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权撩色番外下载:当代中国呼唤战略政治家(转载)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学校大全网 时间:2022/01/26 00:44:51

当代中国呼唤战略政治家(转载)

2011-07-04 08:31: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字号大中小 订阅

当代中国呼唤战略政治家(转载)

作者:丁咚

当代中国呼唤战略政治家

丁咚 文

中国正在十字路口!何去何从,举世瞩目。

我不止一次在文章中强烈地表达了这个观点。

经过数十年的建设、改革和发展,中国已经初步完成了“资本的原始积累”,全球第二的经济规模和人均年收入超过3000美元是其重要标志,经济上具备了进一步上升的基础;政治、社会领域虽然也做了一些工作,有的甚至具有很强的创造性,但总体上两者都滞后于经济发展的水平,与经济基础不相适应,同时,中国人政治素养和公民意识大幅度提高,参与政治和践行民主的能力显著增强,但需求与供给的矛盾也日显突出。

中国社会的转型正在进入关键阶段。这个阶段的显著特征是,经济上要继续推进自身改革,实现质的突破,这里的“质”是指在宪法中明确规定“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政治和社会领域,必须进一步摆脱束缚,特别是思想观念的束缚、条条框框的束缚,扬弃传统,改革创新,开辟新天地。能不能走过这个阶段,如何走过这个阶段,将决定能否顺利完成转型,决定中国的未来。而现实的状况是,中国正在彷徨瞻顾,踯躇不前。

在这样的大转型时代,一定要有英雄般的政治家出现,并主导时势的发展,为时代建立基本的规范和制度。所谓的“时势造英雄”、“英雄造时势”,这是辩证的两个方面。一方面特定的历史条件会使英雄人物的聪明才智显露出来并发挥作用,另一方面,英雄人物的聪明才智会改变历史发展的进程,创造“时势”。现在正是需要英雄创造时势的时代。时代的发展往往是盲目的,转型时期如果没有睿智的英雄人物引领,要么迟滞不前,要么误入歧途,受苦的最终是民众。

承平之世需要的是技术官僚政治,但在社会大动荡的时代则非需要英雄不可。但社会大动荡并不意味着真的就发生革命、战争那样激烈的社会剧变,而是指整个社会处在变动不居之中,方向不明,且路径不明。在这种情况下,一般的政治家就难以承担起其重大的历史使命,就必须有高人站出来,以其敏锐的目光、宽阔的视野、卓越的判断、贤明的手段和务实的工作精神,因应多数人的呼唤,进行划时代的创造,重新开启历史进程,奠定社会发展的强大而稳定的根基。

这种政治人物,我称之为“战略政治家”。中国处在社会大转型、大动荡的时代,迄今还在摸着石头过河,一切都在未定之数。今天,战略政治家的历史使命,是睿智地体察时代的真实状况,特别是时代病的病因,敢于突破传统,摒弃错误,包容异见,寻求共识,锐意改革,引导未来,制定有效方略和措施,并以高度的历史责任感,创立经得起历史考验的基本法律、制度和规范,为技术官僚治理国家创造基本条件和良好环境。

历史上能够称得上战略政治家的,西方如美国的华盛顿、林肯及罗斯福,华盛顿有创国之功,同时主导制定了《美国宪法》,引领美国发展到如今,中间只是进行了一些具体修订,基本上保持原样,可见其考虑之严谨周全,堪为万世表率;林肯则被称为“伟大的解放者”,他领导了“南非战争”,颁布了《解放黑人奴隶宣言》,防止了联邦的分裂,有再造之功,为美国进入经济发展的黄金时代奠定了基础;而罗斯福显然是“中兴之主”,在他就任之时,经济凋敝,民生困顿,国家陷于崩溃的边缘,他推出“罗斯福新政”,并在困难时期进行“炉边谈话”,带领美国走出危机,为二次大战后美国进入超级大国行列创造了条件。

而中国的战略政治家,古代的有始皇嬴政、刘邦、李世民、朱元璋等,现代以降则只有半吊子的战略政治家,比如孙中山、蒋介石......这也是为什么中国晚近历史一直纷纭多变,难以安定,不能可持续发展的重要原因。

战略政治家,有服务于民的真诚意愿。为了实现人民的利益而从事政治,并矢志不渝地遵循民本思想。一切以人民的需要、人民的意愿、人民的利益为旨归,尽全力实现多数人的利益,保护少数人的利益。而不是将人民的利益,寄托于少数人闭门造车、虚构文字,制造繁荣的假象,也不会任由利益集团侵蚀大众的利益,抱残守缺,无意进取。为了实践服务于民的承诺,他会在依靠人民而非少数政客力量或者虚拟多数民意的基础上,义无反顾,勇往直前。

战略政治家,有独立坚韧的思想人格。在举世彷徨的时代,需要有个主心骨,为大家指明前进的方向。这样的重责大任,必须仰赖于具有独立思想且具有坚韧的精神人格的政治家。在万马齐喑的时代,在众人皆醉的时代,战略政治家会手把一盏明灯,为大众照亮前进的道路。他本身不是明灯,因为现时代已经不需要光芒过于耀眼的明灯式政治家,而需要为公众带来光明者。他以自己独树一帜、符合时代精神的思想,引导社会发展走向,为民众谋福祉。

战略政治家,有强烈的自律精神。他首先是个人,而无意将自己塑造成神,虽然他具有非凡的意志和才能,足以成就非凡的业绩。但他会自觉地遵从大自然和人类的规律,将自己置于人民的监督之下,使自己的意志接受人民的检阅,并在尊重大多数人意见的前提下,付诸实施。他会竭力避免独断专行,更不会崇尚密室政治,也不会在少数人唱主角的舞台上做一个浑然忘我的参与者。他会走进人民中间,与人民同呼吸,认真倾听人民的声音,并将人民的愿望变成自己的思想资源,在此基础上,践行政治。

战略政治家,有大破大立的魄力。他有直面现实的勇气,现实往往是真实得有点残酷的,特别是当代中国,社会矛盾已经积聚到一个临界点上,如果不能正确有效疏导民众愤怒,终有爆炸的一天。只有卓越的政治家,才会敏锐地观察到时代的病症,并作出合乎实际的判断,制定系统科学的解决方案。

英雄造时势,就体现在万端困难的历史时期,战略政治家必须具有大破大立的气度,全面检视传统中一切错误的因素,并坚决废除旧的体系中一些不符合现时需要的东西,乃至于打碎一切旧的不合理的东西,建立新的符合当代需要的科学的体系,包括法律、制度和规则。当经济基础发生变化时,上层建筑就该相应变化,否则就不适应,就会出问题,特别是在发展的过程中,大多数民众的利益必须切实保障,避免发展的成果被少数人侵占,而大多数人受损,战略政治家的任务,就是将此导入正途,开辟新的局面。

战略政治家,着力创设宽容的社会氛围。他是包容歧见的模范,是民主原则的代表,在施政过程中,全力避免独断,而将自己的意志建立在人民意愿的基础上。他在亲身践行民主的同时,也会在全体国民中推广民主,增强国民的民主意识和参与政治的意识,创造条件,让普通大众参与每项重大国家事务的讨论和决策。他尤其会重视少数人的意见,激励社会宽容,允许不同人不同观点不同生活方式者共同生活在这个世界上,并充分吸纳他们的想法,在治国理政中予以落实。

在他眼里,民主不是西方的专利,中国也可以有民主;自由也不是西方的专利,中国也可以有自由。民主自由,都是人类生存于世、参与世界的方式,非西方人所能独享。

战略政治家,给人以希望。他代表未来,也极具前瞻性目光,他总是从长远目标规划当今的发展,总是以先知般的睿智指点人类前进步伐中的失误与不足,同时在自己的施政中随时检点,以免误入歧途。他时时刻刻将国民的幸福放在心上,总是先人一步考虑到国民的意愿,并将之化为政治的愿景。

战略政治家,并非不可取代,他只不过是历史进程中泛起的一片涟漪,但他波及的范围却为人类带来福祉,而当他的历史使命完成的时候,他会激流勇退,就像华盛顿所做的那样。如果他做不到,那么人民的意志也会强迫之。卓越人物当然可以推动实现国民的幸福,但国民的幸福却不能系于卓越人物一身。

2011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