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网三腱子肉去哪里刷:《秘传形峦断》4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学校大全网 时间:2019/07/19 08:26:23

《秘传形峦断》

出文官大小职断

主出文官也不同,笔架城门御史公。三重笔架重重案,定产朝廷给事中。金枝玉叶三层统,长吏定在此中生。

华盖三台少卿位,土诰木印布政通。前官后鬼员外职,楼台鼓角亦布通。火诰金印知县是,金诰木印知事同。

金诰正西布政侍,水诰居北参政公。木诰居南知府出,鼓角居东举人从。透天文笔廉使立,前朝带诰出判通。

龙楼凤格真学士,剑山上殿工臣封。黄榜山前贵人现,翰林学士显文章。黄榜山外火星利,布政提刑官职同。

七脑行龙人不识,闺子祭酒有人恭。朱粉宝盖出何职,人臣位极至三工。飞凤冲霄势人汉,状元宰相显门风。

鸣雁冲天高挺峙,捉刑斩首有奇功。覆釜面前知府职,晒袍堆锦亦府翁。

杂职断一

玄武山有文笔,此地出经历。土诰木印护城门,更有吏笔。

土诰水印主簿官,金诰水印县承是。木诰居北或居酉,通判经历一齐出。土诰居北或居东,驶承巡检难分明。

席帽糊涂,仓官大吏勿容说。文笔若还入硕池,府吏为官典史职。

杂职断二

龙闪侧左右峰,席帽模糊案不清。锡牌藤根多杂职,辅弼倾斜总一同。

出文官大小职断

武职官一般,尖天旗主总兵官。

游鱼漆损城门助,指挥职佐位朝端。人高马低为主帅,马高人矮走卒官。金诰居东公与伯,金诰居北阃师专。

衙刀舞剑击枪起,指挥代代子孙传。前山却是鱼鳞样。总兵都督镇三边。旗纵剑横阃外将军,低案小帐攒。

华盖之山师府职,平天冠盖伯侯官。三台脚下红旗现,总镇三军天下传。火星连帐红旗样,指挥千户一同权。

虎上牙刀为大将,曜星为侯为伯喧。龙指天兮虎指地,千户万户一般般。坤山  援总督专。

何知此地将军出,百万廉贞左右缠。何知将军立地上,火星刚硬耸天,廉贞左右缠。

公侯将相断

出公侯有何缘,金箱玉印内外端。千万火星城门现,三阳堂气是海宽,玉带环山巾头耸,禽兽捍印诰周全。

尚书断

尚书辅弼朝,金木冲天高。金诰居东官人坐,金诰南北亦同招。马走更兼贵人现,定出尚书与帝游。

状元断

状元笔,天外出。前后尖峰原必可,禽鬼兽曜现城门,火星尖耸状元出。两火若插与天齐,兄弟联芳居第一。

出阵贪狼与芦花,归朝武曲与帝阙,火星千里侵云边,状元定是神童捷。

文官断

贪狼照里出文官,星开口土星端,水流九曲六秀照,文官阔大诰轴金,(指案山吉)

左牙之刀有司官,乾坤艮巽尖峰端。案上金星贵人拱楼台鼓角印箱全。

武官断

廉贞照里出武官,贪狼平顶火星端。旗鼓拱夹枪刀案,出身闪侧掌兵权。右牙之刀武职官,右砂磊磊庚位端。

流水之玄返势,子午诰大阃帅权。

掌印断

龙结穴四正朝端,金星端正木朝端。脱帐降帐中央出。楼台鼓角印箱通。

 

太监断

出太监有何因,太阳盖了太阴星。土诰居酉多凹陷,一重华表一重门。门捍艮门。火诰若在东方出,朝君太监有名。

士官断

火星顶中木星胎,水口贪狼石兽排。更有尖峰居水口,不修天爵有官来。

出贵断

巽峰高耸多贵客,尖峰高耸贵无敌。出阵贪狼是状元,归朝武曲榜眼出。牙刀节仗贵非常,拥旌建节姓名香。

前障后台真宰相,贵人禄马立朝端。穴乘六秀俱朝端,天乙太乙翰苑芳。

出女贵断

娥眉沙丘近江河,金星八九女如花。八九金星齐面前,辛方水朝女人巧。东南砂秀嫁皇家。诰轴花开金居兑,

女人富贵实堪夸。乾宿巧抱明堂,左右掌列成行。

天角天弧尖丽出,金冠霞披女为王。朱粉宝盖从右出,生女定是配帝郎。

因女得贵断

辨前山,如月形,端正坟前后也生。金诰开花离巽位,其家有女得官人。

贵而不富断

贵人正,龙虎全,艮巽乾方缺陷偏(艮禄巽贵乾为禄马)。左右前后仓库少,纵然得贵也无钱。

有官无位断

贵人正,禄山偏。石头磊磊为正官。贵人却被木星隔,纵然受禄永无权。

晚成贵断

外山秀,内山微。奇峰远隔晚方成。震山压坟少年滞,子午山低梁灏齐(云山高压蔽日之光晚见君王)。

出富地断

逆水砂,富堪夸。东仓西库富贵家。金箱玉柜积财宝。银并瓶盏注谷如砂,艮山艮水朝,蚁聚蜂屯总富华。

土居火地白屋富,火宾土主亦豪家。

先贫后富断

内砂飞外砂顾远,峰皆朝护形势若,吉位虽凶,初下贫,后发富。

成家业断

艮水来朝入明堂,四水来朝发一场。巳与亥水方来去,抱身横土长家邦。

进契采断

进田笔,在下砂。送契灯下钱又赊。青龙头上生牙爪,土角流金赊买他。

横财来断

土居艮,横财招。坤申山水尽来朝。银瓶盏注相连绕,金箱富贵玉滔滔。

血财断

血财山,如牛羊。一似鲤鱼跳上滩,再若匏瓜来抱向,卧蚕山向有千家。

出贤人断

人秀丽,山峰尖。尖石排来下穴中,天乙太乙(巽辛奇峰)龙左右,此地必定产贤雄。

出秀才断

水木之星出生员,穴轻贪狼无一端,金水两星端正小,尖峰笔架也同看。

不及第断

乾艮低,巽山缺。禄怕马空人不捷。面前更看笔头开,虽有文章不显达。文章孤虚巽水斜,立志辛勤徒费力。

出仙断

剑印砂,兼香炉。乾坤艮巽笔峰嵯。龟鹤琴剑坤申位。天门桥鹤圣仙多。

出医师断

葫芦砂,是医家。药芍砂见术堪夸。主山若还多秀丽,橘井传芳定不差。

出画家断

水木之星乱且生,文笔秀兮龙穴轻。笔斜案侧真画士,尖山双陷出丹青。寅甲之方尖且侧,毛延寿用计害昭君。

出商人断

文曲路,出商家。财卑禄弱为商的。龙有车舟随后行,水陆之商真富极。

出杂艺断

鹤爪砂(不居左右),艺多般。金斜木侧公输看,曲尺钳锤出匠人,有龙无虎艺堪夸。

出戏艺断

武曲斜,唱歌。木星轻侧见水多,贪狼歪脚头摇摆,金水行龙唱哩锣。

出教唆人断

右尖射,似牙刀。火木斜,讼司刀。耳笔山尖非正格,笔低案小教唆高。纵使文笔尖且秀,若居申地讼师豪。

笔山又带凶砂出,词讼充军定见招。

出僧道断

丑未兼辰戌,孤峰如顶立,钵孟锡杖见。真形鱼在东方僧道出。手炉案山出僧道。

巨门拱照及廉贞,辰戌丑未山头杀。笔尖山下小峰生,箬笠山僧道招。  粉宝盖钟鼓照,番旗贤僧出礼佛。

悟去高巽癸水交流数相一串出。僧侍头垂蕉叶样,土星重叠亦僧流。金星脚下生浪脚,为僧高晶极好游。

出吃斋断

四墓山,照坟宅。辰戌丑未水流入。若逢禄陷低乾离低 手炉山见无血食

旺丁断

金星照(对面金星拱照也),旺人丁。明堂广阔左右生,更喜龙虎俱宽抱。山头叠起且多情,山势猛亦旺人丁。

阴阳比和少风生,余气铺毡阴水割,水阴虾须砂有情。

出长命人断

乾峰山高亦长寿,丁山丁水砂,若还丙丁水来朝,主多白发老人翁。

出双生男女断

双金双乳出双儿,前后相连金水星。若见面前双峰出,又兼山俊双气形。子癸水朝迎,双生女子真。

更厅堂前墙真,主山是对火星。开门若有双沟水入,断他必定主双生。阴气盛多生女,龙裙虾须又不明(无界水也)。

一片平地皆属水,文曲开口双生女。

双妻断

两样树在门边,溪池娥眉居面前,东西兼堂屋后烈,双妻双妾有何言。

少出人丁断

觅见体,少人丁。孤阴虾须合不明,穴无高低返土路。屋大井小儿不生。两边高压如何断,子孙半个不留身。

无余气子孙稀,两水和檐无人丁余。水破天心男女少,神前佛后亦如此。

有子无父母断

余气铺,坤上低。更兼乾上有风吹,(乾为父兮坤为母)艮震巽兑缺,后水流长父母亏。

多生少养断

无虾须水无护砂,娥眉山儿女连连。竹木为园不见屋。巽兑初月且无男。卧房端方,缺角多女郎。

左右凹陷并阴蔽,后面欹斜佳女郎。

妇不生断

巽高无子生离兑,孤峰孕不成。东西若到厅屋,正母无生妾有孕。坤上栽花并池沼,纵有妻妾子螟蛉。

损少子断

水池窟损少,水若淋头不龄。冲心射腮男女夭折,拭泪捶胸死不停。思家头多夭折,前堂后堂人丁灭。

流破冠带跆  亡。破了临官家丁绝。两边池水大侵门,灰色田园见不吉。前屋高后屋底,其样必损少年人。

高昂白虎宫中直夭少年郎,看名堂,堂后粉墙不可居。

螟蛉子接脉断

癸门路,抱养儿。怀抱圆峰螟蛉子,卷帘水见填房子。孤房独坐契婴儿,前屋阔后尖小。

人舍填房义子,有楼屋独居螟蛉子。厅前水阁抱养儿。

重妻损妻断

逢五度,禄存峙(辰上土星)癸上门路聚重妻。坐子向午未上进,犯了羊刃亦如之。

阴人常病损妻室,只因屋后有坡地。前有水池娥眉样,父子代代主双妻。东有屋缺西,井灶连克妻地斜。

有一边少北路冲堂少  颐天井深守空房,虎利冲坟妻早亡,右边巷路动,主山克右不可当。金角出火君须避,横山如水损妻房。

堕胎断

坐巳山亥向直流,坐亥山巳向直流。坡连杀不可裁,堂内圆墩堆凸来。胎息露风龙虎短(漏胎也)。

壬子癸卯不宜孩,天井下面有水井,脚下小坟俱堕胎。

寡母断一

后强急斗气,太阴深(房甚长暗)。左杀气来利虎刑,阳局桓平阴反盛。右耸案迫主低平。厅高兮堂屋矮,一家妇女少夫君。茶槽杀夫刀。流通四库出寡妇。坤上峰高坤水,朝前堂崩破寡难逃。

寡母断二

对仓库,左右边。前迫后破守空房,前后墙围受水气犯离。孤阴后隐夫早亡。两大一小屋寡母,家中代代有。

若有大路冲孤房,寡母悲无穷。

子随母嫁断

癸丑二水龙虎山如摆出,门前有井水返出。坟宅癸丑二水朝,随母改嫁忘宗亲。

妇女管家断

龙虎上,开小门。妇女持家有声闻。坤上峰高女掌事,流通四库阴主人。

孤寡断

龙虎压无护胎,地无余气孤寡来。穴里幽深如坐井,看壁玄武吞吐不可裁。斜飞射屋孤寡且独坐,空房亦同灾。

内掘池塘为泄气,财离孤寡若哎哉。巍然堪在左边,木星乾兑孤寡缠。白虎孤曜体有石,坟宅无左亦同然。

出孝顺儿断

玉带水,出顺儿。山山拱护主,山奇龙降虎杖无相竞。两岸睁不抿风,左右比和(廉破相对)。龙虎斗气家不睦,白虎拖枪事可惊,白虎如绵戏禄衣。

出不孝顺儿断

背水城水路反弓不可求,左右齐来真性不柔。无情破军山背去,(金石带石反去)龙虎交牙父子髻。

正屋小从高堂低,夹楼饶余胜栋柱,门前独树招园堑  。口问门中妇女原来骂老公。

独山坟宅俱为恶,脚下坟堆,    凶。山头却是年头样,右为欺母左父翁。龙虎门口如何断,代代打主宗。

不和断

兄弟不和廉破两相争,(廉破相射)龙虎斗。头家不睦,白虎拖枪事可惊。青龙首投河,弟持刀要来杀。奇兄门路白虎进,屋内乱难。和横楼欺压堂屋,屋柱湾若何。

诬赖汉断

虎钳尸(白虎开口)打杀人,申上风及深坑。后面破盅如压对,面倒尸诬赖真。

女专权断

巽高女有权,坤高不可言。兑离(二方或高山或高屋)皆高耸,通库夺大权。白虎山头圆峰起,老公常受老婆拳。

堂厅俱大门楼小,阴人权大亦如何。

奴欺主断

左右砂压如逼龙,虎欺主奴恶极样头。若架小梁头,火屋高楼强婢出。穴前砂崛起,奴婢常欺主。家穴处孤单,案山多摸背。  肩多奴无理。高堪巍然左右边,堂耸厅低奴无体。

夫妻反目断

乾峰高,巽峰低。震艮山雄离兑底,又有门枋若斜倚,定主夫妇不相宜。

淫妇争风断

两岸山隔风征,(两边山或屋或树,相对高起中间空处有风进来)。

常见歪斜摇摆形,纵是良家贤女子,床中常伴两男人。

女花断

怪树文曲方,肿头肿尾亦不祥。明堂禄存样,门前水返亦淫娼。两路直去女淫奔。

面前古井及牵裙,阴阳二宅斜返势,抱头山现乱纷纷。肋下两边水多花(龙虎有水池),山如覆  乱君家。献话露体斜飞面,鸭颈鹅头总不佳,金星破碎多情欲,桃花水见女贪花。

梁栋雕花门外井,四败伤生(桃花为四败流破长生)子不明。

水星当面见,招郎母莫禁。龙虎二山随,养女被人迷。明堂大嘴葫芦样,又惧坑井树相堆。

白虎若见交加路,女子贪花去不回。禄存贪女淫欲。人见水中本明堂宛似裙头,马腿牛  摇之酷。便门连大门,要与别人宿。

 

寡妇淫乱断

白虎路,多返形。文曲墙高迫近身,前张后幽夫夭折,妇人无耻乱人伦。

男人花心断

内井水放桃花,金星水见主贪花。面前藤缠树卷帘,水及案山侧舞袖,斜身水有斜。

愚顽断

山粗厉,出愚顽。龙无虎伏势峻岩,左右若还都斜侧,主山凶烈读书难。

故去长生水怕流,四山高大小水城,一重暗外如深井,水星坤艮不聪明。

懒惰断

面前砂,如蜓赠。左右两边不起头,土星脚下如水浪,生下儿孙懒似牛。

出贫穷断

顺水砂,决出贫。山走砂飞水反身,明堂粪箕穷到底。前逼后迫米无盈。厅堂廊屋不相接,金居离地主孤贫。

出乞丐断

菜豆形,出乞丐。辰戌山高坟宅深,雨袋山包蟠外客,东方当见产齐人。提箩山出乞食,又见龙虎不湾抱且有直。

亥山见路叫沿街,砂水返开蟠间客。入门山缺,八风吹离。虽在朱门无衣食。朱雀山,似芭蕉。提箩执碗沿街讨饭。

更见两山若鼓槌。求衣乞食大声叫,朱雀山似虎形,青龙山间数片存,死尸若在前山出,坟边伸手弄猴。

欠债断

龙虎身多破碎,山似南箕屋斜侧,前山破碎更返飞,儿孙结债何时还。

出盗贼断

细刀形砂,前后夹,背后小山头探出,一山伸脚在坟前,旗在魁罡能挖壁。午申辛水向辰来,做贼劫人焉肯歇。

面上砂如牛轭,辰戌高压,坟宅案山微微露头(为探头案),行龙死贱梁上客,青龙白虎头带刀,后为强盗先为贼。

火星斜飞走势出盗劫。更看两水来案峰,前有钓钩贼伙结。

赌博断

十字路,赌博家。面前更有大掌砂,寅午风路鞋子脱,印居寅甲摇蒲夸。

饮酒断

莫插柳,出颠酒。贪酒卯水流向酉。水星水脚具水形,终日贪杯没分晓。卧房羊滋牲,儿孙好酒不安宁。

更有猪栏向门外,门前斜堪醉昏昏。

出恶断

主山见强,凶砂见。粗顽凶涌生强汉。左右又有鸭嘴砂,擎天拱势凶徒见。

出刽子手断

四金刀,屠刽手。案上拖刀杀猪狗,案下拖刀并辨厨。刀居要地枭人首,火星抛火如何言,屠牛宰马人兼有。

出斗博姓断

斗门气脉(伤龙气)终卖宅,太离气脉(脱脉也)住不得。大屋小屋也难当,反弓散气主为客。门楼高大过于堂,

厅堂高小别姓人。坟屋窄基址宽,换姓何须说。过姓真当头,虚急换他,人露(无护砂也)平阴(木气多)并斜侧,

客来为主主为宾。

杂居断

青龙有,白虎无。二姓同居一屋中,龙虎直长多香火。孤房杂姓同,门前有井亦异姓。人舍填房事事逢,

龙虎边二山随,二姓同居事可推。正屋面前有水阁,门前杂水推自同。

离乡水断

水路返俱牵,离壬来去是天边。龙虎尾长迁别处,树头向外永无旋。

瘟疫断

四杀街,子午卯酉瘟疫多。庙宇门前奈若何。小屋若在大树下,木  形遭瘟疫磨。天井水黑次次塞。林宅照,瘟病侵土曜。巽宫食,口对,艮水冲门(艮为鬼户)瘟疫生。

痘麻瘟断

门前山嵯峨,大石重重在门窝。四畔赤红见破碎,天井乱石受痘麻。

麻疯断

寅甲风,出麻疯。乾上安坑祸必凶。厕安巽上来龙虎,屋后若有井缸同。左右畔有粪缸秽。

水忌东方,风隔临恶风鬼。土人二水患风疮。

鼓胀断

罗计圆墩压胸前,肿毒鼓胀亡。朱雀昂头欺主穴,明堂迫狭亦相仿。

痔漏断

玄武山不藏,痔漏有损伤。龙虎胎不抱,后山硬亦亡。更有子癸水破局,痔漏之病极难当。

出癫狂断

子上井,癫狂出。前山却是人舞翼,左右水沟开水井。三楼并列癫狂的。二金夹一火,此地出癫狂受苦。

水星涌,脚儿斜。小屋大树多狂舞。十字路,交加水。水出人癫舞。何曾上喧天,大石在门前,舞之不知耻。

恶疮断

罗计星,压胸前。梁上燕巢生恶疮。粪窟当门烂脚  。来龙坑掘毒狼挡,若将乱石安井门,门柱破烂总多疮。

多忧断

正穴前,多逼迫。烟窗对面吹气杀,更见朝屋近压高。纵使富贵多忧恶。

产难断

卧房开井内,堆石极有妨。房中涨塞俱难产,摇皮(门上摇皮)大长亦有殃。

产死断

白中赤(西方红赤),产难逢。披连(属水)又兼离气凶(不接脉),四生水朝(寅申巳亥)。前池墩石产中死。

卒死断

震方动,主卒死。前面深坑不可当,两边崖岸俱深窄,穴无余气忽死伤。

宅长死断

斗气脉(急脉急葬),宅长死。请龙走,压乾山逢伤缺陷。有西无东真不吉,左侧凹风主不祥,栋柱若还不着地,哪见宅长治家邦。

寄生寄死断

白虎头,口开叉。穴中又被龙克他,子午卯酉门路冲,寄生寄死在他往。

外死断

砂返牵,死他方。墩似人形顷水乡,桥为扛尸并外死,明堂倾泄外州亡。龙虎二砂两脚飞,烟包灰袋各东西。

离上风吹井水去,山脚明堂主分离。

居官外死断

秀水砂(六秀水也)破旺方,真山真穴灰袋山。贪狼入首水路返,多主居官不还家。

恶死断

辰戌水入坟宅,粉骨碎身死惨极。癸水去来毒药亡,乙辰之水木压死。甲水入坟自缢伤,申水阵中免不得。

丑水刀下诀可言。乾水石压虽能识。曜水刑戮少人知,午火烧身殉灭亡。

毒水断

葫芦样,毒药星(倒地葫芦)。端向明堂倾药形,黄石若然向坟宅,癸水破局药伤生。投河(本身两水夹水星如扛尸真六入水也)黄泉处,怕有水塘。木寡水多玄冥亡。辰戌二水交流去,扫荡星见水中伤,坎上杀出亦投河。辰戌丑未路城过。乙辰水路交加返,朱雀奈江怎奈何。青龙路水反塘,子癸水流下,投水亡。虎边水路及池窟,玄武扛尸水入江。

自缢及绞死断

砂断头(龙虎有路横过截断)相象绳,井边路牵自缢身。龙虎路子癸水压,午上风路直来征,贵人头上路相绕。

犯罪绞死极分明。乙辰交(水路交加)唤作绳,辰巽恶杀自缢真。门前若见藤缠树,田埂如井缢伤身。龙虎头上交加路,土堆人粪拦路形。白虎若见开指,出人自缢少分明。

虎狗伤断

寅甲嵯峨凶,右边有石似虎形容。破军高,石人被咬。禄存开口,咬伤人(土星带水必有大祸)。

蛇咬断

人家屋有蛇妨,只因巳丙路冲长。路穴斜摆水无制,出人定有蛇咬伤。(酉龙巳水虚痨疾,少年多损见蛇灾。)

 

雷伤及雷打屋伤断

雷伤人,在何方。震上廉贞石嵯峨。乾上更有峥岩拱,只恐震乾风路过。脚如云走形如狗,雷打伤人没奈何。

牛触伤断

牛触人丑未,嵯峨起廉贞。丑上高石拱露。廉贞粗恶照破军(丑上尤应)。

犬马伤断

戌乾路冲,狗伤人。戌上石头似虎形,更兼戌方有大树,恶大损人事不宁。午方山下尸方现(不论田埂土堆形,远看入形眼者是也)。廉贞巳午马伤人。

打死人断

打死人,怎得知。主星强急虎御尸,龙逢斗争兼逢门。家有危楼后有池。

分尸断

推尸形,黄曜恶曜(黄曜既人煞也),头与身体不连络。脑下横浪脚分手,枭首分尸填沟壑。

白虎尖石射明堂,人在法场遭刑酷。贵人山下见尸山,监斩奏召定不错。形如天马火木身,死在木驴真惨恶。

贵人头上双路缠,犯罪遭茶毒。

 

充军断

廉贞射,定充军。(尖斜火星射穴),破军拱照不堪论(破体金星透面),子午卯酉风路动,平地高露事事纷纷。

再知人家军职事,只宜剑枪面前存。五行(金木水火土)若返如何断,虽则为官后必军。斜簿土巷街逢,破军却在兑位逢。硬是竹篙宜回避,贪狼被克(木被金克)在军营。火体头斜军职,位尖砂黄曜卫中人。

刑徒断

对面杀,直冲来。四面团团惹官灾(或酒或色团贲者)。是牛牢猪圈(在官方)官事至。

白虎开口不可裁,开门前有小屋多官事。屋脊相冲讼狱来,破军面(金水星流破也)犯官方。前后反侧也难当,

屋角尖利射穴因官败。露形胀气(无护大沟),亦须防。前面圆峰朱雀抱,有路十字狱中亡。更防砂似钩镰样,

路如川字犯徒伤,水冲玄武君难晓,家招配徒若彷徨。

官符断

白虎昂首看明堂,白虎开口官是殃。朱雀开口官事至,龙虎交牙父子伤。乾方动大官防,牛牢猪圈也难当。

后面破军如石壁,金星强急也须防。破漏之屋皆如此,门楼平阔亦官伤。辰上牛栏为木吸,于连人命几场多。

赦文断

丙丁二水名赦文,龙虎抱卫无生气。龙乘六秀丙丁起,家宅永无刑罚侵。

被火灾断

午丙水朝名天地阴阳火,屋头前后两朝行。屋脊尖射作火星在午方)午方独有高峰照,门外三树尽皆焦。

火旺木废如何断,家照回禄不相饶。如船形满载多(地小而屋造大者)主火灾。四畔石壁乱嵯峨,寅龙午戌水会局。

廉贞高照火来临,更兼田畔芭蕉样,常常被火断不差。

被贼断

廉贞照,被贼凶。更有探头侧面逢,胁腋开门盗贼至。子午卯酉廉贞山逢,门前有路如川字,年年常有贼人逢。

损畜牲断

砂红赤,损畜生。四墓风来畜不胜,穴逢气散无收拾,两边高压总成空。

损猫断

还魂泥母土泥壁,厕步脚下无用石。楼梯单步始为良,不然猫与鼠供食。

鬼怪断

东北斗(艮为鬼怪),鬼怪入。三阳不照名阴极(阴胜出怪)。破壁屋停丧,及此穴有向穷鬼祟入聚。

卧房幽暗胁腋间,树肿头腰鬼怪泣。芭蕉年久成多精,战场做穴多妖孽。

怪梦断

床被压(梁压尤甚),怪梦多。燕头不塞梦多魔。胁腋开门梦寐恶。床射背梦中磨。

怪异断

朱雀山,似蛤蟆。主出鬼子没奈何。或然怪石生在内,看看生下一堆蛇,虎存之山多破碎,三年有孕是血瘕。

青龙头上缺三缺,怀胎肚内叫哇哇。

驼背断

路反皆出驼背,向中西方见赤。屈身摇,曲木驼腰并曲背。穴情斜反亦同招。前平  后高楼,离乡枯树向外头,明堂却是禄存样,家中常见驼腰人。

胡子断

亥交巽,出胡子。子交寅水,亦稀奇。余气铺张山不割,虾须重叠定胡须。

出拐脚断

门扇柱,下补接。路如角尺向外别,乾水去来蹩足履。斜砂斜足有疾,砂见冬瓜  扦形。树肿树人足蹩。

黄泉入路斜返来,人家脚疾无客说。

瞎眼断

星印马(砂如星印在南方),瞽目殃。墩头破碎眼如伤,明堂若还三个角,尖砂前后眼须防。辰上路,患眼灾。

明堂堆凸眼不开,水流火口亦如此。龙虎亦不护瞽目来,火烟出壁俱目瞎。廉在明堂眼祸胎,粪窟在明堂。

面前佛塔眼无光,天井大石坐四脚,开井子午卯酉方,恶破红面对,屋背屋背坑枪伤。

哑口子断

巳上冲,哑口伤。天井大石对中央,墓宅灰袋香炉案,明堂浮石亦不祥。戌乾水,喑哑人。恶石定生哑子身。

酉山濑缓辰水人,有口难言恼杀煞人。

耳聋断

明堂内,有禄存。土星唯见土积层,恶石当门聋哑应。葫芦砂见出聋人。栋柱虫窟空,出人定不聪。

门前若见暗享子,耳门塞了亦耳聋。

瘿瘤断

水中石,如葫芦。瘿瘤信不诬。戌水折内谁能识,当门插住有瘿瘤。

 

生六指断

生六指,有何因。子山高耸六指人,子方水聚亦如此。出水显露水足生。

停丧断

破屋主停丧,廊居不接亦须防。明堂有地棺材样,屋后小屋总须防。

发棺制棺断

左右石,如棺材。石上破碎剖棺灾,上露棺面如墓开,定是伐坟无疑猜。

翻棺覆棺断

四墓有风吹,翻覆实哀哉。堂水倒在左龙山短,棺必翻左定有灾。堂水倒右有虎山,小棺必翻右。

更有水冲东西缺,水流直去亦翻棺材。

树根穿棺断

龙无气穴受风,乙辰寅甲水来冲。更兼乾戌亥低陷,穿眼绕骸祸不空。

覆坟断

贪巨武,三吉神。水若朝,是福临。坟内祥,背紫气。儿孙富贵更豪兴。

文曲水来湿土方,白蚁成群来筑巢。棺木骨骸宰透了,年深月久水波波。

禄存水来翻棺材,凡人不信请君开。穴内尸骸都颠倒,泉水黄泥做一堆。

廉贞水朝虫蚁多,多者鼠头自做巢。黄金损坏多黑烂,众房子媳受奔波。

破军临来不堪言,竹木藤根绕拔缠。吃尽棺材烂枯骨,蝼蚁头边脚下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