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玄真:人口政策不能与经济政策自相矛盾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学校大全网 时间:2019/10/20 12:21:32
人口政策不能与经济政策自相矛盾类别:时事评论     版名:个论   稿源:南方都市报   2011-07-22
作者:吴向宏 原创   摘要:我在上周专栏《人口太多会拖累发展吗》里,指出这样一个事实:所谓“人口极限说”,也就是认为目前中国(以及世界)人口已经多到接近一个临界值,即将超出环境、资源乃至整个地球的承载能力,这个说法在我国国内的各种报道、文献中,一直被描绘成仿佛是一条确凿无疑的科学原理。

    ■在商言政之吴向宏专栏(南方都市报  www.nddaily.com SouthernMetropolisDailyMark 南都网)

    我在上周专栏《人口太多会拖累发展吗》里,指出这样一个事实:所谓“人口极限说”,也就是认为目前中国(以及世界)人口已经多到接近一个临界值,即将超出环境、资源乃至整个地球的承载能力,这个说法在我国国内的各种报道、文献中,一直被描绘成仿佛是一条确凿无疑的科学原理。但事实上,它充其量是一条未经证明的假设,而且争议极大。我还以中国的人均农业用地(前文误为“人均可耕地”,是我翻译错误,特此更正)的指标为例,表明,中国的人均资源其实也并不像很多人误以为的那么紧张,在世界上的排名我们其实是中游。而那些人均资源更紧张的国家,并没有实行我国这样的严厉人口控制政策。

    这篇文章引来一些朋友们的质疑。有人就反驳我说:虽然“人口极限说”并未经证实,但是也没有证伪啊。别的国家不因此而采取计生措施,不能算错;但是我国采取了人口控制措施,也可以说是未雨绸缪,同样有理啊。

    对此,我的答复是:如果真是未雨绸缪的政策,那么,我们不但要严控人口,更重要的,是应该严控经济发展速度。而我国目前在严厉限制人口增长的同时,却大力鼓励经济高增长,甚至曾制定“年增长率不得低于8%”这样的目标。这两个政策完全是自相矛盾的,而且,经济政策完全淹没了人口政策的效果。(南方都市报  www.nddaily.com SouthernMetropolisDailyMark 南都网)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所谓“极限理论”,即使它确实成立,其准确说法也应当是“人类资源极限”而不是什么“人口极限”。亦即,人类可持续利用的资源总量是有限的。每年消耗资源如果超出某个总量,就会导致不可逆的生态灾难。要害是:人类消耗的资源总量,等于总人口乘以人均资源消耗量。而后者,又是和人均消费——— 人均收入——— 人均GDP呈正相关的。当然,随着经济发展水平提高,单位GDP的资源消耗也会减少。但是,从中国的实际数据看,至少在我国目前这个发展阶段,二者几乎是正比关系。以能源消耗为例:官方提出单位GDP能耗每年要减少4%,这个目标实际上连年未曾达到。即使达到了这个目标,那也意味着:中国人均GDP每增长1%,人均能耗就要增加0.96%。(南方都市报  www.nddaily.com SouthernMetropolisDailyMark 南都网)

    从实行一胎化人口控制政策的1980年开始,到去年为止,30年来,中国人均G D P累计增长了14.2倍。按照上述0.96%的增幅,相当于人均能耗增长了13.6倍,或1360%。而同一时期呢?按照官方满打满算的估算,这30年中国“少生了3亿人”(一说少生4亿人,是从1970年起计算)。以1980年中国9.87亿人口为基数,一算便知:30年来,动用庞大的行政资源,维持一个全国性的人口控制体系,持续不断努力的结果,不过让中国人口总数减少了30%而已。在1360%的人均消耗增长面前,完全是杯水车薪!为了更说明问题,让我换一个角度再阐述吧:过去30年我国人均能耗年增长为9.1%。那么,即使中国总人口保持不变,只需要仅仅3年时间,中国总能耗就将再增加30%。也就是说,3年的经济增长,将完全抵消30年人口控制政策的“成果”。

    结论是很显然的:如果中国的资源真的接近了“极限”,生态环境濒临崩溃,那么,仅靠采取人口控制政策,是完全无效的。比如有人说中国极限人口是16亿,比目前的13.4亿人口仅仅多19%。这听起来真是骇人听闻。假若这个“极限”是真的,那么,即使中国人口保持不变,只需经济按目前速度再增长2年,中国的人均能耗就将达到所谓极限值。至于其他资源,视其消耗增长率和经济增长率之间的比例关系,或许有所不同,但我估计再多也维持不了10年的经济增长。因此,唯一的明智做法就是:像严厉控制人口一样,紧急停止中国的经济发展!

    不要以为我这是在恶搞。上世纪70年代末最著名的环境学派“罗马俱乐部”,也是“资源极限论”最著名的鼓吹者,他们开出的药方就是“零增长”!应该说,上世纪70年代的确是“生态极限论”最为喧嚣的一个时期。中国从1980年起实施严格的人口控制政策,显然是受到了罗马俱乐部思想的影响。经济策略上走上了追求高增长的路线。

    如果中国坚持目前的高增长策略,那就说明我们实际上并不承认“资源极限论”。其实,这恰恰也是世界各国政府目前态度的现状:没有几个政府真正把“资源极限论”作为制定国家政策的依据。经济增长仍然是世界各国政府优先追求的目标,同样它们也没有听从罗马俱乐部的建议进行人口控制,相反不少政府还在鼓励生育。它们的人口政策和经济政策,因此是和谐一致的。(南方都市报  www.nddaily.com SouthernMetropolisDailyMark 南都网)

    (作者系商界从业人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