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网三苍云pve流血宏:办养老院,风险先“打包”转移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学校大全网 时间:2019/10/19 11:13:35
意外防不胜防、成本日长夜大,养老事业因风险高利润低举步维艰,杨浦区首创新机制扶持发展——
办养老院,风险先“打包”转移

邵宁


    本报记者 邵宁

  沈伟励是景星路上的东海养老院院长,她最担心的是老人出伤害事故。由于床位供不应求,排队等待入住的老人多,上级单位让沈伟励再开一家分院,她不愿意,理由是“办养老院责任太重,风险太大”!

  方兴未艾的养老产业何以成了高风险产业?降低养老机构的风险,这是一个新课题。记者最近了解到,杨浦首创养老服务风险转移机制,在支持养老事业发展、完善为老服务方面,作出了有益的探索。

  院长吓出“心悸病”

  随着老龄化社会的发展,在中心城区每4个人中就有一个是老人。上海也把发展养老产业作为一项重点工作,每年不断新增养老床位,现已达到10万张。

  然而,伴随着养老床位增加,风险也随之凸显。老人本是一个易发生伤害事故的群体,而现在人们的法律意识和维权意识都很强,老人一出事,家属就会向养老院索要赔偿。

  最近,本市一家民营养老院发生了这样一件事。一名患脑梗的老人在下楼时突然摔倒,导致死亡,家属要求养老院赔偿50万,在多方调解下,最后养老院赔偿了25万元。据了解,像这样中等规模的养老院一年的盈利不过十多万元,全部赔了还不够。而家属与养老机构为此对簿公堂的,也不在少数。

  隶属于上海丝绸集团的东海养老院,被评定为一级社会办养老机构,这些年来没有发生过此类巨额赔偿事件,然而沈伟励还是提心吊胆。“办养老院,365天都不能睡个安稳觉。半夜最怕电话来了——老人受伤了!”原本健康的她,几年下来硬是被吓出了“心悸”的毛病。

  沈伟励说,入住养老院的以高龄老人居多,他们行动不便,有时打个喷嚏,不小心碰一下,几根肋骨就断掉了。老人吞咽功能也差,有根茎的菜不能吃。所以他们为老人做饭时,如菠菜、芹菜等蔬菜都切得极碎。有一次,有位半瘫痪的老人吃了家属带来的菜,一下子被噎住,十分危急。幸好院里的医生马上处理,将他救了过来。这种事情防不胜防,怎让院长不提心吊胆?

  老人有护工护理,为何从早到晚看着还会出意外?记者了解到,养老院对老人护理分为几个等级:如二级护理是一名护工护理5名老人,一级护理是一名护工管3.5人,专护是一名护工管2人。但沈伟励说,护工也是人,要睡觉、吃饭、上厕所。万一离开时老人出了意外,养老院脱不了责任。

  避险系根“保险带”

  倘若办院风险长期超过经营承受能力,势必造成养老机构越办越少、与上海日益增长的养老需求脱节。为破解这一难题,杨浦区老龄办于2009年首创养老服务风险转移机制,与保险公司合作,推出养老机构意外责任险。这一意外责任险又称“住养无忧”保险,年保费为120元/床位,由市、区财政和养老机构各承担40元。去年保费又调整为140元,其中市、区财政各承担50元,养老机构仍承担40元。实施2年来,共有134名老人得到“住养无忧”赔付,赔付金额共计121万元。

  去年夏天,住在惠仁养老院的杨其富不慎摔跤,诊断为股骨、胫骨骨折,并发心衰、肺衰,住院治疗共花去医药费4万元。之前区老龄办为他购买了“住养无忧”保险,获得理赔1万元,减轻了家属的负担。

  现在,杨浦区40多家养老院数千名老人都有这一保险,多家养老院的负责人表示,有了“住养无忧”保险,安心了很多。杨浦区民政局局长王莉静介绍说,不仅仅是养老院,在社区日托、居家养老、老人助餐、助浴等养老服务中也都存在一定的风险。为规避风险,杨浦区又推出了另外8种保险,每年政府共支出110万余元,为老人、助老服务员以及社区日托机构“系上一根保险带”。

  奖励化作“及时雨”

  养老院的生存还面临一个难题:利润不高,甚至无利可图。在东海养老院,收费最高的一级护理每月2200元,最低的三级护理1450元,住宿、饮食、护理以及其他费用都包括在内。本市其他养老院由于地段、设施不同,有的收费高一些的,但本市大部分老人能承受的养老开支,不会超过3000元。近年来,由于房租、食品价格等大幅度上涨,尤其是护工的工资五六年来几乎翻了一番,养老院的利润越来越微薄。

  利润降低导致个别养老院减少用工,服务质量下降;服务质量下降又容易导致事故的发生。针对这一现状,杨浦区推出了养老机构奖励机制。每年年末,区老龄办对养老院的管理、服务等36个项目进行考评打分,得分在90分以上,可获得每个床位每月100元的奖励。另外还有安全奖,如果一年没有出任何事故,可获得4万至8万元的安全奖。沈伟励说,这20多万元的奖励是“及时雨”,使养老院能够生存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