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网三花间加速:美国将拆除两座百年大坝方便三文鱼回游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学校大全网 时间:2019/10/19 11:15:35
“当光线较好的时候,你可以看到那儿的三文鱼。它们在等待着大坝消失。”渔业生态学家布莱恩·温特指着横跨在艾尔华河上的大坝的方向说。今年夏末,美国将启动有史以来最大的大坝拆除项目。华盛顿州内两座百年水利发电水坝将被拆掉,恢复艾尔华河的三文鱼数量。这个拆大坝的项目,从开始政治博弈到最终决策,再到最终拆除大坝,历时20年,其过程可能比建造大坝更为复杂。

  近一个世纪了,大批三文鱼遵照天性进入美国华盛顿州艾尔华河,企图顺流而上。它们游了8000米之后,碰到的是一片钢筋水泥。自从1921年艾尔华水坝建成之后,这种情况从未改变。如今,经过了20年的博弈,垂垂老矣的大坝将要拆除,三文鱼的地盘将重新畅通。

  一百年前建大坝

  艾尔华水坝刚建成的时候,本来搭建了一个鱼的孵卵处,叫做“鱼梯”。但是后来遭到废弃。

  1926年,在艾尔华大坝上游近13公里处,又一个大坝———葛莱恩斯峡谷大坝建成。因为上一个大坝最终并没有留下鱼类回游的通道,葛莱恩斯峡谷大坝也同样没有“鱼梯”的功能。

  在美国建国初期,建造大坝是外来者定居美国的重要途径,他们可以在河流附近开拓城镇,自给自足。在上世纪40年代到70年代,美国掀起了大坝建设的热潮,到70年代,水利发电大坝提供了美国全国10%的电力,以及西北地区75%的电力。这段时间,出于经济发展的需求,美国人将大坝造成的环境生态影响抛到了脑后。

  截至目前,无论是私有还是公有的,美国已经有近8万座水坝,横截在这个国家的大小河流中。

  艾尔华水坝和葛莱恩斯峡谷大坝虽然阻断了三文鱼的去路,却也同样促成了当地的经济发展。

  截断三文鱼回游路

  上世纪末期之后,美国人开始逐步意识到水坝产生的生态影响,这点在艾尔华河上,集中表现在对渔业尤其是三文鱼的影响。

  艾尔华河中有六种太平洋三文鱼以及虹鳟,河流下游还生活着有2700年历史的土著卡拉拉姆部落。“三文鱼在河底回游,它们游往上游,游往下游,游上来,游下去。”卡拉拉姆部落的河流恢复项目副指导拉特萨·苏格斯说。大坝建成前,这些三文鱼可以游113公里,大坝建成后,它们的回游被截断,只能在下游仅8公里左右的河道中生存。

  在两座大坝建成之前,估计艾尔华河有超过30万条三文鱼,到了上世纪90年代,只剩下3000条。

  艾尔华河的三文鱼中,还有一种特别的种类钦努克三文鱼(Chinook)。和别的进入太平洋繁殖的三文鱼不同,它个头特别大,可以长到100磅重,是当地的传奇性鱼类,普通的三文鱼只生长四到五年,但钦努克三文鱼可以生长20年,有科学家认为,钦努克之所以体积这么大,可能与其擅长在艾尔华河上游激流和狭窄的山谷中畅游有关。

  但是,大坝将河流一截为二,下游溯河产卵的鱼类如钦努克三文鱼无法游到多峡谷的上游,一些常栖鱼如彩虹鳟鱼又没法游到大坝下游,游往大海。

  此外,水坝形成的水库中的水是静止的,容易吸收太阳辐射,使得水温升高,氧气减少,这很大程度上影响了水坝上游三文鱼的栖息。另外,生态学家还认为,因为三文鱼数量的减少,也影响了当地以鱼为食的黑熊和老鹰等其他动物,令整个生态链受损。

  为拆大坝博弈20年

  但是,仅仅因为三文鱼或者其他什么鱼,就要把一个大坝拆掉?这个代价,令人无法置信。除了生态考虑,美国大坝的老化也成为了政府决议拆除大坝的原因。

  目前,超过四分之一的美国大坝都已超过了50年的预期寿命,到2020年,这个数字将达到85%。在过去的半个世纪中,很多大坝出现了严重的老化问题:水泥墙开始退化,土壤受到侵蚀,泄洪道大门生锈,拉伸力减退,而水库中也有了很多沉积物降低其效用。如果最糟的情况发生,一个老化的大坝可能会崩溃,出现灾难性的洪水。

  随着维护成本的提高,老旧水坝的经济效益大幅降低。以艾尔华与葛莱恩斯峡谷大坝为例,如果要恢复鱼类,必须增加鱼回游的通道,这会令升级成本增加,使得水电站的电力价格猛增。

  在这种情况下,再加上保护组织、渔业、当地部落以及各州及联邦机构的压力,美国政府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考虑拆除大坝。进入新世纪以来,美国已经拆除了200多个水坝,不过,大部分是小水坝。而艾尔华项目,则是美国有史以来最大的水坝拆除工程,其目的在于恢复整条艾尔华河流的生态。

  2008年,在奥巴马的指令下,艾尔华河生态恢复项目启动,并从2011年9月开始拆除艾尔华河的两座大坝。

  拆坝建坝一样复杂

  拆一座大坝,如同建一座大坝一样复杂。除了几十年的政治和各方利益的谈判,还需要如建造大坝般地拆坝。

  自2008年以来,葛莱恩斯峡谷大坝已经逐渐降低高度,用金刚锯卸下了大坝的中心弧混凝土结构,此后艾尔华大坝进行了放水。

  要拆除这两座大坝,需要拆掉回收26759立方米的混凝土,这相当于美国帝国大厦一半的材料,此外,还有几百吨重的金属。拆除项目经理布莱恩·克罗姆表示,首选的方案是用液压锤,此后再考虑用爆破。

  大坝是一点一点拆除的,高度逐渐降下,水慢慢放出。克罗姆说:“这有点像吃玉米棒子,反复地来回拆除最上一层的结构,这样,才会对下游河流和居民产生最小的影响。”

  艾尔华大坝的水电站和压力钢管最难拆,这些钢管大到可以钻进一头大象,要拆除很棘手,其中一些钢管,可能最终会保留下来,作为历史遗迹展示。

  水库中近6万立方米的水需要逐渐放下来,此外,水库中还有1300万立方米的沉积物,一旦一下子随河流流下来,同样会对生态产生影响,也同样得一点点放。据估计,大坝将在2014年前全部拆除。

  大坝拆除后,还要进行河床填补,将河流恢复原始的状态。当拆除两座大坝之后,河流需要三到五年时间才能冲走多余的沉积物,鱼类可能在短短几个月之间就可以恢复,但是还需要至少30年时间才能恢复到最初的数量。(金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