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外地户口买车上牌:听南师讲故事:十五岁时作诗给朱味温先生看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学校大全网 时间:2021/03/07 16:59:29

那么我十二岁怎么会诗呢?因为喜欢诗。我那位老师,有名的诗人,学问很好,同乡人,平常我叫他伯伯。暑假来,在我表哥家里。我们寒暑假没有休息哦!一定请一个有名的学者到家里来,几个同学凑起来补习的,这个补习,不是为了考试补习学校的功课,是为了自己的学问补习。我这位老师姓朱(朱味温)他诗好。我十二岁,有些同学十七八了,我小不溜丢,到处跑来跑去,最受宠了。所以他们讲学问,我在旁边听,都知道了。


有一天,他在房间念诗,就是这样念,我这个调调就是他那里来的。他摸着胡子:“……阑珊心事怯余春呵……”好听!我就在那里听,听了半天,就过去了,“先生啊!”我们不叫老师,叫先生,“这个什么诗啊?”“嗯?”他胡子一摸,“是钱谦益的诗。……残梦惊回一欠伸哪啊……”我说:“这个好听!先生啊!您读得真好,好听啊!您再读吧!”我就在旁边听,懂了!我就会写诗了,真的,然后我就写给他看。


譬如我年轻时,十五岁不到,写一首诗给他看,我的诗集上有。我那时在庙子里读书,我父亲对我又爱又严格,我是独子啊!没有兄弟姊妹。过年不准我回家,就在庙子上读书。庙子上不但只有一个和尚,还只有一盏琉璃灯,后面堆了四十口空棺材。可是空棺材也吓死人啊!这个老和尚我叫他公公,姓南,是个跛子。他晚上念经在前面,“南无阿弥陀佛……”我在后面拉他衣服,“公公啊!你快一点,我怕鬼啊!”是这样一个环境。到了夜里最痛快了,念诗。我过个三天回家拿菜,我妈妈给我做好,我自己提上来,吃个三天再回去拿。


那一次,我做诗给老师看,秋天了,现在我还记得:


西风黄叶万山秋,四顾苍茫天地悠。

狮子岭头迎晓日,彩云飞过海东头。


“西风黄叶万山秋”,这一句写好了,下一句还没有写,他说好诗!好诗!可惜啊!太衰老了!你年纪轻轻十几岁的孩子,写得这么可怜。下面一句呢?


我说我的意思,“西风黄叶万山秋”,我回家去拿菜回来,“四顾苍茫天地悠”。我那个时候还没有看过“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我自发的“四顾苍茫天地悠”。他摸着胡子更摇头:你怎么搞的?好诗!可是太衰了。


其实年轻时做的诗,这个叫什么?诗谶。自己作的诗已经断定自己的命运了。


但是下面两句,他先不讲话了,然后问:“你怎么作的?”我住庙子读书,我回去拿菜,“狮子岭头迎晓日”,天刚亮,太阳刚出来,我去拿菜回来,“彩云飞过海东头”。先生说:“好诗!就是太衰了。”


结果我后来修道去了,然后到台湾,台湾是在海东。



《漫谈中国文化——金融·企业·国学》