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二爷满背纹身手稿:哲学家卢梭的妙语连珠4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学校大全网 时间:2022/06/27 00:51:01

 --《忏悔录》(第二部)我的生活尽管默默无闻,但要是我的思想比国王

  更丰富更深刻,那我的内心要比国王的更能吸引人。

  --《忏悔录》(第二部)

  大人物只认得大人物,小人物也只认得小人物。小人物赞赏大人物只是

  他们的身份地位,而他们自己得到的却只是不公正的蔑视。

  《忏悔录》(第二部)

  社会中的公民则终日勤劳,而且他们往往为了寻求更加勤劳的工作而不

  断地流汗、奔波和焦虑。他们一直劳苦到死,甚至有时宁愿去冒死亡的危险,

  来维持自己的生存,或者舍弃生命以求永生。他们逢迎自己所憎恶的显贵人

  物和自己所鄙视的富人,不遗余力地去博得为那些人服务和荣幸;他们骄傲

  地夸耀自己的卑贱,夸耀那些人对他们的保护;他们以充当奴隶为荣,言谈

  之间,反而轻视那些未能分享这种荣幸的人们。

  --《论人类不平等的起源和基础》

  让我们不必嫉妒那些在文坛上永垂不朽的名人们的光荣,让我们努力地

  在他们和我们之间划出人们以往是在两个伟大的民族之间所划的那条光荣的

  界限吧,让他们知道怎样好好地说,让我们知道怎样好好地去做吧。

  --《论科学与艺术》

  人类是由人民构成的。......那些不是人民的人为数如此之少,连把他们

  数一数都不值得。

  --《卢梭的社会政治哲学》

  如果有一种神明的人民,他们便可以实行民主制。但那样一种十全十美

  的政府是不适合于人类的。

  --《卢梭的社会政治哲学》

  好人是先众人而后自己,而坏人则是先自己而后众人

  好人是先众人而后自己,而坏人则是先自己而后众人。

  --《爱弥儿》

  一个人如果由于只想到自己,因而只爱他本人的话,他就再也感觉不到

  什么叫快乐了,他冰冷的心再也不会被高兴的事情打动了,他的眼睛再也不

  会流出热情的眼泪了,他对任何东西都不喜欢了;这可怜的人既没有什么感

  觉,也没有什么生气,他已经是死了。

  --《爱弥儿》

  我们不仅希望我们自己幸福,而且也希望他人幸福;当别人的幸福无损

  于我们的幸福的时候,它便会增加我们的幸福。

  --《爱弥儿》

  一个人如果不肯对别人承担义务,那末,也就不会有人肯对他承担任何

  义务。

  --《论政治经济学》

  每个公民都应该做义务兵。

  --《卢梭的社会政治哲学》

  让别人用心教诲人民去尽他们的义务吧,让我们只管好好地尽我们自己

  的义务吧,我们对此不需要知道更多的东西。

  --《论科学与艺术》

  我们要避免我们的义务与我们的利益发生冲突,避免从别人的灾难中企

  望自己的幸福;我确信,一个人处于这样情况的时候,不没法避免,那就不

  管他的心地多么善良和公正,迟早会不知不觉地衰颓下去,事实上会变成邪

  恶的和不公正的。

  --《忏悔录》(第一部)

  为义务和道德而牺牲固然是痛苦的,但是这种牺牲在内心深处留下的温

  馨的回忆,作为补偿是绰绰有余的。

  --《忏悔录》(第二部)

  即使是最强者也决不会强得足以水远做主人,除非

  他把自己的强力转化为权利,把服从转化为义务。

  即使是最强者也决不会强得足以永远做主人,除非他把自己的强力转化

  为权利,把服从转化为义务。

  --《社会契约论》

  强力并不构成权利,而人们只是对合法的权力才有服从的义务。

  ──《社会契约论》

  疯狂是不能形成权利的。

  --《社会契约论》

  取消了自己意志的一切自由,也就是取消了自己行为的一切道德性。

  --《社会契约论》

  对于一个放弃了一切的人,是无法加以任何补偿的。

  --《社会契约论》

  唯有在不能使敌人成为奴隶的时候,人们才有杀死敌人的权利;因此,

  把敌人转化为奴隶的权利,就绝不是出自杀死敌人的权利。

  --《社会契约论》

  奴隶和权利,这两个名词是互相矛盾的,它们是互相排斥的。

  --《社会契约论》

  主权既然不外是公意的运用,所以就水远不能转让。

  --《社会契约论》

  主权也是不可分割的。因为意志要末是公意,要末不是;它要末是人民

  共同体的意志,要末就只是一部分人的。在前一种情形下,这种意志一经宣

  示就成为一种主权行为,并且构成法律。在第二种情形下,它便只是一种个

  别意志或者是一种行政行为,至多也不过是一道命令而已。

  --《社会契约论》

  主权者这方面,却决不能给臣民加以任何一种对于集体是毫无用处的约

  束。

  --《社会契约论》

  我们和社会体联结在一起的约定之所以成为义务,就只因为他们是相互

  的;并且它们的性质是这样的,即在履行这些约定时,人们不可能只是为别

  人效劳而不是同时也在为自己效劳。

  ──《社会契约论》

  在社会契约之中个人方面会做出任何真正牺牲来的这种说法便是不真

  实的了。由于契约的结果,他们的处境确实比起他们以前的情况更加可取得

  多;他们所做的并不是一项割让而是一件有利的交易,也就是以一种更美好

  的,更稳定的生活方式代替了不可靠的,不安定的生活方式,以自由代替了

  天然的独立,以自身的安全代替了自己侵害别人的权力,以一种由社会的结

  合保障其不可战胜的权利代替了自己有可能被别人所制胜的强力。他们所献

  给国家的个人生命也不断地在受着国家的保护。

  --《社会契约论》

  唯有公意才能够按照国家创制的目的,

  即公共幸福,来指导国家的各种力量

  唯有公意才能够按照国家创制的目的,即公共幸福,来指导国家的各种

  力量。

  --《社会契约论》

  每个人既然是向全体奉献出自己,他就并没有向任何人奉献出自己;

  且既然从任何一个结合者那里,人们都可以获得自己本身所渡让给他的同样

  的权利,所以人们就得到了自己所丧失去一切东西的等价物以及更大的力量

  来保全自己的所有。

  --《社会契约论》

  破坏了那种它自己所赖以存在的行为,也就是消灭了自己。

  --《社会契约论》

  如果说个别利益的对立使得社会的建立成为必要,那末,就正是这些个

  别利益的一致才使得社会的建立成为可能。

  --《社会契约论》

  个别意志由于它的本性就总是倾向于偏私,而公意则总是倾向于平等。

  --《社会契约论》

  众意与公意之间经常有很大的差别;公意只着眼于公共的利益,而众意

  则着眼于私人的利益,众意只是个别意志的总和。但是,除掉这些个别意志

  间正负相抵消的部分而外,则剩下的总和仍然是公意。

  --《社会契约论》

  公意永远是公正的,而且永远以公共利益为依归;但是并不能由此推论

  说,人民的考虑也永远有着同样的正确性。人们总是愿意自己幸福,但人们

  并不总是能看清楚幸福。人民是决不会被腐蚀的,但人民却往往会受欺骗,

  而且唯有在这时候,人民才好像会愿意要不好的东西。

  --《社会契约论》

  当形成了派别的时候,形成了以牺牲大集体为代价的小集团的时候,每

  一个这种集团的意志对它的成员来说就成为公意,而对国家来说则成为个别

  意志。

  --《社会契约论》

  为了很好地表达公意,最重要的是国家之内不能有派系存在。

  --《社会契约论》

  公意必须从全体出发,才能对全体都适用。

  --《社会契约论》

  主权权力虽然是完全绝对的,完全神圣的,完全不可侵犯的,却不会超

  出,也不能超出公共约定的界限。

  --《社会契约论》

  公意永远是正确的,但是那指导着公意的判断却并不永远都是明智的。

  --《社会契约论》

  只要有若干人结合起来自认为是一个整体,他们就只能有一个意志,这

  个意志关系着共同的生存以及公共的幸福。这时,国家的全部精力是蓬勃而

  单纯的,它的准则是光辉而明晰的;这里绝没有各种错综复杂、互相矛盾的

  利益,公共福利到处都明白确切地表现出来,只要有理智就能看到它们。

  ──《社会契约论》

  正是公意才是个人所应该请教的。

  --《社会契约论》

  政治体也是一个具有意志的道德行动者。这种公共意志总是对于整体和

  个体的维护与安宁很有帮助,是法律的根源。

  --《论政治经济学》

  最普遍的意志往往也就是最公正的意志,而人民的意见实际上就是上帝

  的意见。

  --《论政治经济学》

  合法的或人民的政府,也就是为人民谋福利的最重要的准则,就是事事

  遵循公共意志。

  --《论政治经济学》

  人民总是希望完善而美好,但并不能辨别什么是善和好,公共的意志总

  是正确的,但其判断则不一定都是对的。我们必须使公共的意志明察事物的

  实际情况,有时要明察事物的现象,使其采取正当的途径,以免受私人的利

  用而误入歧途。

  --《卢梭》

  在没有私有制的地方是不会有不公正的。

  --《卢梭的社会政治哲学》

  不应当想象私有制是在工业所造成的那些关系的范围之外产生的。

  --《卢梭的社会政治哲学》

  谁第一个把一块土地圈起来并想到说:这是我的,而且找到一些头脑十

  分简单的人居然相信了他的话,谁就是文明社会的真正奠基者。

  --《论人类不平等的起源和基础》

  总而言之,一方面是竞争和倾轧,另一方面是利害冲突,人人都时时隐

  藏着损人利己之心。这一切灾祸,都是私有财产的第一个后果,同时也是新

  产生的不平等的必然产物。

  --《论人类不平等的起源和基础》

  这个人,哪怕他奴役了半个世界,也永远只是一个个人;他的利益脱离

  了别人的利益,就永远只是私人的利益。如果这个人归于灭亡,他的帝国也

  就随之分崩离析,就象一棵橡树被火焚烧之后就消解而化为一堆灰烬一样。

  --《社会契约论》

  自由

  在所有一切的财富中最为可贵的不是权威而是自由

  在所有一切的财富中最为可贵的不是权威而是自由。

  --《爱弥儿》

  "统治""自由"是两个意义正好相反的词,我只有不做我自己的主

  人,我才能做一间茅屋的主人。

  --《爱弥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