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hobby的英语手抄报:蜕变[原创]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学校大全网 时间:2022/06/27 02:22:04
蜕变[原创]
余晖 发表在 荷韵轻香|散文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5-1.html
发表时间:2011-6-18 23:16


恶习难改的我终于体会到这句话的分量,说到恶习,从记事开始或更早就有的一个坏习惯至今未改。说起这毛病不好意思,就是呕吐,并不是胃口反应,而是见到甚至听说一种东西就会立起感觉,就是疙瘩,无论是面疙瘩还是过厚的饺子皮或者粘连的面条,都会让我呕吐不止。小时候记得面粉还是奢侈物的时候,母亲喜欢用面粉做那种稀汤呱啦的疙瘩汤,我们这里土话称为疙瘩猴,每次都会因为这种食物恐惧万分,甚至遭到母亲呵斥也宁愿抱个玉米面窝头躲到一边去啃。结婚后有了个人主权,立即颁布严厉杜绝疙瘩汤包括类似死面疙瘩的一切食物出现的家法,违者从严处置。但引起恶心的的原因却不单单是疙瘩汤,还有就是后来的吸烟,有段时间早上醒来头等大事就是先点上颗烟,躺在被窝里享受那奇怪的精神需求。但早上吸烟的后果是刷牙的时候恶心,看电视解释说是咽炎,那时期嗓子不像百灵也胜麻雀,何来咽炎?害得我西瓜霜草珊瑚像吃爆米花一样差点上瘾,于是立下横志早上起来先刷牙后吸烟,终于告别了恶心呕吐这让女人看着奇怪的行为艺术。

    上次呕吐是春节的时候,原因一直不详。从晚会开始就隐隐感觉恶心,随即取消了和妻子共度春节的良宵宴席,惹得她一个劲的狠喝果汁。直到晚会演到半截看到某位尖声细气的太监大腕,实在无法忍受,奔卫生间干呕一通。多亏朋友急招麻桌缺我不爽,方才慢慢平息。因为我有电脑,妻子垂情与她的小收音机,所以电视机几乎就是个摆设,偶尔客人打开我也是只负责关闭而已。网上三峡中下游发生大旱,一夜间蜕变成大涝,而三峡却加大泄洪量,说要降低库存给后期的雨季运筹,实在看不明白。加之越南猴子据说跑到美丽的南沙群岛偷桃子并想占据桃园,网上一片沸腾,奇怪这次没听到熟悉的抗议或谴责,觉得网上消息大都来自斜道,不足以信。便打开电视想寻些主流消息,电视缓慢开屏画面还未出现,一个熟悉讨厌的声音便慢吞吞的钻出来,久违的恶心悠然而至,总算找到了病根,是这该砸的电视惹的祸,然而为时已晚,画面上金碧辉煌的大厅和一个个西服革履油头光面的重量级演员像疙瘩汤一样倾盆而出,害得我几乎把苦胆吐出来。去他妈的,管他什么旱涝,什么越南菲律宾,爱咋咋地,可惜早上喝的假豆浆,一块呢,捐给灾区多好!

    中午赤炎烈日,光明四射,连犄角旮旯也热火朝天,寻找点黑暗势必登天还难。一辆价格不菲的轿车无声无息的带着炽热的灰尘停在门口,一个假秃子挺着五个月的肚子从车里钻出来,黑色绣花的衬衣和大裤衩子,一条栓鹦鹉的黄链子套在粗脖子上,手腕上套着佛珠,还别说,给他换件袈裟真就是个不打折扣的大肚子和尚。同他出来的还有个天壤之别的和儿子大小的女孩,女孩瘦的腰像小腿腿像胳膊胳膊像萝卜,浑身一麻黄,连头发都像撒了金粉,超短裙就像一条毛巾围起来似地,超短上衣如同前后披了张粉皮,朦胧如烟,令人辣眼。这是我开店以来接待的首位贵宾,看那气质至少是个买卖黄金或黄铜的。和尚年纪并不大,只是因为开戒吃肉太多硬是愣愣堆积出的皱纹,女孩我实在不敢细看,生怕和尚以为我惦记那身金黄,后来问妻子,妻子说看了半天也看不出女孩多大,管她呢,就是纳闷她怎么那么瘦?为什么那么瘦?

    和尚进来抖动着车钥匙,先用急躁的眼神打量一下屋子,女孩抱怨屋里太热,没有车里凉快,然后合问有无空调和单间,妻子觉得有利可图,领女孩去单间视察。和尚一边点菜一边不住的瞅着巴西龟,用开玩笑的口气呲牙一笑问是否可以炖了,巴西龟本来是在上面凉盖子了,大概被和尚的金牙闪了眼睛,不情愿的爬到水里做梦去了。这样的客人我还是初次遇到,两个人像是在花捡来的钱,居然要了七个菜,并吩咐妻子去超市买最好的营养快线和青岛啤酒。不到一个小时,最后一道菜上去仅几分钟,他们便下楼走了,结账的时候和尚居然抱怨菜价过低,女孩抱怨凳子搁的什么地方疼,那和尚说了句什么,惹得女孩笑得花枝乱颤金粉飘扬,嬉笑着上车扎进沸腾的热浪消失了。

    我去楼上收拾的时候,看到那些菜几乎未动,除了麻辣鱼少了个头和一盘麻汁豆角扫荡一空,再就是那瓶营养快线大概只喝了一杯,青岛啤酒剩下两罐。

    大概是上午因为电视呕吐厉害,腹中饥饿,我坐在感觉不出搁的椅子上,瞅着满桌子亲手拼制的作品,大概是不合口味?还是吃饭对他们不过是个形式?或者一百多元就为到此一游?管他呢,我一下打开两罐啤酒,不然领导看到就舍不得了,这可是九块钱一罐的啤酒呢,就当和尚施舍给我的吧。

    蜕变的动物有很多种,熟悉的就是美丽的蝴蝶,由讨厌的毛毛虫转变成美丽的爱情化身,再就是每年忙碌捕捉的蝉,由笨拙的幼虫一夜之间转变成短暂的音符和生命。而人呢?蜕变后的人会令人恐惧陌生,其实任何我们身边的和遥远的都在蜕变,只是我们还不习惯,但有一些是变不了的,就如同我恶心的疙瘩汤。

余晖-2011-6-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