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网三背包怎么换:青花的记忆——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学校大全网 时间:2019/10/19 11:03:34

第五篇 最写意是青花──民窑青花

杨俊艳

官窑与民窑

  当青花的历史发展到明代,我们有必要搞清楚时下人们谈论最为热门的所谓“官窑青花”与“民窑青花”问题了。所谓官窑,是指古代由官方营建、主持烧造瓷器的窑场,其产品专供宫廷使用。五代十国吴越钱氏宫廷垄断越窑的部分生产,便具有官窑的性质。而正式的“官窑”名称则始于北宋,久负盛名的宋代五大名窑均是皇室的御用瓷窑。但是,元代以前多是“有贡则烧,无贡则止。”

  明代洪武二年,朝廷在景德镇珠山脚下设御器厂,并委派官吏管理,从此开始有了专门的官窑青花生产机构。景德镇的官窑青花烧造长年不断,并且每年都要按照定例,分为春、秋两季将烧好的瓷器解运进京供皇室使用。官窑因为是由官府营建,所以能够强占优质瓷土和原料,拘获天下能工巧匠,并控制青料配方和工艺技术,发展官窑瓷业,限制民窑生产。明代官窑青花的生产分工极细,生产不惜成本,制作技术精湛,因此产品代表了当时青花制作的最高水平。

  民窑青花则是相对于官窑青花而言的,它以商品为目的,生产数量虽大,但质量不精,风格亦不同于官窑,造型和纹饰更加自由、丰富。

  与官窑的工笔画法正相反,民窑青花为了适应市场,不可能象官窑那样不惜工本,精描细画,而必须是惜料如金,同时又要保证产品的艺术质量,因此民窑青花采用的是一种写意风格,虽然意笔草草,然而于简率中颇见法度,充荡其中的潇洒、真趣令人回味无穷。

  民窑生产的性质是小本经营,一家一户分散生产,为了以有限的资金进行大批量的生产,必须要有高速度的操作技术,这样才能少花时间,多出成品。《醒世恒言》的《一文钱小隙造奇冤》中有一段描写:“邱乙大的浑家杨氏善能描画,乙大作成器,就由浑家描画花草人物。”然而这些看似简单粗糙的写意画,实际上创作起来具有相当大的难度,既要符合省工省时的商品性生产原则,又要以简胜繁、以拙省巧达到动人的艺术效果。因此,早期青花中的写意作品并不太多。

图必有意,意必吉祥

  明清两代是景德镇官窑与民窑并存的时代,官窑独占了优质的瓷土和最好的青料,民窑只能采用较次的瓷土,所用的青料也是劣质的国产土青。但是,考虑到消费对象的经济接受能力和审美习俗,民窑青花大量吸收了喜庆祥瑞的纹饰题材。从技术上讲,虽然胎质不精,青料较差,可是通过钴料浓淡散晕的多色变化,亦能淋漓错落地渲染出具有代表性的装饰内容。比如:

  牡丹象征富贵、美丽,

  菊花经寒耐霜,象征长寿,

  莲花象征高洁,

  龙、凤、祥云,象征龙凤呈祥,

  石榴象征多子,

  蝙蝠象征多福,

  三只羊象征三阳开泰,

  鹌鹑象征平安,

  喜鹊象征喜庆,

  游鱼象征富足有余、吉庆有余、年年有余,

  鹿谐音禄……

  景德镇民窑生产的青花盘和青花碗,都基本上采用这类装饰,不仅方法简单,制作快速,而且所创的意境也恰到好处地代表了当时百姓的普遍理想和愿望。

青花大写意

  明代晚期,皇权逐渐走向衰落,尤其是到了万历末年,景德镇的御窑厂几乎处于停烧状态,那些曾经为官窑青花作画的御用画师也流入到民窑之中,使民窑青花瓷生产进入了一个空前大发展的时期,因而出现了令人耳目一新的大写意风格,他们对所描绘的对象大胆地进行取舍和夸张,虽然用墨不多却能意会神达。

  画人物,常不画五官,靠夸张富有某种感情的动势,像舞蹈一样,充分发挥动势的表情作用,寥寥几笔就将人物神态刻画得栩栩如生。题材更是多为表现日常平凡而熟悉的生活场景,牧归的顽童、砍柴的樵夫、捕鱼的蓑翁、月夜下的行人,虽只撷取了动人的三两笔,便使画面洋溢着生活的气息和乡土的芬芳。

  画花鸟、动物,则着重形象传神的整体感觉和特征,构图简单,随意性强。由于生产要快,有的形象看来并不那么准确,甚至根本看不出它是什么品种,但却有情有神,生动欲跃,具有活生生的气质,惹人喜爱。民间青花画师们的用笔之妙,令人叹为观止。

  明宣德青花麒麟纹盘:所绘麒麟纹,在造型夸张的基础上,更注意曲线的运用,几组顺时针旋转的涡线与橢圆的块面有机地组合在一起,使麒麟具有圆润的身躯。夸张的头尾与相对较小的身躯形成鲜明的对比。如国画中的写意,注重眼和尾的描绘,特别是头部青料中的铁锈斑,恰到好处地表现了物象的层次感,而浓郁的点睛于夸张之中见精神。

  画山水,更是经过了不断的提纯与演绎。开始时画面交代清楚,远山近冈、水纹云气以及人物身影等都了了分明,虽着笔简要,而具象性仍较强。但后来逐渐淡化,愈趋恣意率略,至最后山水景物已演变为纯粹的线条表现,如同几何图形一般,达到了完全无法辨认的近乎抽象的境地。

  明末民窑青花的这种大写意山水纹,其中所显示的自由豪放的品格,似与明代画家徐谓的画风相像。由此可看出民窑青花画风与文人画的借鉴关系。然而如果从艺术发展的横向关系来审视,便会惊讶地发现,民窑青花上的这种大写意风格其实早已远远地走在了石涛、八大和扬州八怪等绘画大师们的前头,它对明清以来中国绘画的影响可以说是不可等闲视之,耐人寻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