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玉杰出诊时间:全球大灾难倒计时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学校大全网 时间:2019/10/20 12:19:11

全世界都在期盼美国总统奥巴马能尽快和美国国会参议院达成协议,尽快提高美国国债的上限水平,以使全球经济能够平安度过。但遗憾的是,到目前为止,双方分歧依然严重,不像是很快可以达成共识的样子。

 

奥巴马上周两次举行记者会强调:如果美国失去最高信用评级,甚至违约将失去债权人信心,借贷息率将会上升,冲击美国金融市场及经济复苏。但这样的说法,国会参议院好像无动于衷。现在的分歧有多大?

 

其实, 奥巴马看上去已经妥协,他承诺:未来10年内削减4万亿赤字,但条件是,通过加税来增加政府收入。共和党当然支持减少财政赤字,但对加税的“前提条件”也当然地“坚决反对”。7月19日(本周二),众议院将就共和党2.4万亿赤字削减方案――所谓“国会平衡政府预算案”举行投票,但预期民主党参议员不会支持;而参议院将于次日(本周三)也将审议此案。对共和党的“提案”,民主党坚决反对,奥巴马在7月15日(上周五)的记者会上明确指出:“我们不需要国会来做政府的工作”。

 

正当奥巴马和国会参议院吵得不可开交之时,美国的债务违约风险大幅且快速增加。美国财政部7月15日宣布,立即停止汇率稳定基金买卖外汇的再投资项目。该部门表示,这是最后的紧急措施,以此节省现金230亿美元。财政部重申,如国会在8月2日前不能按期提高债务上限,美国将出现债务违约。

 

8月2日,举世瞩目的日子,距现在还有14天。坚信这14天当中,没有哪条新闻会比来自美国政府和国会间“讨价还价”的新闻更加引人瞩目。我们需要证实的是:美国政府和国会之间是真得讨价还价?还是在作秀?

 

如果真是讨价还价,那双方都必须具备“妥协精神”,尽快给世界一个交代,而不是仅仅考虑美国自身的问题,这是美元作为世界最为重要的储备货币,大宗商品计价和结算货币对世界必须承担的义务。如果,美国根本不考虑它对世界经济的义务,而仅仅依据“两党不同主张”,至债务违约于不顾,那将是美国对世界的犯罪,我们只能理解现在“讨价还价”不过是“作秀”而已。

 

最近发生的一个事实是:尽管标普和穆迪都将美国主权债务信用等级调至负面或列入观察名单,但它们并未对美国真正下手,标普给出了90天的观察期。但我们看到另一家独立评级公司――魏斯评级公司真实下调了美国的主权债务评级至“C-”级,魏斯从今年4月份开始追踪研究美国主权债务,并给予美国投资级“C”评级。魏斯称:虽然美国在债务负担、国际稳定性以及经济状况等方面得分不高,但它有能力在国际市场获得融资。

 

但这次魏斯把美国主权债务评级从“C级”降至“C-级”的情况就大不相同了。这个“C-级”大约相当于标准普尔的“BBB-”以及穆迪的“Baa3”评级,均仅高于“垃圾级”一个等级。

 

美联储对美国债务违约表面上也持反对态度。但伯南克好像留了一手,他于7月13日(上周三)对众议院参议员表示说:如果经济增速继续下滑、通缩风险重现,则有可能推出QE3。市场将此假定成为联储将会推出QE3,于是股市、金银价格开始上涨。但无奈伯南克于7月14日(上周四)又说:美联储希望同时保持宽松及收紧货币政策的灵活度,目前情况比推出QE2时复杂得多,通胀预期正接近联储政策目标水平,经济前景不明,联储仍需未来数月来确定经济复苏势头。他的言论一出,市场认为伯南克不会马上推出QE3,于是转跌。

 

其实,在我看来,伯南克留着后手。试想,如果美国真得发生债务违约,那美国国债势必遭受大规模的抛售,这时谁来充当“空方”的交易对手?如果没有交易对手,美债价格是不是会大跌?美国市场利率是不是会大幅攀升?当然。所以,这时的美联储必将成为最后的接盘者,大量吃进美国国债,以维护利率保持在“理想水平”。这不就是QE3吗?而且我坚信,如果这样的事情发生,那QE3的规模将远远大于QE1和QE2,甚至超过其总和。

 

美国债务违约对中国、对世界意味着什么?我有一些分析,详见6月3日博客《美国债务违约可能吗?》,6月28日博客《对“二次危机”不要心存侥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