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化400生活网:中国大陆三峡大坝:我们该反思些什么?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学校大全网 时间:2022/06/27 20:42:20
          前段时间(2011年5月),大家都在讨论干旱和三峡大坝的关系,有观点认为三峡大坝是这次及近几年干旱产生的根本原因,也有水利专家出来辩护说干旱不能够全部怪罪于三峡大坝。孰是孰非大家各有自己的看法。真正的原因或许只有科学家们知道,作为平民的我们是无法知晓个中原委的。三峡大坝在2006年举行了竣工仪式,这个大坝至今也已经使用了五年了,有人赞同黄万里先生的观点三峡大坝最终必须被炸毁,但至少目前看来是不太现实的。大家都在思考现在气候到底是怎么了,2012难道真的要来临吗?但如果真的是三峡大坝造成的,那又该怎么办?投资1800亿历时17年的大工程,它可能带来的危害或许是严重的,但这个大坝是怎么就在三峡上建成了?大的决定其后果也许是严重的,“民主的结果需要民主的过程”,“一群疯子战胜了一个科学家”,这个决定不是我们大家做出的,其后果却要我们来承担,这是不公平的。面对这些灾难需要作出很多反思。
        在1919年孙中山先生所写的《建国方略之二——实业计划》一文中第一次提出在三峡建造大坝的设想,孙中山以忧国忧民之心,希望以发展实业使中国步入强国之列。自孙中山提出建造三峡大坝设想以来,对其建造的争议就从未停止过。在1992年人大以鲜有的67.1%的低赞成率通过了建设议案。反对的学者不在少数,学界泰斗黄万里毕生反对三门峡以及三峡水利建设,他认为水利的治理应当遵循自然规律,把因势利导作为治河的指导思想。他满腔的深情全部倾注于祖国人民和他为之耗尽了毕生精力为之忍受了无限屈辱痛苦的江河。李锐在1980年代出版了他的专著《论三峡工程》,全面系统地阐述了三峡不该建的理由,这本书给反对方提供了科学有力的证据。
        不论当时有多大的阻力,在各种政治的经济的利益驱动下,这样的壮国威的工程都会得以通过的。中国古人都知道治水讲求“宜疏不宜堵”,可懂得了许多科学知识,讲求科学发展的现代人可偏偏把奔流的黄河长江搞成了一滩滩的死水。大家都懂得一个简单的常识,长达650公里的三峡,在修建三峡大坝以后,会在其尾部形成巨大的淤泥沉积地带,而处于其尾部的重庆将不得不面临各种危险:洪水、泥石流、山体滑坡甚至地震等自然灾害。而这样的淤泥沉积绝非人工可以解决的,难道人们不懂得吗?难道不需要我们的反思吗?我们是怎样明知故犯的呢?2010年10月26日三峡大坝蓄水达到最高水位175米,引来了世界的瞩目。而如此高的水位将会对峡区所在的县市带来隐患:长期的水泡会导致土质松软从易引起山体滑坡,对峡区是百万人民的生命财产带来威胁。
        建设三峡出于很多目的:治理洪水泛滥,提供电力,壮我国威。但近几年的气候异常让这一切都相形见绌。看看近几年发生的灾害:2006年重庆发生百年一遇旱灾;2007年 22个省发生旱情;2008年云南连续近三个月干旱;2009年连续3个多月,华北、黄淮、西北、江淮等地15个省、市未见有效降水,遭遇严重干旱;2010年西南5省市遭遇严重旱灾,受灾面积达1亿亩;2011年长江中下游多省遭遇严重干旱。纵然历史上遭遇干旱洪灾乃常事,但今年中国四大湖泊之鄱阳湖、洞庭湖、洪泽湖都发生严重干旱,水位降之历史最低,难道不值得我们反思吗?
       为了经济发展和一些不必要的价值追求,使我们的环境遭到严重的破坏。三峡工程再一次提醒我们要遵循大自然规律,不要整天讲科学发展观实际上却要违背基本的常识去破坏大自然。三峡工程的利与弊会日渐分明,三峡大坝并未起到我们预想的那种防洪能力,它对自然环境的影响在未来几年将会表现的更为明显。我们还要反思我们一直引以自豪的“集中力量办大事”,我们就一定能够办对事、办好事吗?像5.12汶川地震那样我们能够迅速动员全国力量救灾,但如果我们办错了事,后果会不会是很严重呢?为了防止我们办错事,我们需要更民主的决策:不是某些专家科学家的个人追求与利益,不是政治家的政治利益,更不是特定时期国家的短期利益追求,我们需要为子孙考虑。
        做错了事不要紧,最重要的是我们能够勇于承认错误。亡羊补牢未为晚矣,三峡大坝已经建立,不管利大于弊还是相反,都需要反思我们的决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