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玄当了多少年皇帝:玉器入门知识大汇总2(图文版1)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学校大全网 时间:2019/10/17 19:24:41


       玉璜
  璜是一种弧形片状玉器。《说文》称:“半璧为璜。”实际上古代的玉璜不仅限于规整的半璧(半圆)形。璜在“六器”中被作为礼器,《周礼·春官·大宗伯》载:“以玄璜礼北方。”但在考古发掘中,多发现于人的胸腹部,挂系一种佩饰,并往往是组玉佩饰中的佩件。资料表明,各个时代的玉璜除具有圆弧形的特征外,其形制的变化非常大,只有少数是规整的半璧形。
  璜是我国最古老的玉器形制之一,早在距今7000年的新石器早期浙江余姚河姆渡文化中就有了玉璜。新石器中期长江流域良诸文化开始普遍制造和使用至璜,这一对期五璜被人们用作佩于胸前的装饰品,形状多不规则,变化较多。
  商、西周时期,玉璜仍普遍地使用。从现今考古发掘的实际情况看,此时绝大多数的玉璜,仍是作为典型的装饰品使用,关于璜的礼器用途,还有待于今后的研究。
  春秋战国时佩玉盛行,玉璜作为成组佩玉的组成部分大量出现,其形式和纹饰极为丰富,并出现了许多异形璜。汉以后,玉璜作衰退势。所见南朝和北齐的玉璜均作弧形素面状,两端靠外周处钻孔,有的在内外周缘还包镶金边,与早先稍微有异。
  南北朝时,官服需悬挂玉,玉璜重新出现,此时玉璜已演变为梳背形或菱形,形状异于前代。这一时期佩玉在社会中流行的范围很小,因而玉璜的数量极少。
  唐代贵族妇女喜佩戴成组佩玉,佩玉的主体是云头状玉璜。同南北朝时相同,玉璜在当时颇为罕见。  宋至明清伪古玉中多有小型玉璜,其目的不外于供玩赏和收藏,而日常生活中人们所佩带的已演变成 玉锁、玉牌等新的形式。
 
  
       黄玉夔龙璜
       西周

       长10.5厘米
       估 价:RMB 100000-150000

       曲度较大,呈半瑗形。以双阴线刻划双龙双凤,线条流畅婉转,两瑞各穿一孔。 
 
       白玉卧蚕纹龙首璜
       春秋
       9.2×0.4厘米
       估 价:RMB 30000

       白玉质,虹形状,两端作简化双龙首形,中间呈扇形,上下出廓。通体琢起的蟠虺纹,地饰阴线纹。龙口及顶端各穿一孔,便于穿系。                                             
       龙首纹玉璜
       战国
       长17.3厘米

       阴刻兼浅浮雕双龙首纹,身饰勾连云纹,下端镂雕双凤。刀锋犀利,棱角分明,是战国典型玉雕精品。                                              

       白玉谷纹龙首璜
       汉
       长16.8厘米
       估 价:RMB 60000-80000
       成交价:RMB 93500

       曲度小,体长。两端以阴线刻划龙首,椭圆眼,身饰谷纹,上端中间一孔。此璜尚留有战国遗风。                                                    

       白玉谷纹璜
       明
       13.5×0.5厘米
       估 价:RMB 15000
       成交价:RMB 16500

       通体浅浮雕排列有序的谷纹,边缘琢脊齿纹,两端各穿一孔。雕工风格质朴精致  
       旧玉双螭璜
       明
       长12厘米
       估 价:RMB 28000—35000
       成交价:RMB 71500

       以阴刻兼镂雕技法琢咸。布局对称协调,给人以均衡之美。

  附:谷纹
  圆圆的乳钉如谷粒,弯弯的曲线似谷芽,故称为谷纹。谷纹始于春秋时期,以后常出现在玉璧、剑饰及龙形佩上,整齐规律,排列有序。
  
  玉璜的故事
  “六器”中,璜礼祭北方。北方声秋,主冬闭藏。古人礼璜,有秋收冬藏的意思。今发现的玉璜,于长江下游的河姆渡遗址 。和崧泽遗址。玉璜的形制《周礼》中称“半璧为璜:’。璜的用途,有一种猜想:璜是早期的火镰,取火用的,古人出于对火的崇拜,立为礼器。传统的说法:原始渔猎时代,古人喜爱摹仿自然,璜的造型是摹仿鱼。考古学家发现同时期的彩陶上,绘有大量抽象和具象的鱼纹。玉和彩陶同时发育,二者相互参鉴,非常可能。这一说法,后人曾借用到“姜太公钓鱼”的故事中。当年姜太公于渭水;可畔垂钓。一天,钓了一条赤鲤,剖开鱼腹发现有一个玉璜,上面刻着9个篆字:“姬受命吕佐之报于齐。”意思是,周文王受天之命请姜吕佐辅,功成后,封齐地报答太公。太公见此璜,心里有底了,于是,整天举个空竿,等待姓姬的周文正来。入战国,礼崩乐坏,玉璜等礼器也渐成佩饰和随葬品。        玉琥
  在考古发掘中的和传世的虎形玉器,有圆雕、浮雕和平面线刻的虎纹,多作为佩饰之用。玉琥位于6种瑞玉之末。据文献记载,琥是以白虎的身份来礼西方;以虎符的身份来发兵。但从目前发掘情况来看,尚未见到琥的实物。
  商代妇好墓的圆雕和浮雕玉琥各4件,都有孔,称为虎形玉佩,属于装饰品类,并不作为发兵或祷旱之用,也不是仪礼中使用的瑞玉。因此有人认为,表面刻虎纹的玉器应依器命名,前加“虎纹”二字;对于虎形玉器,有孔的可称虎形玉佩,无孔的可称为玉琥。
  商代玉琥或作圆雕,或作薄片雕。昂首,圆眼或“臣”字眼;张口露齿,身饰云纹或条形纹等;屈足,作行走状,长尾后卷。西周玉琥为扁平体,昂首,圆口,身细长,装饰简朴。春秋玉琥仍呈扁平片状,俯首,或躬身,或直背,椭圆眼,上唇上卷,下唇内卷成孔,肢足前屈,作伏卧状,长尾下垂,尾端上卷成孔。身以双阴线饰龙首纹、云纹等,周边轮廓线饰绳纹。战国玉琥基本承袭春秋玉琥造型,但雕工更加精湛。
  汉代玉琥多以一种纹饰图案出现,装饰于玉铺首等四灵纹中。单独的琥形佩其头部则很像龙头,轮廓线也饰以绳纹。金代的“秋山玉”中,琥的形象较多,一般作低首蹲伏或回首伏卧状,圆眼细眉,简洁生动,表现了北方少数民族善狩精射的勇猛之气。
  元代玉琥作行走状,俯首,单圈眼,身以双阴线刻长短条斑纹。明清时期玉琥圆雕较多,细部刻画一丝不苟,注重写实,尤其对琥的神态特征表现得惟妙惟肖,入木三分,以体现琥的威猛之美。




       圆雕玉琥
       商

       玉料呈深绿色,局部有褐斑。器圆雕而为,形作一方头虎,张口露齿,双耳竖起,“臣”字形目;背微凹,四肢前屈,尾下垂且尾尖上卷,身以双勾线饰斑纹,呈爬行状。此器为迄今所见最早的玉作圆雕形琥之一,且写实生动,器形长度较大,对玉琥产生发展史的研究和同期传世玉琥的断代等都有重要价值。


                                                     

       玉琥

       西周
       6.5×2.8×O.5厘米

       青玉质,灰褐色。琥头高昴,双耳直立,张口露齿,呈咆哮奔扑状;背微拱,尾回卷,前后肢前屈触地,显得矫健有力,十分凶猛传神。耳中研磨成涡状。                                                   
       玉琥
       春秋

       阴刻兼浅浮雕一卧琥。圆眼,卷尾,尾饰“人字纹”。琥身纹饰错落有致,曲线自然。        玉铲、玉斧和玉钺
  玉铲最早见于新石器时期,山东大汶口文化、龙山文化,甘肃、青海一带的齐家文化等都有。玉铲的形制源于新石器时代的工具石斧,二者在外形上一致,但从考古的玉铲观察,一般均无使用痕迹,可以断定它己从实用的工具中分离出来,成为氏族社会祭祀或仪仗专用器物。
  这一时期各地所的玉铲形制特点不一,考古学中一般把一端有刃的扁平长方形或梯形玉器定名为玉铲,有的铲在端部有钻孔。新石器时代的玉铲除山东龙山文化个别器物琢有早期兽面纹外,均是光素的。
  玉斧是一种扁平梯形器,上端有孔,可缚扎执柄,下端为刃,如刃部宽大即叫钺。史前时期,石斧曾被作为一种实用的杀人武器,后以玉制成,便演化为氏族酋长或部落联盟首领执掌的王权象征物。
  玉钺自新石器晚期开始出现,目前所知新石器时代形态最完整的当数浙江良渚文化的玉钺。整套玉钺由冠饰、钺身、端饰组成,钺身扁平呈“风”字形,顶窄刃宽,刃部呈弧形,近顶端有一小圆形穿孔;钺正背两面刃部上角用浮雕琢出“神兽纹”图形,下角琢浅浮雕神鸟。整个钺身加工精致无使用痕迹,表明玉钺在当时是一种仪仗器。
  商周时期,玉钺仍然沿用,此时玉钺形制较之新石器时代有了较大的变化。钺形式仍呈“风”字形,但中央孔洞加大,使整个器物看起来如环状,刃部亦由弧形变成折刃。商代玉钺有的在刃两侧饰扉牙。此时玉钺的用途也是仪仗用,周以后玉钺不再使用。
                                                                    

       玉钺

       夏
       长11.3厘米

       二里头文化遗物。钺是一种兵器,然而玉钺却不能作为武器,应是由钺演化而来的一种典礼上的仪仗器。
 


       玉斧
       红山文化
       17.5×0.7厘米
       估 价:RMB 250000

       岫岩玉质,制作精致,通体磨光。玉斧呈碧绿色,有透明感,有沁痕,双面弧刃。通体扁孚近似于长方形,斧头刃处有缺,下端中间有直径为0.7厘米的对钻小圆孔。                                                                           

       仿黄玉云纹铲
       清乾隆
       11×O.5厘米
       估 价:RMB 15000

       黄玉,刃端多黄褐色沁。长方形,弧刃,以细阴线刻勾云纹及兽面纹,纤细流畅,颇有仿汉之韵昧  
       白玉螭龙纹钺
       清
       4.7厘米
       估 价:RMB 12000-15000

       钺的中腹前后皆为素面,上下两头浮雕两条螭龙,玉质洁自。        玉刀
  玉刀略呈扁平长方形,有孔,是由石刀发展而来。早在新石器时代已有发现,此后的夏商仍有生产,西周己消失,推测为古代代表权威和地位的玉仪仗器。玉刀主要见于陕西神木石峁龙山文化遗址,从实物看,器为双面刃,磨制光滑,背部有2到5个穿孔,有的尾端中部亦有一孔,用于固定绑缚。天津艺术博物馆收藏的龙山文化墨玉刀,通体漆黑光洁,刀体狭长,双面刃,较锋利;背部有三孔,单面钻成,为装柄扎结之用。其形制、做工、玉质与陕西神木石峁龙山文化遗址所的墨玉刀相似。类似此种扁薄、单数穿孔造型的玉刀,在山西龙山文化的陶寺遗址和山东友山文化遗址中均有。夏代玉刀呈长条梯形,双面刃,近背部有平行、等距的多个圆孔,器左右两侧有对称的齿牙,有的器面上还琢横、直或菱形阴刻线。商代出现一种带有短柄的长条形玉刀,双面刃,刀尖上翘,制作细致。如商代妇好墓的龙纹刀,翘首直柄,刀背上雕出齿形凸棱,两侧饰龙纹;龙头朝向柄部,龙身修长并饰有菱形纹和三角纹;刀身后端穿孔,便于与柄连缚。  
       骨柄玉石刀
       红山文化晚期
       长18.3厘米
       估 价:RMB 30000—40000

       骨柄呈弧线状,出现钙化现象。刀形是弯背弧刃状,嵌玉石刀片的骨柄槽由后柄部直通尖端,在槽内嵌入玉石片。刀刃由4片玉石叶片拼成,中间两片为长方形赭红包玉髓石叶,两端的边刃呈圆弧的三角形,质地是白色玛瑙。


       七孔大玉刀
       夏
       长65厘米

       二里头文化遗物。玉料呈墨绿色,局部有黄色沁。体扁平,呈肩窄刃宽的宽长梯形,两侧有对称的凸齿,近肩处有等距且排成一直线酌7个圆穿。玉刀两面饰纹相似,皆以交叉的直线阴纹组成网状和几何纹图。此器保存完好,且有迄今所见最精美的饰纹,堪称绝品。


       龙纹大玉刀
       商晚期

       此玉刀凹背凸刃,器身狭长,短柄,双面刃,刀尖上翘,背脊上雕锯齿形扉棱,近背处两面以阴线饰龙纹,刀身后端靠近柄处有一穿孔。


       玉刀
       战国
       长25厘米
       估 价:RMB 30000—40000

       此玉刀呈长条弧形,单面凹刃,柄窄,柄端镂空,线条流畅。        玉戈
  戈是商周流行的一种兵器,以玉为戈始见于二里头文化,其后流行于商、周两代。由于玉石本身质地坚脆,无法将玉戈用于实战搏击,且大量的玉戈无使用痕迹,可知商周时期的玉戈应是一种仪仗器。
  玉戈形制的演变可以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包括二里头文化期和早商二里岗期。此期玉戈的特点为尺寸普遍较大,一般在30厘米左右。最长者于湖北黄陂盘龙城商代遗址,长达97厘米。戈援部(刃部)略呈弧度,直内(后端),多数无中脊仅有钝脊。除部分在内上饰有简单的弦纹外,一般无纹饰。第二个阶段为殷墟时期即商代晚期,玉戈尺寸变小,殷墟前期的尺寸多在15至20厘米;殷墟后期长度在1 5厘米以内,小的仅4至5厘米。戈有直身、弯身两种,皆有中脊或三脊。内上饰平行的粗阳纹,或者在内及援上阴刻兽面纹和变形云纹。部分戈内直接雕成鸟头状。传世品中亦常见以玉为援,用铜铸成鸟头状内嵌接而成的铜内玉戈。
  西周玉戈形制与商晚期相似,普遍不饰纹饰,制作不及商代精细。西周以后玉戈趋于消亡,春秋战国时零星可见的玉戈,仍保留了周代的特点。春秋玉戈锋作三角形,援身上刃微外弧,下刃稍直,刃颇锋利,中部起脊,内之尾端作斜角状,援、内间中部穿一孔。汉代玉戈有所变制,一种援呈尖首长方形,上饰多组纹饰,援前端为对称盘绕的双龙纹,中间是谷纹,后端作几何纹和龙凤纹,背面平素,内窄,长方形,上穿两孔。另一种玉戈援呈弧形,锋端如橄榄尖,两侧有刃,中脊为窄条,并有横凸的胡部(即戈刃曲而下垂的部分),上皆饰勾连云纹,内呈长方形,亦饰勾连云纹,胡部与内部分别镂3个和1个长方形的小孔洞。汉后玉戈不常出现了。



                                                                                  
       玉戈
       商早期
       长31.8厘米
       估 价:RMB 96000一144000
       成交价:RMB 118592

       此玉戈线条流畅,质地莹润,为玉中之上品  
       青玉矛铜骰
       商晚期
       通长21厘米

       淡绿色玉矛,中间有脊线,尖锋。作铜质蛇头衔矛形,蛇头蛇身均由绿松石碎块镶嵌而成,蛇鳞纹隐约可见。工艺精湛,设计奇巧。         玉衣、玉塞和玉握

  丧葬之礼在中国起源很早,早在旧石器时代山顶洞文化中,就发现有许多散布在尸骸附近的石珠、兽牙等。因古人认为,以玉敛葬,可保护尸身不腐,使复活再生成为可能,因此到了汉代,葬玉极为普遍,并已渐渐演变为一套包括玉衣、玉握、玉九窍塞、玉含等葬玉的完善形式。
  玉衣也叫“玉匣”、“玉柙”,是穿于死者身外的葬服,由数千片小玉片相互穿联而成。根据编缀线缕质地的不同,可分为金缕玉衣、银缕玉衣、铜缕玉衣、丝缕玉衣等。古代上层贵族按照各自地位的不同,分别享用不同的玉衣。玉衣的雏形为西周时的玉面罩,由印堂、眉毛、眼、耳、鼻、嘴。腮、下颏、髭须等13片组成,各琢成其形。有的还上刻纹饰,均有小孔,覆于死者脸面上。
  玉塞即填塞或遮盖死者身上九窍孔的器物。双眼塞,也称眼盖,多作椭圆形或杏叶形;双耳塞、双鼻孔塞和肛门塞,则作圆柱形,一头大另一头稍小,耳塞还有做成八棱形柱式样的;由于口塞不能全部含在口中,所以还有一种含在死者口中的“殆”,其造型为玉蝉、玉珠、玉管、玉片等;最后还有生殖器塞,它有的是用玉琮改制的小盒,有的是呈圭形的玉器。
  玉握为死者手中握着的器物,古人认为死时不能空手而去,要握着财富及权力。新石器时期是以兽牙握在手中;商周时期,死者手中多握数枚贝币,因为古人认为贝是财富的象征。到了汉代,则在长条圆柱上加琢简单线条,也就是汉代最常用的“汉八刀”雕法,雕成一只玉猪。因为猪是财富的象征,因此成为汉代最流行的玉握。玉猪造型多样化,也有的较为写实,生动可爱。另外还有璜形玉器作为玉握的。




       青玉面罩
       西周
       最大直径10.7厘米

       青绿色玉质,面罩由13块各形玉片组成,它们分别代表人面的前额、眉、眼、耳、鼻、腮、嘴和胡须,合成五官七窍。形象写实如生,此玉面罩是迄今所见最早一例。


       金缕玉衣
       西汉
       长1.88厘米

       头部由脸盖和脸罩组成,脸盖上刻制出眼、鼻和嘴的形象。组成脸盖的玉片绝大部分是长方形的小玉片,双眼和嘴是在较大的玉片上刻出,鼻子是用5块长条瓦状玉片合拢而成,惟妙惟肖。上衣由前片、后片和左、右袖筒构成,各部分都是彼此分离的。前片制成胸部宽广、腹部鼓起的体形,后片的下端作出人体臀部的形状。裤由左、右裤筒组成,也是各自分开的。手部做成握拳状,左右各握一璜形玉器,足部作鞋状。前胞和后背共置玉璧18块,并有一定的排列方式。在五衣的头部,有眼盖,鼻塞、耳塞和口玲,下腹部有罩生殖器用的小盒和肛门塞,这些都是用玉制成的.整套玉衣形体肥大,披金挂玉,共用玉片2498片,由1100克的金丝联缀而成。   


       玉猪
       西汉
       5 ×13.5厘米

       集圆雕、阴刻,浅浮雕与一体。此对玉猪形体肥硕,作奔跑状。形态逼真。憨态可掬。



       玉猪
       汉
       11×2.5厘米

       此件玉猪,玉质青白呈半透明,采用“汉八刀’琢法,寥寥数刀,即形神兼备。



       玉猪
       汉
       10.7×2.5厘米

       俯伏玉猪一对,造型朴拙,细部以简洁有力的“汉八刀”雕成,底部光素无饰。
 
       附:玉衣的演化

  
       受科学发展水平和认识能力的限制,玉能使人永生的观念在中国古代各个历史时期受到的重视程度不同,再加上封建帝王的影响,这种认为玉石可以保存尸身,使之不朽的观点在各个时期流传的范围也不相同。根据文物考证,敛葬用玉最早始于商周时期,到了春秋战国时期,演化为缀玉面幕和缀玉衣服。汉朝初期使用的敛服玉匣就是源于缀玉面幕和缀玉衣服。金缕玉衣是汉代规格最高的丧葬殓服,大致出现在西汉文景时期。当时人们十分迷信玉能够保持尸骨不朽,更把玉作为一种高贵的礼器和身份的象征。 汉代皇帝和贵族,死时穿“玉衣”(又称“玉匣”)入葬。它们是用许多四角穿有小孔的玉片,用金丝、银丝或铜丝编缀起来的,分别称为“金缕玉衣”、“银缕玉衣”、“铜缕玉衣”。由于金缕玉衣象征着帝王贵族的身份,有非常严格的制作工艺要求,汉代的统治者还设立了专门从事玉衣制作的“东园”。这里的工匠对大量的玉片进行选科、钻孔、抛光等10多道工序的加工,并把玉片按照人体不同的部位设计成不同的大小和形状。制作一件中等型号的玉衣所需的费用几乎相当于当时100户中等人家的家产总和。用金缕玉衣作葬服不仅没有实现王侯贵族们保持尸骨不坏的心愿,反而招来毁尸的厄运,许多汉王帝陵往往因此而被多次盗掘。到三国时期,魏文帝曹丕下令禁止使用玉衣,从此玉衣在中国历史上消失了。

      
       珠襦玉匣之谜

  
       东周时,周王室的权力被削弱,诸侯各国与之分庭抗礼,左右天下。以往等级森严的礼制被打破,表现在丧葬制度上,便是厚葬的兴起。商同时期重视尸体的长期保存,认为人死后,升天之时需要形有其身。以玉护身能使尸体为之不朽,成为一种流行的说法。最初丧葬用玉比较简单,而后,诸侯各国相互争夺,国弥大,家弥富,葬弥厚,出现了含珠鳞玉之举。《墨子·节丧》抨击“诸侯死者虚车府,然后金玉珠玑比手身”,说明使用珠玉葬服的情况已相当普遍了,以珠襦玉匣最为高贵。长期以来,由于一直没有见到实物,大家对春秋战国时期的珠襦玉匣形式不很清楚。1995年,苏州真山9号墩吴王墓大量玉器,经苏州博物馆考古人员的整理、拼缀,除了发现玉面罩外,还首次揭开了春秋时期王侯贵族的珠襦玉匣葬服样式。苏州真山吴王墓的珠襦玉匣,腰以上用珠,以珠为襦;腰以下用玉,以玉为匣,腰系玉片连缀的腰带。由于时玉片散乱,下衣玉匣是否至足,已无法得知。不过,这件首次发现的春秋时期的葬服,向人们展示了珠襦玉匣的丧葬形式。


       玉蝉
  
       蝉形玉器早在新石器时代就己出现,商代至战国墓葬中常有,此时的玉蝉大多是悬挂佩戴用的装饰品。玉蝉作葬玉中的口含,最早见于考古发掘的河南洛阳中州路816号西周早期墓,其后未见流行,直至汉代才发展成为普遍的习俗并一直持续到魏晋南北朝时期。
  商周玉蝉用于日常佩戴,形制古朴,雕刻粗放。所用玉材质地欠佳,多为半石质。蝉头眼大,身翼窄小成细长倒梯形;头部中央有孔,用来穿绳。蝉身用简单的阴线刻划象征身体部位。汉代玉蝉除少数尺寸略大,头上有穿孔的属佩饰玉外,基本上都是用作口含的葬玉。两汉玉蝉多用新疆白玉、青玉雕成,质地很好。蝉身雕成正菱形,形象简明概括,头翼腹用粗阴线刻划,寥寥数刀即成。蝉背部双翼左右对称,如肺叶状。汉代玉蝉造型规整,变化较少。南北朝时,玉蝉仍沿汉制,此时由于战乱影响,玉料来源困难,玉蝉多数用滑石刻成,细部写实味道加重,同汉代相比显得更为逼真。东晋以后几乎见不到玉蝉了,宋代仿古风气盛行,当然玉蝉也不例外。宋代以后的蝉多作为佩饰。明代玉蝉有薄片状和圆雕两种,多用粉皮青玉制作。明代玉蝉的纹饰线条雕工又粗又深,双翅雕得较薄,腹部厚;翅膀不光有脉纹,还有无数的小圆点,好似透明的一般;蝉腿有许多细小的腿毛,这是明代常用的做法,阴线刻得很密。在蝉的反面采用单撤刀法,使两翅与腹部分开,两翼张开,腹部凸起,增加立体感。腹部的皮纹从颈部开始,而前几个时代玉蝉的皮纹都是在腹部的下半部分才有。清代玉蝉也有圆身蝉和片状蝉。清代玉蝉是写真手法与仿古纹饰同用,用料讲究,纹饰分布稀疏明朗,线条多用阳纹线来雕刻,这是清代的特征。清代后期开始造假,民国时更为盛行。


                                                                                 

       白玉蝉

       汉
       长7.6厘米

       蝉作扁平状,以简练挺劲的“汉八刀”勾勒出高额、突眼、宽颈、翅翼等,形象写实。这种玉蝉盛行于西汉晚期至东汉,多用作敛葬中含玉,放置于    死者口中,取其清高绝俗、复活再生的意义。
 
 
       玉蝉
       汉
       长9.3厘米
       估 价:RMB 30000—50000

       玉表皮带沁,沁色斑驳自然,圆眼长翼,雕琢有力,器形美观。顶有穿孔,可以配挂。                                                                                 

       黄玉蝉
       宋
       长5.5厘米
       估 价:RMB 10000

       玉质呈黄色,按照汉代的风格来做,阴刻线深而粗,边缘稍稍磨一点,看起来边薄,实际只是稍有一点薄,宋代玉蝉与汉代的区别于此。


       白玉蝉
       明
       高6.5厘米
       估 价:RMB 20000

       白玉质地,纹饰雕工流畅有力,尤其蝉衣雕刻得细腻逼真。整体造型生动,立体感强。 

       白玉蝉
       明
       5×2厘米
       估 价:RMB 4000

       此件玉蝉,依玉材的形质而做,通体带沁,尾部颜色加深,纽形双眼圆鼓凸于顶端,两侧顶部有对穿斜钻孔。构思巧妙奇特,生动传神。



       白玉蝉
       清
       7×0.5厘米
       估 价:RMB 6000

       玉质细腻润洁,似有“汉八刀”的遗风,但已没有了翅翼底部的挺劲和翼端的尖锐,线条的深浅和弯度生硬。         玉玦
  
       玦是我国最古老的玉制装饰品,为环形形状,有一缺口。在古代主要是被用作耳饰和佩饰。小玉玦 常成双成对地于死者耳部,类似今日的耳环,较大体积的块则是佩戴的装饰品和符节器。新石器时代玉玦 制作朴素,造型多作椭圆形和圆形断面的带缺环形体,除红山文化猪龙形块外,均光素无纹。红山文化猪龙块(又称兽形块)形制特殊,形体普遍较大,有的块上有细穿孔,当是佩玉。考古发掘已经证实,该文化的大型块多于死者胸前,可以确定它不是耳饰。  商代玉玦呈片状,尺寸一般在5至10厘米,分两种类型。一种是光素的,环窄;另一种为龙形玦,作卷曲龙形,龙张口露齿,背饰扉棱,龙身饰勾撤云雷纹,俗称“假阳文”,线条转角方硬,图案化风格强烈。周代玉玦仍作片状,肉部明显宽于商代,中孔较小,并出现椭圆形块。玦身多为光素,部分饰弦纹、云雷纹,纹饰与商代相比有简化趋势。龙形玦很少,且多无脊齿。  春秋、战国玉玦数量最多,此期玉玦 形体较小,一般直径在3至5厘米。玦体作扁片状,普遍饰有纹饰,素面的很少。纹饰主要是当时流行的细密风格的蟠螭纹、蟠虺纹。用双钩阴线或宽阴线隐起加发丝线方式饰纹。动物形块简化成阴线刻交尾双龙、双兽纹玦,少数精品在两端透雕兽首形象。汉代玉玦不多,风格沿袭战国,小玦不及战国时精致。此时出现了一些较大的玦,直径在10厘米以上,应是佩玉或符节器。  宋以后出现仿古玉玦 ,主要仿春秋战国造型。宋仿纹饰多不合古制,块体比战国厚重。明、清两代伪古玉玦 ,纹饰处理和雕刻刀法很难达到战国时自然流畅、锋利健劲的效果,往往徒具古形,缺乏古意。



       兽形玉玦
       红山文化
       14×10厘米

       质呈鸡骨白色,略作“c”字形,兽头似猪首,以阴线勾勒出大圆眼、眼眶和吻部;宽耳上竖,身内卷,尾与头衔接,兽颈部钻一孔,可用于穿系。



       玉玦
       西周
       3.3×3.3厘米

       白玉质,全身沁斑,质地老化;两片均单面雕工,口成斜状,雕纹为双龙带子上朝,以变形云纹双线组合,纹饰简单。



       玉玦
       西周
       直径2.2厘米
       估 价:RMB 25000-35000

  

       附:美玉的传说
  
       相传盘古死后,他的呼吸变成风和云,他的肌肉化成土地,而骨髓就变成玉石和珍珠,因此玉器被视为吉祥物,具有驱邪避凶的魔力。从古到今,不少人把它作为家传之宝或定情信物,甚至认为是君子的象征。《礼记》曾记载:“古之君子必佩玉;君子无故,玉忆力不去身,君子于玉比德。”而《说文解字》亦称玉是“石之美者”,因此人们对玉器的崇高情操可见一斑今天,玉石已成为深受欢迎的装饰品与艺术品,传说玉器具定惊、趋吉避凶之效,能保佩带者平安吉祥、富贵长寿,有深远寓意。中国人认为玉器可令佩带者凝神聚气,而圆形的玉更代表天地之司的和谐圆满,所以玉环、玉扣及玉厄等圆形饰物都非常受欢迎。玉的颜色除了从自到绿外,还有黑色、棕色及红色,而最受中国人喜爱的颜色则首推清澈的绿翡翠。
         玉环
  
       玉环流行于新石器时代至明清。新石器时代玉环的基本造型为扁平的圆环状,多用白玉、黄玉制作。整体圆整光洁,内外壁平直,有的环上对钻有小圆孔,孔壁斜直。玉环中心稍厚,边缘较薄,通体磨光,制作精致。  战国玉环种类很多,有丝束环、云纹环、谷纹环、三龙外蟠环、重环及玛瑙环。汉代时玉环多用于成组佩玉的中部,直径较小,环表面饰典型的汉代纹饰,如勾云纹、四灵纹、螭纹等。  汉晋时的玉环略有变异,环面素朴无纹,只在圆形外侧对称雕出两长方形凸起。唐代玉环圆形,体较厚,琢成内外六瓣莲花形,束腰。宋代有扁圆形玉环,如早期形制。明、清两代多雕团龙纹、蟠螭纹及竹节形玉环,龙身多饰鱼鳞纹,旁衬卷云纹。 



       白玉龙环
       清中期
       直径6厘米
       估 价:RMB 12000-18000
       成交价:RMB 26400

       玉质洁白,雕琢首尾相联一龙形,雕工粗犷。




       白玉蟠龙环
       清中期
       直径5.7厘米
       估 价:RMB 10000

       玉呈青白色,体扁圆。通体雕成…团龙,首尾相联,头正视,神态威猛。



       白玉灵芝螭琥环
       清中期
       直径5.5厘米
       估 价:RMB 7000~10000

       白玉洁白细润,环上浅浮雕口衔灵芝的双螭。整体成椭圆形。



       白玉螭龙环
       清中期
       直径5.5厘米
       估 价:RMB 15000—22000
       成交价:RMB 22000

       玉质温润,环上浮雕螭龙纹,线条流畅,雕琢有力。    碟与碟形佩
  
       碟在商代是射箭时用的钩弦器,相当于清代的扳指。殷墟妇好墓的商代晚期的碟,可视为该时期的典型器。战国玉碟演变成扁平状的盾形环,丧失了实用的功能,变为人们佩戴的装饰品。发展到汉代,碟成为最常见的佩饰玉。
  碟形佩俗称“鸡心佩”。两汉时期,襟形佩取代了战国流行的组佩成为佩饰玉的主要形式,其造型有了很大的发展。整器作扁片状,盾形环变长,上尖下圆,左右镂雕出廓的螭、鸟、龙、云纹等。从考古的实物看,谍形佩在两汉时也有一定变化,西汉初期的碟形佩,多为平面镂雕,螭、鸟、云纹处理成浅浮雕状。西汉晚期至东汉中期,动物逐渐雕成高浮雕,所琢龙、螭身躯矫健,肌肉隆起,充满活力。高浮雕技法运用相当成熟,此是汉代玉雕区别于战国玉雕的典型特征。东汉后期除部分玉碟保留高浮雕风格外,新出现平面片状镂空的玉碟形器,碟上纹饰仅用阴线刻成。这一时期动物造型虽仍保持了两汉的形式,但已基本失去了那种雄健有力的气势,动物身躯多细无力。
  南北朝时谍形佩玉石质地较差,雕工粗糙,碟形佩出廓的云螭形神涣散,与西汉的作品相去甚远。隋唐时期新风尚玉器的兴起,使碟形佩这一佩玉形式被社会淘汰。
   明清时期,因碟形佩造型优美,仿造者很多,但此时仿造的多数在出廓的云螭造型上做很多变动或加些装饰,使之看起来更为繁复多样。这类仿古的碟形佩往往丧失了汉玉那种活灵活现、自然健劲的风格。清末民初,民间玉工用质地很差的玉料加工的仿古、伪古碟形佩为数不少,但刀工粗劣,动物有形无神,布局粗疏,与汉代作品无法相比。 





       玉碟
       战国
       5×2.8厘米

       整件玉器造型的边缘角非常凌厉、简易而畅顺。质地由白玉变成秋葵黄,并起石绵性的渣纹,这是玉质上的老化痕迹。此蛙形玉碟甚为罕见,从其造  型特别、质地坚硬,工法流畅等方面,可看出战国时期酌玉器制作已达到相当的水平。



       玉碟
       西汉
       高5厘米
       估 价:RMB 60000-80000
       成交价:RMB 60500

       玉质分别为白玉、墨玉、黄玉。略呈扁椭圆形,前端较窄薄,后端稍宽厚,其外侧突出一耳,用于控弦。表面光素无纹。



       白玉螭纹碟形佩
       明
       3.5×5.5厘米
       估 价:RMB 6000-8000

       白玉略带一点皮色,玉工利用这一俏色浅浮雕一只回首螭虎,生动自然,颇有情趣。中间一鸡心形孔,上端出一系孔。



       白玉双螭碟形佩
       明
       8×1厘米
       估 价:RMB 15000

       白玉质,少有褐色沁。上下端各镂雕一蟠螭。精巧工致。中心一圆孔。



       白玉云纹碟
       清乾隆
       长4.3厘米
       估 价:RMB 12000

       白玉质,略有沁色,呈扁椭圆形,边缘线条圆润,通体饰云纹。



       白玉雕螭虎碟形佩
       清乾隆
       5.3×6.3厘米
       估 价:RMB 25000--30000

       白玉质,两侧略受沁。鸡心上镂雕一蟠螭,体态纤柔秀丽,雕工精巧别致。




       青玉蟠螭碟形佩
       清
       5.9×2.3厘米
       估 价:RMB 6000

       玉质纯净无瑕。佩呈桃形,底端雕一蟠螭,造型别致少见。




       白玉雕螭龙碟形佩
       清
       高6厘米
       估 价:RMB 30000-40000

       白玉质,微受沁。鸡心首尾两端镂雕一大两螭龙,形态逼真,雕工精致。




       白玉双螭碟形佩
       清
       6.3×4.2×1.3厘米
       估 价:RMB 20000

       玉质莹涧略带皮色,浅浮雕相对而视的双螭,姿态优美,婀娜飘逸。
  

  附:碟形佩鉴定要点
  
       早期玉碟见于商代,短圆筒形,上端呈斜面,下端平直;正面以双勾阴线琢一兽面纹,方形眼,细长眉,宽鼻内上卷,口角上拉,耳后贴;角似牛角;脸面两侧雕以身、尾和足,双目下各钻一孔,可缚系于手,器背下部有一横向凹槽,供用来勾弦。玉碟至汉代逐渐演变成一种佩饰,即蝶形玉佩,后世俗称“鸡心佩”,失去了原有的实用功能。西汉碟形玉佩为扁平体,器形主体似碟而加以变化,略近椭圆形,上端中部出尖,下端圆弧,中间穿一大圆孔,一面稍凹,一面微拱,器身上常用阴线刻划流云、勾云、卷云纹等。器身两侧(有的是一侧或上方)往往透雕出附加装饰,或为变形凤鸟纹,或为龙纹,或为螭纹,或为卷云纹,姿态不一。西汉早期玉佩中部蝶形较短矮,两侧微鼓;中期更鼓,圆孔较大;晚期碟形细长,圆孔变小。东汉碟形玉佩有的如扇形,长椭圆孔,器廓外环绕双螭、凤纹和云纹,也有器内外集螭、虎,熊纹饰于一体的。西晋碟形玉佩在主体上部琢一长方形穿孔,主体两侧透雕对称的龙纹,主体上细刻有兽面纹和卷云纹。东晋碟形玉佩主体中间穿大椭圆孔,旁侧对角上透雕互相顾盼的双螭纹,皆回首弯躯作穿云状,形态类同于汉螭,但刻划不如汉螭细致。宋代始出现仿汉的碟形玉佩,但在一些细节处加以变化,如产生出二叉螭角、四叉螭尾等。清时玉碟呈短直筒形,上下端平直,与早期形制略异。器面上琢刻人物、山水、花乌、寿字等纹饰,也有光素无纹的。
    玉带钩
  
       带钩是由钩首、钩颈、钩体、钩面、钩尾、钩柱、钩纽等组成。因在古墓的带钩上著有“钩”的器名,所以带钩可以说是一种自铭器物。带钩的用途广泛,它既是实用品,又是装饰品,还曾用作随葬品。

  

  战国至汉玉带钩
  
       带钩始于春秋时期,玉带钩的起源从目前的情况看,最早的是从新石器时代良渚文化中发掘的,战国至秦汉是带钩最流行的时期,此时的玉带钩在近年考古发掘中屡有。汉以后至宋,由于服饰的变化,带钩不再使用。宋代仿古玉兴起时,出现仿古的玉带钩,元代时被蒙古人用于腰带上,遂再度在社会日常生活中流行开来。玉带钩传世至今的数量颇丰,尤以清代雕造的最多。
  战国玉带钩造型变化较多,体积大者长20厘米左右,小的仅4奉5厘米,常见的尺寸一·般在10厘米左右。钩身多作窄长条形,侧视钩身弯曲呈“s”形;钩首雕螭首的最多,另有龙首、素首等;尾部一般作方形和圆形;钩身下有一凸起的钉,形状以长方形和椭圆形两种为主。战国玉带钩表面多饰勾云纹、谷纹、凸弦纹等,精品在两侧及背面用发丝线雕“S”形线。边棱的处理均为战国玉雕的三角立棱式典型形式。另外战国时也有许多素面带钩。
  两汉时期,带钩的形式有了新的发展,出现了大量的异形带钩。传统形的带钩有长条形、琵琶形、螳螂肚形。长条形的断面有圆棒形、方形抹棱和矩形。汉代玉带钩曲线优美,棱角分明,钩首除原有的螭首、龙首外,新出现了鸭头状等新式样。钩身素面较多,有纹饰的仍以勾云纹、谷纹、菱形纹为主。此外还有用浅浮雕、高浮雕在钩峰琢龙、螭、云头形象的,这类钩见于西汉早中期。





       玉带钩

       西汉
       5.5×1.5厘米

       此件带钩雕工浑厚,其头部雕作写实,腹背、翅膀等线条纹饰,畅劲有力;底部圆基大而稳重;玉质由白玉变化成灰黄,全身有灰斑沁;线条平滑柔顺,腹背隆起,翅膀畅顺,可看出汉代砣具钢质的硬度感。



       玉带钩

       东晋
       5.9×1.6厘米

       玉质白色温润,半透明,间有土沁褐斑。钩首作兽首回头状,钩体饰简化羽翼。东晋侍中高崧墓,是该墓所遗物中质地最佳的玉器之一。





       玉鹅首带钩
       宋
       长8厘米
       估 价:RMB 18000--25000
       成交价:RMB 22000

       宋代玉带钩继承了两汉时期带钩蛇形式,并有所发展。此带钩为白玉质地,带褐色沁,随形而琢一回首鹅,翅膀紧收,形体纤巧秀逸,抛光莹润光洁。


  元明清玉带钩
  
       元代带钩再度流行,其形制主要源于战国两汉的玉带钩造型。常见的主要有两种:一是琵琶形,形式仿汉代带钩,素面与饰纹者均有,所刻纹饰有仿古的蟠螭纹、勾云纹,纹饰的琢法已失古意;二是螳螂身形,该型带钩单薄细长,带钩后身弧度大,弧形内带钉,多作鼻纽或椭圆形纽,鼻纽是元代带钩的典型时代特征。
  明代玉带钩造型较元代更为丰富,有琵琶形、螳螂肚形、条形、圆棒形及雕成龙、螭、鸟、兽、虫等异形带钩。螳螂肚形数量最多,钩头多作龙首,此外还有鸭头、羊头、凤头、如意头、马头等数种。龙头雕刻的比较清瘦,龙嘴变尖,眼如同虾眼,长面外凸,颈部细,钩身弧度较大,弧内带钉,有圆面、椭圆面、方形面等。此类带钩光素的较多,有的钩身上分三棱打洼,造型简洁优美。龙首镂空单螭带钩,是明代另一种典型样式,旧称“回头教子”。此类带钩主要流行于明代早中期,琵琶形钩身,上镂空立雕一螭与钩首龙头相呼应,这种带钩是明钩中的精品。
   清代玉带钩基本继承了明代风格,造型上没有大的变化,然而清代的做工、上光普遍好于明代。有些钩身雕鸟兽、虫、鱼等图形,纹饰设计颇具匠心。从整体看,清代带钩造型纹饰的细部处理仍有自己的特点,表现在龙螭形象多首大颈粗,螭虎神情呆板,常见扁平三尾;带钩后身弧度变小,钩身下带钉较矮。清代带钩纹饰比前代丰富,仿古、花卉、吉祥图案系此时新创。乾隆时期玉带钩雕琢细巧精致,其后水平下降,动物有形无神,刀工不流利,抛光不够光滑。清后期出现大量翡翠带钩,多制作较粗,水平不高。 




       青玉蟠螭虎龙首带钩
       元
       长15.2厘米
       估 价:RMB 15000—20000
       成交价:RMB 20000

       造型若琵琶,龙首,钩颈稍细,钩腹宽大且隆起呈半圆状,钧面雕琢一爬行盘绕状的小螭。



       白玉绳纹带扣

       清中期
       长7.4厘米
       估 价:RMB 7000—10000
       成交价:RMB 11000

       玉质纯润,洁白无瑕。圆雕兼镂雕一盘结绳纹,结构对称美观,纹饰细密整齐。



       白玉螭虎龙带钩
       清中期
       长14.5厘米
       估 价:RMB  8000—12000
       成交价:RMB 7000

       钩体较长。龙首,虾米眼,钩面浮雕一螭,与钧首龙头相呼应,颇具妙趣。


       白玉龙纹带钩
       清
       长12厘米
       估 价:RMB 8000-10000

       玉质洁白,带钩造型别致,正面圆雕一虬曲的螭龙对视龙头形钩,反面为一圆形纽。


  附:玉带钩的分期与分类
  
       新石器时代至魏晋南北朝时期的王带钩分为三期:萌芽期、兴盛期和衰落期。萌芽期是指良渚文化中晚期至春秋晚期。这一时期的玉带钩数量较少,形制尚未完备。兴盛期是指战国至西汉。这一时期的玉带钩数量最多,80%的类型是在这一时期产生并流行的。衰落期是指东汉至南北朝时期。隋唐至宋代,在考古发掘中均不见玉带钩。元、明、清三代,玉带钩又有,而且数量很多,可能与玉器的玩赏功能有关。新石器时代至魏晋南北朝时期的玉带钩根据其造型特征,可分为:长方体玉带钩、四棱体玉带钩、铲形玉带钩、宽体玉带钩、禽形玉带钩和多节玉带钩等。
      玉带板
  
       玉带是镶玉片的革带,在服饰上用玉带,肇始于唐代。唐代以玉带入官服,用以标志官阶的高低,因而带上的玉板(称为带板)均有一定之规。镶在带两端的圆角矩形带板叫“铊(獭)尾”,中间的方形或长方形带板叫“銙”,有的铸有孔或附环,用以悬挂物件。唐代根据带板的数目来称带,如“十三銙带”。 



  唐至元玉带板
  唐代玉带板,銙多制成方形,其雕琢方法多采用压地隐起的方法,图案边缘用细而短的密集阴刻线整齐排列雕刻,然后自边缘向内缓缓凹下,使中部纹饰凸起,与边缘同高,再用较粗的阴刻线勾勒出轮廓,有如浅浮雕。唐代带板一般都较厚,有的带板还镶以金边,或以玉为缘,内嵌珍珠及红、绿、兰三色宝石。带板素面的较少,一般均为浅浮雕人物、花鸟、动物纹饰。带板上的图案以西域胡人形象最具特色,人物高鼻深日,着装奇异。据载,此类玉带板应属西域产品或中土仿品。
  宋、辽、金、元四朝皆雕造玉带板,在此期玉雕中占有重要地位。带挎或方或矩,制作规整,四角方正,面底同大,与唐代已明显不同。带板上雕刻的纹饰以云龙、花草、人物、鸟虫为主,尤其辽金更用具有山林情趣的自然场景入画,所刻UJ林熊鹿、花鸟鱼水风格写实,自然生动,具有很高的艺术价值。唐代盛行的西域题材纹饰已经不见,宋代㈩现了道装人物带板。如江西上饶南宋建炎四年(1130)赵仲湮墓的即是典型。在雕刻技法上,此时期多采用深层镂雕方法来琢刻纹饰,所刻花鸟云龙,数层叠压成立体状,细部用细阴线勾勒,花草叶脉也能刻得井然有序。带板的形制在这个时期也发生了变化,带挎除原有的方形、长方形外,新出现了桃形銙。元代带銙还新出现了四角内凹成海棠瓢状形的。







       玉人物带板

       唐
       长5厘米
       估 价:RMB 10000—15000
       成交价:RMB 11000




       白玉雕花鸟带板
       宋
       6.8×0.7厘米
       估 价:RMB 8000
       成交价:RMB 8000

       镂雕花鸟纹。两朵绽放的花居于中间,花瓣饱满,花蕊竟秀,极富生机。上部雕一回首凤鸟,贻然自得,颇显悠闲。刻工精细,玲珑剔透。


  明代玉带板
  明代玉带板数量较多,近年来考古发掘于墓葬中的整套带板也不少。现今传世品的玉带板,大多是零散的带銙和铊尾。带銙由长方形、桃心形、竖条形组成,另外还有委角长方形和方形带銙。装饰分素面、透雕、镶嵌宝石三种形式,所雕纹饰同元代相比有了较大的变化,早期仍有元代遗风,以云龙纹为主。明中期带有吉祥寓意的图案开始流行,带板上的纹饰几乎全部转为吉祥题材,如松鹤、麒麟、三羊、百狩等。
  明代玉带板早期的雕刻多是立体的深层镂空,可以看出明显的元代手法。明中期出现了分层镂雕的琢法,先用减地法留出上层图案,在降低的地子上再镂雕底层图案。这种风格与同期的雕漆特点相一致,具有很强的装饰效果,但也失去了宋元时期自然写实、生动逼真的特点,成为一种程式化的、呆板的图案化纹饰。此期玉雕的刀法也变得硬直险峻。江西南城明益王朱祐槟墓的玉带板可作为此时的典型代表。明晚期在雕工上呈现出粗犷简略的风格,与早期有所不同。玉带多数为20銙,图案虽有定制,但颇为灵活。
  明代玉带板的边框比元代玉带板窄,纹饰以龙纹为多,此时期还出现了婴戏图纹饰的玉带板。明代最具特色的雕琢技法是先减地留出主题纹饰,在降低的地上透雕所需辅助纹饰,然后再加工主题纹饰,使得整体纹饰起伏感很强。 




       青玉一路连科带板
       明
       v 6.9×4.5厘米
       估 价:RMB 12000
       成交价:RMB 12000

       每块带板上均雕鹿纹,莲花,谐音一路连科,寓意连连中举。



       白玉透雕风纹带板
       明
       7×1厘米
       估 价:RMB 12000

       带板边框琢连珠纹,中间镂雕凤鸟。为明代典型带饰。


       白玉透雕云龙纹带板
       明
       6.5×0.8厘米
       估 价:RMB 10000

       带板近正方形,镂雕花卉为地纹,上面雕一行龙。“花下压花”是朗代镂雕技艺的一大特点。



        银镶白玉雕龙纹带板(十块)
        明
        12.5×8厘米;6×5厘米
        估 价:RMB 80000

       每块玉板均以腾龙为主题纹饰,全部采用浮雕技法,外镶银框,:士观气魄,显示了佩戴者高贵的身份地位。



  附:皇帝御带
  以短粗阴线及压地隐起法雕刻胡人吹奏形象,系唐代玉带板的典型之作。佩系玉带是古代官场礼服的重要组成部分,有着严格的规定,以带板的质地、纹饰、块数不同,来表示品级的高低。1943年四川省成都市前蜀帝王建墓的盘龙纹玉带,是目前所仅见的唐、五代时期完整的成套玉带,也是前蜀帝王建的随身御带,可谓无价之宝。它由7块方形带板与1块圭形铊尾板组成,带板及铊尾皆扁体,玉质洁白温润,每块板上均碾琢龙纹图案,具有浮雕效果。龙头回望,双目圆睁,炯炯有神;龙身蜷曲,在云中盘旋;四肢健硕,龙爪刚劲有力。龙的神态生动,为研究中国龙纹的演变提供了宝贵实物资料。铊尾背面有阴刻楷书118字,记载永平五年(915),前蜀帝后宫失火,玉料也在其中,然经烈焰烧后依然“温润洁白异常”,王建深为赞叹,命玉工制成“大带”,并记述“夫火炎昆岗,玉石俱焚,向非圣德所感,则何以臻此焉,谨记”,来表达自己对此带的珍爱。    刚卯、严卯和司南佩
  
       刚卯、严卯最早见于《汉书礼仪志》、《汉书王莽传》及《后汉书舆服志》上。刚卯、严卯得名于开首铭文:“正月刚卯”、“疾日严卯”,除此之外,两者的鉴定要点是完全一致的。刚卯、严卯是汉代用以驱除疫鬼的祥佩玉,正方柱体,中心贯孔,以穿系赤、青、白、黄四种颜色的丝带。刚卯因涉嫌有“强刘”之意(卯字为刘字的假借字),王莽新朝时曾一度废止,东汉时又恢复使用。
  汉代刚卯、严卯均作小方柱形,上下穿孔贯通,四面有铭,一般每面8字,共32字,也有第一面10字,余面共8字的。文曰:“正月刚卯既央,灵殳四方,赤青白黄,四色是当。帝令祝融,以教夔龙,庶疫刚瘅,莫我敢当。”在“正月刚卯”4宇下有的加“既央”两字。严卯文为“疾日严卯,帝令夔化,慎尔周伏,化兹灵殳,既正既直,既觚既方,庶疫刚瘅,莫我敢当。”文字的意思是乞求神灵保佑,辟除不祥。字体为汉录,笔道直硬,推测是用利器反复刻划上的。刚卯、严卯除玉制的外,还有其他质料的,如金、铜等。明清两代,刚卯,严卯亦有仿古、伪古作品,所仿制的除四方柱形体外,还有六棱、八棱体。铭文系用砣子砣成,与汉代作品有差别。
  司南佩的造型为两长方柱相联体,顶部有一勺,底部为盘形,中间束腰,在凹槽处有横穿孔,可穿带佩挂。司南佩最早在汉代的墓葬中,玉质洁白。宋代有仿品出现,玉质多带桂花色泌、牛毛纹等,但器的各部与汉代相比刻划的过渡自然。明代的司南佩,边缘锋利,线条较硬,呈工字形或圆柱形,抛光技术较好,玻璃光感很强。到了清代,一改传统的顶部勺形,有的似鸟形,有的是方形,器腰间的凹槽较深,器体的棱角圆滑,光泽较好。有穿孔的可做佩饰,没有穿孔的则作为陈设品了。梅玉 用质地酥松之玉材制成古器,然后以浓重乌梅水煮上一昼夜,玉质松处被滚水搜空,宛如水激之痕,再以提油法染色,仿冒古玉受水浸蚀者。




       青玉刚卯

        明
       长2.8厘米
       估 价:RMB 6000

       玉刚(严)卯流行于西汉晚期至东汉,当时称“双卯”。此刚卯青玉质,正方体,每面阴刻直书8字铭文,中心贯孔系佩绳,当为明代仿汉制品。



       白玉司南佩

        明
       2.5×2.8厘米
      估 价:RMB 8000-10000

      白玉略泛黄,由两长方柱体相连构成,顶—勺,底下圈足,古代用于指南或占卜吉凶。




       白玉司南佩

       清
       高2.8厘米
       估 价:RMB 11000

       白玉制成,造型虽仿汉,但缺乏灵透、协美之精韵。    玉觿
  
       玉觿为角形玉器,造型可能来 源于兽牙。原始社会有佩带兽牙的习 俗,后来以玉仿之,遂有玉觿之形。
  玉觿于商代流行,其后历西周、春秋战国,至汉而不衰,汉以后消失。玉觿除用于佩带装饰的功能外,古人还以此作解系绳结的工具。因此尽管各代玉觿造型变化繁复,却总不离上端粗大,下端尖锐的基本特征。同时,佩带玉觿被认为具有解决困难的能力,是一个人聪颖智慧的表现。
  新石器时代玉觿于江苏省吴县张陵山良渚文化墓葬中,呈扁平角状,两端以透雕技法镂出丫形花纹等,器边亦作凹凸起伏的变化。商。西周玉觿造型简洁,多作牙形,上端穿孔,下首尖锐,觿身琢简略纹饰。西周玉觿颇似月牙形,器内饰龙纹、人纹等。龙纹觿柄部为龙首,龙身弯曲,上饰卷云纹,尾部饰三角纹,颔下、尾端各钻一小孔。春秋战国时玉觿的形制发生了巨大变化,今所见这一时期的玉觿均处理成龙、虎、兽、鸟形象。动物的头部为上端,尾部琢成锐角,身体弯曲成自然的曲线,透雕结合隐起的运用使其动物形象变化多端,且相当生动。
  汉代玉觿趋简化,多数呈细长牙状和宽三角形,纹饰主要有绞丝纹、勾云纹,水平不及战国。西汉早期玉觿与战国相近,一种作“s”形龙纹,身出尖卷状装饰,尾为锥形,身、尾饰云纹,并刻出轮廓线;另一种呈弯月形,一端琢出龙首,一端似锥状,身饰云纹,有轮廓线,耳部穿孔。西汉中、晚期和东汉玉觿皆为弯月形,但与早期不同。中期玉觿有的宽端作龙首,背上方透雕出缠枝的蟠螭、凤鸟等。也有在器上仅用阴线琢出兽首、云纹躯身的,头部钻一孔。晚期玉觿宽端一般透雕作回首的龙形或凤形。





        青玉龙首纹觿

        商晚期

        青玉质,表面灰黄沁。扁平形,作兽牙,兽角状,如弯月形,刀工朴拙有力。



       白玉觿
       清中期
       长13厘米
       估 价:RMB 50000—70000

       玉材洁白无暇。柄端雕镂一兽,觿身呈流线形弯曲,别致灵巧。



       白玉角觿
       清中期
       高10.5厘米
       估 价:RMB 35000—50000

       因材施工,纹饰繁复,造型奇特     玉笄
  
       远古时代山顶洞人已有用玉石、牙角装饰身体的意识。商代时玉首饰已占据首要地位,这种情况一直延续到战国。到了隋唐,贵妇人更重视妆饰,大量使用玉簪钗、玉步摇、玉插梳,此时期还出现了贵金属与玉复合的金(或银)镶玉首饰,这种风气一直传承到明清时期。
  笄是古人用来簪发和连冠用的饰物,后世称为“簪”。《说文》:“笄,簪也”。玉笄早在新石器时代已经出现,商代玉笄制作有了较大的进步,殷墟妇好墓的夔龙首玉笄,头部扁平,雕成夔龙形,大钩喙,短尾上卷,用勾撤法琢出“臣”字眼,笄杆光滑平素,整个器形典雅。古朴。商以后直至宋代玉笄数量不多,形制无大的变化,自汉代始笄首普遍加以装饰,笄身仍主要呈光素圆柱。宋代玉笄雕造趋于精致,首部花纹比例加大,多雕鸟兽、花草形。明清两代玉笄制作最精。明代有长短两种,短粗的是男子用来持冠的,细长的则是女子簪发用。明代精致者常见刻有“陆子冈”款,明清玉笄尺寸一般长在15厘米以下,略短于商周时期的笄。

 


       玉笄
       商
       8.8×0.9厘米
       本件造型呈菱形锥状;顶部有凹槽玄纹,玉身分为三节,以便于横穿绳时固定绳位之用。菱形的制作较少见。质地为青玉带苍斑,转呈深青色,其中顶部受沁为暗红深咖啡色。





       黄玉笄
       商
       8.5×0.8厘米
       估 价:RMB 4000

       黄玉质,作扁圆长条形,上粗下细,通身光素无纹。

                                                               
       白玉凤首笄
       宋
       长10.8厘米
       估 价:RMB 4000—6000

       白玉质,笄身细长,笄头透雕一凤首。

                                                                                         
       玉分心
       明
       9×6厘米
      估 价:RMB 12000

   其造型若群峰并峙的山岳,其中主峰最高,两侧略低,下视如笔架山。正面中间浮雕一端坐的仙人,身著宽袖大袍,仪态安祥,左右为肋侍弟子,四周衬以鹤鹿灵芝等吉祥纹饰。玉分心的内侧平素,略有横向圆弧,便于在狄髻上镶嵌。


       玉挑心
       明
       长11.7厘米
       估 价:RMB 12000

  用上等白玉做成花叶、花瓣形托底,花瓣、花叶各自形成深槽,尾部做成榫形柄,与定陵的佛像挑心风格近似,可惜托底上的镶嵌物已脱落,但仍不失为一件俏丽的艺术佳作。

  附:玉挑心与玉分心
  
       所谓玉挑心、玉分心都是明代的首饰名。最早定名时把握不准,曾叫“白玉簪子”、“白玉嵌片”等,经过查证文献及和近年明代墓葬实物比对,最后改定为玉挑心和五分心。原来明代流行银丝编成的头罩,也叫狄髻,俗称狄鼓,是已婚女刁女的正装,家居外出时均可佩戴,死后还可以随葬。狄髻是在银丝发鼓正面嵌玉挑心,后面嵌玉分心,明时已形成定制。挑心、分心也有金质的、银质的,也有鎏金银镶玉的,也有搭配红蓝宝石的,甚是讲究。玉挑心、玉分心这一称谓,在当前收藏界不被人熟悉和认知,但它确是明代贵妇人重要的玉首饰,通过以上实物介绍,再参照相关文献和实物,大致可以了解它的功能、佩戴方法、插嵌部位以及组合关系,从而对明代妇女妆饰有更清晰的认识。
    玉杖首
  
       手杖是老年人辅助步引的得力工具,品种众多,造型丰富。材料有红木、花梨木、白蜡木、枫木、罗汉竹,方竹、橡竹及藜藤、鹤骨。杖首嵌以玉饰,称玉杖首。
  玉杖首品种很多,有龙首纹、云龙纹、羊首纹、马首纹、鹅首纹、鸠鸟纹,雕刻精细、生动,富有寓意。据文献载,汉高祖时就以鸠杖赐予老人。赐玉杖目的是祝愿老人健康长寿,饮食不噎。广西汉墓曾发现一件玉杖首,料为黄色,龙形,龙张口露齿,耳后抿,颌下似有须,颈部刻细鳞片,龙身呈索状。以龙头图案作为装饰的手杖,唐、宋、元时都有制作。明清时,玉杖首品种更加丰富、普遍。


       墨玉云龙纹杖首
       明
       6×3厘米
       估 价:RMB 15000

       圆雕。玉呈黑色,少部呈灰色。以减地手法雕云龙纹,粗犷奔放。 
                                                                                        
       墨玉马头杖首
       明
      长6厘米
      估 价:RMB 16000—25000

      圆雕。玉呈黑色,均匀油涧。张嘴,似嘶鸣状,生动鲜活。刀工精细,神态毕现。


       青玉羊头杖首
       清
       长6厘米
       估 价:RMB 10000

       圆雕,玉质莹润。阴线刻圆眼,嘴微开,温顺乖巧。


       白玉鹅首形鸠杖首
       20世纪
       长9厘米
       估 价:RMB 15000—20000

       圆雕鹅首,长喙,圆眼外凸,玉质白中带黑斑。以鹅首做杖首,寓吉祥长寿意。

  附:高年授杖的由来
  
       尊老养老,是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和高尚美德。历史上,关于我国古代尊老活动的最早记载见于《礼记·月令》,文中提出每年的仲秋之月,“养衰老,授几杖,行糜粥饮食”。由周代倡导的高年授杖一事,一直延续到两汉以后,并且有了进一步的改善。汉初,规定80岁以上的老人,才有资格享受,成帝建始年间,降到?o岁。每年秋季,由地方的县、道政府调查户口,登记高龄老人,举行授杖礼,给老人授杖。汉时还颁布了诏书,规定授杖老人,不但允许“出入官府、郎弟(第)”,还准许“行驰道旁道”。驰道是天子驰走马车之路,绝对禁止其他人行走。即使是皇帝的儿子,也同样在严禁之列。诏书明确提出严禁对高年老人擅自征召、系拘,也不准欺殴辱骂,如有人敢违反,将被处死。东汉王杖诏书中曾记载了一件关于地方小吏殴辱王杖者案件:汝南地区云阳自水亭长张熬,殴辱了授杖者,还拉他去修治道路。在当时,这是一件非同小可的事情。汝南太守都无法判决,上报廷尉,汉代廷尉相当于现今的最高法院院长,却也不能决断,只好奏闻皇帝。皇帝的回答很简单:还议什么,弃市!弃市是古代公开执行死刑。判处弃市,用意告诫臣民要尊敬老人。对于给高年老人赐的王杖,诏书要求地方官吏及时给予整修。 
     玉具剑
  
       在剑柄与剑鞘上镶嵌的玉饰,我们称之为玉剑饰;饰玉的剑称作玉具剑。一柄完整的玉具剑由4个玉饰物组成,它们分别是剑首、剑格、剑琉、剑秘。
  剑首一般称为玉镡,最早的实物于春秋晚期的墓葬中。战国时剑首圆而薄,中央饰有涡纹,外缘有弦纹、云纹、卧蚕纹等装饰。汉剑首较战国厚度变小,正面凹塌,背面有一个圈槽,圈内有2到3个斜穿孔,光素无纹,正面比背面的直径略大,形成斜坡状。
  剑格也称护手,在剑饰中数量最少。它是镶嵌于剑柄与剑身交接处的玉质饰物,正视略成长方形,中部逐渐凸起一脊,侧视为菱形断面,穿孔有长方形、椭圆形和菱形。剑格的两面均琢有纹饰,如兽面纹、卷云纹、几何纹。浮雕的螭纹等。也有的剑格通体光素无纹。
  剑璏(wei)是镶嵌于剑鞘上,供穿带佩系之用。璏俗称文带。璏在几种剑饰中占的比例最大,以汉代和传世的数量最多。璏嵌于剑鞘中央,正视为长方形,其上雕琢云纹、兽面纹、螭虎纹等纹饰。底下有一方框,便于革带穿过,可固定剑于腰带上。目前所见最早的玉剑璏是战国时期的,汉代剑璏体积较战国加大,下面的孔高于前代,孔的上壁厚于下壁。剑璏表面用勾撤法起边挖地雕出边框,并琢有螭虎纹和兽面纹,制作细腻,磨制光滑。宋代以后出现一些仿品。
  玉珌是安在剑鞘尾端的玉制品,流行于战国秦汉时期。战国剑珌直身、体圆、较厚,早期光素无纹。战国晚期,出现了琢有兽面纹和卷云纹的剑珌。汉代剑珌器形呈不规则的长方形或梯形,纹饰以螭纹为主,采用浮雕或透雕的技法雕琢,磨制细腻,抛光极好。





       青玉云矩纹剑首
       战国
       长3.5厘米
       估 价:RMB 15000





       青玉剑格与剑珌
       战国
       长4.7厘米
       估 价:RMB 15000



       白玉剑珌
       汉
      长7.7厘米
      估 价:RMB 30000--40000
      白玉局部有沁色,长方形,两端下垂内卷。一侧有贯孔,孔内拉丝纹,器面压地隐起龙纹,阴刻线细若游丝,毛雕痕迹显著,为东汉剑饰。





       白玉剑首与剑璏
       汉
       估 价:RMB 15000—35000


       白玉雕螭虎纹剑璏
       明
       长8.8厘米
       估 价:RMB 20000—22000
       玉质洁白,正面浮雕一螭虎纹。螭虎纹是汉代很常见的装饰题材,其形近似于壁虎而长颈,约盛行于战国后期,此件为明代仿制品。

                                                                               
       白玉云纹剑璏

       清
       13.3×3.5×1.4厘米
       估 价:RMB 15000

       上端雕一兽面,中线上刻如意头形云纹,两侧对称布置丁字形相交的勾云纹,这种图案华丽而富变化的纹饰是剑饰中常见的装饰题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