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卦掌的电影:肖劲光回忆彭德怀的高风亮节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学校大全网 时间:2020/10/24 08:29:22
2011-6-15 09:00  来源:凤凰网  

  有一次,彭德怀同志了解到边区境内反磨擦斗争的情况,在他从延安返回敌后途经西安时,便当着国民党西安行辕主任程潜的面,历诉了国民党派驻边区境内的专员何绍南制造磨擦、破坏边区建设的罪行,骂得这个“磨擦专家”抬不起头来,不得不有所收敛。

 

  文章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作者:肖劲光

  彭德怀同志离开我们已经十二年了。每当回忆起往事,他那既严肃又慈祥的音容笑貌,便会立刻浮现在我的眼前。他为中国革命建立的丰功伟绩和光明磊落、敢于坚持真理的高风亮节,更使我终生难忘。

  我最早认识彭德怀同志是1931年在瑞金召开的中华苏维埃第一次全国工农兵代表大会上。他是平江起义的主要领导者、红三军团的创始人,在开辟湘鄂赣根据地和坚持井冈山斗争中,勋劳卓着。我久仰他的大名。在第一次相见中,他平易近人的作风和开门见山、直截了当的谈吐,就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

 

  这年冬天,我调红五军团任政治委员。此后,三、五军团在赣州、水口、乐安、宜黄等多次战役中,都在一起配合作战。我和他的接触多了起来,对他的为人和卓越的军事指挥才能,逐渐有了更多的了解。

 

  1933年11月中旬,当时中央的“左”倾冒险主义领导人,不顾主客观条件,命令三、七军团等部队,贸然发起了浒湾战斗。这时我已调任七军团政委,率领部队主动配合三军团发起攻击。但由于敌强我弱,情况又不明,战斗失利了。战后,“左” 倾冒险主义领导人本想加罪于三军团和彭德怀同志,但慑于他在军队中的威望,又因感冒没有亲自指挥这次战斗,但移罪于我们七军团,当即下令撤了我的职,送方面军总部审查。以后,总部派彭德怀同志调查战斗失利的经过。这时正值“左”倾冒险主义发展到登峰造极的时候,彭德怀同志顶着压力,在调查中坚持实事求是,敢于揭露事实真相,敢说公道话,向总部明确表示战斗失利的责任不在肖劲光。这件事使我亲身感受到,在彭德怀同志身上,有一种刚正不阿、大公无私、不畏权势、敢讲真话的高贵品质。这是共产党员最可宝贵的坚强党性。建国以后,他在庐山会议上挺身而出,为民请愿,蒙冤受屈,义无返顾,那种大无畏精神和凛然正气,正是这种坚强党性最突出的表现。

  长征后期,我被调往三军团任参谋长,在彭德怀同志的直接领导下工作。我同他在一起战斗、生活了三、四个月,有机会当面聆听他的指示,学习他的优秀品质。最使我难以忘怀的是过草地前后的一些往事。

  过草地前,部队已合编成左、右两路军。我们三军团被编在右路军,走在队伍的最后。

  出发时,周恩来、王稼祥同志都病在三军团。尤其是周恩来同志,发了几天高烧,五、六天没有吃什么东西,身体非常虚弱,莫说是要过草地,就是在平坦的路上行军,也是不行的。怎么办?彭德怀和军团政委李富春同志都为此焦急万分。他们把我找去商量办法。大家苦苦思索了一阵,彭德怀同志突然手一挥,斩钉截铁地吐出一个字:“抬”。是啊,只有抬才是最牢靠的办法。本来,找几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抬抬担架也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然而,长征以来,缺粮少盐,风餐露宿,人人骨瘦如柴,疲惫不堪,轻装过草地尚且不容易,抬着担架就更难了。彭德怀同志深知这一点,他下定“抬”的决心是并不容易的。他对我说:恩来等中央领导同志是中国革命最可宝贵的资本。有天大的困难,也要把他们抬出草地。你具体负责,多找些人组成担架队。实在不行的话,宁可把装备丢掉一些,也要保证中央领导同志的安全。最后,我们从迫击炮连抽出几十个人组成担架队,把带不走的炮埋掉。担架队分成几个组,轮流抬着恩来、稼祥同志,向草地进发。

  六百里草地,漫无边际。到处是一个个的泥潭,一片片散发出腐臭气味的淤黑色的污水。气候奇冷,天气一日多变。时而浓雾迷漫,天昏地暗,时而漫天飞雪,冰雹骤降。就是在这样恶劣的地理和气候条件下,彭德怀同志同大家一样,踩着软沓沓的草丛,一步一摇,艰难地前进。组织上配给他一头骡子,他自己很少骑,常常用来驮有病和体质特别虚弱的同志。当时对我们威胁最大的是饥饿。出发时,大家带的是青稞面、炒黑豆,经过雨淋水浇,梆硬变味,非常难吃,有的粮食袋掉进有毒的污水里,吃不得了。彭德怀同志同大家一样,吃野菜、草根,把胃都吃坏了,直到一年多以后,肚子仍然经常疼痛。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当时在访问他以后,在《西行漫记》里就曾写道:“这是在长征途上有一个星期硬着头皮吃没有煮过的麦粒和野草,又吃带有毒性的食物和几天颗粒不进的结果”。

  彭德怀同志素以严格治军着称。带兵打仗,他是一名智勇双全的“虎将”,身先士卒,不避艰险;管理教育中他严于律己,也严格要求部队。他对部属的过失,从不袒护,批评起来“火力”很猛,不留情面。即使在过草地那样的艰苦条件下,他也一丝不苟。有一次,十团政委杨勇同志处理一件事情不够周到,彭德怀同志朝他大发脾气,批评得非常严厉,样子简直怕人。我当时在场都觉得过意不去,便出来打圆场,把杨勇支走了。事后我才知道,在他批评人时,是不喜欢别人干预的。这次可能是由于我初到三军团,破例给我留了面子。他批评人虽然很生硬厉害,但是被批评的同志并不忌恨他,这是因为他对同志有一颗火热的心,对革命事业有一种高度负责的精神。从他的批评中,被批评者往往能体会到他那“恨铁不成钢”的苦心,从而打心眼里感激他。有时他批评得有出入,事后他知道了,就主动找被批评的同志做诚恳的自我批评。这样,他就更加赢得了全军上下一致的尊敬。

  红军过草地,不但同大自然进行了艰苦卓绝的较量,而且同张国焘分裂主义者展开了一场尖锐激烈的斗争。在这一斗争中,彭德怀同志坚决拥护党中央的北上方针,不打折扣地执行了党中央对三军团的指示。

  为了拉拢三军团站在自己一边,张国焘在彭德怀同志身上真是费尽了心机。过草地前,他先是派四方面军总政治部的秘书长黄超当说客,送来几百元银洋,兜售他那套“欲北伐必先南征”的货色。这件事彭德怀同志在《自述》中已经提到了。黄超碰了一鼻子灰以后,张国焘便亲自出马。有一次,他对彭德怀同志说,三军团的兵力太单薄了,我从四方面军拨一支部队给你们补充一下好了!彭德怀同志由于有了警惕,当时不置可否,嘿嘿笑了几声。

  正当我们准备出发过草地时,一天,毛泽东同志来电,要三军团派部队去寻找四方面军总政治部原秘书长廖承志同志。在长征路上,他因对张国焘执行王明路线不满,被张国焘打成“反革命”,开除了党籍。党中央为了营救他,想尽快把他找到。彭德怀同志接到电报后,立即要我派部队去找。我们派出一个排去寻找了大半天,没有找到。为此,彭德怀同志感到很遗憾,心情很沉重,回电向毛泽东同志如实作了汇报。后来我们才知道,是张国焘把廖承志同志当作要犯,命令保卫部门把他押走了。

 

  走出草地,党中央到达巴西时,一军团已经前进到达了俄界。一方面军的部队只有我们三军团同中央领导机关在一起。这时,张国焘企图分裂红军的阴谋活动已发展到了顶点。彭德怀同志及时察觉,提高了警惕。在党中央住处附近,布置了一定的兵力,保卫中央,以防万一。在中央为了脱离险境,果断作出率一、三军团单独北上的决定时,彭德杯同志坚决执行了中央的决定,率领三军团连夜起程。当时,毛泽东同志要三军团派一个团负责掩护中央机关。彭德怀同志毫不迟疑,当即决定派杨勇同志领导的十团去担负这项任务,并要我和十团一起行动。杨勇和十团的同志们机智勇敢,掩护着中央机关脱离险境,翻过岷山,直到胜利到达陕北。

 

  张国焘妄图挟持中央南下的阴谋被挫败以后,陈昌浩等人把在右路军中原四方面军的部队都“动员”重过草地南下了。但有少数人员,大约一个排的兵力掉队,被我们三军团收容了。当时彭德怀同志觉得,这些同志是掉队被我们收容的,可以带他们一起北上。报告毛泽东同志时,毛主席说,一个也不要带,搞得不和睦,将来不好见面。我们要相信四方面军的同志以后会跟我们一道来的。彭德怀同志听了,愉快地放弃了自己的意见,让掉队的同志仍回四方面军去了。从这类事情上可以看出,彭德怀同志执行中央指示是非常坚决的。

  红一、三军团改编为陕甘支队以后,彭德怀同志任支队司令员。他遵照中央的决定,率领部队渡渭河,攀六盘山,斩关夺隘,击退顽敌,从甘南直奔陇东高原。胜利到达陕北吴起镇的第二天,在毛泽东同志亲自指挥下,他率领部队埋伏险要,同近万人的马家军骑兵进行了一场激战,歼敌一个多团,溃敌两个团,把妄图跟进陕北根据地的“尾巴”斩断了。就是在这次战斗胜利结束时,毛泽东同志写了“山高路险沟深,骑兵任你纵横,谁敢横枪勒马,惟我彭大将军”的诗句赞扬他。他看到后,当即把第四句改成了“惟我英勇红军”。这种把功劳归于集体的谦虚精神,充分显示了彭德怀同志的宽广胸怀。

  在抗日战争时期,彭德怀同志任八路军副总司令,协助朱德总司令率领部队挺进敌后,开辟了华北广大的抗日根据地。我留守陕甘宁边区,许多事情仍需请示八路军总部,接受朱总司令、彭副总司令的指示。不仅函电往来,他们从敌后回延安时,还能当面向他们汇报工作。有一次,彭德怀同志了解到边区境内反磨擦斗争的情况,在他从延安返回敌后途经西安时,便当着国民党西安行辕主任程潜的面,历诉了国民党派驻边区境内的专员何绍南制造磨擦、破坏边区建设的罪行,骂得这个“磨擦专家”抬不起头来,不得不有所收敛。他的直接干预,对我的工作和边区军民后来把何绍南驱逐出境,是一个有力的支持。

  解放战争时期,彭德怀同志坐镇西北战场,指挥部队英勇奋战,战功显赫。在建国后的抗美援朝战争中,他率领中华英雄儿女,同朝鲜军民并肩杀敌,威震敌胆。在这六、七年间,我们之间虽然关山阻隔,但每当听到他指挥部队打胜仗的消息,我总是对这位老战友、老首长的杰出贡献,从内心深处表示由衷的高兴和敬佩。

  彭德怀同志就任国防部长后,很关心海军建设,不仅经常给予指示,还多次亲临海军部队视察。1953年1月,他冒着风浪,乘舰到嵊泗、舟山、穿山、象山等地视察了海军的国防工程建设。1954年5、6月间,他又到山东沿海我海军部队驻防的海屿、码头、海岸炮兵阵地及海军学校,视察了设防情况和部队工作,并为海军题词:“为了打击帝国主义侵略,必须有步骤地建设一支强大的海军。”他的关怀,有力地促进了海军的工作和建设。

  彭德怀同志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光辉的一生。丹心昭日月,刚正秉千秋。他的坚强党性,他的崇高品德,他的卓越贡献,都永远是我们学习的楷模。不幸的是,他蒙冤受屈,在十年动乱中含恨离开了我们。回首往事,感慨良多,草成此文,聊以寄托我对他的深切怀念。(人民网-《人民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