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boss 的铃声:三急[原创]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学校大全网 时间:2022/06/27 20:46:22
三急[原创]
余晖 发表在 荷韵轻香|散文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5-1.html
发表时间:2011-6-21 08:18


人有三急,上床拉稀打喷嚏。上床含义深远,本人所说则是上下眼皮的激情碰撞。这上下眼皮的亲昵和迸发的激情是任何方法阻止不了的,无论是你美丽的眼神还是脉脉的含情最终的期盼都是那张或软或硬的床。我的床是不喜欢有人同享的,一个人,舒展四肢,无所顾忌,床要大,大的足以找到安全。床是每个人一生近乎三分之一度过的世界,且是每个人最为安详和享受的空间,所以床对我的吸引尤其大无法言表。在床上,你可以天马行空,可以忘乎所以,甚至可以伟大一次,床上的灵感和那种朦胧的崇高可以让每个人在舒服中沉醉到更舒服的境界。

    床应是个私人物品,只有躺倒自己的床上才会舒服。因为你知道它的洁净和哪里有个弹簧坏或者存折和情书的位置,床里隐藏的秘密是一个人,一个世界。时至今日,外出或在朋友家留宿,总是不舒服,觉得那床有种怪怪的感觉。朋友极力反对,说宾馆的床才舒服,单位的床更舒服,有种释放和解放的感觉。我明白他的意思,床的舒服是一个人才会感受到的。上床猴急的原因无非就是困得要死,在要困死的时候可以一个人无所打扰的天下为王自然是最舒服。

    上别人的床一般只有在宾馆会体会得到,那像一个公用的或多用的玩意。无论是几星级,总是有种娶个二婚甚至乱婚的梦魇,至少我在宾馆没有梦到吉利或舒服的回忆。朋友常年居住宾馆,熟悉了那里的味道,熟悉了那里的嘈杂,甚至熟悉了那里每个人的眼神。他找到的快乐我不了解,但看他猴急的模样,宾馆的床应该是刺激的,舒服的。未住过宾馆的人时下已经很少,单间更是有常人包住,那里成为了很多人舒服和不舒服的基地。在那里,在那洁净的床上,你可以创造一个世界或者毁灭一个世界。

    拉稀是每个人必须经历的痛苦,是一种医学家解释的肠道反应。不管你是俊男还是美女,不管你是精英还是俗民,不管你是文学家还是打猎砍柴,就和你需要吃饭一样,你需要拉稀,原因是你的人生必定会吃到不适合肠胃的东西。拉稀其实是件好事,说明你的身体免疫功能的作用,把你吃到嘴里舒服但对身体有害的东西稀释掉。这种生理反应的后果是严重的,只要你输入了不适合你的东西,正常的免疫系统就会让你出丑。虽然人人拉稀,但你衣冠楚楚文雅邹邹却突然一个劲的窜洗手间,会让人以为你不想买单。假如,我说假如,假如你和情人约会,我说的是情人,那误会可能会让你终身不再高雅,不再装着钢笔和文质彬彬。

    人类和动物的区别在于掩饰的能力,人缺乏遮掩身体的毛发,甚至讨厌那点说不清作用的遮盖。但却可以把树皮树叶转变成朦胧的语言,假如没有这巴掌大小的东西,也许你会恶心,但这正是人类的智慧。当时代用智慧说话的时候,拉稀在某些人看来是可以避免的,阻挡自身免疫功能的战争也就由此拉开。

    用科技力量和自身喜好改变这一切的方式就是把拉稀的方式转变,由下至上或由上至下是这个时代人们自以为傲的成就。原本的拉稀方式和途径被看做不雅和低俗,于是改变途径,出现各种不用蹲马桶而是站马桶的方式。无论你怎么着急,也不伤大雅,甚至是排场和捧场,还能借此凸露自己的社交之广。

    打喷嚏是无法控制的,至少外国科学家说过,人在打喷嚏的时候,至少有零点十几秒或更多的时间是无法自控的。假如你以七十码的速度开车,(七十码好像是不会出事故的?怎么这么熟悉。)打一个喷嚏至少有十几米车是在无人控制的情况下前进。但假如你正听某人重要讲话,一个喷嚏会导致什么?你正给某要人唱歌一个喷嚏会怎样?你和邱少云一样一个喷嚏又会怎样?喷嚏是每个人的权利和无法控制的,但依旧看什么时候打,重要场合一个喷嚏会把某个人吓死的。

    喷嚏和感冒和被蚊子咬一样,是每个人需要也无法躲避的‘灾难’。当你看到一个人仰望天空的时候,当然不是夜晚,千万别以为天上会掉下什么,那不过是他想打喷嚏。打喷嚏的诱因是亮光,太阳最好,灯光也凑合,反正别是黑夜。当你感觉鼻子刺痒的时候,看到阳光你会舒服的发泄出平时压抑的尊严,会忘记自我,也可以说找到自我。但在黑夜你即使感觉鼻子刺痒,打喷嚏也是难受的,那一定是受凉了。

    见美女仰望天空,以为是要打喷嚏,随想窥看她无法控制的行为艺术。不想上面丢下一卷卫生纸,美女骂着捡起卫生纸捂肚子奔厕所跑去。

余晖-2011-6-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