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校学员毕业分配细则:基辛格送给中国的“高帽子”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学校大全网 时间:2022/01/26 02:04:46
近日,资深的美国战略家、前国务卿基辛格,对中国特别感兴趣。今年5月,基辛格发表了他的新作《论中国》。在该书的扉页上,赫然写着:“这是基辛格第一次用一本专著的篇幅去讲述一个他亲密接触了数十年的国家”。该书认为,中国将在10-20年内超越美国成为全球第一大经济体。
    评判中国何时超越美国,是全球智库们近年来乐此不疲的话题。从这本书的论点看,基辛格似乎对华很乐观。但这种乐观依然基于美国的核心利益,是以美国人的战略视野来评价中国。简言之,并未脱离所谓G2(弗雷德·伯格斯滕提出)的中心思想,--“双方合作、共同建立一个新的世界体系对中美而言是至关重要的”。
    刚刚在北京结束的全球智库峰会上,基辛格又向中国提出大胆建议,希望中国展开“胡锦涛计划”,发挥美国当年“马歇尔计划”的作用,使中国成为全球领袖国家。
    基辛格的宏论或让很多中国人血脉贲张,有些飘飘然。毕竟,基辛格并非大嘴巴的媒体,而是资深的全球战略家和外交家,他对中国的评价应该不算是信口开河吧。
    诚然,基辛格不会胡言乱语,但评价其言论不能脱离了一定的语境。为中美外交立下汗马功劳的基辛格虽说不是“亲华派”,但肯定是知华派。被邀来华参加智库研讨,熟悉中国政情外交的基辛格显然不大可能发些逆耳之言。因此,基辛格对华的高度评价,无非是客套而已。这未必是对中国恶意的“捧杀”,却也有些善意的“忽悠”。
    别说基辛格这样的知华派,即使是前总统克林顿,任内和中国发生过许多矛盾。离任后也乐得为中国企业家邀请,多次来华演讲,大唱中国赞歌,乐得挣去巨额美元。如此演讲谁会在意呢?
    基辛格或没有克林顿那样的功利性,但是基辛格给中国戴上的“全球领袖”的高帽子,却有些让人难以承受。二战后美国领袖西方世界主导全球,确实得益于“马歇尔计划”。但当时的背景是,传统的欧洲强国,无论战胜的英法还是战败的德国都元气大伤。而苏联则以优越的地缘优势,对欧洲大陆呈现出咄咄逼人之势。在此情势下,美国若不出手,欧洲则变成苏联的势力范围。因此,美国实施“马歇尔计划”首先是基于确保大西洋两岸的“自由世界”性质;其次是对抗苏联在欧洲的扩张,为了战后美苏争霸的需要。美国的“马歇尔计划”虽然让西欧从战争的废墟中复苏,但也带来了半个多世纪两大阵营的“对抗”。
    所谓的“胡锦涛计划”,是让中国拿出巨额资金资助中东北非国家,以赢得世界影响力。这显然不可能---一方面,北非中东的动荡不安复杂纠结,美欧长期介入甚至动物都解决不了问题。伊拉克、埃及、利比亚和巴以冲突就是明证。让中国介入,显然是西方世界始乱终弃,要让中国来收拾乱摊子。另一方面,中国也没有那么大的力量,更没有如此多的资金。按照很多西方国家政媒的评价,中国矛盾百出,正要崩溃。在此情境下,中国哪有能力去当世界领袖?更重要的是,干涉别国内政,也不符合中国一贯的外交原则。
    对于自己的实力和责任,中国很有自知之明。在纪念建党90周年大会中,胡锦涛主席说的很实在,我们完全有理由为取得的一切成就而自豪,但我们没有丝毫理由因此而自满。“自豪不自满”,内政外交都是适用的。所以,对于美国拉中国入伙共治世界的“G2”,中国不会答应;而对于欧洲发生的主权债务危机,中国则力所能及地去帮助。理智的中国,有大国责任之心,但无领袖全球的野心。
    值得一提的是,在著名的加拿大芒克辩论会上(6月18日), 基辛格及和《时代》杂志主编扎克利尔还作为反方唱衰中国。可见,对于中国发展,基辛格博士也是很矛盾的。因此,中国更不应该被基辛格所忽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