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比亚z11max锖色发售:人物二十 一个短命王朝的悲剧人物—高颎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学校大全网 时间:2021/08/05 05:55:09

人物二十 一个短命王朝的悲剧人物—高颎  

2009-05-11 08:56: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字号大中小 订阅

 高颎是隋朝的第一个宰相,在隋王朝开国创业、统一南北、安定天下的过程中立下了不世之功。唐太宗和他的大臣房玄龄等人议政时曾说:“为政莫若至公。昔诸葛亮窜廖立、李严于南夷,亮卒而立、严皆悲泣,有死者。非至公能如是乎!又高颎为隋相,公平识治体,隋之兴亡系颎之存没。朕既慕前世之明君,卿等不可不法前世之贤相也。”他在这里把高颍和中国历史上名气很大的贤能宰相诸葛亮并列,并且认为隋朝的兴亡与高熲的在位、去职和被杀害紧密相联,并要他的大臣向高颎这样的“贤相”学习。足见高颎其人在号称中国历史上少有的英明君主李世民心目中的地位了。  

  高颎字昭玄,渤海蓨(今河北景县)人。十七岁那年,他被北周齐王宇文宪召入王府为记室,在征服北齐高氏政权,统一北中国的战争中立了功。公元580年,周静帝宇文衍即位,是个只有六、七岁的小孩。北周大权落入外戚杨坚手中,杨坚为了篡夺北周宇文氏政权,急于选用人材,他知道高颎精明强干、通晓军事、足智多谋。于是就派亲信杨惠去劝说。高颎看到北周政权日益腐败,忻然投靠了杨坚。  

  杨坚独揽朝政后,大杀北周宗室,又准备撤换拥有重兵的北周诸州总管,引起各地反抗。公元580年6月,北周名将、相州(治邺,今河北临漳县西南)总管尉迟迥首先起兵,随后,关东各地纷纷响应,除幽、并二州外,关东诸州几乎全部反叛,尉迟迥的军队迅速发展到数十万人。与此同时,郧州(治安陆,今湖北安陆县)总管司马消难、益州(治成都,今四川成都市)总管王谦相继在南、西二方起兵反叛。一时间,三方起兵,“半天之下,汹汹鼎沸”,形势非常紧张。三方叛军中,以“地乃九州陷三,民则十分拥六”的东方尉迟迥最强。杨坚决定先解决东路军。于是,征发精兵,任命老将韦孝宽为元帅,率军平叛。  

  当韦孝宽来到武陟(今河南武陟)时,尉迟迥也派其子尉迟敦率十万大军南下到了沁水东的武陟,两军隔沁水对峙。这时,有人密告杨坚说尉迟迥已用金钱收买了前线将领。杨坚担心前线将领倒戈兵变,想派他的心腹老臣崔仲方去前线监军,崔仲方借口父亲在山东不肯去。杨坚又准备让心腹刘昉、郑译前往,二人均无去意。这时高熲主动要求前去。杨坚便命高颎为监军,统一指挥前线各部队。  

  高颎到达前线后,决定先发制人,在沁水上架桥向尉迟敦展开攻势。尉迟敦觉察出高颎的用意,即在沁水上游建造了火筏顺流而下以焚桥(所谓火筏,即在木筏上置火积薪)。高颎早已料到,于是在架桥的同时,在桥的上游处修筑了大量土狗(在水中积土,做成前尖后宽,前高后低,形状像坐着的狗的防御工事)。结果尉迟敦施放的火筏全部被土狗挡住。  

  尉迟淳见其计不成,便布阵二十里,指挥军队假装后撤,企图在韦孝宽、高颎的军队渡河时,发动突然袭击,“半渡而击之”。高颎乘其后撤之际,发动猛攻,军队渡河后,高颎命令把桥烧掉,“以绝士卒反顾之心”,士卒奋勇向前,终于大败尉迟敦军,尉迟敦的十万大军非死即降,他本人狼狈地逃回了邺城。高颍又乘胜挥军进攻邺城,机智地粉碎了“素习军旅”的尉迟迥的反扑,全歼敌军十四万人,逼得尉迟迥自杀,擒获尉迟敦等人,取得东战场的胜利,稳定了局势,为隋王朝的建立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杨坚取代了宇文氏的北周政权后志在统一全中国。杨坚向高颎请教平定南方陈朝的策略,高颎回答:“江北地寒,田收差晚,江南土热,水田早熟。量彼收获之际,微征士马,声言掩袭。彼必屯兵御守,足得废其农时。彼既聚兵,我便解甲,再三若此,贼以为常。后更集兵,彼必不信,犹豫之顷,我乃济师,登陆而战,士气益倍。又江南土薄,舍多竹茅,所有储积,皆非地窖。密遣行人,因风纵火,彼必修立,复更烧之,不出数年自可财力俱尽。”杨坚采纳了他的意见。正是利用这种虚张声势、麻痹敌人、侵扰破坏、以逸待劳的策略,收到了“由是陈人益敝”的效果。公元589年正月初一高颍以元帅府长史的身份,统一指挥五十一万隋军,分八路渡江,仅用十余天时间即占领了陈朝都城建康(今南京),为隋朝统一中国立下了卓越功勋。  

   隋王朝建立后,高颎受命为隋朝的第一位宰相。针对当时户口隐漏,人口依附私家的现象,高颎创制了有名的“输籍法”。隋代建立之初,曾在全国大规模检括户口,使一百六十多万人新编入国家户籍。但高颎认为,单单检括户口是不够的,政府虽然每年按定额征收租调,但军事的调发,徭役、差役的征用,都和户等有关,因此,地方官吏随意划定户等,成为检括户口的一大障碍。为了使农民比较愿意离开豪强,做国家的编民,高颎建议由中央确定划分户等的标准,叫作“输籍定样”,颁布至各州县,每年一月五日,由县令派人到乡村,以三百家到五百家组成一团,依定样确定户等,写成定簿。这即“输籍法”。杨坚诏准实行。输籍法实行后,大量隐漏、逃亡的农民重新成为国家的编户民,五六年间,户口数由四五百万户激增至七百万户。国家税收随之增加,很快就“中外仓库,无不盈积”。高颎创制的输籍法,在发展社会经济,增强国力,巩固新王朝的统治等方面起了重大作用。由于高颎的才干出众,功劳卓著,杨坚对高颎颇为尊重和信任。有些人在杨坚面前说高颍的坏话,说他想谋反。这些人均被杨坚疏黜。杨坚对高颎赞扬备至,说他“入司禁旅,实委心腹,自朕受命,常典机衡,心迹俱尽。此则天降良辅,翊赞朕躬”。而高颎本人也小心谦逊,不敢居功自傲。当在杨坚面前谈到平陈之功时,他自称自己是个文吏,不敢与大将军贺若弼等人争功。  

  隋文帝杨坚在中国历史上是个有名的性多猜忌,不敢信任大臣的帝王。对高颎这样一个有文武才干的人物是不能始终信任的。因为不同意废皇太子杨勇而立杨广,高颎得罪了隋文帝和他的皇后。后来杨坚要征伐辽东,高颎又固谏不可。杨坚强迫命令他以元帅府长史随杨坚的小儿子汉王杨谅出征辽东,因汉王年小,令高颎专主军事。出征期间,高颎以公事为重,杨谅所言不当者,多不采用。杨谅怀恨在心,还军后,哭着对皇后说:他差一点被高颎杀害。皇后乘机对杨坚说:高颎本来就不想去,所以无功而还。又罗列了其他罪名,杨坚大怒之下免去了高颎的宰相职务。不久高颎身边的人又造谣告密说高颎要学司马懿对待曹魏政权的样子,图谋不轨。本来篡夺政权而立的杨坚最忌怕的就是这一点,于是不问真伪地把高颎下了大狱,后来削去爵位,削职为民。对此,高颎反而欢然无恨色。因为他刚为宰相时,其母告诫他说:“你是富贵到了极点,就差一个头没有被砍掉,所以你要小心谨慎啊!”由此,经常怕发生祸变。削爵为民,他以为从此可以免祸了。  

  隋炀帝杨广接位,又起用高颎为官。本来平定陈朝,杨广作为全军统帅在攻占建康时,要占有陈后主的宠妃张丽华。高颎认为张丽华是国家的祸害将她杀掉,早就和杨广结下了仇恨。杨广当了皇帝后荒淫无度,朝政日非,民不聊生。高颎对此又多次犯颜进谏。于是杨广终以谤讪朝政的罪名杀掉了高颎。  

  史书称:“颍有文武大略,明达政务。及蒙任寄之后,竭诚尽节,进引贞良,以天下为己任。苏威、杨素、贺若弼、韩擒等,皆颎所荐,各尽其用,为一代名臣。自余立功立事者,不可胜数。当朝执政将二十年,朝野推服,物无异议,时致升平,颎之力也。论者以为真宰相。及诛,天下无不伤惜,至今称冤不已。”这样一位文才武略盖世的奇才、竭忠尽节的名臣,竟以忠信而获罪,屈死于猜忌、毁谤、谗言之下,被害于荒淫无道的暴君之手,成为历史上一位悲剧人物。高颎死后不久,短命的隋王朝也很快被农民起义的汹涌巨浪所吞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