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业银行注册电话银行:从10岁儿子的国家认同看移民取向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学校大全网 时间:2022/01/26 00:11:48
从10岁儿子的国家认同看移民取向   

  儿子来新加坡两年多了,从最初的“不愿意来新加坡”到现在的“不愿意‘来’中国”,180度的变化是我始料未及的。

  前年春节。我们全家首次旅行新加坡后,立即给儿子报名了QT(资格测试,Qualifying Test,简称QT)。临行之前,儿子不想离开中国,坚持不去机场。太太劝说:“QT是看你聪明不聪明,如果不去,别人知道了还说咱儿子太笨。咱只测智商,可以不去新加坡读书。”收到“资格测试”及格通知后,儿子唉声叹气地说:“我做了一件大错事,要是QT没有通过就好了。”

  来新加坡的最初大半年里,每逢遇到挫折和不满,儿子总会埋怨:“我不愿意,是你们强迫我来的,我要回中国!”

  儿子就读的圣婴小学是华文特选学校,儿子华文优势很受重视,学校安排他参加华语表演、演讲,也得了奖项。其它各科成绩也明显提升。唱国歌、做祷告,丰富多彩的学校活动,清新和谐的社会环境,家庭般的教会关爱,都让儿子其乐融融。特别是我们购置公寓后,母子俩从此结束了频繁租房搬家的漂泊生活,找到了家的感觉。儿子放学后,总会与玩伴走动交流,还经常去游泳健身,英文会话能力进步很快。我家能够入住菲律宾籍房客,主要靠儿子传话沟通。

  离家两年了,太太思归心切,常常睡不好觉,心烦想发脾气,就想回一次国。儿子反倒说:“回中国干什么呀?为什么我适应也很喜欢这里,妈妈却不适应也不喜欢呢?”临走时儿子说:“妈妈,看你高兴乐的,我能不走吗?”

  回到中国,儿子哪儿都不想去,不想见同学,说记不起了;不想上街,说太乱;进了菜市场,说太脏;进了餐馆,不想吃太辣;遇到亲朋熟人,打招呼像耳语;想去旅游,对名山大川都没兴致。

  他的确与这片故土生疏了,不协调了,时不时还冒出两句:“来你们中国”、“回我们新加坡”的话语。听到儿子的话,我五味杂陈,解释说:“虽然你现在住新加坡,但你并不是新加坡永久居民,更不是新加坡公民,你现在的国籍是‘中国’,只能说‘回中国’。如果你20岁前能成为新加坡永久居民,并尽义务顺利服完兵役,申请新加坡公民获得批准,你的国籍才是‘新加坡’,那时说‘来你们中国’、‘回我们新加坡’才是依法有据的。”   21天的假期结束了,在海关口岸,太太落泪了,儿子没有,他说:“不用多久爸爸会再来的。”   看着妻子凄然、儿子淡然离去,我在机场伫立很久,孤独一人回家途中思绪万千。

亲人在哪里家也在哪里

  三十多年前,我不忍看父母家人的眼泪,毅然决然离家,第一次远赴数千里之外当兵,一别就是四年。那时不是为解放全人类,而是为了脱离农村。如今,我和太太的职业和收入都令人称羡,有车有房,和和美美,有滋有味,却又一次选择别离,由小富人沦落为大穷人。家分人散、聚少离多、天各一方又是何苦呢?我们的家在哪里?

  有一次,在新加坡的一间教堂,熟人见面就开玩笑说:“你,又来了,真把这儿当家了?”我感慨而言:“是的。什么是家?对未婚青年来说,父母在哪里,哪里就是家。对一个有家室的男人来说,妻子家人在哪里,哪里就是家。”后来太太告诉我,凤凰卫视台湾籍的吴小莉也谈过“家”的问题,她说“亲人在哪、家就在哪,我现在的家就是在香港”。

  电影《2012》也有说:“我们现在要重新在这里生活,这里以后就是我们的家。我们到哪里,哪里就是我们的家。”

  是呀,世界在变小,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地区之间,国与国之间的人口流动、迁移势不可挡。越来越多的事实证明,在一定条件下,人口,特别是青少年人口,寄托着国家的希望。西欧一些国家经济发展缓慢,导致财政危机,也与人口老化、移民政策过紧有很大关系。反之,以色列、新加坡等国,采取比较宽松的移民政策,对本国各方面的积极作用远大于消极作用。

  通过对新加坡今年大选的近距离观摩,我深刻感受到当地人对反对党质疑移民、外劳政策产生的强烈共鸣,无论站哪个角度,我都知冷知暖。

  作为公民选民,应该理解政府的良苦用心,事实上,外劳也好,陪读也好,永久居民也好,他们多是这个国家的边缘群体,多处于社会链的低端,但正是他们的奉献与付出,给这个国家增添了股股生机活力。作为非公民,也没有必要耿耿于怀,抱怨于二等公民的不公,既要想想从这个国家得到什么,更要想想能为这个国家奉献什么。比如“我服兵役了吗?是心甘情愿吗?”

  作为政府,也应当听取选民声音,全面检点相关政策。比如,移民的步子是否时而太松,时而太紧,张弛失度?技术移民、投资移民是否贪图急功近利?外劳使用上是否太看重劳动成本,而忽视了社会成本的增加?如果移民政策把握不好,是否会让人都把新加坡当成优质跳板,为西方世界源源不断输送优秀人才呢?   近来,加拿大政府在对投资移民、技术移民收紧之际,留学转移民的尺度却在放宽,希望接纳能够且愿意融入当地社会的“熟”移民。新加坡从国情出发,实行从幼稚园就开始的陪读政策,是为新加坡培养忠诚国民、创造人口红利的有效途径,也较少受到选民的诟病,应该坚定不移执行下去。毕竟儿童是国家的未来,他们最能适应并认同任何全新的国家,应当珍惜孩子的这片童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