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溪人才网招聘:叶檀:美联储继续庞氏骗局 美国不会出现大牛市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学校大全网 时间:2021/06/20 17:50:04
全球最大债券基金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首席投资官比尔·格罗斯认为,美联储向金融市场注入数以万亿计的美元,由此产生的通胀效应及膨胀的公共债务不亚于“庞氏骗局”。  北京时间6月23日凌晨,美联储将公布最新一轮利率决议。预计联储议息会议将保持零利率不变,同时不会推出QE3,但会以变相的量化宽松货币政策抑制利率实际上涨。美国庞氏骗局继续,但对市场影响中性。任何政策都是妥协的结果,美国糟糕的消费与就业数据给了美联储维持低利率的充分理由,弗里德曼的忠实信徒伯南克绝不犯政治错误在此时加息。  但伯南克同样无法忽视反对量化宽松派的意见,多个美国地方联储官员近来公开反对美联储出台QE3,其中在本年度美联储理事会拥有投票权的芝加哥联储总裁查尔斯·埃文斯、达拉斯联储总裁理查德·费舍尔、费城联储主席查尔斯·普罗索,本月6日倡议尽快制定“有序的退出策略”。内部有鹰派,外部反对力量不容乐观,美国继续量化宽松是把受通胀折磨的新兴经济体和受债务危机折磨的欧元区架到火上烤。  美国通胀形势不容乐观。5月份美国CPI同比上涨3.6%,创3年来新高。剔除波动较大的食品与能源价格的核心CPI,环比上涨了0.3%,是自2006年以来的最大环比涨幅;同比涨幅则达到1.5%。而就在2009年4月,美国消费者价格同比下降0.7%,为1955年6月以来的最大降幅。  美联储变相的量化宽松,包括提高对通胀的容忍度。据报道,美联储主席伯南克正在内部就制定准确的通胀目标展开探讨,而这一目标很可能会提高到5%;二是将利用总额2.6万亿美元的证券投资组合所得收益进行再投资。这意味着其创造出的天量流动性仍将继续留在系统内,未有丝毫撤出,这相当于本金没有增加,收益继续投资,总体的负债规模会进一步扩大。最后一招与美联储无关,但考虑到危机时期美联储与美国政府已经成为连体婴,因此,美国政府扩大负债上限改变政府的资产负债表,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也不得不随之扩张.伯南克是个悲剧人物,他的宽松货币政策不会成功,因为他的前任格林斯潘已经把货币手段使用到极致,使货币政策失去了弹性。  美国上万亿的量化宽松政策,使美国经济摆脱了通缩,但陷入了滞胀,我们很难说滞胀就比通缩美妙。事实上,到目前为止,美国释放的货币大部分进入虚拟经济领域,而对于实体经济没有什么好处,房地产、GDP和就业没有在第二轮量化宽松的后期得到提升,倒是股票和大宗商品受惠不少。谁都清楚,虚拟经济在通胀初期受惠价格上升,最终会在残酷的滞胀面前败下阵来。果然,在去年7月2日道琼斯指数进入持续上升周期以后,今年5月2日开始调头向下。更糟糕的是,美国的就业下行与通胀上升,抑制了普通公众的消费,拉开了贫富差距,华尔街通过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恢复了元气,而工薪阶层大受其害。摩根士丹利的罗奇曾经表示,自2008年初以来的13个季度里,经通胀因素调整后的平均年化消费增长率仅为0.5%。2011年初期美国家庭债务已降至个人可支配收入的115%,尽管这一数字比2007年的峰值下降了15%,但仍远高于1970年至2000年间75%的平均水平。  美联储最终会为容忍通胀,认可通胀推动经济理论害臊。通胀不能推动经济,但确实能够赖账。《华尔街日报》专栏作家BrettArends指出,美国经济所需的也许是持续的通胀。如果算上企业和美国政府债务,美国总体债务总量将至少是GDP的3倍。提高的薪酬水平让人们更有能力偿还债务,上涨的资产价格使人们可以通过出售资产来偿还负债。持续5年7%的通胀率将会将我们国家债务的真实价值降低近1/3。  美国二战后之所以能够发展,靠的就是有效地通过通胀切断了与债务的联系,也就是隐性违约,抢夺他人的美元财富。如此赤裸裸的抢劫理论横行于世,是美国经济没有起色的标志之一。  美联储维持宽松的流动性,市场将如何反映?短期内将波澜不惊,大宗商品、贵金属价格按兵不动,但从长期来看,反映实体经济的资产品价格必然下降,希望美国出现大牛市,我们还不如希望外星人登陆地球。

张明:美联储货币政策调整对中国经济的影响

2011年4月底美联储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召开的新一轮会议暗示,在2011年6月底第二轮量化宽松政策到期后,不会出台新的量化宽松政策。这是否意味着美国政府自次贷危机爆发以来实施的宽松货币政策即将走向终结?美联储货币政策调整将给中国经济造成何种冲击?中国政府又应当如何应对呢?
  尽管美联储出台第三轮量化宽松政策的可能性很小,但宽松的货币政策基调仍将持续至少半年时间。首先,从经济增长来看,尽管2010年美国GDP增速回升至2.8%,但由于美国住房市场与商业地产市场依然低迷、全球能源与大宗商品价格飙升抑制居民消费并导致贸易条件恶化,导致2011年第1季度美国GDP环比增速仅为1.8%。经济复苏的基础仍不稳固;其次,目前美国的失业率依然高达9.0%。过去几个月失业率的下降,在很大程度上是对就业前景感到失望的劳动者暂时退出了寻找工作的队伍,导致失业率的分母下降所致。这意味着美国的劳动力市场依然脆弱,“无就业复苏”的情况依然明显;再次,从通货膨胀率来看,尽管2011年3月美国CPI同比增速达到2.7%,但同期内扣除了食品价格与能源价格的核心CPI同比增速仅为1.2%,显著低于美联储2%的隐含通胀目标。美联储的核心职能在于维持经济的充分就业以及物价稳定。既然目前经济体远未达到充分就业水平,且核心通货膨胀率仍处于相对低位,美联储并没有必要像欧元区央行那样过早地步入加息周期。  美联储未来退出宽松货币政策的步骤可能将会包括:第一步,到2011年6月底,当第二轮量化宽松政策到期后,宣布不再实施新的量化宽松政策;第二步,在2011年下半年,随着美联储持有的一部分国债、MBS与ABS到期,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将出现被动的收缩;第三步,2011年年底或2012年年初,随着美国经济的进一步复苏,美联储宣布加息,这可能标志着美联储进入新的加息周期;第四步,2012年之后,如果美国经济复苏稳健,不排除美联储可能实施积极的退出策略,通过出售自己持有的国债、MBS与ABS来收回市场上的流动性,主动降低美联储资产负债表规模。
  因此,美联储货币政策调整对中国经济的冲击,需要从以下两个时段来把握。在今年下半年,美联储货币政策依然处于比较宽松的状态;从明年某个试点开始,美联储货币政策可能出现实质性收紧。
  当美联储货币政策依然宽松时,中国经济面临的主要冲击包括:第一,中国经济将会继续面临大规模的短期国际资本流入。无论是中美利差、人民币升值预期还是中国国内资产价格上涨预期,都会继续吸引短期国际资本大举流入。短期国际资本的流入首先会导致中国外汇储备进一步累积,加大央行冲销压力。如果冲销不完全,短期国际资本流入会推高中国的通货膨胀或资产价格;第二,全球能源与大宗商品价格将持续保持在高位,甚至进一步上升,这会使得中国经济面临显著的输入型通货膨胀压力。从2011年第2季度起,输入型通货膨胀压力可能取代食品价格成为加剧中国通胀的主要动力;第三,疲软的美元将使得人民币有效汇率面临更大的升值压力。
  当美联储货币政策开始进入新的紧缩周期后,中国经济将会面临的主要冲击则包括:第一,在特定条件下,中国可能面临短期国际资本流动逆转的局面,即短期国际资本由流入变为流出,这可能导致中国资产价格下跌、人民币面临短期贬值压力以及外汇储备存量下降;第二,紧缩性货币政策可能抑制美国经济增长,从而影响中国出口面临的外需状况。当然,美联储收紧货币政策(尤其是连续性加息)可能导致美元走强,这一方面会压低全球能源与大宗商品价格,缓解中国面临的输入型通胀压力,另一方面会降低人民币有效汇率的升值压力。
  为应对美联储货币政策变化对中国经济造成的各种不利冲击,中国政府应该采取的对策包括:首先,中国政府应通过进一步加强资本项目管制来应对短期国际资本流动的冲击。例如,通过加强外管局、海关与商务部的联网核查,可以更准确地甄别通过贸易渠道的转移定价流入的短期资本;通过加强外管局、商务部与商业银行的联网核查,可以更好地跟踪FDI资本金与外债结汇后的真实流向。鉴于目前中国政府正在大力推进人民币国际化(这必然导致某些资本项目的进一步开放),在当前环境下中国政府尤其应该注意把握资本项目开放的节奏与风险;其次,中国政府应该降低对外汇市场的干预,增强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的弹性,并继续放开每日人民币对其他货币的汇率波动幅度。如果美元继续走软,较快的人民币升值有助于改善中国的贸易条件,在一定程度上抑制输入型通胀的冲击。如果美联储货币政策调整导致美元显著走强,也不排除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短期内显著贬值的可能性。值得一提的是,波动性更强的人民币汇率机制本身也有助于抑制短期国际资本流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