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校与国防生的区别:一封家书【赵红专】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学校大全网 时间:2022/01/19 10:41:39
姐:
  你好吗?又有好久没有给你写信了。不是我懒,我怕一提起笔,就引发了心中深深的哀痛与思念。
  今年1月份,我从省城调到了一处偏远的单位,担负一座大桥的安全守卫任务。这是我自愿要求的,不为别的,只为这里能天天与滚滚江水相伴。我知道,天下奔腾不息的江水一脉相承,在这里能嗅到你飘逸圣洁的英灵。
  姐,记得你是1993年的冬天走进军营的,父母本是不忍心让如花似玉的你到部队去的,怕你吃不了那份苦,受不了那份累。可你固执的说:“如果你们是真的疼我,就让我自己去闯一闯。要是为家人丢了脸,你们就当没我这个女儿。”
  你到部队后,每个月都要给我写封长长的信,告诉我你在部队的情况。你说新兵连苦,被称为“新兵蛋子”的你们和男兵一样的训练,弄得全身都是伤痕,你说好想家,每当夜深人静时就一个人偷偷地躲在被子中掉眼泪。我没想到连你这样倔犟的人也会为思家而掉泪,我不敢想象你那白嫩嫩的小胳膊、小腿被摔得青一块、紫一块的样儿。可你给父母的信中却总是喜悦多于忧愁,你说部队的领导对你们是如何的好,战友之间是如何的团结友爱,你参加什么活动得了什么奖,诸如此类的,总是令父母 在思女的热泪中洋溢出放心的微笑。
  经过三个月的新兵训练,你被分到文工团学舞蹈。在日后的岁月中,你不时的给家中寄回参加演出时的照片。经过军营的洗礼,本就美丽清纯的你显得越发出众了。我常觉得你那股逼人的气质比很多影视名星还要出色。
  你在部队立了功,入了党。还记得1996年春节,你在电话中兴奋地说,你报名参加了部队院校的招生考试,你要当一名优秀的共和国军官,你要像男儿一样把青春热血洒在保家卫国的旗帜上。
  就在那一年的7月,无情的洪峰袭击了你部队的驻地,你们部队无数的男儿奉命奔赴了抗洪抢险第一线。你作为文艺骨干,毅然要求参加了“文艺慰问团”。你的歌唱到哪里,哪里的勇士就掀起了阵阵欢呼;你的舞跳到哪里,哪里的英雄就平添了万股锐气。姐,你用一个普通女子的挚诚给英雄们死守江堤增添了必胜的信念。可是,你嘹亮的歌喉、优美的舞姿似乎引起了“洪魔”的嫉恨,在一次演出结束后,你为帮助转移一个女婴而被无情的卷进了混浊的波涛中,你的身躯随同万千沙包一道筑成了堵截“洪魔”的屏障。姐,你便这样无声无息的走了。除了你清纯的歌声还在万里江天上空萦绕,除了你奋力推上岸的婴儿嘶哑的哭泣,你没给亲人和战友留下一句话。
  姐,你是立志当一名优秀的共和国军官的,可告别亲爱战友的那天,你还是一个过完19岁生日才8天的女战士。
  失去你的日子,我常深夜回顾,泪总是禁不住淋湿枕巾。我想起了你从军时的兴奋,想起了你如皓月的双眸和满脸从戎不悔的坚毅。但你人生的小船刚扬起理想的风帆便被无情的搁浅了。你常说,是英雄就该战死疆场,“马革裹尸”是最了不起的豪迈!你不是牺牲在硝烟弥漫的战场,排空浊浪卷走了你的娇容,亦是无法“马革裹尸”的。可我从不怀疑你伫立在风口浪尖的英灵永远与万里江堤同在。
  姐,你走了,你搁浅的小船还在沙滩边飘荡。
  在那个阳光明媚的九月,我毅然撕碎了大学录取通知书,泪花随着和风飘散在混浊的江面……
  妈妈的哭声还在心头回荡,父亲的话语还在耳边萦绕:“孩子呀,你姐遗下的军装还没冷啊,你咋狠心丢下我们去远方?”泪不能再减轻我心底的痛楚,我不敢开口,我怕一开口就耗损了我从军的坚决;我不敢回头,我怕一回头就摧垮了我远行的意志。我在心底呼喊:爹娘哟,谁叫你们给了我五尺男儿身,姐是你们的骄傲,我也会是你们的荣光。姐,从踏出家门的第一步起,我就是一个兵了,我就要继续去圆你那未实现的梦,继续去开启你那只搁浅的小船了。
  姐,我不知道用你的标准来衡量,我目前还能不能算一名真正的军人,但几年来,我用自己的汗水换来了在全省、全国20多次比赛中获得的荣誉证书;我也在部队入了党、立了功;我已连续多年被评为“优秀新闻工作者”、“优秀干部”、“优秀党员”。姐,我知道你想说什么,荣誉属于过处,戒骄戒躁才能继续进步。我会的。我知道军旅的苦累与艰辛,但你不是说过,真正的松柏是不会在乎风霜雪雨的吗?何况,你早为我点明了前行的塔灯。姐,我会争当一名把青春热血洒在保家卫国旗帜上的共和国军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