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保利拍卖公司:十大悲情语录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学校大全网 时间:2019/10/17 19:27:07
1.“我要回家,我要工资”
这是民工岳富国生前的最后一句话。说完这句话之后,岳富国便因突发脑溢血昏迷。36小时之后,医生宣布岳富国死亡。直到此时,岳富国仍然没有拿到应该属于他的工资。岳富国的遗孀姚玉芳悲愤地问道:他们咋就不给钱呢?(《成都商报》)
2.“永不放弃我的北大梦”
因为高考成绩未达到录取分数线,17岁的陕西姑娘小倩(化名)从位于五楼的自家阳台纵身一跃,于7天之后不治身亡。她死后,记者在她的房间里发现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永不放弃我的北大梦。然而这纵身一跃却永远断送了她的北大梦。(新华网)
3.“你们到底是干什么的”
2004年5月18日凌晨一点多,常霞还在睡梦中。兴城市的5名警察及一名“线人”搭梯子强行从窗户闯入常霞的住所,要常霞交出“和你搞的那个男人”。最终他们发现房子里除了常霞和他们6名不速之客外,再无别人,于是不无懊恼地说:“可能搞错人了”。目瞪口呆的常霞问他们:“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他们却扬长而去。透过窗户,常霞看到了他们的车牌号。受此惊吓,常霞患了精神病,只会不停地喃喃自语:“车牌号,我记了,这些人,半夜,从窗户爬上来,要人,搜我房子……”(《沈阳今报》)
4.“去了长城却让水给淹死了”
郑金寿曾是一名在北京打工的福建青年。他与女友许珍姐在公园约会时遭联防盘查,因为未带证件并且不愿因此而被罚款,遭到了联防队员的殴打。郑金寿慌不择路,最终负伤掉入河里死亡。郑金寿死后,许珍姐说道:“他还说不到长城非好汉,可去了长城却让水给淹死了。”果然是被水淹死的吗?他的哥哥郑金紫说:“我弟弟的水性一直很好,以前还是学校的运动员。如果不是被打得晕死过去,绝不会溺死。”(多家媒体)
5.“我想要那个孩子”
在接受采访时,马卫花淡淡地说:“我想要那个孩子”——马卫花因为贩毒而被捕,然而此时马卫花已有身孕。按律,有身孕者不得执行死刑,于是警方在未征得马卫花同意的情况下对其实施全麻,强行人工流产。事后警方说,怀疑马卫花故意怀孕避死。(《南方周末》)
6.“你上学去吧,妈妈马上要走了”
因为慧慧出生是个女孩,于是他的生父弃家而去。7年来,她的母亲含辛茹苦地养育她。然而,由于慧慧的母亲缺乏足够的工作能力,生活艰辛无比。7年来,慧慧的母亲没有添过一件新衣,7年来,慧慧的母亲只吃咸菜,偶尔买条鱼,也留给慧慧吃。即使如此,每年慧慧生日时,母亲也要给她买生日蛋糕。然而今年,慧慧的母亲实在拿不出钱来买蛋糕,于是她对慧慧说:你上学去吧,妈妈马上要走了。在慧慧上学去之后,她在自己家中自缢而死。(《安徽市场报》)
7.“如果不是你逼我,我会自愿上街扫雪吗”
孙凤梅是一位盲女。一场雪后,社区以取消低保资格相要挟,要求孙凤梅“自愿扫雪”。此事经报道之后,社区换了一副嘴脸,说不参加扫雪也不会取消低保资格呀。与此同时,还矢口否认,说从来没有说过不扫雪就取消低保资格。孙凤梅问:如果不是你逼我,我会自愿上街去扫雪吗?(《沈阳今报》)
8.“这是我穿过的最好的衣服”
穿上囚衣后,马加爵说,这是我穿过的最好的衣服。在场的警察听后,都不免为之落泪。马加爵是杀了人,但法律不会去管他是怎样成长的。马加爵的助学贷款没有批下来时,他穷得不敢去上课,因为他已经没有鞋子穿了。据同学回忆,自此之后,马加爵开始变得沉默寡言,性情大变。(搜狐文化)
9.“我儿:当你看信时,我已不在人间”
 “我儿:当你看信时,我已不在人间。只因为我没有能力让你上学,没有脸面对你,只可以用我的死向你谢罪……”辽宁农民孙守军的儿子收到了大学录取通知书,老父因为无钱供儿子上学,留下遗书后自杀。(新华网)
10.“我还能再坚持3天”
管传智是一名矿工,发生塌方后,管传智被困井下,苦熬7天。管传智被救援人员从井下救出重见天日后说的第一句话是:“我还能再坚持3天。”(《东方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