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灵黑敌官服图纸出处:反复无常的郝鹏举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学校大全网 时间:2020/08/15 18:49:08

反复无常的郝鹏举

作者:孟昭庚

字体: 【大 中 小】


  抗战后期,在徐海一带民间。曾流传过这样一副春联,上联是:“来郝鹏去郝鹏何必多此一举”,下联是:“老汉奸新汉奸都是一丘之貉”。横批是:“遗臭万年”。
  曾前后就任汗伪苏淮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兼苏淮特别行政区保安司令的郝鹏与郝鹏举,都是臭名昭著的汉奸。民众运用春联这个形式,对出卖民族利益、干尽坏事、为虎作伥的新老汉奸表示蔑视和愤慨,也算一绝。
  郝鹏生于1881年,是老牌汉奸,因年迈体衰,办事不力,汗伪中央便委派比郝鹏小22岁郝鹏举接替。本文丢下郝鹏暂且不表,单来说一说朝秦暮楚、反复无常的郝鹏举。
  郝鹏举,原名勉,字腾霄,1903年生于河南阌乡县(今灵宝县)县城郝家巷。幼时聪慧过人,性格诡异;初入私塾,稍长就读于河南省立第四师范。
  1922年,刚满19岁的郝鹏举,从河南四师毕业,怀着“书生掌兵一展抱负”的宏愿,便将名字改为“鹏举”,投入冯玉祥第十六混成旅当了一名肩扛汉阳造的二等兵。
  郝鹏举因有一定的国学功底,在当时一般士兵大字不识几个的年代,他这个师范毕业的高才生在军营中算得上是凤毛麟角,入伍不久。即被团长梁冠英选去担任团部文书。起初,郝鹏举干得很卖力,梁冠英对其也很满意。但时间不长,郝鹏举就觉得整天伏案抄抄写写,有悖于从军的初衷,长此以往,将会是“文不成秀才武不成兵”,一辈子也别想有大出息。想到清末中兴名臣左宗棠,40岁之前仅是个布衣教书匠,年逾不惑后投奔曾国藩,因带兵打仗,只几年工夫就当上了巡抚总督。左宗棠因投军而发迹,我郝鹏举才20来岁,怎么就不能借助军队干出一番大事业呢?既然立志从军,那就得上火线一刀一枪地拼杀,战死拉倒:战不死,立下战功即可升迁。想到这里,怀有赌徒心理的郝鹏举便向梁冠英提出要求下连当兵。
  梁冠英是河南郾城人,对这个小同乡还是很器重的,见郝鹏举志向不凡,也有将其培养成文武双全的军中干才,便把他推荐到第十六混成旅“模范连”当兵。
  这“模范连”是冯玉祥为灌输自己军事教育思想、加强军队建设所设立的样板连,士兵都是经过严格挑选的,优秀者可以被选拔充任排长。郝鹏举有心计有文化能说会道,又不怕吃苦,很快便在战术考试、军事训练方面崭露头角,引起了冯玉祥的注意。待冯玉祥升为北洋陆军第十一师师长时,便将郝鹏举调到师部卫队营,令其随侍左右,常让他给自己读书、读报、讲古文。遇此良机,郝鹏举岂能放过?便主动巴结冯玉样的心腹爱将张自忠、宋哲元、韩复榘、吴化文等人。这些人自然常在冯玉祥面前夸他是个不可多得的才子,这也就为他以后的升迁奠定了基础。
  1925年初,郝鹏举被已成为国民军总司令的冯玉祥任命为西北军军官学校大队长。同年夏,冯玉祥接受李大钊和苏联驻华大使加拉罕的帮助。在国民军中挑选一批青年军官送往苏联学习军事。郝鹏举有幸中选,进入基辅军事学院学习炮兵专业。
  1927年,郝鹏举从苏联学成归国,任同民革命军第二集团军独立炮兵团团长,时间不长即升为独立第一旅少将旅长、第二军参谋长;时年仅24岁。
  1930年夏。冯玉祥联合阎锡山起兵反蒋,爆发了震惊中外的蒋冯阎大战。冯阎联军一度击溃蒋介石的中央军,但蒋介石采用对战斗力较弱的晋军重兵围歼,而对西北军的将领则以重金收买、拉拢、分化的策略,并促成已经易帜的张学良的东北军从侧背打击冯阎联军,使冯阎联军阵脚大乱。早就背冯投蒋的西北军将领韩复榘,首先在济南一线击败晋军主力,结果冯阎联军大败,晋军退回山西,西北军则迅速解体。
  解体后的西北军余部多被蒋介石收编。对冯玉祥早有异心的郝鹏举立即投入蒋介石的怀抱,被任命为由原西北军梁冠英部改编的第二十五路军参谋长,随总指挥部驻防苏北清江浦(今淮阴)。
  过去曾经赏识并帮助过郝鹏举的第二十五路军总司令梁冠英,发现郝鹏举自当上他的参谋长后,与旅、团长们搞得十分火热,跟他们换帖拜把、义结金兰、称兄道弟。种种迹象表明,郝鹏举在企图架空梁冠英,控制第二十五路军。梁冠英岂能容忍郝鹏举在他眼皮底下拉帮结派跟他分庭抗礼?便来个先发制人,在郝鹏举猝不及防的情况下拿掉了他的参谋长职务。
  郝鹏举被梁冠英解除职务之后,经多方活动,终被任命为三十师副师长,在鄂豫皖“剿匪”总司令卫立煌指挥下,率部在大别山地区“围剿”中国工农红军。
  1936年春,郝鹏举因“剿匪”有功,被选人南京陆军大学将官班深造。次年,任第三十军中将参谋长,抗战爆发后任第一集团军参谋长。
  中日交战后,大批留日学生回国抗战。蒋介石为罗致这批人才,在南京开设“留日归国学生训练班”,任命已担任暂编第五军副军长的郝鹏举任该训练班总队长,主持该班训练工作。时间不长,郝鹏举因与女学员刘琼勾搭成奸,曝出丑闻,被特务头子康泽抓住把柄,借机打击而去职。
  去职后的郝鹏举,一时走投无路,只得辗转跑到西安投靠胡宗南。在郝鹏举看来,胡宗南是蒋介石的心腹,只要拉住胡,便可在蒋介石那里吃得开,于是便死心塌地为胡宗南m谋划策,被胡提拔为第十七军团第二十七军参谋长兼中央军校西安分校总队长。
  正当郝鹏举在胡宗南手下春风得意、前程看好的时候,1940年,他却于了一件对自己极为不利的事。
  郝鹏举生性好色,尽管家有妻小,仍到处拈花惹草,见第二十七军炮兵团团长的太太颇有几分姿色,便色迷心窍,旧病复发,乘这个团长不在西安之机,施展各种手段去勾引。很快,两人便亲热起来,常常出双入对外出游玩。一个对郝鹏举心怀不满的军官,出钱雇人偷偷拍了几张他跟那位团长太太在一起鬼混的照片,寄给在重庆受训的那个炮兵团长,又在信中文字上添油加醋地渲染了一番。
  这个团长收到照片后,立即给胡宗南上书,状告郝鹏举违反军纪,奸淫部属之妻,胡宗南却将这事压了下来。那位团长一气之下,直接告到蒋介石那里。蒋介石闻听大怒,电告胡宗南迅即将郝鹏举押送重庆。胡因对郝极端信任,心想,这只是“老头子”一时气愤,拖一拖,自然了之,但又不能不办,便将郝关在西安禁闭反省。
  被关禁闭的郝鹏举怎么也想不开,就为这点儿屁事,老蒋竟大动肝火,这是明显地在翦除异己,在其手下还有什么前途?不如另辟蹊径,重找出路。
  此时,汪伪政权已在南京粉墨登场,汪精卫曾派人到西安暗中拉拢郝鹏举,要他去南京任职,共创“曲线救国”之大业。当时郝鹏举将来人痛骂一通,喝令其立即滚蛋,但并没有将那个汪伪分子抓起来交给胡宗南。这其实是郝鹏举在给自己留条后路。此一时,彼一时,现在去南京,为时还不算晚。主意一定,郝鹏举买通了禁闭室头子刘某,于夜间化装逃离西安,潜到北平,找到了时任汪伪华北政务委员会委员的大汉奸缪斌,通过缪斌的引荐,跑到南京,卖身投靠了汪精卫。
  惯于玩弄投机钻营的郝鹏举一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