这哀悼之歌会有一丝安慰,只感觉过了很久,麦格教授才推门走进病房。同其他人一样,她身上也有战斗后的痕迹,脸上有些许擦伤,长袍也被撕破了。

    “莫丽和亚瑟正向这边赶来,”她说,音乐的魔力被打断了,大家好像从恍惚中惊醒,都转过身去看着比尔,或是揉揉眼睛,摇摇头。“哈利,怎么回事?听海格说你当时是和邓布利多教授在一起的,当他——当那件事发生的时候。海格还说斯内普教授好像参与了什么——”

    “斯内普杀了邓布利多。”哈利说。

    麦格盯着他愣了一会儿,然后令人揪心地摇晃起来。庞弗雷夫人向前跑了几步,用魔法变出一把椅子,放在了麦格的身后。

    “斯内普是很高超的大脑封闭大师,”卢平说,他的声音刺耳,与平时大不一样,“这是我们都知道的事实。”

    “但是邓布利多发誓说他是我们这边的人!”唐克斯轻声道,“我一直认为邓布利多一定知道斯内普的一些情况,那是我们不知道的……”

    “他总是暗示他有牢不可破的理由信任斯内普,”麦格教授喃喃道,一边用格子花边的手帕擦着不断流泪的眼角,“我是说……从斯内普的历史表现……大家当然会对他存有怀疑……但是邓布利多明确地告诉我,斯内普的忏悔是绝对发自内心的……他不想听到一句说他的坏话!”

    “我倒想知道斯内普是怎么说服他的。”唐克斯说。

    “我知道,”哈利说,大家都转过身盯着他,“斯内普透露消息给伏地魔,导致伏地魔追杀我的父母。然后斯内普告诉邓布利多,他当时没有意识到自己那样做的后果,他十分抱歉他走漏了消息,他对于他们的死感到遗憾。”

    “邓布利多就相信他了?”卢平难以置信地问,“邓布利多就相信了斯内普对詹姆的死感到抱歉?斯内普一直憎恨詹姆……”

    “而且他认为我妈妈也一钱不值,”哈利说,“因为她是麻瓜生的……他叫她‘泥巴种’……”

    没有人问哈利怎么会知道这些的,好像大家都迷失在恐怖和震惊之中,正试图接受这些已经发生的荒诞事实。

    “这都是我的错,”麦格教授突然说道,她看上去不知所措,双手拧着湿乎乎的手帕,“是我的错,是我让弗立维晚上去叫斯内普的,我还请他来帮我们!如果我没有通知斯内普这里发生了什么事,他可能不会加入到食死徒那边。我认为在弗立维告诉他之前,斯内普并不知道食死徒在这里,不知道他们会来。”

    “不是你的错,米勒娃。”卢平肯定地说,“当时我们都需要更多的帮助,知道斯内普会来我们挺高兴的……”

    “那么他到了之后,是直接加入食死徒一边吗?”哈利问道,他想知道斯内普奸诈和罪恶的每一个细节,拼命搜集更多仇恨他的理由,发誓要报仇。

    “我不知道具体是怎么发生的,”麦格教授心烦意乱地说,“一切都令人迷惑……邓布利多说他要离开学校一会儿,让我们在走廊巡逻以备不测……莱姆斯、比尔和尼法朵拉都加入进来了……于是我们在一起巡逻。一切似乎都很平静。所有通往校外的秘密通道都被堵住了,我们知道没有人可以飞进来,进入城堡的每一个入口都罩着强力的魔法。我仍然没有弄明白食死徒是怎么进来的……”

    “我知道,”哈利说,他简单地说了那一对消失柜的魔法通道,“所以他们是从有求必应屋里溜进来的。”

    他不由自主地瞟了罗恩和赫敏一眼,他们俩都显得很狼狈。

    “是我搞砸了,哈利,”罗恩沮丧地说,“我们照你说的做了,检查了活点地图,没有看到马尔福在上面,我们想他一定在有求必应屋,所以我、金妮和纳威就跑过去守在那里……但是却让马尔福给溜过去了。”

    “我们守了一个钟头,他从那个屋里出来了,”金妮说,“他独自一人,抓着那只恶心的枯手——”

    “他的‘光荣之手’,”罗恩说,“只有拿着它的人才能看见亮光,记得吗?”

    “不管怎样,”金妮接着说,“他一定是在检查食死徒溜进来是否安全,因为他一看到我们就向空中扔了个什么东西,顿时漆黑一团——”

    “——从秘鲁进口的隐身烟雾弹,”罗恩痛苦地说,“是弗雷德和乔治的。我倒要问问他们都是在跟什么人做生意。”

    “我们试了所有的办法——荧光闪烁,火焰熊熊,”金妮说,“没有东西能穿透那一片黑暗,我们只好从走廊里再摸索着出来,同时还听到有人从旁边冲了过去。很显然是因为马尔福有光荣之手,可以看见并引导他们,但我们不敢施任何魔法或抛出任何东西,怕击中自己人。当我们走到一个有灯光的走廊时,他们都跑光了。”

    “幸运的是,”卢平嘶哑地说道,“罗恩、金妮和纳威几乎是马上就碰到了我们,并且告诉我们发生了什么事情。几分钟后我们发现那些食死徒正在奔向天文塔。马尔福显然没有料到有这么多人放哨,他似乎很快用完了他的隐身烟雾弹。战斗爆发了,他们分散开来,我们上去追击。一个叫吉本的食死徒却突围跑掉了,朝着塔楼的楼梯奔去——”

    “去放出黑魔标记?”哈利问道。

    “对,肯定是这样,他们准是在离开有求必应屋前就安排好的,”卢平说,“但我想吉本不愿意一人待在那里等邓布利多,因为他又返回楼下加入了战斗,结果被一个没打到我的杀戮咒击中了。”

    “罗恩和金妮、纳威一起盯着有求必应屋,”哈利转向赫敏说,“那你在——?”

    “在斯内普的办公室外面,是啊,”赫敏轻声道,她的眼眶里泪水闪耀,“和卢娜一起。我们在外面待了很久,什么也没有发生……我们不知道楼上发生了什么,活点地图在罗恩那儿……将近午夜的时候,弗立维教授闯进地下教室,他大叫着城堡里有食死徒,我想他根本就没有注意到我和卢娜在那里,他直接冲进斯内普的办公室。我们听到他说斯内普必须和他一起回去帮忙,然后听到一声响亮的重击声,斯内普奔了出来。他看到了我们,然后——然后——”

    “什么?”哈利催促着她。

    “我真是太蠢了,哈利!”赫敏用尖细的声音小声说,“他说弗立维教授瘫到了,我们应该进去照看,而他去——而他去帮助迎战食死徒——”

    她羞愧地捂着脸,从指缝里接着说下去,所以声音有点发闷。

    “我们进了他的办公室,看能不能帮助弗立维教授,只见他昏迷在地板上……现在看来很明显,一定是斯内普对弗立维使了昏迷咒,但我们当时没有意识到,哈利。我们没意识到,我们竟然让斯内普走了!”

    “不是你们的错,”卢平肯定地说,“赫敏,如果你们没有听从斯内普的话闪开的话,他可能已经杀了你和卢娜。”

    “那么他就上了楼,”哈利说,他仿佛看见斯内普顺着大理石楼梯往上跑,黑色的长袍像往常一样在身后飘动着,边跑边从袍子里抽出魔杖,“然后他就找到了你们战斗的地方……”

    “我们遇到麻烦了,我们正处于下风。”唐克斯小声地说,“吉本倒下了,但其他食死徒似乎要血战到底。纳威受了伤,比尔遭到了芬里尔·格雷伯克的猛烈攻击……当时漆黑一团……魔咒四处乱飞……那男孩马尔福不见了,他一定是溜了,顺着楼梯上的塔楼……然后更多的食死徒跟在他后面,其中有人施一个魔咒封住了他们身后的楼梯……纳威直冲过去,被弹向了空中——”

    “我们没有人能够突破魔障,”罗恩说,“那个大块头食死徒仍然朝着四周乱施魔咒,从墙上反弹回来的魔咒都差一点儿就击中了我们……”

    “然后斯内普出现了,”唐克斯说,“然后他又不见了——”

    “我看到他冲着我们跑过来,但是恰好那个大块头食死徒的一个魔咒打来,我躲开魔咒后,斯内普人就不见了。”金妮说。

    “我看到他直接跑过了那道魔障,好像魔障不存在似的。”卢平说,“我试图跟在他后面冲过去,结果和纳威一样被扔到了空中……”

    “他肯定熟悉一个我们不知道的魔咒,”麦格轻声道,“毕竟——他是黑魔法防御术的教师……我当时想他是忙着去追赶逃上塔楼的食死徒……”

    “他是,”哈利狂怒地说,“但是他是追去帮助他们,而不是阻止他们……我敢打赌有黑魔标记才能通过那道魔障——那么,他从楼上下来之后又发生了什么?”

    “嗯,当时大块头食死徒恰好施了一个魔咒,砸下来半个天花板,也把挡着楼梯口的魔障给破了,”卢平说,“我们——我们中间还没倒下的都冲上前去。这时斯内普和那男孩出现在灰尘之中——显然,我们谁也没有攻击他们——”

    “就让他们通过了,”唐克斯用空洞的声音说道,“我们以为他们正被食死徒追赶着——接着,别的食死徒和芬里尔·格雷伯克回来了,我们又打了起来——我好像听到斯内普喊了一声,但不知道他喊的是什么——”

    “他大叫道:‘结束了’,”哈利说,“就是说,他完成了他要做的事。”

    大家都沉默了。福克斯的挽歌仍在漆黑的场地上回荡。音乐声在空气里颤动着,一个突如其来的、不舒服的想法涌进了哈利的脑海……他们已经把邓布利多的遗体从塔楼底下收走了吗?后面会发生什么呢?邓布利多会在哪里安息呢?他的拳头在口袋里攥得更紧了,他能感觉到那个小小的、冰凉的假魂器紧贴在他右手的关节上。

    医院的门突然被撞开,大家都吓了一跳。韦斯莱夫妇大踏步走进来,芙蓉紧跟在后面,她美丽的脸庞上满是恐惧。

    “莫丽——亚瑟——”麦格教授急忙跳起来起来跟他们打招呼,“我很抱歉——”

    “比尔,”韦斯莱太太轻声道,她看到比尔血肉模糊的脸后,疾步从麦格教授旁边走过,“哦,比尔!”

    卢平和唐克斯迅速站起来,朝后退了几步,让韦斯莱夫妇走近床边。韦斯莱太太弯下身,轻吻着儿子血染的额头。

    “你是说芬里尔·格雷伯克攻击了他?”韦斯莱先生担忧地问麦格教授,“‘芬里尔·格雷伯克当时没有变成狼形’?这是什么意思?比尔会怎么样?”

    “我们现在还不知道。”麦格教授回答道,一边无助地看着卢平。

    “可能会有一些变化,亚瑟,”卢平说,“这种情况很少见,可能很特殊……我们还不知道他醒来后会变得怎样……”

    韦斯莱太太从庞弗雷夫人手中拿过那个难闻的药膏,开始往比尔的伤口上涂抹。

    “那么邓布利多……”韦斯莱先生问,“米勒娃,是真的吗……他是的……”

    当麦格教授点头时,哈利察觉金妮走到了他身边,她眯起眼睛盯着芙蓉,后者正低头凝视着比尔,脸上一副惊呆了的表情。

    “邓布利多死了。”韦斯莱先生轻声道,但韦斯莱太太眼睛一直盯着她的儿子。她开始抽噎,眼泪滴在比尔满是伤痕的脸上。

    “当然,长相并不重要……这并不真——的重要……但他一直是个英俊的——孩子……一直很英俊……他本来打——算要结婚的!”

    “什么意思?”芙蓉突然大声地说,“你是什么意思,他本来打算要结婚的?”

    韦斯莱太太抬起满是泪痕的面庞,很是惊讶。

    “我——只是说——”

    “你认为比尔不再想和我结婚了?”芙蓉质问道,“你认为,因为这些伤口,他就会不爱我了?”

    “不,我不是那——”

    “他不会的!”芙蓉说,同时挺直了腰,把银色的长发向后一甩,“一个狼人是阻止不了比尔爱我的!”

    “嗯,对,我也相信,”韦斯莱太太说,“但我想可能——考虑到他——他——”

    “你认为我会不想和他结婚?或者你希望我不想和他结婚?”芙蓉说,鼻翼翕动,“我只是在乎他的长相吗?我认为我一个人的美貌对我们俩来说已经足够了!所有这些伤疤说明我的丈夫是勇敢的!我来!”她气势汹汹地加了一句,一边推开韦斯莱太太,从她手中抢过药膏。

    韦斯莱太太跌到了她丈夫身上,看着芙蓉大把地给比尔抹着药膏,脸上带着古怪的表情。没有人说话。哈利动都不敢动,像所有人一样,他等待着一场火山爆发。

    “我们的穆丽尔姨妈,”停了很久之后,韦斯莱太太说,“有一个漂亮的头冠——妖精做的——我相信我能说服她借给你在婚礼上用,她很喜欢比尔,你知道。那头冠戴在你头发上会很美丽的。”

    “谢谢你,”芙蓉生硬地说,“我相信会很美丽的。”

    突然——哈利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两个女人抱头痛哭。哈利被彻底搞糊涂了,转过身去,怀疑这个世界是不是疯了。罗恩看起来和哈利一样惊讶。金妮和赫敏也在交换着惊讶的眼神。

    “你看!”一个不自然的声音说道,唐克斯两眼放光地看着卢平,“她仍然想和他结婚,尽管他被咬过了!她不在乎!”

    “这不一样。”卢平嘴唇几乎没动地说,他突然显得很紧张,“比尔不会变成一个完全的狼人。这件事完全——”

    “但我也不在乎,我不在乎!”唐克斯说,抓住卢平的袍襟不停地摇着,“我告诉过你一百万次了……”

    唐克斯守护神的意义和她灰褐色的头发,还有她听说有人被芬里尔·格雷伯克攻击后跑来找邓布利多,所有这一切哈利突然都明白了。唐克斯爱的不是小天狼星……

    “我告诉过你一百万次了,”卢平躲避着唐克斯的目光,低头盯着地板说,“我年纪太大了,不适合你,也太穷了……太危险了……”

    “我也是一直在说,你这个理由太荒谬了,莱姆斯。”韦斯莱太太轻轻拍着芙蓉的背,从芙蓉的肩上冲着他说。

    “我一点都不荒谬,”卢平坚定地说,“唐克斯应该有一个年轻而健全的人爱他。”

    “但是她想要你,”韦斯莱太太说,同时轻轻地一笑,“再说,莱姆斯,年轻而健全的男人不一定能永远保持那样。”她悲伤地指了指她的儿子。

    “现在……讨论这个不合适,”卢平说,他慌乱地环顾四周,回避着大家的目光,“邓布利多死了……”

    “如果这个世界拥有更多的爱,邓布利多会比任何人都更高兴。”麦格教授简短地说,这时门又开了,海格走了进来。

    他脸上没有胡子和头发的那一小块地方被泪水浸透了,而且肿了起来,他哭得身子发抖,手中攥着一块斑斑点点的大手帕。

    “我已经……我已经完成了,教授,”他哽噎着说,“把——把他搬走了。斯普劳特教授让孩子们都回床上睡觉了。弗立维教授还在躺着,但他说过一会儿就会好的,斯拉格霍恩教授说已经通知魔法部了。”

    “谢谢你,海格,”麦格教授马上站了起来,转过身看着围在比尔床边的人们,“魔法部的人来后,我可能得去见见他们。海格,请你告诉四个学院的院长——斯拉格霍恩可以代表斯莱特林——说我要马上在我的办公室会见他们,我希望你也来。”

    海格点着头,转过身慢慢地走出了屋子。这时麦格教授低头看着哈利。

    “在见他们之前,我想和你说几句话,哈利。你可以过来一下吗……”

    哈利站了起来,喃喃地对罗恩、赫敏和金妮说,“一会儿见,”便跟在麦格教授后面走出了病房。外面的走廊显得空空荡荡的,惟一的声音是远处凤凰的歌声。过了好几分钟哈利才反应过来,他们不是朝麦格教授的办公室走去,而是去邓布利多的办公室。又过了好几秒钟,他才意识到,麦格教授是代理校长……所以她现在当然是校长……所以石头怪兽后面的房间现在是她的了……

    他们一声不响地登上螺旋形楼梯,走进了圆形的办公室。他不知道自己以为会看到什么:也许房间里挂着黑纱,甚至邓布利多的遗体也停放在那里。可事实却是,办公室里的一切同他和邓布利多几个小时前离开时一模一样:银制的仪器在细腿桌子上嗡嗡旋转,喷吐着烟雾,玻璃匣中格兰芬多的宝剑在月光下闪闪发光,分院帽仍在桌子后面的架子上。但是福克斯的栖木空了,那凤凰仍在场地上哀唱挽歌。一幅新的肖像已经加入霍格沃茨学院已故校长们的行列……邓布利多沉睡在桌子上方的一个金色的相框里,半月形的眼镜架在他的鹰钩鼻上,看上去安详而宁静。

    麦格教授瞥了一眼他的肖像,然后做了一个奇怪的动作,似乎是让自己硬下心来,然后才绕到桌后。她看着哈利,紧绷的脸上满是皱纹。

    “哈利,”她说,“我想知道你和邓布利多教授在晚上离开学校后都做了些什么。”

    “我不能告诉你,教授。”哈利说。他已经预料到了这个问题,他的答案也是早就想好了的。就是在这里,就是在这个房间,邓布利多对他说过,他只可以把他们经历的事情告诉罗恩和赫敏。

    “哈利,这可能很重要。”麦格教授说。

    “确实是,”哈利说,“很重要,但是他不想让我告诉任何人。”

    麦格教授生气地瞪着他。

    “波特(哈利注意到麦格又用姓来称呼他了),邓布利多已经死了,我想你应该看到情况有些不同了——”

    “我不这么认为,”哈利耸耸肩说道,“邓布利多从没告诉过我,他死了就可以不继续执行他的命令。”

    “但是——”

    “但是在魔法部的人来之前,有一件事你应该知道。罗斯默塔夫人中了夺魂咒,是她帮助了马尔福和食死徒,所以项链和下了毒的蜂蜜酒——”

    “罗斯默塔?”麦格教授难以置信地问,这时有人敲门,斯普劳特、弗立维和斯拉格霍恩教授跨进屋来,后面跟着仍在大哭的海格,他巨大的身躯随着悲伤而抖动。

    “斯内普!”斯拉格霍恩迫不及待地说,他看上去最为震惊,脸色苍白,不停地出汗,“斯内普!我教过他!我以为我了解他!”

    还没人来得及答话,一个尖尖的声音从墙上的高处传来,一个一头黑发、留着短刘海的黄脸巫师刚刚回到他的空画布上。

    “米勒娃,部长几秒钟后就到,他刚从魔法部幻影移形。”

    “谢谢你,埃弗拉。”麦格教授说,然后迅速转身看着教授们。

    “在部长到来之前,我想谈谈霍格沃茨学校该何去何从,”她快速地说,“我个人认为我们学校明年不能继续办下去了。校长死在我们一个同事手里,这简直是对霍格沃茨校史的极大玷污,太恐怖了。”

    “我相信邓布利多一定希望我们能继续办学,”斯普劳特教授说,“我觉得只要有一个学生想来上学,学校就应该开办。”

    “但这之后我们还会有学生吗?”斯拉格霍恩说道,他正用丝绸手帕擦着额头,“父母们会让孩子待在家里,我不能指责他们。我个人认为在霍格沃茨并不比在其他地方更危险,但你不能希望母亲们也这么想。她们会希望全家人在一起,这是很自然的事情。”

    “我同意,”麦格教授说,“其实,要说邓布利多从未正视霍格沃茨可能有一天会关门,那也是不对的。当初密室重新打开的时候,他就考虑过关闭学校——我必须要说,与城堡深处藏有斯莱特林的怪兽相比,我认为邓布利多教授被谋杀更加令人不安……”

    “我们必须找董事们商议,”弗立维教授用又尖又细的声音说道,他额头上有很大一块瘀斑,但除此之外,他昏倒在斯内普办公室似乎并未给他造成损伤,“我们必须按章办事。不能这么草率地下结论。”

    “海格,你一句话还没有说呢,”麦格教授说,“你的意见是什么,霍格沃茨要继续开办吗?”

    在这场谈话中,海格一直用他那满是泪痕的大手帕捂着脸,默默地抽噎着。他抬起红肿的双眼,用嘶哑的声音说道:“我不知道,教授……这得由几位院长和校长您做决定……”

    “邓布利多教授向来看重你的意见,”麦格教授和蔼地说,“我也一样。”

    “嗯,我会留下,”海格说,硕大的泪珠从他的眼角滑落,顺着凌乱的胡须流淌下来,“这是我的家,从我十三岁以来一直是。如果有小孩想要我教他们,我会教的。但是……我不知道……霍格沃茨没有了邓布利多……”

    他抽搐了一下,脸又一次消失在手帕的后面。一阵沉默。

    “很好,”麦格教授说着朝窗外的场地上瞅了一眼,看部长是否已经来了,“这样的话,我必须赞成弗立维的意见,应当先找董事会商议一下,由他们来做最后的决定。”

    “现在,怎么送学生回家……有一个意见是宜早不宜迟。必要的话,明天我们可以安排霍格沃茨特快过来——”

    “邓布利多的葬礼怎么办?”哈利最后问道。

    “嗯……”麦格教授说,声音颤抖着,好像少了一点儿原有的果断,“我——我知道邓布利多的愿望是长眠在这里,在霍格沃茨——”

    “那么就这么办,是吗?”哈利急切地问。

    “如果部里认为合适的话。”麦格教授说,“还没有一位校长——”

    “还没有一位校长对学校做出过如此大的贡献。”海格咆哮道。

    “霍格沃茨应该是邓布利多最后安息的地方。”弗立维教授说。

    “绝对。”斯普劳特教授说。

    “那样的话,”哈利说,“就该等到葬礼结束后再送学生回家。他们想跟校长——”

    最后一个词卡在他的喉咙里,但是斯普劳特教授帮他把话说全了。

    “告别。”

    “说得好,”弗立维教授尖叫道,“说得很好!我们的学生应该感恩,这很合适。我们可以在这之后再安排他们回家。”

    “同意。”斯普劳特教授吼道。

    “我想……是的……”斯拉格霍恩声音激动,海格闷闷地发出了一声赞同的抽噎。

    “他来了,”麦格教授突然说,眼睛凝视着场地上,“部长……他好像带了个代表团……”

    “我可以离开吗,教授?”哈利马上问。

    他今晚一点也不想看到鲁弗斯·斯克林杰,或者被他讯问。

    “可以,”麦格教授说,“要快点儿。”

    她大步走到门前,拉开门等着他。哈利迅速走下螺旋形楼梯,穿过空荡荡的走廊,他的隐形衣丢在了天文塔的顶上,但是没有关系,走廊里没人看到他,连费尔奇、洛丽丝或皮皮鬼都不在。在他拐入通往格兰芬多公共休息室的过道之前,一个人影都没有碰到。

    “是真的吗?”他走近胖夫人轻声地问,“确实是真的吗?邓布利多——死了?”

    “是的。”哈利说。

    她悲叹一声,不等他说口令就向前旋开,让他进去了。

    不出哈利所料,公共休息室里挤满了人。当他爬进肖像洞口时,公共休息室里变得鸦雀无声。他看到迪安和西莫坐在近旁的一堆人里,这说明宿舍里一定没人,或者几乎没人。哈利没有同任何人说话,也没有和任何人交换眼神,径直穿过房间,走进了通往男生宿舍的门。

    正像他所希望的那样,罗恩在等他,仍然穿得很整齐,坐在床上。哈利也坐到自己的床上,他们互相对视了好一会儿。

    “他们在讨论关闭学校。”哈利说。

    “卢平说他们会的。”罗恩说。

    停顿了片刻。

    “这么说,”罗恩放低了声音,好像旁边的家具会听到似的,“你们找到一个?你们拿到了一个?一个——一个魂器?”

    哈利摇了摇头。所有发生的黑湖周围的一切,现在都好像是一场可怕的噩梦。真的发生了吗,仅仅是在几小时之前?

    “你们没拿到?”罗恩问,看上去大失所望,“不在那儿?”

    “被人拿走了——?”

    哈利默不作声地从口袋里掏出那个假挂坠盒,打开来递给了罗恩。整个故事以后再说吧……今晚这已经无关紧要……重要的是结束了,无意义的冒险结束了,邓布利多的生命结束了……

    “R.A.B.,”罗恩低语道,“他又是谁呢?”

    “不知道。”哈利说,一边和衣躺了下去,双目无神地看着上方。他对于R.A.B.一点都没有好奇心,他怀疑将来也不会再有任何好奇心。他躺在那里,突然觉得场地上寂静无比。福克斯已停止了歌唱。

    他知道——虽然搞不清为什么会知道——凤凰已经走了,永远地离开了霍格沃茨,像邓布利多一样永远地离开了学校,离开了这个世界……离开了哈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