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盗飞车奥特曼:启示录释义第六课:历史的终结(启示录5:1-5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学校大全网 时间:2019/12/15 20:50:35
启示录释义第六课:历史的终结(启示录5:1-5

2011-04-05 05:13:03

归档在 亚略巴古(神学资源) | 浏览 3656 次 | 评论 71 条

 

 

感谢主,我们来到了启示录第六课,已经是2011年的春天。让我们一起来读启示录5:1-5,“1 我看见坐宝座的右手中有书卷,里外都写着字,用七印封严了。2 我又看见一位大力的天使,大声宣传说,有谁配展开那书卷,揭开那七印呢?3 在天上,地上,地底下,没有能展开能观看那书卷的。4 因为没有配展开,配观看那书卷的,我就大哭。5 长老中有一位对我说,不要哭。看哪,犹大支派中的狮子,大卫的根,他已得胜,能以展开那书卷,揭开那七印”。感谢神的话语。我相信大家都有这样一种经验:圣经学习常常让我们感动着诗人的感动:“你的言语一解开,就发出亮光,使愚人通达”(诗119:130)。求神今天加倍怜悯我们这些大愚若智的“愚人”,将“亮光”再一次穿透祂所分给我们的这段时光,让“通达”成就我们的平安和喜乐。这将又是一个蒙福的夜晚,因为基督和祂的道与我们同在。启示录到了第五章,我们已经来到了末日审判的台前,气氛庄严而宁静,这是暴风雨前的平静。在这寂静之中,要引出审判的主,历史要进入终点。就如七天创造,上帝将在七印中终结历史,并开辟新天新地。这就是启示录5:1-5的核心信息。这是审判前的预备,是末世的序幕。大约20年前,美国有一位叫弗朗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的作者,先在1989年提交了一篇论文,题目就是“历史的终结”;三年以后,他出版了《历史的终结和最后一个人》(The End of History and the Last Man)一书,进一步阐述了他关于1989年夏天以降的历史新发展的评论。我今天借用这样一个概念,来为圣经的历史终结做见证。这首先是约翰、长老和天使的三方见证,合法的见证。这里有三次“看”,显明这一切的真实可信,与以往的关于末世的“逻辑推理”或“顿悟”截然不同。约翰为我们见证了这一切,也将我们从孔子、释迦摩尼、黑格尔、马克思和福山的假见证中分别出来,就是从理性的黑夜进入启示的光明。历史像一架老不死的列车,如今,我们终于在基督里成为了历史的主人。历史今天静止在这里,好让我们知道,我们所认识神是谁,而我们自己,因此将成为何等样的人。奉圣父圣子圣灵的名,阿门!

一、神圣的历史(1)

1、右手中有书卷——有一位神

History——“历史”是“祂的故事”。首先,“我看见”,这将一种司空见惯的释经学给否定了,这种解释妄称:约翰根本没有看见什么,只是盗版了以西结的说法(以西结书2:9-10)。我们只能说,先知和使徒在圣灵里看见了同样的画面,这恰恰证实了圣经启示的真实性。其次,约翰的目光仍然没有离开宝座,不过这里,有了新的画面:“我看见坐宝座的右手中有书卷,里外都写着字,用七印封严了”。我们可以从两个方面来领受这节经文。第一,右手里的书卷。从后文得知,这书卷是关于末世的记录,是历史的最终答案。而右手的书卷则告诉我们,上帝是历史的最高掌权者——神主宰历史(诗篇20:6; 74:11; 80:17; 89:13; 98:1; 110:1;但以理书7:13-14)。神是历史真正的主人,这一历史观将关于历史的所有迷信、虚无主义、人本主义的狂妄以及历史无意义的异教都否定了。而对基督徒来说,既然我们的天父掌管历史,我们就有了外邦人无法拥有的平安——我知道谁掌管今天和明天。我喜欢右手拿着书卷这幅画面,因为我常常为神“束手”的画面所恐吓。上帝不在了,上帝死了,上帝不管我们了。感谢神,祂右手握着书卷,掌握着每一个人的命运。上帝从未缺席,我因此也不忧虑祂不按公义和慈爱对待我的祖先,因为那时候,祂也在场,以我无法理解的方式。不仅如此,从此,我不再是宇宙中的浪子,不再是进化论树上的畜生,不再是无意识飞旋的尘土,我是天父世界里的儿女,在祂的手中。我在上帝的手中,而且无论我现在遭遇怎样的风暴,我仍在上帝的掌握之中。这是一种美好的感觉。第二、既然上帝掌权,而且是藉着基督里掌权,就没有任何掌权者能垄断我的命运,我没有必要把我的生命和自由交给任何偶像,我也不会为偶像哀哭。神将万有交给子来审判,因为复活的基督坐在全能父上帝的右边(马可福音16:19; 使徒行传5:31; 7:55; 以弗所书1:20; 歌罗西书3:1; 希伯来书1:3; 10:12、罗马书8:34、启示录3:21+、5:13+; 6:16+; 7:10+)。这幅画面乃让一切在基督里的人得着救恩,而不信的,罪已经定了。正如约翰福音3:18所说的,“信他的人,不被定罪;不信的人,罪已经定了,因为他不信神独生子的名”。感谢神,我们相信。

2、里外都写着字——我们的神

我们对历史有很多的恐惧,首先是因为我们无法掌握历史,如同人行在大海中,我们显得无助而渺小。上帝掌权排除了这样的恐惧。但我们还有另外的恐惧,就是担忧上帝不能很好地完成这样伟大的工作。我们担心在审判的时候,我们的善行上帝没有看见,而别人的恶行上帝没有看见。我们甚至担心上帝忙不过来。我们常常用偶像的上帝来理解启示的上帝。但我们的理解的上帝不是真正的上帝。现在我们要看这卷书(βιβλ?ον,参考启示录1:11+; 3:5+; 13:8+; 17:8+; 20:12+; 20:15+; 21:27+; 22:7+, 9-10+, 18-19+)。这书是关于末世大事的记录。上帝审判不是凭空的,而是根据书面记载,根据历史事实。不仅如此,这卷书不仅让我们喜乐平安,也让我们战兢恐惧。因为这书卷“里外都写着字”。这显示历史包含着大量的信息。换句话说,每个人、每件事都被记载,并没有遗漏。上帝有能力做到这一点。马太福音12:36说,“我又告诉你们:凡人所说的闲话,当审判的日子,必要句句供出来”。你也不用总是怨气冲天,因为你痛恨的人的名字和命运也在其中。当然,你也在其中。你不要因为骄傲担心上帝忘记你的善,也不要因为骄傲担心上帝忘记别人的恶。十诫也是写满了石板的的两面,神查看一切,从里面到外面,就连我们的心思意念也能辨明。我们在上帝面前是赤裸裸的。亚当和夏娃的“时装”彻底无效了。所有历史中的机会主义者和无神论的侥幸者,就是那些天天叫嚷“我不怕死因此我不信”的人,如今照样要来到审判台前,按他们所做的一切接受审判。而我们最隐蔽的那些事,我们曾经无数次成功地欺骗过他人的那些丑事,也将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见不得人”的根本原因是见不得神。这一天来了。长期以来,上帝若还没有曝光你的罪,乃是一直给你悔改的时间,就如起初在凉风中寻找和呼喊亚当。但是,亲爱的弟兄姐妹,这样的宽容不是永永远远的。另外,按耶利米书32:10-12的说法,这书卷应是一份契约,双方分别在里外签署(律法写在人的心里)。这契约将最后兑现。所有人都在这约之中,尽管不是所有人都能守约。但是,上帝那一方是绝对守约和信实的,我们无处可逃;而且,由于祂是上帝,审判是在绝对的公义中进行的。这不是一张“白条”。

3、用七印封严了——唯一的神

面对末世,无论是平安还是恐惧,都会对人构成一种试探;人要掌握这历史的答案,以便控制命运和邻居。但是感谢神,这书卷“用七印封严了”。“七”代表完全,“封严”这个译法也很精到。这就排除了任何人假冒上帝用历史必然性来奴役他人的可能性(但以理书8:26; 12:4-9)。历史在上帝的手中,没有任何人能通晓历史的奥秘。这也意味着,在启示之外关于历史及其终局的所有猜想不过是一连串的诈骗。这不仅表明这书卷对所有人都是秘密,这是一份庄重的书卷;也表明,那打开这书卷的基督,拥有排他的和最高的权柄。从这里我们才能真正明白为什么圣经反复说,不要论断人(Judge not)。人不能审判人,因为你没有这个权柄,因为审判的权柄只是托付给了子。不过另外一种解释值得一提。在罗马帝国,皇帝的诏书或正式的遗嘱有七人印封,以免泄露。我们再看希伯来书9:15-17;26-28,“为此他作了新约的中保。既然受死赎了人在前约之时所犯的罪过,便叫蒙召之人得着所应许永远的产业。凡有遗命,必须等到留遗命的人死了。(遗命原文与约字同)因为人死了,遗命才有效力,若留遗命的尚在,那遗命还有用处吗?……如果这样,他从创世以来,就必多次受苦了。但如今在这末世显现一次,把自己献为祭,好除掉罪。按着定命,人人都有一死,死后且有审判。象这样,基督既然一次被献,担当了多人的罪,将来要向那等候他的人第二次显现,并与罪无关,乃是为拯救他们”。参考启示录5:5+,我们能看见,被杀的羔羊,耶稣死而复活,第二次再来,父神将这“遗命”交给子,为审判,也为拯救——把产业赐给一切相信的(加拉太书4:7;诗篇2:8)。无论你现在觉得自己怎样的颠沛流离,一无所有,但有一份“巨额产业”为你存留。这产业是羔羊的血换来的。这血为我们立了新约,今天,这新约向每个人敞开,要将我们纳入救赎计划之中。除了信基督以外,别无拯救。历史没有豁免权。

二、尘封的历史(2-4)

1、万里无云……

让我们再一次对佛教和悲观主义哲学表示敬意。他们深刻地看见了历史的无意义,将绝望展示给我们。原因何在呢?“我又看见一位大力的天使,大声宣传说,有谁配展开那书卷,揭开那七印呢?在天上,地上,地底下,没有能展开能观看那书卷的(2-3)”“又看见”,约翰目不暇给,末世大幕继续打开。2-4基本上是在解释为何有“七印”。首先出场的是天使,为“扫除一切害人虫”,为将绝望的真实展示给我们,天上、地上、地下,都无指望。“大力的天使”(?γγελον ?σχυρ?ν;a strong angel),又出现在10:1、18:21。大力,首先是声音大,让所有人都能听清楚;而且也是“大有能力的”。“我亲手写的字是何等的大”。“大声”:φων? μεγ?λ?,a loud voice。宣传:κηρ?σσω,Tense: Present;Voice: Active;Mood: Participle:to be a herald, to officiate as a herald;to publish, proclaim openly: something which has been done。天使在挑战和否定所有的被造物:“有谁配展开那书卷,揭开那七印呢?”宇宙一片寂静。没有谁敢于应战。约翰说,“在天上,地上,地底下,没有能展开能观看那书卷的。”“没有人能”!天使也沉默了,地上的伟人、“属灵前辈”、科学家、哲学家、政治家和鬼魂都哑口无言。不过这也意味着,真有人跃跃欲试,今天一些靠自己的“专业”来解释启示录的人,就是那些不配却冒险翻这书的人。他们的不配早就被预告了。但我们讲上帝是历史唯一的主权者的时候,绝非认同宿命论的观念。没有人能告诉我们答案,因为没有人真的知道答案。这是一个基本的事实。在基督之外,所有的知之都是不知为知之。首先,除了基督以外,没有人拥有知情权;其次,没有人拥有审判权;最后,没有人拥有拯救的权柄。但这个“无”又不是彻底的,因为只有基督。这也意味着,人间的看见或知识都是不完全的甚至是渎神的,人间的审判都是不完全的甚至是渎神的,人间的解放也必然如此。现在,假解放、假审判、假看见都终结了。在天使的大声中,偶像被全部歼灭。在无边的绝望中,在世界悲凉得如此透明,透明得令人窒息和自杀的时候,在偶像的黄昏,约翰站在那里,代表人类大放悲声。

2、……是我永恒的悲伤

“因为没有配展开,配观看那书卷的,我就大哭”。?γ? ?κλαιον πολλ?:I wept much。?κλαιον,imperfect tense: I was weeping。这个imperfect tense也可以解释为“我开始大哭”。 关于约翰因何泪洒青衫,有很多的解读。但没有一种解读比圣经自己的答案更准确:“因为没有配展开,配观看那书卷的”。?τι ο?δε?ς ?ξιος ε?ρ?θη ?νο?ξαι κα? ?ναγν?ναι τ? βιβλ?ον ο?τε βλ?πειν α?τ?:because no man was found worthy to open and to read the book, neither to look thereon。这一方面意味着历史可能变得毫无意义,另一方面也意味着,约翰自己——作为人类的代表——也没有能力给自己答案,而这个人的存在毫无意义。如果没有末世论生命就毫无意义。在这种情况下,魔鬼打开进化论,让我们看那些畜生,既然我们也是畜生,就可以不必悲伤,将灰飞烟灭和腐烂看为当然。但是,这种辩解透出了更深刻的悲啼——没有谁真的被进化论所安慰。不仅如此,此时约翰正为福音身陷囹圄。基督徒抛弃“毫不利己”的伪善和谎言,他也要追问,我这样做最后的结局,目的是什么。无意义是生命不能承受之轻。其根本原因,在于人犯罪之后,与上帝的隔绝。有时候,我会把释迦牟尼的顿悟完全等同于约翰的大哭。阿摩司书3:7,“主耶和华若不将奥秘指示他的仆人众先知,就一无所行”。这是地上每个人都经历过的绝望。青春的热情慢慢消退了,总有一天,有一个黄昏或清晨,你感受到生命的虚无,你看破红尘,也看破了自我。即使没有遭遇大风大浪,即使仅仅是每天周而复始的上班,也会让你觉得生命真的很荒唐。你会问自己,我这样忙忙碌碌除了准备一死以外,有什么意义呢?约翰此时也代表人类幡然看见,人间的一切“偶像”都是虚假的,这种幻灭足以让人嚎啕。至少对我来说是这样的,一夜醒来,你发现那些号称配打开这书卷的人不过都是骗子——他们向你许诺了一种生命的意义,结果却是一场欺骗。当政治理想破碎,当爱情破碎,当友情破碎,当事业破碎——甚至当你自以为功成名就站在泰山之巅与万民之上,你看见的只是更深刻的虚无。那种撕心裂肺的绝望能把你留在孤独的深夜,泪流满面。这就是没有基督的世界。如果没有基督,我们的世界没有日出,人类就是黄昏里哭泣,永远无家可归。约翰在伊甸园东门下哀哭(创世记3:24);他在亚伯的血泊中哀哭,他在约伯的苦难中哀哭,他甚至在耶弗他女儿的山上哀哭,在拔摩岛的囚室中哀哭……如没有人打开这书卷,为义而死也是无意义的,甚至连自杀也无意义。不过约翰的哭显明了人存在的悖论。一方面,生命无意义,另一方面,人能反省或知道这个无意义。在这哭声里,一方面显明人是从神来的,从本来有意义中来;另一方面,在哭喊中基督出场,人靠自己已经完全无能为力。哭,自我舍弃,等谁来擦干眼泪。所谓的嬉皮笑脸或麻木不仁不过是另外一种大哭而已。注意大哭和大声之间的对比——我们越是被上帝提醒我们无能的处境,我们越是绝望,越是需要基督。

三、基督的历史(5)

1、“不要哭”

多少年来,黄昏是我的家乡。但是,在我哭泣的时候,有谁,对我说,你活该?有谁,对我说,你不要哭?感谢神,就在人绝望之地,有神的话语临到我们,并把我们带向基督,那唯一能够将意义赐给我们的神。“5 长老中有一位对我说,不要哭。看哪,犹大支派中的狮子,大卫的根,他已得胜,能以展开那书卷,揭开那七印”。神知道我们的绝境,关心我们的绝境。首先,上帝绝不是落井下石的人,因为神,并只有神就是爱。所以,“神如此说:我听见了你的祷告,看见了你的眼泪”(王下20:5、赛38:5)。神一定在祂的儿女被煎熬的时候差遣使者来到你的身边。我们的上帝不是不顾儿女的上帝。当然,耶稣是所有使者的总结。“因我们神怜悯的心肠,叫清晨的日光从高天临到我们,要照亮坐在黑暗中死荫里的人。把我们的脚引到平安的路上”(路加福音1:78-79);“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翰福音3:16)。所以我们当细心倾听上帝的声音,时刻预备接待天使。“长老中有一位对我说,不要哭”。首先,这是安慰,而且这是用话语来安慰我们——神的话语是带着能力的。其次,这话语就是“不要哭”。Μ? κλα?ε,Weep not。这句话在路加福音7:13、8:52出现,在旧约的弥迦书1:10也出现过,“不要在迦特报告这事,总不要哭泣。我在伯亚弗拉滚于灰尘之中”。人会哭泣。人的哭泣有两个特点,第一,连续性。μ? κλα?ε, a present tense imperative indicating that John continued to weep。约翰一直在哭。或者说,当约翰继续哭泣的时候,有声音介入了。第二,眼泪期待别人擦拭。连续就是一种期待。人哭泣是面向上帝的。于是在启示录有这样的回应:“因为宝座中的羔羊必牧养他们,领他们到生命水的泉源。神也必擦去他们一切的眼泪”(启示录7:17);“神要擦去他们一切的眼泪。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号,疼痛,因为以前的事都过去了”( 启示录21:4)。每一滴眼泪都证明人是从神来的,在呼喊神。而恰恰是因为基督的缘故,“一宿虽然有哭泣,早晨便必欢呼”(诗30:5b)。所以主说,哀哭的人有福了。

2、“看哪!”

父母安慰我们“不要哭”的时候,紧接着有一句话,“你看,爸爸在,妈妈在”;“你看,爸爸妈妈给你什么了”。上帝安慰我们,更不是指着另外一个偶像来欺骗我们。人安慰人是“欺哄”,所谓“用好听的话造就人”。但神安慰人只有一个方式, 就是将基督指给我们看。愿一切有爱心的,号称能安慰人的,首先有心志和装备,可以将基督指给可怜人。“看哪,犹大支派中的狮子,大卫的根,他已得胜,能以展开那书卷,揭开那七印”。上帝的使者不仅安慰我们不要哭,而且有能力为绝望者指明一个方向。人去安慰人,只能到“不要哭”这个境界。最多,将另外一个人指明给你看:你看那谁,还不如你呢。或者,别人也一样,也不知道生命的意义。这是我们常见的现象。但圣经不同之处就在于,天使要我们看自己的无能,认识自己是谁;长老或“属灵前辈”带领我们只看基督。天上和地下的“代表”都没有要我们去看他们——天使和人都不能成为人的安慰。为什么基督有能力擦干我们的眼泪呢?因为祂是如此的与众不同:只有耶稣是基督。耶稣这里两个名称。第一、犹大支派中的狮子(创世记49:9-10; 诗篇60:7),是盼望的弥赛亚和救主(马太福音1:2-3; 路加福音3:33; 希伯来书7:14)。狮子意味着,末世会有一场战争和最后的胜利(以赛亚书31:4;何西阿书11:10-11)。第二、耶稣是大卫的根(马太福音1:1, 9:27; 12:23; 15:22; 20:30-31; 21:9, 15; 22:42; 路加福音1:27, 32; 3:31; 罗马书1:3; 2Ti. 2:8; 启示录22:16+;以赛亚书11:1-10、路得记4:22)。这个异象与王联系,基督是万王之王,信徒也将与基督一起作王。审判之后是治理与永久的和平(以赛亚书11:10、罗马书15:1、以赛亚书11:1,6-10)。所以启示录22:16中,耶稣自己重申祂就是大卫的根,因为新天新地已经来到。在基督里,我们将最终得胜,而且进入永远与神同在的平安之中。

最后,我们需要知道,这末世的胜利早已经完成了,这不是一场空想。这是新约圣经独一无二的“神学语法”——“将来完成时”。看哪,“他已得胜”。一方面,只有基督得胜。在历史上,犹大民族一直在兴衰变迁之中,大卫的王朝已经过去了,但是,基督永远得胜。这意味着旧约的相关预言成就在基督身上。祂已经得胜了。基督的胜利也排除了其他偶像得胜的必要(约翰福音19:30)。这是唯一一位得胜者,历史上的君王只是人类自救的失败记录,是一座又一座的巴别塔。基督与所有杀害他的君王都不同,祂在被杀中复活,他因此成为真正得胜的君王。基督不仅要胜过这世界的王,也将胜过这个王的原则,就是魔鬼。这胜利最集中的表现是胜过魔鬼、罪、死亡和世界。复活是胜利的中心,是复活终结了历史另一方面,祂已经得胜。耶稣的胜利不是未定之中的未来事件,祂的胜利是一个已经在未来完成的事件,人类语言在描写这种胜利的时候的确是贫困的,但有一点领受很清楚,我们从中支取的是“必胜的信心”。这胜利是不可抗拒的事实。这对基督徒的生活意味着什么呢?你不仅被预告了最后的胜利,而且,你应该在生活中过得胜的生活。怨气冲天和灰溜溜的天路历程只是不信或信心不足的见证而已。想想约翰吧,这对约翰是真正的安慰:反败为胜,而且已经得胜。拔摩岛对他还有什么负面的意义呢?一个在拔摩岛监狱中的政治犯被宣告为得胜者,这是什么意思呢?十字架上的荣耀是什么意思呢?我们可以在“已经得胜”的异象中有真正的自由、平安,并去爱这个失败的世界里的罪人。我们当是这地上一个全新的种族,一个唯一被宣告是“胜利者的种族”。胜利者才是“最后之人”。这个种族是有君尊的祭司,是圣洁的国度,是属神的子民。失败的果实是恨,彼此相恨。而已经得胜的果子,就是爱。当然,基督徒的得胜不过是分享基督的胜利。现在,耶稣出场了,历史中心出场了,一切的问题都将被解决。但这个解决将再一次震撼约翰和世界——基督就是被杀的羔羊。羔羊是历史和真理的主宰,我们将在下一次课中认识这唯一的道路、真理和生命。愿神与我们同在,阿门!

任不寐,2011年3月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