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100个禅的故事:好男人都哪去了?一个剩女的五次相亲奇遇(图)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学校大全网 时间:2022/06/27 00:45:47

资料图片
现代都市的万家灯火中,有不少独居剩女难嫁。她们条件优越,有事业、有楼有车,却迟迟名花无主,一次次地相睇,直恨没遇到合心水的男人
31岁的阿玲便是羊城众多相亲女中的一位,她有楼有车无贷,学的是美术设计,有小资情调,对感情很期待,希望快点披上婚纱。这些年,她无数次地相亲,却又一次次地失望而归。
第一次相亲
男老师是个“无嘴葫芦”
老师比阿玲大8岁,很腼腆,不大爱说话。阿玲性格外向,不想见面冷场。于是,挖空心思地聊了一些她认为对方可能有兴趣的话题。
但是,话不投机半句多,相对无言。好在,当晚老师请阿玲吃螃蟹,于是,两人面对面地“拆”了四只螃蟹。手上和嘴上都忙不过来了,无暇做情感交流,也避免了四目相对却无言的尴尬。
阿玲对老师的印象不错,看中他的本分老实。此后,他俩一起看电影、吃饭,还双双逛了书店,他的话虽多了些。但每次相见却相敬如宾,没有激情,也不来电,久而久之,见面时如朋友般平淡,有事知会一声,无事就各忙各的。渐渐,来往便渐渐稀少,最后变成了不再约会了。
第二次相亲
二级教练口若悬河
二级教练与阿玲同岁。她以为,同是“80后”,应该聊得来。可没想到,这教练太能聊了,一开腔,嘴巴就没能停下来,他怨声载道,怨天怨地怨领导怨工作,滔滔不绝,成个“二十一世纪怨男”。初次见面,有他讲,她半句也插不上嘴,还要不时躲闪着对方“口水花喷喷”时不经意发射过来的“标点符号”。一次约会后,阿玲便无法忍受了,马上否了他。
第三次相亲
软件工程师频发长篇短信
这位大她两岁的软件工程师,相亲前提议彼此先上网聊聊,熟悉后再见面,以免尴尬。阿玲觉得也好。对方加她为飞信好友,从此,阿玲的信息空前地多,每条短信都是长篇。上篇没看完下篇又发来了。而她手机打字远比不过在电脑打字快。回复短信颇吃力,应接不暇,阿玲有点招架不住。
都说女人恋爱是靠耳朵的,想听甜言蜜语,要卿卿我我,她不想再通过空中谈情说爱,特地打通了对方的电话。没曾料,回短信思维敏捷的工程师,对话时却支支吾吾,都说不明白。估计职业导致他手指快过嘴。
几天后,工程师来电:“你好,我想求你个事,如果我家人问起你我的事。你能不能告诉他们,我们发展得很好?”
阿玲不解,“我们连面都没见,为什么要这样欺骗家人?”
工程师语气委屈:“我忙死了,现在没时间见面,等过一段时间我们再见面吧!”
阿玲有点生气:“见了面要不合适,话又说出去了怎么收回?”
工程师强调语气,“再说吧!”
阿玲咽不下这口气:“欺骗为你操劳的家人是不道德的,你自己的问题自己解决,我不帮这个忙。”
放下电话,阿玲觉得这简直是浪费时间和感情。于是,赶紧删掉了对方的飞信号。
半个月后,阿玲在自己的公开BLOG上发现了工程师的留言,“看了你的空间文字和图片,觉得你是个热爱生活,有品位的女孩,想进一步了解可以吗?”
阿玲回复:“晚了!”
从此,工程师杳无音讯。
第四次相亲
大她10岁的公务员,了无情趣
相亲时,只见公务员相貌堂堂,又是老乡,初见便让阿玲有亲切感。
这次选择了在咖啡厅见面。对方刚落座,便东张西望,周身不自在。
“很少来咖啡厅吗?”阿玲问。
“几乎不来这种地方。”对方答。
“那你平时都有什么休闲活动?”阿玲没话找话。
“上网、打牌、吃饭,应酬多。”对方对自己的生活表示无奈。
“平时有运动吗?喜欢什么体育项目?”阿玲耐心寻找着共同点。
“我体育不好,但有去旅游。”对方终于费力地想出了个答案。
虽答非所问,总算也找到了“旅游”共同点,“你去过哪些地方,哪里好玩?分享一下!”阿玲打起精神。
对方挠头思考片刻:“其实都差不多,就是跑去照个‘到此一游’的合影。多数时间都在宾馆里打打牌,休息嘛!空气不错!”
阿玲无语!
过了几天,公务员致电想再约阿玲,她以年龄差异大为由回绝了。
第五次相亲—
儒雅男人找感情的替身
为这次相亲,阿玲的表哥特意安排了晚餐。
男士很儒雅,很讲究,谈吐很得体。聊天开始就没有障碍,很投缘!阿玲认真地观察着对方,留意着对方每个细节,没有一样让她感觉不舒服的。相亲道别时,彼此留了电话与QQ号。
之后,两人经常通电话,偶然会约在一起坐坐。彼此的价值观一致,让阿玲觉得两人志同道合。
一个月过去了,阿玲很愉快,看得出,对方也很乐意与她在一起。
突然有一天,对方玩失踪了,不辞而别,没有了电话,没有了留言。阿玲不解,于是打听了一番。
一周后,对方姗姗回复:“对不起,我们的确很合得来,但我的前女友回来了,我还是选择和她在一起。”
阿玲蒙了,与他相处后,自己从未去打听过他的过去,以为是尊重对方,没想到却“撞板”了。阿玲赶紧删除了与他所有的联系方式。
不记得相亲了多少次。阿玲虽屡屡受挫,却依然没有放弃相亲,她对这种交友方式渐渐有些麻木了。想不明白,究竟是自己的眼角高,挑三拣四,还是好男人都不知哪去了……晶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