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男人医院哪家好:失恋碎片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学校大全网 时间:2019/11/23 00:33:10
骤雨乍晴的夏日傍晚,我在湖边散步,在一位少妇久坐的地方,拾到了几页飘落的信笺:

  2011年4月27日 从下定决心的那刻起,我就知道等待的时间是余下的人生。三天的时间不算长,无非是再多一点思念,再多一点失望,再多一点心酸而已。有很多心里话想对你讲,可话到嘴边,站到你面前却说不出来,每次觉得不胡闹就不足以发泄心中的委屈。我也清楚,如果不在意一个人,你不会珍藏多天前的一条短信,如果不在意一个人,如剑如钢的你,又怎会为我变成绕指柔?

  2011年5月18日 这几天知道你为孩子的事烦恼,俗话说儿孙自有儿孙福,你不必太担心。你也许是想和我说的,但被我的无理取闹打断了。看到你的眼圈红了,男儿有泪不轻弹,你的心一定很累了。但你不可能荫护他一辈子,所以凡事顺其自然,为我爱惜你自己。我愿意做你永远的心灵驿站,爱就是经过所有的风霜雪雨后,双手依然紧握。

  2011年5月19日 从未想到你会为我的某些话受伤,一直以为你是刀枪不入、百毒不侵的硬汉,但那天我看到了你的落寞、你的软弱、你的无奈,应该还有一些无助和失望。虽然是短暂的,我捕捉到了,心就忽然疼起来。我瞬间长大,我知道在有些时候,你一定也需要我的支撑。为了给我营造快乐,你很少对我说起你的疲惫和苦恼。终于明白,你需要的是能和你并肩携手,苦乐与共的知己,恐怕不能长期忍受只会撒娇耍赖、胸无点墨的摆设。

  2011年5月20日 一个人独处或者静下来的时候,非常想听你的声音,常常自责,既然如此想念他,为什么要伤害他。我没有和你赌气的意思,我只是算了一笔账,我们这一生只能待在一起一百余次,若每次按两小时计算,合十三天,甚至更短。算完后,我给你打电话,你不耐烦地说:日程在那儿放着,上下左右的事把你心里塞满了。我只是想,人生这么短,能牵手的时候就别肩并肩,能拥抱的时候就别手牵手,能相爱的时候就深爱别说分开。你心里要真没地方,我出来好了。何必当初啊?打电话不是不接,就是没说两句就挂。我虽傻,自尊还是有的;你再忙,身体第一。我们之间没了情,还有谊,浮云繁华过后,你终会明白,谁是最疼爱你的人,估计那时,你已无偿还爱的能力。

  2011年6月20日 忍着想打电话的冲动,忍着想看你一眼的冲动,回味你说过的每一句话,我们的爱情里有一种厚重的悲凉,那是明知没有结局还要爱下去的义无反顾。这义无反顾里满是寂寞,满是辛酸。怎样使自己坚强起来,怎样使自己学会忘却,真的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有时候的沉沦是身不由己的,因为留恋烟花升腾时的瞬间温暖。明知道所有的一切都是海市蜃楼,还要怀了殷切的盼望,痴痴地傻等。在漫长的等待里,自己无限的辛酸压过了你给予的有限的温柔,即便是觉醒也有着无边无际的疼痛、不舍与伤痕累累。

  2011年6月22日 一遍遍地拨打电话,一遍遍听到“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的提示音,隐隐的担心挥之不去。一上午心神不宁,又无从问起,于是焦灼地站起来、坐下去。这就是牵挂吧,可是对方没有心灵感应。记得你的一句话:“无限忍耐”,可是忍不了想你的心疼,耐不住想你的寂寞,于是用文字在无数个孤独的夜里码成相思的金字塔。今夜的雨倾盆而下,如同我铺天盖地的愁绪,在一个无果无诺的缘分里徘徊,那滋味不是酸甜苦辣所能概括的。

  2011年6月26日 清楚地知道,被一个钓技并不高明的钓客牵着鼻子再走,人家甚至连鱼竿都不用,谈何鱼饵和鱼钩?只有一个解释:当鱼爱上了渔夫,她愿用生命博他一笑。

  2011年7月28日 从4月27日到7月27日,故事从开始到结束历时三个月,像升腾的焰火,瞬间绚丽后是长久的沉寂。早知道你开始了新一轮的追逐,从一次次的挂断电话到数十天的不闻不问,到你的故伎重演,我心知肚明。之所以噙泪忍耐,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我爱你。你的智慧使你光芒四射,我记得你对我所有的迁就、所有的包容、所有的关爱。遇见你的时候是我最孤独、最无助、最绝望、最寒冷的日子,感谢你给予我的那些温暖,也感谢上帝,让我生命里有你划过的轨迹。我一直以为,你曾经沧海,才有指点归帆的气魄。我明了,我不是你的唯一,过去、现在、未来都不会是,所以我忍痛放手。天知道,我有多迷恋你,迷恋你的睿智,迷恋你的洒脱,迷恋你的果断干练,迷恋你跟我耍赖时的调皮,迷恋你的广博,迷恋你的仁厚……你真的很杰出、很优秀,也决定了你不会为某一处风景停留。

  即便今天下定了离开你的决心,依然想念你的怀抱,依然想念你身上淡淡的烟草味道,依然想念你指尖拂过我发梢时的温柔,依然想念你那句话:你说你什么都不怕,就怕我受委屈……这么快,纸就写完了,这么快,情就尽了,而我心裂开的伤口却要用漫长的余生愈合。感情这坛酒,千万不要轻易启封,饮下去不止会醉、会麻木,更重要的是会让人毁灭,毁灭到再也不相信这世上存在真的东西。

  有些纸上的字被水打湿了,无法辨认;有些纸被撕碎了,无法拼凑,成了爱的碎片。我虽只望见一袭黑衣,只望见一个落寞的背影,但那曼妙而坚定的步伐,让人相信,她已经将这段感情埋葬,不再伤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