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灵黑色摩天楼:独行北印度之三-热情友善的印度人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学校大全网 时间:2020/08/11 03:30:01

多福老人欢迎您
;http://qwp43.360doc.com
*国外油画 *国内油画 *精致工笔 *风景人物
*雕塑奇石 工艺精品 视频电影 学习笔记
独行北印度之三-热情友善的印度人
2011-08-05
引自 仰望星空的博客
本人正在参加“伊斯坦布尔旅游文化大使”评选,欢迎大家前往投票支持。谢谢大家支持啦!每个IP每天可以投票一次,欢迎好友每天支持一票
地址:http://2010.traveltoturkey.com.cn/vote-preview.aspx?id=375
我每天会与印度人握手20-30次,其中有一半人是与希望从我这里挣钱的人或者干脆就是骗子,而另外一半则是与友好和善的印度老百姓。
无论是在火车上,汽车上,街头,还是在景点内,都会有很多人过来非常热烈地欢迎我的到来。这里日本游客很多,他们一开始都会把我当作日本人,但了解到我来自中国的时候,他们的态度并不会有任何改变,依然会非常热情地邀请我与他们合影,有的人会用仅有的英语跟我说:“China, good good person”,“Great China”,等等诸如此类。他们会询问我来自哪里,在印度停留多少时间,都去哪里等等,一些英语比较好一些的人会跟我交流对印度的看法。一些家长会鼓励他们腼腆的孩子过来跟我打招呼,交谈几句。
在从德里到阿格拉的火车上,我与一对父子玩起了扑克牌变色龙,印度的玩法7和A有一些变化,7会让下家多抓两张牌,A让下家pass,我说会把这增加的两条玩法带回中国。
很多人看到我拿着相机就会过来请我给他(她)或者他们的家人拍照片,然后说声谢谢转身离开,很多甚至都不会来看一眼我给他们拍的照片。还有一些人看到我在偷拍他们,他们马上会做出一个pose来特意让我拍照或者做个手势让我继续。
每个迎接游客的人都是这个城市的一张名片,而每一个出国的游客都是这个国家的一张名片。我收到了也送出了很多微笑的友善的名片。我看到一家人在拍合影会过去请拍照者加入他的家人;会非常友好地与每一个过来打招呼的人聊天,欢迎他们来中国;会对每一个交往的人说声谢谢,去跟他们握手,与帮我指路的,与店员,与三轮车司机。。。。。。这个国家的人民给我留下了美好的印象,希望我也给他们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印度人的热情确实让我这个独行客从心里感到安全和舒服,感到我在这个国家是受欢迎的。他们的照片留在了我的相机里,而我跟他们许许多多的合影也留在了他们的手机或相机里。也有一些人跟我交换了电话。
这位妇女在发现我从远处抓拍她们的时候立即停下了脚步并示意她的同伴停下来配合我拍照。其实我只是用她们作背景作为走过清真寺的妇女而已。我双手合什向她表示感谢-德里

冲进我镜头的孩子-德里

很灿烂的笑容,印度的未来-德里

经过允许可以为他拍照后,这位大兵很配合地整理了一下鬓角,尽管他的鬓角很短-德里

下面的一家人看到我端着相机在寻找目标,就打个手势给我。从服装可以看得出来他们的身份不同于街头的老百姓-阿格拉

我特别喜欢她的眼神

这几位弟兄要求我把照片mail给他们,但留下的却是固定地址(没有邮箱)。爆汗!-德里

这位老者比划了半天要求我给他和卖西红柿的小伙子合影,小伙子却作了很酷的造型目光望着别处-焦特普尔

他们可能是来自西北部锡克教地区的游客,非常热情地分别与我合影-阿格拉

呵呵,这张照片什么都不说了-阿格拉

父亲和害羞的女儿,父亲把他女儿拉了回来拍了这张照片-阿格拉

很配合地-奥恰

这一队人跑过来花2秒钟站好了队形要求拍照,然后花2分钟时间每个人分别与我握手,包括已经跑了出去又跑回来的孩子和怀抱里的婴儿,甚至没有要求看照片。-克久拉霍

刚刚睡醒的孩子让老奶奶抱着-焦特普尔

孩子的父亲看到我在偷拍,示意挡住我镜头的孩子母亲稍微站开一点-乌代普尔

最后需要描述一下的是我在阿格拉到占西站立4.5个小时的火车上发生的故事:
当我走进这个车厢的时候,我第一感觉是走进了《越狱》中的巴拿马监狱,感觉到是不安全的,于是我站在了过道里唯一可以站立的位置:两个厕所中间的过道。我左右是两个厕所,发出阵阵恶臭,背后是一道门,紧紧锁着,脚底下遍地垃圾,面前地下或坐或躺很多低层的老百姓,一个个用一种说不出来的眼神看着我。我那时头脑里闪现出的都是LP和大宝石旅游指南中关于在列车上发生的偷窃案子,我非常警觉地站立在哪里,一言不发。一个衣着肮脏的小伙子蹭了过来,站在我的前面说他会英语,用半通不通的话跟我聊天,问我去哪里,我很警觉地回答着(这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设局要开始了,括号内都是心里反应,下同)。他拿出一种皱皱巴巴的纸卷烟出来问我抽不抽,我回答说不抽,然后他就分了两支给坐在地上的同伴一起抽了起来(烟里是否含有某种麻醉剂?我不抽的话他们吐出的烟雾是否会有问题?他们自己是否有可能事先解毒?)。过了一会儿,他又拿出一个小塑料包,倒了一些粉末在左手手心,憨憨地笑着问我要不要来一点,我说谢谢不用了(这是什么呀?麻醉药?他怎么用左手吃东西?),他自己把那东西吃掉了。突然一块纸团扔在了我的身上,原来是对面一个小伙子在看不见我的位置往我这边扔垃圾,他侧头看见我尴尬地笑了笑。我慢慢地熟悉了这里的环境,感觉自己应该是安全的,就开始观察周围的人,与小伙子一起还有4个年轻人;一对夫妻带着一个孩子怀抱一个孩子,妻子的右手前不久流过血,这对夫妻旁边坐着一个年轻人,后来发现这个年轻人不能行动自理;另外还有2-3个小伙子。看得出来所有人都是衣着破旧,很长时间没有洗了。陆陆续续有从车厢深处过来上厕所的人,有穿鞋的有不穿鞋的,也有只穿着袜子的妇女,都好奇地打量着我这个外国人,我义务地承担起了告诉他们哪个厕所有人哪个厕所没有人的任务,所有人都微笑对我表示感谢,偶尔有人用英语说声谢谢。期间还有一位能说几句英语,还热情地邀请我去他的座位上去坐,后来提前我一站下车还特意过来与我握手告别。我拿了一块巧克力给了孩子。夫妻孩子一家四口开始吃饭,他们并不介意没有洗手,都用右手开始抓调料和一种饼吃了起来,那位父亲还看了看了我,好像意思是想问我要不要吃一些,犹豫一下没有张口自己继续吃了。吃饭后,孩子悃了,妻子张开她巨大的披肩像只大鸟一样把她的两个孩子掩蔽到了披肩下保护了起来。一直有一搭没一搭跟我说话的小伙子也累了,直接坐在垃圾堆靠着厕所门打上了盹,一个女孩子过来上厕所,看见厕所门口有人睡觉,犹豫了半天还是推开了厕所门,结果靠在厕所门上的小伙子直接后仰着倒进了厕所,小伙子爬起来定了定神恼怒地嘟囔了两句又咧开嘴笑了,这个故事成了这一圈人的话题,他们用印度语打趣着,这件意外并没有引起任何冲突。彻底清醒过来的小伙子充当了我的报站员,每到一站都会告诉我到哪里了,直到占西的时候告诉我你可以下车了。
我在心底里一直为最早的怀疑充满了歉意。他们是生活在社会的最底层,但他们只是普普通通的友善的老百姓,与我们在中国看到的老百姓没有任何区别。
下一篇博文我会谈到骗子的故事,但哪里没有骗子?也许我们被LP和大宝石里面关于需要警惕的描述麻醉过深了了,反而影响了我们与老百姓的接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