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灵高级宠物怎么得:何三畏:搅局者郎咸平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学校大全网 时间:2020/08/13 02:38:10

何三畏:搅局者郎咸平

2011年08月05日08:34南方网何三畏我要评论(16) 字号:T|T

何三畏 南方人物周刊主笔

网上流传一段郎咸平先生采访郭美美小姐和她母亲的视频。从网友的评价看,这是一个令人遗憾的采访。从郎教授这边来说,他收获了许多负面评价,甚至以前粉他的人都倒戈了。

一位新闻专业人士评价郎先生在这个专访中的表现说:1.只让对方想说自己要说的话。2.引导痕迹太重。3.没有追问,总是迫不及待地打断对方。并且评论说,“不过终于看明白了,为何要做这个节目,就是要引导郭美美澄清,帮王军、红十字会澄清,那是王军自己的钱。”笔者查看了一个转发这段采访的帖子,后面2300多条评论,基本倾向这样的看法。

新闻采访多少算一个专业,至少有一些规范。郎咸平教授在采访中坚持的这三点,就是跟这些规范反着来的。为什么需要这些规范?因为需要它来约束采访人的主观性。具体地说,如果你在采访中抱有主观的目的,或者需要掩盖或夹带什么个人的东西,你就势必要从克扣这些规范入手。

那么,观众会从这段视频中看到“帮谁澄清什么”,也就是很自然的了。

可想而知,在这样敏感的时候,要采访到郭美美母女,事前在底下当是少不了良好有效的沟通或者“勾兑”的。郭美美智商再低,她也知道这个时候出来只能说什么,不能说什么。最重要的是,郭美美说什么都不只是她个人的事,都一定牵涉到她的“干爹”,牵涉到了中红会。说白了,郭美美要接受采访,在采访中说什么,还不是郭美美母女自己有把握的。她们再不懂事,也不敢出来捅娄子了。

我觉得,以她们母子心力交瘁的状况,她们是巴不得躲一下媒体的。除非是有人希望她们出来说点什么,例如,说一下她们为什么有那么多钱来玩儿,说一下“投资中红会的慈善公司”的干爹,以及“中红公司总经理”,其实都还没有赚到钱,因此,中红会,干爹,都是干净的。

然而,或许正如郭美美所言,“干爹”处处把她当小孩子看待一样,郭美美确实是太不令人放心了,看起来,郎教授也不得不把她当小孩子看。非如此,郎教授有什么必要在访谈中一再抢她的话,强行打断,迫不及待地帮她说话,帮她补白,帮她说圆。

结果弄成这个样子:假如有人愿意去做一个无聊的统计,看看郎教授在这个访谈中所说的话,和郭美美加起相比,是个什么情况,我觉得应该是250比1。这可能是访谈类节目中的奇迹你信不信。

其实在一个正常的采访中,真没必要这样。郭美美20岁了,无论智商高低的,她是一个有行为能力的人,公众要听她说,郎教授的证词证言,都不算数,相反此情此景,让人愤怒。

我要说的是,在这20多分钟的视频中,虽然郭美美母女没讲出什么,讲出的几句,又受到公众质疑,但是,比起郎教授来,郭美美小姐看起来比郎教授要愉快得多。我们不能要求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来为这个时代背书。她才20周岁,我是否可以假设说,她对这个时代的理解可能肤浅得吓人。

然而,我们不能用同样的标准去要求郎教授。郎教授好歹是会计专家,也受过良好教育和专业训练。我觉得他不应该在这样简单的采访中语无伦次,主观得太过明显,澄清得太过急切。重要的是,任何会计专家都知道,用多少钱炒股翻几倍发家,这都是要用事实来证明的呀。

现在,由于郎先生也没有在访谈中真正澄清什么,公众只能等待进一步的,事实的以及司法的澄清。公众收获的是,郎先生在参与公共问题的时候,不太抱有公共精神,至于他在他的专业领域是不是也这样讲话,那要他自己和他的同行才知道了。

至于郭美美,有人开玩笑说,她真是八字不好,碰到什么什么倒霉。轻轻两条微博,就使红会的信誉彻底破产,至少深圳红会,连月来没有收到过新的捐赠(只有过去承诺的些微捐赠还在履行中),甚至以前女士们求之不得的爱玛仕也没人背了。而在这段视频中,她可能一举毁了好端端的“干爹”一词,连同郎咸平教授也被她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